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2021年1月18日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2021年1月18日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一章

“苏尘…..”
苏尘好像隐隐能够听见谁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里自己获得了超能力,拯救了世界,却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孩。
但这好像不太对劲。
他知道自己是个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平时没事的时候会逃逃课,到网吧里陪不良朋友们玩玩游戏。
日子是那样的稀松平常。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梦里的事情倒是让他觉得更有真实感。
“苏尘……”
不知道是谁在叫唤着他的名字。
“苏尘……”
是不是该醒了…….
苏尘感到头痛欲裂,眼皮沉重无比,但这些都不能阻止他睁开双眼。
刺眼的光芒夺入了他的眼眶之中,他用手遮挡在自己的额前。

文学

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
苏尘怔怔地扫视了一圈周围,似乎没有找到刚才那个交换着他名字的人。
这应该是一个医院,而且他好像还来过这里,按理来说应该是米基城的医院。
苏尘看向窗外,暗蓝色的天空,随处可见的高楼,高楼上挂着的电子招牌,天空正下着雪。
苏尘用手探向窗外,接住了一片雪花,他低垂着眼帘地望着手中逐渐消逝而去的雪,感觉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物。
他虽然想不起来那是什么,但是他知道那非常重要。
“苏尘…….”
又是那道熟悉的声音。
苏尘惊讶地转头看向了病房的入口。
那是一个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七岁左右,五官精致得像一个洋娃娃,眼瞳中却隐隐透露着一丝呆滞。
她的双手正捧着一杯热水,她呆呆地看着苏尘的脸庞,眼眶红湿了起来。
少女两三步走到了床边,把热水放到了桌上,然后她十分突然地抱住了苏尘瘦弱的身躯。
苏尘疲惫的双眼中逐渐露出了一丝光芒,他轻轻地抱着她,两人就这样沉默不语地待过了一分钟。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那么久。”苏尘轻声说道。
“说自己是笨蛋……”缇尔的声音还是那般清脆干净,但这时显得有些沙哑,“我就原谅你了。”
苏尘勾了勾嘴角说道,“自己是笨蛋?”
“不想理你了。”缇尔从苏尘的肩膀上移开了自己的脸,偏过了脸庞说道。
“好好好,我是笨蛋。”苏尘轻笑了一声说道。
“原谅你了,”缇尔把他抱得更紧了,“会很痛吗?”
“什么?”苏尘摸了摸她的头发问道。
“之前苏尘被包得跟木乃伊一样,我那时候真的好怕你醒不来。”缇尔轻声说道。
她穿着很严实,双手和脸颊也刻意没有接触到苏尘,所以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抱着它。
“你再这么用力抱我的话,不是木乃伊也要变成木乃伊了。”苏尘微笑着说道。
“很疼吗…….”缇尔闻言,稍微松开了自己抱着苏尘的手,她那双呆滞又深邃的眼睛注视着苏尘的脸庞,似乎生怕苏尘有一点不开心。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二章

@@@@抱歉!…
章节内容获取超时……
章节内容获取失败……
点击→→→←←←点击
如果无法点击上方链接刷新页面,请按F5/手动点击浏览器刷新按钮刷新本页。
请记住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的阅读地址:https:///She
HuaZhiWoZaiSha
gZhaoDa
gBaoJu
/
如果你刷新多次还无法显示内容,请通过意见反馈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修复!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最新章节、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司徒清尘、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全文阅读、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txt下载、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免费阅读、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司徒清尘
是一名出色的小说作者,他的作品包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三章

君决最后到。
君决先到灵琼旁边看一眼,见容稣言在她旁边也没说什么,只叮嘱她路上不要惹事。
灵琼连连保证。
君决明显不信,把要交给灵琼的袋子递给容稣言,“不许她乱买东西。”
容稣言受宠若惊,捧着袋子的手都觉得发烫。
灵琼还伸在半空的手讪讪收回去,心想崽崽反正听她的,拦也拦不住她。

由于珞芸长老要去,所以本来要去的乌长老成了留守老人。
乌长老很担心,拉着乌晗不断叮嘱:“你这次去,一定要守规矩,不许再去招惹少主。”
少主那性子疵瑕必报。
她不顺了,别人也别想顺。
偏偏他家这闺女非得去招惹她……
乌晗不耐烦:“知道了,你都说几百遍了。”
“彦斐,晗儿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看着他。”
“师父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师妹。”
“出发——”
远处有弟子高喊。
白彦斐带着乌晗和乌长老告别,随着弟子一起登上君决拿出来的大型飞行灵舟。
“少主不上来吗?”
有人见灵琼那一行人没上来,好奇的问。
“少主那软轿就是飞行灵器啊。”
大家正讨论,就见那软轿先一步离开山门,飞高隐进了云层里。

君决好像默认灵琼不和大部队不一起,所以他们是分开走的。
容稣言很快就知道为什么君决不将灵石给灵琼。
就她那个花法,就算是灵矿也不够她花的吧。
这一路过来,只要有个城池,她都得下去逛逛。
容稣言哪里经得起灵琼的要钱方式,根本管不住她——也不敢管。
每次都只能看着她招摇过市地买买买,他准备的衣服根本不用拿出来。
路上买的完全够她一天换两次……等到地方,估计早中晚各换一次都不是问题。
“容公子,喝药。”飞羽把黑乎乎的药端到他面前。
容稣言闻到那味就想吐,这一路上他就没断过药,一天一晚,雷都打不动。
容稣言一口喝完,往灵琼那边看一眼,起身走过去。
“少主,你让我喝的药,到底有什么用?”
那药没有毒性,但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功效,灵琼一问就是随口敷衍。
“调养身体的。”灵琼正检查今天的战利品,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喝那药。”
“嗯。”
灵琼‘嗯’了,可第二天还是原封不动地让飞羽给他准备了。
容稣言:“少主,这药很苦。”那种苦真的是好一阵都还能感觉到。
“良药苦口嘛。”灵琼做个加油的手势,“忍忍啦。”
他又没病……
容稣言忍着那味道,一口喝完。
他把碗递

文学

给飞羽,一回头就撞上柔软的唇,蜜饯的甜味,铺天盖地袭来。

“现在是不是甜了?”
小姑娘坐在他怀里,双手搂着他脖子,小腿轻晃,笑吟吟地问。
“……嗯。”容稣言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气音,耳朵早就通红一片。
“那是我甜还是蜜饯甜?”
“……”
大小姐凑近一点,等着他的回答。
好半晌没听见声,大小姐不满皱眉,“很难选吗?”
容稣言心跳很快,他嗫喏一声:“少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