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2021年1月19日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2021年1月19日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一章

一生挣不开
名利锁
一生打不通
情爱关
一生
天真又执着
一生所遇
不悲即哀
漫嗟叹
只留下
孺子之名万古传
大齐王朝帝国八年,猴年新年前的最后一个日子,那一夜桃花盛开,就如同吕荼他降生时的传闻一样。
这位富有传奇的天子终究没有吃上猴年的桃子,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太子文即位,上尊号吕荼为:大仁至孝智德神光始皇帝;上谥号吕荼为:弘运大文大平大康睿圣武皇帝;追庙号为:太祖。
同年,大齐王朝,赵氏世家家主赵浣联合三川郡郡守屈候鲋,列国不甘心灭国遗老贵族,还有遁入地下手持墨家矩子令继续推扬极端主义的胡非子,发动叛乱,叛军不到三个月,总兵力达到二十万,大齐王朝震动。
此时跟随先皇吕荼能征善战的悍将皆以老亡,那些有才华的二三代勋贵也因为当年入蜀之战全部跟随吕渠阵亡,国家一时间拿不出像样人才平叛。
而仅存的几位能打仗的将军,又皆是河西郡王吕恒的旧将,八贤王吕圭不愿河西郡王重新掌握兵权,自请为征讨大将军,帅兵三十万围剿叛军。
皇帝吕文应之,吕圭不料中叛军统帅北门可之计,三十万大军近乎全军覆没。叛军进攻关中,形势危急。
至此之际,在蜀郡治理水患的西门豹得知消息后,带军十万北上,皇帝吕文见援军到来大喜,赐封西门豹为讨逆大将军,西门豹与北门可大战三年不得胜。而此刻大齐王朝各地的叛乱却是越演越烈。
皇帝吕文见状无奈,只能号召天下地方郡王和各城令,聚兵围剿叛军。
是年,河西郡王吕恒聚兵剿匪,麾下大将曹恤其部前锋吴起,以三千军士击溃叛军十万,天下瞠目,三个月后,河西郡王世子吕彘在肴函战场,杀死北门可,俘虏赵浣,为天下义军首秀。
皇帝吕文得知消息大喜过望,派八贤王吕圭慰问劳师。
谁料吕圭嫉妒吕恒,竟然在赐封的御酒当中下毒,欲要害死河西大军众功臣。
不料途中,被云中郡王头曼发现,事迹败露,被群将激愤斩杀。
皇帝吕文得知消息,气的一命呜呼。
天子驾崩消息传遍大齐王朝各个角落,二十八异姓王,七十二郡王个个把目光投向朝堂,想要看看下一步的局势。
河西郡王吕恒采取李悝的建议,挟天子以令诸侯,迅速拿下关中,并号召拥有各地兵权的诸王进关中朝拜新天子。
诸郡王进见新天子者,七十二人,同姓王六十六人,异性王六人,吕恒皆以高爵位封赏,并宣布废除那些没有觐见天子的诸王爵位。
诸王不服,发起二十八王叛乱,吕恒以西门豹为河北大将,以吴起为中原大将,以世子吕彘为淮南大将,三将共率军六十万,剿灭叛乱,不过两年,二十八路诸王全部兵败自杀。
大齐王朝至此八年内乱结束。
同年,高寿已达一百二十岁的卜商拿着一份卷黄的王诏,联合六大学宫宫长,进长安,宣读吕荼遗诏。
天子见其祖父吕荼遗诏,竟然预料到了今日之事,又笑又悲,眼泪汪洋,最后禅让天子之位给吕恒,吕恒封其为九千岁,****,其后世子孙只要不谋逆,永享富贵。
吕恒称皇帝后,任命李悝为右相,任命西门豹为幕府太尉,任命吴起为幕府大将,赐封卜商为帝国之师。
同年,世子吕彘改名吕彻,为

文学

大齐王朝东宫太子。
开年春,有渔民发现日本群岛,并带回来了大量银锭,轰动天下,吕恒命为扶桑郡。
第二年,太子吕彻在吴郡会稽郡皖郡荆州郡等郡起兵三十万,南下武夷山,伐南越国。
南越国见势不妙溃逃,从古福建,古广东,古广西,古云南,一直逃到沼泽遍布,雨林覆盖的古东南亚,古越南地区苟存。
吕彻见一时无法覆灭南越国,于是迁百濮之民驻扎南方靠海之地,以为防备。
南征回师后,吕恒让东宫吕彻主持大齐王朝十年论战,结果论战胜者前五名皆来自河西学派,如商鞅,慎到,申不害之流,河西学派风光一时无二,吕恒大量重用河西学派之人为朝廷重要官员,并任命自诩是鬼谷门人的李悝为宰相,河西学派的商鞅和申不害为左右相,至此河西学派掌控大齐帝国的时代开始了。
李悝当政后,第一件事请天子令诛杀杨朱,天子吕恒以先皇遗诏不杀“言人”之由不许,只是把杨朱流放到海外扶桑郡,不得天子诏令,永不得回都。
李悝无奈,把目光朝向吕荼制定下来的国家制度,他以诸王还有列国余孽发动叛乱的前事,力促变法,吕恒同意,李悝变法的变革开始了,不到十年齐国大治,恢复了吕荼未去世时的繁荣。
第二年,吕恒驾崩,太子彻即位,上谥号其父为睿圣武皇帝,追庙号为高宗。
同年大齐帝国西部边疆遭到戎人骚扰,幕府大将吴起请求西征,吕彻同意,吴起帅兵十万出古河西走廊,杀向西方,大军所到之处,秋风扫落叶,无数戎人化为刀下血鬼。
大齐帝国得新领土一百万平方公里,吕彻命宰相商鞅迁浪人三十万进驻,开发边疆。
吕彻治国第十年,孟子降世,吕彻治国第十二年,齐国最西部大郡,西海郡,遭到自称波斯帝国军队的袭击,死伤居民近万人。
吕彻大怒,命大将吴起再次西征。
吴起西征,一直打到波斯帝国腹心,古伊朗高原。
吕彻治国第三十六年,吴起病死在波斯帝国战场上。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二章

那军卒呼号一声,便直接昏死了过去。
柴武看着王吸无声的流着泪。
他气的“唉”的一声。
嬴胡亥笑了笑,眼睛看向了其他的汉军降卒将校们:
“你们说说,刘邦从什么地方逃走了。”
“那边!”楼烦第一个伸手指着,几乎是同一时间,其余跪在地上的军卒们,也纷纷伸手朝着同一个方向指了过去。
大军上下,鸦雀无声。
“陛下!末将来看,此人只怕不是在真心归降我大秦!”
蒙恬面无表情的说道。
嬴胡亥看着柴武,笑了笑:“朕想烹了他,你觉得如何?”
柴武一听,没命的向着嬴胡亥磕头:
“陛下绕他一命!”
“求求陛下!”
“求求陛下!”
脑袋疯狂磕头的柴武,几乎把自己面前的泥土,都磕出一个小土坑来。
嬴胡亥淡淡的瞥了一样王吸,缓缓说道:“奚涓何在啊?”
“陛下!”一骑快速上前,翻身下马,跪在嬴胡亥跟前。
嬴胡亥指了指王吸:“朕想听听你的看法。”
奚涓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王吸,又看着一边上疯狂磕头的柴武。
他拱手道:“陛下,臣建议,将王吸和柴武二人一并处死。
此二人有兄弟情义。
陛下若是单独杀了王吸,则柴武心中必定怨恨,将来也会生出叛乱来。”
周围的人听着,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家伙……好狠啊!
再怎么说,以前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文学

竟然说杀就杀?
而且,看这样子,简直就是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嬴胡亥看着王吸这模样,忍不住笑了笑:“小聪明,行了,都起来吧!
王吸和柴武,你二人依旧统帅原来的部众。
朕成全你们忠臣的好名声。
以后,希望你们记住,你们是为谁卖命的。”
“谢万岁!”
高亢的谢恩声,从王吸口中发出。
柴武惊慌的抬起头来的时候,皇帝却已经和诸多大将纵马再度追杀刘邦而去了。
奚涓则站在一边上,脸上带着似笑非笑之色,打量着二人。
柴武怒从心中起,站起身来捏拳就朝着奚涓心口打了过去。
奚涓却丝毫不比,反而是一个年轻小将,忽然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将柴武拦腰抱住!
“蠢货!你冷静些!你仔细想想,为什么陛下最后说‘小聪明’?”
柴武被这个年轻小将猛然压在地上,摔得七晕八素。
年轻小将则扯了扯自己战裙,笑呵呵的看着柴武。
柴武一咕噜头做了起来,看着这个年轻小将,忽然变了变脸色:
“你是蒙恬的儿子?”
“啊呸!蒙恬是我伯父,你这样的话让我爹听了去,我爹岂不是要多想?“
年轻小将笑眯眯的说:“你看我和我大伯长得很像,当时是我爹也和我大伯相似!
人们都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哦!”
柴武一愣:“你是秦国户部侍郎蒙毅的儿子,你好大的力气……”
“你已经冷静下来了,你现在想想看,蒙奚老哥是救了你,还是害你。”
蒙炆笑呵呵的看着柴武。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三章

“李桓,咱们想个办法多储存一点粮食吧,光靠现在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赵依依知道附近有多少老百姓因为李桓而获益,也知道抄陈村范围内有多少人还在吃饱的边缘上挣扎。
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他们已经帮助了三百多户人家,但是粮食光往外拿可不行,迟早会坐吃山空的。
“我能有什么办法?光是守住岑陈村范围内的老百姓,咱们就已经耗费了至少两千块大洋。
要是在大范围的话,花费会更多,咱们支撑不住,而且就算你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粮食啊。”
李桓也非常头大,为了救助附近的老百姓,最近一段时间他已经开始逼迫地主老财了。
这可算不得一件好事,万一把他们推向鬼子那边就麻烦了,可是为了老百姓,他又不得不干。
“头大!”
李桓喜欢蹲在椅子上,尤其是烦恼的时候,忍不住会掏出一支烟来点上。
李桓明明记得自己特别讨厌烟味儿,但就是会不自觉的抽上几支,抽完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在抽烟。
“咱们还有多少粮食?”
“土豆粉应该还有两万斤左右,其中一万斤是产品,剩下的一万斤是纯粉。
还有两万多斤土豆和至少十万斤红薯,都在地窖里面放着。
面粉不多,还剩下八千多斤。
小米还有一万多斤,玉米面都已经换给老百姓了,其他的杂粮也有五千多斤。
这就是咱们全部的家底。”
旅长说的没错,李桓现在确实很富,尤其是在缺粮的情况下,有粮食比有钱还管用。
不说别的,就说那十万多斤红薯,就是李桓给师部准备的,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动用。
至于土豆粉和面粉之类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现在游击连的战士们整天都要训练,每天的消耗都很大,绝对不能让他们吃不饱。
李欢现在手里头有一百五十多个正规军,还有至少四百名县大队民兵,七人背设备的工人也有七八十人。
这么多人每天消耗的粮食很多,要不是他还储存了猪油和许多的肉类,现在早tnd开始啃红薯了。
“既然我们的粮食还富裕,那最近一段时间准备一下吧,看看哪支部队来求救就给他们一些粮食,但记住千万不能给多了。”
“是!”
赵成很快就拿着清单下去检查粮食了,地窖早就挖好,而且非常的大,储存的粮食是一个海量的数字。
赵依依也表示账上还有一万多块大洋,但说实话,这东西在晋西北吃不开。
就像八路军预料的那样,华北地区的硬通货不是大洋也不是黄金,而是小米。
对,能吃的那个小米。
甚至许多商人做生意用的货币都是小米结算,什么大洋黄金通通不管用。
所以现在哪怕八路军的账上有一万块大洋,和一万个铁疙瘩其实没有多大区别。
物产不够丰富的情况下,钱其实没有用,这就是经济不够发达的弊端。
本以为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会好一点,谁知道各个部队在积极想办法的情况下,情况反倒变得更差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