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的大东西: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2021年1月18日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2021年1月18日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一章

韩悼也的反常并没有让林蔚然产生任何迟疑,在真正死亡之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怪物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比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鸠占鹊巢的顾命大臣来说,直接和朴槿惠进行合作的确是最稳妥也最有效的继承方式,而一直以来担任牵线搭桥的他,不过是这场交易中多余的第三者。
林蔚然点燃烟草,深吸了一口,目光望向跪在地上不停发抖的那一行男人,他身旁数次递上电话的西服男从身上取出行刑的工具,正是和杀死韩似道同型号的瓦尔特p99。
林蔚然接过手枪,上膛瞄准,没有丝毫迟疑,他想着韩悼也或许也并非那么冷血,这个地点,这把手枪,不就是在向他提醒杀死韩似道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吗?只可惜,即将走到尽头的生命和儿子的死相互叠加还是让这位可怕的对手失去了冷静,哪怕是处处安抚他都不会完全放弃戒备,这种好像示威一样的提醒,自然要还以颜色的。
林蔚然扣动扳机,闪烁的火光在夜色下十分醒目,巨大的枪击声通过手机传达到病房内,让听到的人脸上都升腾起兴奋的红光。
韩悼也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相比林蔚然需要千般谋划才能走到的今天,过往数十年的打拼给了他稳坐钓鱼台的资本,计划很是简单,掌握林蔚然犯罪的证据,釜底抽薪的联合朴槿惠,待婚礼过后,林蔚然不管身死还是入狱都无关紧要,那时候的韩唯依非但有政权做为继承的保障,林蔚然的新韩也将交给他的妻子,法律上的第一继承人。
屏幕上。每当火光闪过,就有一个人抽搐倒地,手机镜头传递的画质非常糟糕。暗淡的灯光更是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
“韩先生。”郑道准皱起眉头,似乎比韩悼也更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
“不用担心。在场的每个人都是目击证人。”
郑道准稍稍安心,转而笑道:“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合作就再没有任何阻碍了。”
枪声停了下来,屏幕上也再没了枪口喷射火焰的闪光,处决完毕的林蔚然就站在距离镜头不远处,还是那么模糊。
韩悼也亲自将备份交给了郑道准:“合作愉快。”
郑道准看着备份,视偌珍宝:“长官会很高兴的。”
两人相视微笑,可惜好景不长。房门再度大开。可这一次进来的人却是门外那些保镖无法阻止的,韩唯依看向韩悼也,也看向郑道准,目光中带着深深的讽刺。
“看你们的表情,好像我不该来。”
“唯依!”
“是,父亲。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吗?”
韩悼也皱起眉头,屏幕中林蔚然走向镜头。
“做完了。”他平静说道,似乎刚刚并不是杀人,而是吃了顿晚餐。
不用韩悼也吩咐,手机被挂断。屏幕上一片漆黑。
“我好像没见过你。”韩唯依看着韩悼也身旁那秘书一般的男人,挑起眉头:“你是下一个李光斗?”
“唯依!”
“除了叫我的名字您能过跟我说些别的吗?”
房间中安静下来,这对父女之间对峙的气氛让人感觉到有些窒息。
郑道准对韩悼也微微鞠躬:“韩先生。其他的事我会处理,先告辞了。”
他走出病房,带着备份。
病房中最终只剩下这对父女,韩唯依走到窗前,关上窗户,拉起窗帘,韩悼也在期间只是对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怒目而视。
“你不要插手。”他说:“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不懂,就看着。学习,你脑子不笨。学会这些也不难。”
韩唯依穿过病房,关上房门。这里是只有vvip才能使用的特高级病房,韩国到处都是这种东西,韩唯依讨厌这种噱头,似乎人们多有钱必须在身上印下标签似地。她回到病房中,站在维持韩悼也生命的那些机械前,按下第一个开关。
“你在干什么?!”
韩唯依置若罔闻,vvip的特高级病房有一点好处,哪怕是放一只被穿透喉咙,采用慢放血屠宰方式的活猪进来,外面的人也听不到一丝声响。
“得到回答,父亲。”
韩唯依说着,关掉第二个开关。
帮助韩悼也呼吸的器械停止,即便想吼叫,这个曾经无比强大的男人也叫不出声来,他此时正被窒息感包围,透析的停止也让他的新陈代谢几乎停止,仪器上关于生命指标的个个数值都在下降,韩唯依来到第三个开关面前,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韩悼也。
无论林凌薇形容的帝国多么庞大,一手缔造这一切的男人的生命此时正被握在一个女人手上。身为这个女人,韩唯依能感觉到权利正被握在手中,而透过韩悼也那带有强烈求生意志的眼神,她似乎能看到她真正掌握住这份权利时的身影。
第三个开关,控制韩悼也的心脏,韩悼也的所有健康问题都来源于心脏,糟糕的体质让他无法手术,连接进他体内的管子中有两根负责帮助他脆弱的心脏运送血液到全身。
韩悼也胀红了整张脸,却吐不出一个字,他甚至连抬起手臂的力量都没有。
韩唯依轻轻坐在病床上,眼神放空,不知道再想些什么,显示器上韩悼也的生命指标仍在下降,因为氧气饱和度降低,他甚至翻起白眼,他的手一点一点在质地极好的杯子上移动,凑近他女儿的手。
感觉到触碰,韩唯依低头看去,那只父亲的手非常丑陋。
“如果要对付他,我会自己动手,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您都不能再插手,即便要找朴槿惠合作,我们也应该直接找正主。因为如果连面对她的胆量都没有,就算是我得到了全部又有什么用?”
韩唯依反握住父亲的手,低头说道:“继承的事我会按部就班。但我必须知道全局,因为您现在只能信任我。也只剩下我可以信任,我可以告诉您,类似李光斗这样的人,如果我再见到一个,下一次您就不会这么好运气了。”
韩悼也奋力睁大眼睛,却说不出话来。
韩唯依这才看来,黑色的眼眸无比深邃,好像林蔚然的眼睛。
“同意就眨眼。”
韩悼也用尽全身力气。眨眼。
……
轿车在夜色下行驶,郑道准努力掩饰着激动,比起一届辅佐官他对政治显然有着更大的野心,如果不是数年前林蔚然突然横空出世,一手操持了政党资金来源的他恐怕已经成为了大国家党事务秘书长,这个头衔不单单代表了身份的变化,更手握竞选委员会挑选公荐名额的权利,换而言之,高高在上的国会议员们每当到了任期再选举的时候,都会有求于他。
如今。从数年前开始遗留下的隐患终于要被扫除干净,剩下的高棉药不过是个武夫,有了韩悼也的联合资金系统会得到质的飞跃。从事务秘书长到国会议员的过度会非常的轻松和惬意,再加上如果长官赢得了大选……一个男人厚积薄发走上巅峰的人生,似乎就就在眼前了。
手机响起,郑道准看了眼来电显示,嘴角挂起自信的笑容。
“早放弃一些多好,还能剩下钱和你的女人们。”
想着听筒那头林蔚然的表情,郑道准把玩着手中的备份,望向车窗外,心情大好。“其实仔细想想,帮你也不是没好处。但是没办法,你我一开始就站到了对立面上。所以,走好,回到你该呆着的地方去。”
“很抱歉,其实,我也不想用这种方法的。”
“什么方法?”
听筒中没了声音,郑道准却开始紧张起来,他想着是不是前些年操持国大华一干人等操作资金时留下了什么把柄,或者是家中的妻子又收到了什么不明不白的礼物,这些陷阱,在从政这些年中本就踩了个一干二净,吃一堑长一智到如今,早就没犯下这些错误的可能了……直到听筒中突然传出一个少年的声音。
“爸爸,救救我。”

夫君的大东西 第二章

凯尔特人全队上下,都想拿下这一场球。
不仅是因为马刺可能会成为,凯尔特人总决赛的对手,而是开赛至今,凯尔特人遇到的强队,一场没有赢。
输给骑士,惜败勇士,就连奇才都没打过。
如今士气如虹,状态正佳的凯尔特人,想要拿马刺证明自己。
德州三强的三大错觉——小牛很弱,火箭很强,马刺很老,这赛季看起来总算不再是错觉。
今年的马刺,少了一位核心灵魂。
邓肯退役了。
马刺的队友们,都为自己的头发能保住而高兴。而联盟的其他队,也该庆幸自己的对手里,少了一位不苟言笑的老油子。特别是对于詹姆斯而言,他终于是等到邓肯,所说的未来,但他也已经是三旬老汉。
上赛季遗憾止步西部半决赛,让邓肯决意离开,就连吉诺比利,也坦言在思考退役的问题,但最后他还是回来了,人们还有机会看到,那犀利的蛇形突破。
今年夏天马刺并没有太多的交易,只是从公牛挖来保罗加索尔,弥补邓肯退役的空缺。毕竟,一直以来,被认为是邓肯接班人的阿尔德里奇,没有拿出足够有说服力的表现。
签下大卫李,迎来两位老将。
同时也走了两位老将,迪奥去了爵士,大卫韦斯特投奔冠军之师勇士。
总体来看,马刺还是很老。
但马刺从来都是一只不可小看的队伍,只要波波维奇没有离开,他总能从世界上某个旮旯,给你淘来一位让人惊艳的球员。
或者是从自己的新秀球员里,又发掘出一位极其实用的球员。
马刺的体系里,球员的数据,都不会那么华丽,但都很实用。
当然,你必须得有,正确的使用说明书。
邓肯退役,对于这一支球队来说,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一个糟糕的开局,也是证明了这一点。
但很快马刺就调整过来,如今又是一波8连胜。
就算今天客场挑战凯尔特人,他们一样带着必胜的决心。
后邓肯时代,莱昂纳德已然是马刺的绝对核心,这小伙子每年都在涨球。上个赛季莱昂纳德场均21.2分6.8篮板2.6助攻1.78抢断0.99盖帽,从一名3D球员,被改造成攻防两端超级犀利的全明星球员。
很有可能在今天的比赛中,上官宇会多次面对,这一位联盟最佳防守球员的严防死守。
马刺先发五虎:“法国跑车”托尼帕克、莱昂纳德、丹尼格林、阿尔德里奇以及保罗加索尔,相比上个赛季,就是由加索尔,顶替邓肯的位置。
加索尔在技战术体系中的重要性,肯定不如邓肯。
但他的实力毋庸置疑,上赛季在公牛,依然能够拿到16.5分11.0篮板4.1助攻。
波波老爷子一向喜欢打球聪明的球员,很显然加索尔符合他的标准。
凯尔特人先发五人,还是跟上一场一样。
随着裁判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马刺赢得跳球。
帕克持球在外线寻找机会,这赛季的他,表现极其挣扎,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一步就可以过掉防守球员,随意完成选择小陀螺的法国跑车。在进攻一端,他的功力大不如前。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三章

年的中国足球,还没有到“人人喊打”的地步,毕竟在刚刚过去的2004年响,国足们还史无前例地拿到了一个亚洲杯的亚军。而且“甲B五鼠”“上海滩风云”还没有被很多人所熟知,因此的哥聊足球,聊中国足球并不会显得有多么突兀。
意识到燕凌风没有领的兴致,的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开出租的要是没有眼力见儿,是不会赚到钱的。
到地下车,燕凌风一边咂舌京城的车费昂贵,一边抬起头来四下看了一眼。首都毕竟就是首都,首善之地,连普普通通的居民楼都修的这么大气。小区门口迎上来一个保安,很有礼貌地敬礼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来找人的么?”
燕凌风尽管年纪不大,但天生了一张“紧急集合”的脸庞,再加上身高使然,因此保安完全没有想到所谓的“先生”还不满18岁。
“找人。”燕凌风尽可能用听上去比较顺耳的“京片子”回答道,所以他的话也尽可能的简洁。“狗眼看人低”这句话,在很多场合下,都已经被无数次证明过了。燕凌风还指望着进去找陆云雪呢,可不希望被保安当成“外地人乡巴佬”给拒之门外。
“哦。”保安狐疑地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之后又问道:“那先生来这边登个记吧。”
登记之后,燕凌风问清楚了方向,微笑对保安致谢之后,这才不慌不忙地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文学


小区门口有一个咖啡厅,咖啡厅里的临窗卡座上,坐着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如果燕凌风往这边看一眼的话,一定会认出来,其中的一个女孩,正是他苦苦寻觅的陆云雪。
坐在陆云雪对面的,燕凌风同样也认识,刘芷薇的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愁容,但这并不影响她调侃陆云雪,抬起手腕来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开口笑道:“还不到20分钟,这家伙够心急的啊!”
陆云雪白了刘芷薇一眼,表情犹豫地揉了揉自己粉雕玉琢一样的脸蛋,苦笑一声道:“都怪你,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刘芷薇故作诧异道:“让他滚蛋啊!从哪儿来的就滚哪儿去!”
“走吧。<>”陆云雪愁眉苦脸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招手埋单,然后又对刘芷薇说道:“只要我不露面,他就会一直在门口等着的。”
“你这么信任他?”刘芷薇这一次是真的吃惊了,瞪圆了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陆云雪问道。
“嗯。”陆云雪点点头,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不能够彼此了解彼此信任,那叫什么恋人呢?过家家还差不多。
依然是这家咖啡厅,但是刘芷薇已经不知去向了,坐在陆云雪对面的人换成了燕凌风。
愁眉苦脸地咽下一口“蓝山”,燕凌风像是喝了****一样痛苦不堪地咂了咂舌头,忍不住抱怨道:“这东西苦不拉几的有什么好喝的?雪儿咱们吃饭去吧,我好饿……”
陆云雪定定地看着燕凌风,眼神中藏着化不开的浓情,但是她的表情却很平静,“祝贺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梦想。”
“额……”燕凌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陆云雪的话中,并没有讽刺的意味,但他还是感觉到了陆云雪心中那若有若无的怨念,嘿嘿傻笑一声,燕凌风厚着脸皮起身挪到了陆云雪身边坐下。
陆云雪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不耐或者厌烦的表情来,扭头看向燕凌风

文学

一本正经地问道:“凌风,你相信爱情么?”
“相信,当然相信了啊!”燕凌风信誓旦旦地回答道:“爱情不是面包,但爱情却比面包重要。没有面包,还有面条,但没有了爱情,这个世界剩下的只有一个个没有思想也没有灵魂的僵尸。”
“恶心!”陆云雪莞尔一笑,纤纤玉手伸出拧着燕凌风的耳朵轻轻转了一下,“那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至死不渝的爱情么?”
燕凌风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心说难怪那么多艺术青年都漂在北京,原来这地方文艺氛围真的很浓郁啊,陆云雪这才过来几天,就被渲染成了一个文艺青年了。<>
“你犹豫了。”陆云雪幽泳了一口气,“其实这原本也是正常的,要不然你也不可能会一直坚持着要找到我。”
“不是……”燕凌风张了张嘴,本能的想要辩驳,但却发现自己无从驳起,只能表情纠结地闭上了嘴巴。
“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爱情,所以你才会等在体育馆的大门口,凌风,我说的对么?”陆云雪看着燕凌风,燕凌风也在看着陆云雪,片刻之后燕凌风迟缓地点了点头,在和陆云雪的交往过程中,他一直都处在一个被动的地位。当然,除了前世的那次提出分手之外。
“在水云的时候,其实我就知道了。”陆云雪声音平静地说道:“你一直都在怂恿子俊和芷薇分手,因为你不相信距离会产生美,你不相信一个女孩,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到了大城市之后还会固守那一份有点幼稚也有点可怜的爱情。对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