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2021年1月18日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2021年1月18日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一章

王文杰他本来就在都察院担任的佥都御史,负责分管广东、云南、贵州等地的御史,可闻风奏事,弹劾文武百官,权力也算是非常的大,他也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
想当年他青州的老乡亓诗教,只是一个给事中而已,己经可以成为齐党的领袖,他现在都已经贵为佥督御史,那就更加的风光,更加的了不起,隐为齐党的领袖之态。
这一次朝廷突然间命令他为辽南经略,负责处理辽南、登莱、东江军政事,这其实令他有点不满意。
为何这么说呢?因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官位,调去辽南做经略,不能说是升官,可以说是平调,要知道同样的官职,他只是挂的是佥都御史衔,但是他自己已经是佥都御史了,由京官平调地方官,又岂能叫升职?而且辽南这地方又不是善地,很容易出事。
王文杰他也都明白一点,那就是他回到辽南,不可避免的跟刘家发生冲突,争权夺利,这不是他想看见的,他也敏锐的意识到刘家已经开始崛起,他们就是这一片地方的地头蛇,牢牢的掌握着地方的军政大权,他去了这里,跟刘家进行争权,未必会有什么胜算?
前两任的巡抚,死得不明不白,他可是不想成为第三个,他可是看得出,刘远桥就是一个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人,为了保证它的地盘,指不准自己会成为第三个。
本来王文杰他是想拒绝这样一个任命,只是皇帝亲自的召见了,他对他进行了慰勉规劝,他才决定前去赴任,如果是朝廷的意思,他得想办法推了,但是现在,这是皇帝的意思,他必须听皇帝的话才行,否则以后就没办法在朝廷混了。
他现在已经是官居四品,也算是朝中的风云人物,想再进一步,就必须有皇帝的点头才可以顺利而行,如果没有皇帝的点头,那是没有办法的,而且他也都明白朝廷现在的难处。
王文杰他作为读书人,自然就有一种齐家治国平天下,了却君王天下事的豪情,既然皇帝都已经认定了,他也都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主动的接下,为皇帝效力就是。
而且朝廷现在也是意见一致:“公若不出,奈辽南何?”
刘家虽然是地头蛇,心狠手辣,但是他们王家也都不差,在本地也有很大的声望,他相信只要他回去,当地的乡绅只会支持他这一个出身更加正统,拥有朝廷背景,受命于朝廷的官员,就算是那一位静云公也会支持他,刘家不可能拥有目前这一种铁板一般的声势。
王文杰他已经收拾好行装,官服和官印都准备好,就准备去赴任,谁知道此时他的管家王卫福赶来了。
王卫福算是王家的家生子,三代都效力于王家,他的父亲、爷爷、爷爷都是王家的管家,基本上已经是王家的一份子了,他自小看着王文杰、王文升两兄弟长大,虽然不是长辈,但是却有长辈之实。
王卫福东他说道:“老爷!大事不好!老夫人只怕是不行了?”
一听王卫福这么一说,王文杰他就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说道:“此话怎讲?”
王卫福他说道:“本来老夫人她的气色就极其的不好,全靠参药吊着一口气,就盼着能有抱孙的那一天,但是前几天她突然间气色极其的好,能吃能睡,还能下步走几步。”
听到王福东这么一说,王文杰他显得有些不解,他说道:“这应该是好事才对呀!”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一样事情,那就是回光返照,他脸色吓得苍白了。
要知道像他母亲这样的老人,常年臥病在床,药食无效,全靠着一股意志和药石在吊着一口气,无缘无故突然间就好起来,可以吃,可以喝,可以睡,这只能用回光返照来解释。
果然王卫福证实了他的猜想,王卫福他说道:“赛华佗陆贝若大夫说了,老夫人这是回光返照,老爷如果你能够连夜赶回去,说不定还能见上最后一面,如果回去的晚了,就是天人永隔。”
王文杰他一听,顿时便泪如雨下,心如乱麻,不过他还是明白一点,他说道:“此事正是不是时候,朝廷刚刚命令本官去辽南担任经略,如果此时请假回家,只怕是难以请假。”
王卫福他顿脚道:“老爷你回的稍迟,估计就见不到老夫人最后一面了,只怕成终身之憾,老爷你一向在清流中,是朝廷名臣,如果让对手知道老夫人病危,你都不回去,只怕会被对手弹劾不孝,要知道功名利禄是眼前的,名声才是一辈子的。”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二章

朱标想了想说道:“卖他们一万石粮食,粮价翻两倍,再要求他们收拢救助孤儿,最起码保证他们能活。”
陈荣言应诺,然后迟疑地说道:“方才那个姓荀的说过若是咱们卖的粮食过万石,可能一时间难以凑足那么多现银,想问问是否能拿田亩店铺抵一部分。”
朱标不以为意的点点头,他不是来挣钱的,何况这些贪官污吏一死,这些赃款赃物都得收回朝廷所有,像是田亩的话一般等灾情过去都会低价卖给百姓使其耕种传家。
这也就是朱标为何一直懒得做生意的原因,如果只是想着挣大明境内的财物,那又何需费脑子,堂堂国之储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句话要多少有多少。
在华夏自古都是有权既有财,空有财而无权不过是任人收割的韭菜罢了。
随便放宽点政策,几年就能养出大商大贾,同理,随便一道命令就能让他们交出所有,区区商贾,一个县令知府都能随便弄的他家破人亡。
下午张恒睡醒后又请来朱标一起喝茶听戏,陕甘之地的戏曲到也别有一番粗旷的风味,跟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并不相同。
俩人都没有谈粮食的事情,张恒此人确实是有士大夫耻于言利的感觉,根本看不起商贾贱业,这番作态倒是让朱标颇为反胃,耻于言利倒是不耻于贪污,也不知道这份清高是怎么养成的。
朱标也懒得留下吃晚宴了,推辞一番后张恒就让张明远亲自把他送出了门,而且还送了好几幅珍藏的唐宋大家书画。
朱标坐上车驾回临时落脚的府邸后就赶忙洗了个澡,这样的官员初见倒是颇有气度,但越看越能察觉到里面的腐臭,朱标现今想起自己还曾念叨过张家父子有些卿本佳人奈何为贼就恶心的想吐。
贪官污吏无

文学

论表面上多么风采不凡,其内皆是肮脏龌龊,一般人若是被他们这么忽悠,早晚被拖下水成为一丘之貉。
朱标靠坐在浴桶之中,乌黑的墨发披散在洁白的脊背上,脸庞被热气蒸的有些发红,刘安以及赵怀安在旁添水伺候。
回想这几日种种,以及一万石粮食所换取的利益,朱标不禁沉思,若非是他亲自来,谁能不受影响,谁能秉公处理?
只要加入他们,一口气就能让获得让子孙三代吃喝受用不尽财富,还能结识一群在地方拥有大权的同僚,往后无论做什么都有了利益同党,升官任职也都有了助力……
除了有些风险之外,好处多的根本说不完,钦差大臣说得好听,但是一回京城也不过是六七品的御史台官员,有几个人真心愿意当一辈子两袖清风的言官。
何况朱标见识的才哪到哪,这才不过两天的功夫,张明远方才还说明日还要带他去好好玩玩,大有你敢玩,我们就敢伺候的样子。
金银珠宝美女佳人书画诗词奇石异兽,你喜欢什么,人家陪你玩什么,让你舒舒服服的享乐个够,什么都不用想,甚至后路都帮你安排好了。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三章

入关劫掠的鞑子,被朝廷大军重兵围困在了平原县,几乎在短短时间就传遍了北方各地。
一时间,举国振奋,无数的兵马都奔向了平原县,连各地的卫所武官,都带着兵马想去捞战功。
而京城中的崇祯,当真如坐过山车一般,刚刚跌入谷底的心又砰砰地往上蹿了。
好在,崇祯内心已十分强大,或者是习惯了,若换了其他帝王,估计早就被活活折磨死了。
历史上要说最煎熬,最悲催的帝王,崇祯自称第二,估计没人敢称第一了。
继位十七年,几乎没过过一天舒心安稳的日子。
十七年来,不是这里大旱,就是那里大灾,不是这里被反贼攻破,就是那里又失陷了,加上鞑子隔两年又要入关一次,能撑十七年,还没有被整死,倒也算他本事。
至于某人在东昌府大败鞑子右翼,驰援济南,朝廷自然是选择忽略,绝口不提,打算等战事结束后,看哪路将领立

文学

功最大,就将这件事按到谁头上。
………
平原县地区,地形如名,非常适合大战。
经过五天的试探,多尔衮的心也渐渐开始沉了起来,他没想到这次明军竟然这般难打。
攻击那一路,那一路就原地死守,相邻的两路就缓缓靠近,既不立即救援,也不暗兵不动,让他找不到丝毫破绽。
而随着赶来的兵马越来越多,明军越逼越近,别说带着物资人畜,就连大队骑兵想要寻找缝隙穿过都非常困难了。
不过,多尔衮依然不急,因为南面还有三十多里宽的缺口,和他预料的一样,那伙反贼果真呆在禹城县,坐山观虎斗。
此时多尔衮虽不着急,却十分的纠结,想要不折损八旗勇士保存实力,就只能丢下所有战利品。
而想要保住这些战利品,将其带回关外,就必须要来场硬仗,从正面击溃他一两路明军,按照现在的情形,折损一些骑兵那是肯定的。
“睿亲王,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当真要被明军包围了,依我看就直接冲杀,将北面的三路明军击溃。”
“直接冲杀不行,这次右翼本来就折损了数千勇士,不能再折损了,干脆一把火将那些物资人口都烧了,从南面绕道回去算了,明年再来就是。”
“胡说,这可是上百万石粮草,二十多万人口,还有那些铁器盐巴,那一样不是咱们正缺的东西?就这样烧掉实在太可惜了。”
大帐中,一众贝勒王爷,头人章京,吵成了一锅粥,骂娘拍桌子声,此起彼伏。
“都闭嘴!”
多尔衮暴喝一句,待众人都安静下来后,才一拍桌子道:“再派人去一趟禹城县,若那小华王当真不愿联手,咱们就烧了东西走人。”
显然,多尔衮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这次的战利品,保存八旗勇士不损,同样也知道不能再拖了,所以做了最后的试探。
可秦大王却想再拖。
不过也知道在敷衍了事,怕是不行了,于是让多尔衮先送一千名夫人小姐过来,以示诚意,人一到,他马上迂回到卢象升后面去偷袭。
同时卢象升也派人来了,没办法,现在正值关键时刻,秦宇要是再不进军堵住南面的漏洞,鞑子当真就要走了。
显然,无论是卢象升,还是孙传庭,都和秦宇一样,同样也看出来了多尔衮犹豫不决,舍不得那些东西,所以才利用这一点,文火慢炖。
可再慢炖,现在水也有些烫了,要是再不将盖子盖上,青蛙就要蹦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