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2021年1月18日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娇妻被多p的刺激
2021年1月18日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一章

听到同伴的话,工作人员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刘泠母亲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哼,一个破服务员,哪来的勇气跟我叫板。”
说完,刘泠母亲拉着儿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直到她们消失在电梯口,工作人员才皱着眉抱怨,“什么素质啊,夏挽沅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啊,真的假的?”
“真的,”同伴悄悄地,“我上回亲眼看到夏挽沅来酒店看她们呢,啧啧,我感觉夏挽沅是被骗了,看这一家人,一点素质没有,夏挽沅还对她们这么好。”
工作人员们一边聊着一边往里走,路过套间的时候,瞥了一眼里面脏乱的场景,众人面面相觑,暗自祈祷自己不要分到这个片区来打扫,
做酒店行业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不讲卫生的客人了。
——
安娆和薄晓的婚礼时间就在一个月以后,夏挽沅特意推了很多的工作,专心的给安娆设计婚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已经临近深夜,夏挽沅依旧没有从书房出来,君时陵终于忍不住进去找她,
刚靠近夏挽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她笔下的设计图给吸引了视线,
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依旧璀璨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哪怕是君时陵这样对婚纱不感兴趣的男人。
夏挽沅仔细的将袖口处的雕花设计画好,转过头看到了君时陵,“几点了?”
“十一点了,夫人,该睡了吧。”君时陵将目光从纸上移开,看向夏挽沅,
“好,”夏挽沅说着,将设计图小心的折起来,然后放到墙角边一个巨大的金丝楠木箱子里,
君时陵瞥了一眼,看到除了安娆的婚纱设计图外,箱子里面,还有一幅卷着的图纸,
君时陵走过去,想伸手去拿,“这个是什么?”
夏挽沅一慌,直接转过身抱住君时陵的腰,把他的手拉回来放在自己腰上,“不能看。”
君时陵微微挑眉,“还有我不能看的?”
夏挽沅脸上酒窝浮现,“以后会给你看的,现在不行。”
君时陵太了解夏挽沅了,他心中已然猜到了是什么,但还是顺着夏挽沅的意思,“好,你说不看就不看,”
夏挽沅这才转身小心的放好安娆的设计图,
纵使夏挽沅为了这个设计图已经推掉了大量的工作,但有一项行程却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被誉为国内电影界最有份量的“金影奖”,
自从它开办以来,每一年,都会评选出当年最受瞩目的作品和演员,这个奖项份量极重,
可以说,能拿到一个“金鹰奖”,便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个演员在电影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夏挽沅和苏月然一起,被提名了这个“金影奖”的影后。
“挽沅啊,这回你一定要穿的漂亮一点,要超级漂亮的那种!!”陈匀为夏挽沅的造型操碎了心,“哪怕咱们拿不到影后奖,也要在气势上压倒苏月然。”
鹿梨天天和陈匀在一起上班,自然也告诉了陈匀那天她被咬以后,夏挽沅送她去医院,然后错过试镜的事情,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二章

金喜恩一句话说完,金玉妍都愣住了,背脊上冷汗涔涔,满脸的不可思议,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革除长公主身份,降为平民,永远逐出皇室。
怎么会这样?
金玉妍边上的周秘书也是震惊不已,连忙跪下来,“女皇阁下您三思啊!长公主可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如果她做错了什么事情,您怎么惩罚她都行,万万不能把长公主降为平民!”
金玉妍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得金喜恩这般生气!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金喜恩还跟周秘书提过传位的事情,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而已,金喜恩就要废了金玉妍。
不真实。
太不真实了!
周秘书感觉自己在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的话,金喜恩为什么突然要废掉金玉妍?
周秘书悄悄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嘶!
非常疼。
很明显,这不是在做梦。
“怪就怪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金喜恩非常生气,“好在叶小姐没事!倘若叶小姐有半点闪失,别说降为平民了,就算她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金喜恩一直都很喜欢金玉妍这个长女。
可是,这一次的金玉妍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金玉妍虽然是一国公主,可高丽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国,金玉妍居然仗着长公主的身份在外面胡作非为,以前没出事也就算了,现在惹到了大人物,只能付出血的代价!
金玉妍现在非常后悔,痛哭道:“我错了!母亲,我真的错了!您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现在认错有什么用!”金喜恩接着道:“你在外面打着高丽长公主身份胡作非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现在?”
“母亲!”金玉妍抱着金喜恩的腿,不愿意松手,“母亲,母亲求您了!”
她是高丽的长公主,未来是要继承皇位的,她怎么能被降为平民,逐出皇室呢?
不行!
她生来就高人好几等,如果在这个时候被降为平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活?
周秘书也跟着求情,“女皇阁下,不管怎么说长公主都是您的亲生女儿,求您看在母女情分上,就原谅长公主这一次吧!我相信长公主以后肯定不会再犯了!”
“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你们说再多也是徒劳的,出去吧!”金喜恩有些疲惫的挥挥手,她现在只求那位不会迁怒到她。
如今他们金氏一族在皇室根基薄弱,如果这次再生点事端的话,高丽的掌权者怕是要换人了。
如若她强行保下金玉妍,只会给金氏一族带来祸端。
“母亲!”
“女皇阁下!”
金喜恩没在说话,拨通内线,让内侍进来。
见到金喜恩的内侍进来,金玉妍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金玉妍抬头看向金喜恩,几乎歇斯底里的怒吼,“母亲!杀人还要一个理由!到底是因为什么您要这么惩罚我!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让您这么护着她!难道我这个亲生女儿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吗?”
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金玉妍动手之前,她分明就查过。
叶灼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在校大学生而已。
难道,叶灼是金喜恩的私生女不成?
要不然,金喜恩怎么会这么维护她?
金玉妍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毕竟,她开那么高的条件,让叶灼加入高丽,叶灼都没有同意。
正常人,谁会拒绝这样泼天的富贵?
“那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金喜恩看着金玉妍,接着道:“叶小姐是五爷的未婚妻!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轰!
金玉妍如同五雷轰顶,脸色直接就白了,瘫软在地上,脸上如同枯木死灰。
五爷。
叶灼身后的人竟然是五爷。
怎、怎么会这样!
怪不得金喜恩这么生气。
周秘书也是一脸的震惊。
五爷。
五爷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扶上无人之巅的位置,就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打回原形。
“带出去吧。”金喜恩摆摆手。
两个内侍点点头,直接就把金玉妍架出了办公室。
从长公主沦为平民,不过转瞬之间而已。
“长公主,哦不,金小姐,女皇阁下限您在五个小时之内离开帝宫。”
“呵呵……”金玉妍嘴角尽是嘲讽的弧度。
可笑。
真是可笑。
金玉妍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的称呼会从长公主变成金小姐。
以后怎么办?
难道她真的要像平民一样的生活吗?
另一边。
C国。
张秘书带着人守在机场,正准备伺机对叶灼下手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信息。
看到信息,张秘书脸色一变,立即摁下耳边的通讯器,“情况有变,马上收队!”
“是。”
听到这边的回应声,张秘书松了口气,幸好,幸好没有酿成大错。
万一叶灼要是出什么事的话,那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金喜恩的秘书会打电话给她呢?
张秘书一边往回走,一边打电话给金玉妍的贴身助理了解情况。
“朴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秘书皱着眉道:“我怎么听说公主出事了?”
对面的朴助理也有些懵。
她不过是午休了一趟回来,就听说金玉妍被废的消息。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朴助理接着道:“好像是跟叶小姐有关,总之张秘书你快回来吧!公主她,她现在已经不是皇室的公主了!”
这么说,金玉妍真的被废掉了?
可金玉妍是金喜恩的亲生女儿,金喜恩此前一直都非常看重金玉妍,她怎么会一声不吭的就把金玉妍废掉?
因为叶灼?
难道,叶灼还有别的身份不成?
一时间,张秘书百思不得其解。
想了想,张秘书接着道:“朴助理,这个消息准确吗?”
“非常准确!”朴助理接着道:“我已经看到女皇发的公告了!”
看来是真的!
要不然金喜恩也不会发公告。
虽然金喜恩从来都没有当众宣布过金玉妍就是未来的女皇,可是,除了金玉妍之外,金喜恩就没有其他儿女,金玉妍被废,金喜恩打算扶谁起来?
难不成,立族里的侄女?
到底发生什么了,让金喜恩居然废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张秘书紧紧皱眉,“好的,我知道了!我会马上回来!”
另一边。
酒店。
宋时遇走出房间,来到一楼,推开A1988的门。
里面并没有打扫,所有的东西还保持着屋主人离开时的模样。
阳台的门是开着,微风吹来,卷着淡淡的清香。
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半杯没喝完的茶叶,和一本看了一半的时尚杂志,边上有一个已经吃完了的甜品盒,垃圾桶里扔的也都是空的甜品盒,房间虽然住过,却并不乱,屋里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屋主人是个雅致有情调的人。
宋时遇站在房间里,须臾,拨了个电话出去,“把1988号房从客房部消除,以后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进来!”
“好的老板,我这就安排下去。”酒店经理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语落,酒店经理接着道:“那还需要定期安排保洁人员进房打扫吗?”
“不用。”宋时遇道。
“好的!我知道了!老板,您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
酒店经理恭敬的道:“那老板再见。”
宋时遇直接挂断了电话。
“喵!”
就在这时,一直发色发亮的波斯猫从窗外跳进来。
宋时遇微微转眸,便看到这只猫。
忽地,他觉得这只猫有些眼熟,宋时遇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便看到叶灼的朋友圈,点开朋友圈里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小猫咪正歪着脑袋看着她,【小家伙的歪头杀简直太可爱了。】
这只歪头杀的小家伙,分明跟这只猫咪一模一样。
怪不得这么熟悉。
“小家伙,过来。”宋时遇半蹲下来,朝小猫咪招手。
“喵!”小猫咪嗅了嗅,就像听懂了宋时遇的话一样,往这边走来。
宋时遇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随后将它抱起来,小家伙竟然也不挣扎,而是在宋时遇的怀

文学

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
向来不喜欢小动物的宋时遇,第一次面对一只猫,眼底浮现出柔色。
须臾,宋时遇抱着猫走到走上办公区,“杰克,去查一下,这只猫是谁家的。”
杰克一回头,就看到自家老板怀里抱着一只猫。
一个大男人,怀里抱着一直毛色雪白的可爱生物,这画面,还是极具违和感,尤其是宋时遇这种不是很喜欢小动物的人。
“老板,您是说您抱着的这只猫吗?”杰克问道。
“嗯。”宋时遇点点头。
杰克接着道:“如果是这只的话,就不用查了。”
“怎么说?”宋时遇问道。
杰克接着道:“这只猫没有主人,平时就员工和住店的旅客喂喂。”
宋时遇接着道:“去办一下手续,以后我就是它的主人。”
杰克楞了下,“您要带它回国?”
“嗯。”
杰克楞了下,“好的,我马上去办。”
另一边。
华国。
岑家庄园。
叶灼是凌晨一点的飞机。
十二点,岑少卿轻手轻脚的下楼,带上外套和帽子,往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岑老太太突然出现在岑少卿面前。
“奶奶。”岑少卿捏着佛珠,“您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岑老太太上下打量着岑少卿,眯着眼睛道:“我没睡,你不也没睡吗?说,鬼鬼祟祟的想去干嘛?是不是想给大灼灼带绿帽子?”
意识到这个问题,岑老太太举起拐棍,“滚!给我滚回去!马上给我回去!个龟孙儿玩意,你要是敢做对不起大灼灼的事情的话,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让你这辈子都出不了门!自从灼灼去了C国,我发现你真是太飘了!”
以前的岑少卿从没有半夜出门过。
现在倒好,都十二点了,还往外跑!
这可真是他亲奶奶!
岑少卿接着道:“您误会了,我是去接我们家领导的,她今天回来,一点到机场。”
“真的吗?”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岑老太太拿出手机,“我打电话问问!”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接着道:“她现在在飞机上,开了飞行模式,您打不通的。”
“那行吧,”岑老太太挂了电话,接着道:“你去吧,等会儿我孙媳妇儿下了飞机,我再打电话给她。”
“您还不睡吗?”岑少卿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您还是早点睡吧,老年人太晚睡对身体不好。”
“你才是老年人呢!你全家都是老年人!”岑老太太瞪了眼岑少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到了一点钟,我就会打电话跟灼灼核实,你要是敢骗我的话,这双狗腿也就别想要了!”
岑少卿没再多说些什么,“奶奶,我先走了。”
“滚吧!看到你都烦!”岑老太太不耐烦的摆摆手。
岑少卿推门往外走去。
外面正飘着鹅毛大雪,岑老太太看着岑少卿的背影,嘱咐道:“回来的时候开车慢点!别摔着我孙媳妇了!”
岑少卿:“……”他怀疑他不是亲孙子了。
眼见着岑少卿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岑老太太才转身往门里走。
“棠姐。”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里面走出来。
这个老人是岑老太太的堂妹白淑,白淑比岑老太太小两岁。
“嗯。”岑老太太太抬头看向白淑。
白淑好奇的道:“都这么晚了少卿还出门干什么?”
岑老太太回答,“接他领导去了。”
“领导?”白淑愣了下,“少卿不是公司最大的官吗?他领导是谁?”
岑老太太笑着道:“就是他媳妇儿啊!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孙媳妇儿吧!我跟你说,我孙媳妇儿长得可漂亮了,身材又好,说话还好听,人又优秀,简直就是人见人爱,鸟见鸟发呆!这岑家的祖宗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让少卿娶到这么优秀的媳妇儿!不是我吹,你们家阿牛要是能娶到我孙媳妇儿这么好的媳妇儿的话,你做梦都能笑醒!”
一说起叶灼,岑老太太就满脸笑容,有一肚子的话都要说。
白淑没见过叶灼,听着岑老太太的描述,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有那么夸张吗?”这么多年,她什么美人没见过?而且,白家的几个姐妹年轻的时候本来就不丑,白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叶灼到底有多漂亮。
“等你见了就知道了。”岑老太太道。
白淑看着门外的鹅毛大雪,“真是难为少卿了,下这么大的雪还要去机场!让司机去接一下不就行了吗!”要不然岑家养的那些司机,岂不是白养了?
“那不一样!少卿身为男朋友,接女朋友是天经地义!”
白淑道:“有什么不一样,谁接不是接?难不成还能开出朵花来?”
岑老太太转头看向白淑,接着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白淑道。
“冰箱是不是制冷的?”
“嗯。”白淑点点头。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三章

就在穿着新裙子赵娟在商场门口,拿门上的玻璃当镜子照的时候,却无意中瞥到了身后男人的身影,她的脸立刻不由得涨红起来。
想快走几步,摆脱这种尴尬局面,可是没想到脚上踏的那双她稀少穿的高跟鞋却一崴,她只好停住了脚步,扶住了那门。
但没想到的是男人也停住了脚步,转眸看着她。
呃……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呀,玩味、探究、估量,讥嘲……还有几分……还有几分肆无忌惮。
赵娟气坏了,苹果圆脸脸涨得更红,一双明媚大眼也禁不住愤愤的瞪着他。
“呵……”看她气极的模样,男人又看她一眼,然后转身向里走了,只不过走了几步,一声低低的哂笑声传了过来。
看着那个高挺秀颀的背影,赵娟气的直咬牙,但咬过牙之后忽然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凑近了那玻璃,左顾右盼的开始照了起来。
是不是自己身上这衣服小了一个码?是不是自己穿这衣服很难看呢?自己是不是要回去换一换呢……
“娟子,这裙子不错,挺漂亮吗。”就在这时,床品布艺这一块的老大姐于静走了进来,看见她,立刻夸赞道。
“哦,是吗?”她赶紧问。
“是啊。”于

文学

静笑了笑道,然后走远了。
她开始又有点信心了,对着那玻璃镜子,将身上的衣服又扯了扯,然后向里走去。
在大厅里碰上了她的老板晋贤贤,晋贤贤也夸她穿这裙子好看,她开始放下心来了,因为她相信晋贤贤。
和晋贤贤一起站在电梯前,亲密的谈笑着,她开始和晋贤贤说起自己新交的男朋友小于的事。
“娟子,真的,你穿裙子其实挺好看的,改天我做一件旗袍给你好不好?”晋贤贤对她的那个男朋友小于不置可否,将话题又转了回来。
“旗袍……”但她听了却皱起那张小圆脸,瞥了一眼自己的身材,“旗袍当然好看,只不过……”
“放心,娟子,我会做一件适合你穿的,保证会将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晋贤贤笑,“再说刚才你不是还说自信健康就是美吗,怎么一会儿就忘了。”
听晋贤贤这么说,赵娟那张小圆脸上又渐渐多云转晴了,对着晋贤贤笑起来,“那我就先谢谢贤姐了。”
她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兴奋地和晋贤贤讨论了几句那旗袍该做的样式该用的布料,蓦然想起刚才陈冠基对她的取笑,心里开始大大的不平不忿起来。
你说这人和人怎么就这样大大的不一样尼。
转头四顾了一下,然后她凑近了晋贤贤,低声的道,“贤姐,你觉得我们的副经理陈冠基美吗?”
“呃……”她突然地一句话,让晋贤贤微微一怔。
“我觉得他美得很不正常呢,一个大男人,竟然长得比女人还美,又有哪点点像男人了。”她自顾自的说下去了。
晋贤贤听了不置可否,只是轻笑。
没有拉到同盟,赵娟有点急了,又道,“贤姐,难道你不觉得吗?他的这长相,总让人想起那些男男爱中的小受呢,嘿嘿……贤姐,你别这样看我,真的……美嘉曾看过那种**的片子,说那些受们都是这样的……咦,贤姐,你怎么了,干嘛总对我挤眼,你的眼睛有了毛病吗……”
说到这里,滔滔不绝的赵娟终于觉得不对劲了,闭嘴,转头,然后就对上了一双冰玉般的眼睛。
赵娟不由瞬间花容失色,看着身后那正用天蓝色手帕优雅的擦着手上的水渍的男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脸色抽动了半天,终于结结巴巴的迸出了几个字,“陈……陈经理,你……”
她真的很想哭……不,确切的说是欲哭无泪,你说怎么就这么巧呢,这死美人受本来走在她前面的,可是偏偏……偏偏就上了厕所,好巧不巧的就听见了她的话……
死老天,你真会玩我呀!赵娟禁不住在心里哀嚎着。
虽然她在心里已经将这美人受归入死不对盘的一类,可是好歹人家是她的上司,如此这般的得罪上司,这对于她这个小小打工妹来说真的就好比天塌下来了,她后悔了……悔死了……
只不过陈冠基却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好像刚才她的话他根本就没听见一般,然后转身直接进了电梯。
赵娟却因此更加心情不安起来,这个男人有多么恶劣她是领教过的,睚眦必报的家伙,说他没把刚才那些放在心上,打死她都不信。
“走吧,娟子!”就在她愣神的时候,一边的晋贤贤碰了碰她。
她苦着脸看了看晋贤贤,晋贤贤只是回她会心一笑,然后也进了电梯。
她无奈,看着那依然敞着的电梯门,最终还是垮了进去。
电梯里的时间更是难捱,不过好在三楼很快就到了,她又高兴起来了,反正今后要是避着的话,她和这死美人受也不会常见到,呵呵……他没发难,是不是……是不是就代表着这一页掀过去了呢?
一定是的……
但就在赵娟暗自得意的准备和晋贤贤一起出电梯的时候,门口忽然走过来一个上货的商户,不仅手上搬着大包小包,还弄了一辆行李车在一边。
赵娟赶紧闪过,但那人却也一闪,只不过却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眼看就要撞上了之时,忽然一只大手快速的伸过来,一把将赵娟扯开,赵娟那个穿着轻薄裙衫的圆润小身子瞬间落尽一个散发着温热淡雅香气的怀抱里。
惊魂未定的陈娟抬起头,看着陈冠基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陈冠基也低下头看她。
对视间,忽然他那只揽着她的精壮手臂一个用力,她的身子便紧紧的贴上了他的。
赵娟清晰地感觉到两人相贴的地方有个什么热而且硬的东西盯了她一下,呃……她一怔,低头,随后圆脸禁不住慢慢的红晕遍布。
因为……因为那可能是……
她立刻红了脸,抬头看他。
“小胖猪,我是不是受?”男人也低下头看她,一双冰玉般清美潋滟的眸子里竟然满是戏谑,邪光闪动。
呃……她禁不住瞬间呆着了当场。
而男人却已经推开了她,然后在她愕然的目光里,从容的理了理衣襟,飘然而去。
那高颀挺拔的背影在一片富丽堂皇的商场里,依然有着让人侧目的华丽,看着那背影很久,赵娟才回过味来——
她……她被人猥亵了,还是被一个小受男人!
她很恼火很憋气,禁不住在心里狠狠地大骂,将陈冠基的祖宗八代全部问候了一遍。
算了,这家伙是受,就当姐妹了,最后这般的安慰了自己一番,她的心里气才消了气些……
那天的事以后,正如赵娟所料,她和陈冠基是不常见的,就是见了也只是她这个打工妹远远地仰视身为副经理的他一眼,并没什么实质性的接触。
陈冠基也并没有为难她,她还是平平静静、快快乐乐的生活着,上班,照顾表叔,再就是恋爱。
经过这些日子的了解接触,她和小于的感情很是突飞猛进,小于对她很好,还一个劲的嚷嚷着要她带他去见她表叔呢。
只不过她并没应他,因为她觉得……觉得这小于应该先带她去见他的父母。不过这小于一直都没提这个,她想他一定是疏忽了,作为一个女孩子,她当然不好意思主动提这个,不过她愿意等,她想等到时机成熟了,他一定会……会向她提出来的……
“娟子,来的真早!”忽然一声亲切男声将某家西餐厅的桌子前遐想的赵娟唤醒。
“哦,你来了。”
赵娟转头看向那向她徐徐走进的满脸温柔笑意的男人,圆脸不由得慢慢的泛红。
说实话这个男人长相只是周正而已,但是看在她的眼里却是相当帅气的,特别是他那一脸温润的笑,她真的很喜欢他的笑,喜欢他对她笑。
男人看着她那张红红的圆苹果脸,眸底一丝不屑浮起,不过很快就消逝不见,依然笑若春风,走过来,坐下,道歉,“对不起,又让你等。”
“没事,我知道你忙。”赵娟听了赶紧笑着摇摇头道。
“哎……”那小于听了却轻叹一声,垂了眸,“忙也是瞎忙,给他人做嫁衣。”一副壮志难筹的模样。
见他如此,赵娟赶紧安慰他道,“小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有才华,终会有施展的一天的。”
但那小于听了她的话,却依然只是叹息。
看着他,赵娟也不由得心里难过,手一伸,就握住了他拿在手中的菜单,看着他,“小于,真的,不用灰心,我……我……”但说着说着,语气就打起了结。
“你什么?”看着那张小圆脸上的诚挚的表情,男人不由目光微微一闪。
“我……我会永远支持你的。”停顿了片刻,赵娟终于将后半句话说完。
说完之后,她在心里禁不住松了一口气,但却很觉得对不起这小于,其实她原来的话是想说……想说等到她从表叔那里继承了那笔财产后会无私的拿出来帮助他。
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咽回去了,倒不是她不愿拿出来,而是她这颗善良淳厚的脑袋忽然觉得这样做似乎不妥,还不到时候呢。
再说表叔那里围着表哥表弟那一群狼,虽说表叔钱不少,但是每个人都贪心的很,都嫌拿的不够多,她不想和他们讲关系弄得势如水火,她早就产生了放弃那财产的想法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