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最刺激一篇;夫君的大东西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2021年1月18日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2021年1月18日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一章

“医生,医生在哪里?!”
随着急促的呼叫声,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急诊室,他们抬着的担架中,躺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胸前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叫什么叫,这里是医院!”
冰冷的声音响起,接着走过来一名女医生,娇美若仙的脸上仿佛挂着一层厚厚的冰霜。
其中一个警察顿时火起,大喊道:“快点救我兄弟,不然我——”
话音未落,那女医生身形一闪,便已经来到他的面前,玉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
那警察居然没能躲过,被她点个正着,当即便说不出话来。
其余警察大惊,纷纷摸向腰间的配枪,但是下一刻却全都停了下来,惊骇地望着那个女医生的胸前,那里除去一张名牌之外,还挂着一枚金色的八角徽章。
“宗师!”
警察们齐齐咽了咽口水,其中一人说道:“秦宗师,不好意思,我们这个兄弟受了重伤,还请你……”
秦宗师没有理他们,伸手在受伤的警察身上点了两下,才淡淡地说道:“有我在,死不了,不过再有一个人敢大喊大叫,就把你们全都丢出去!”
“是,是,有劳宗师了!”
众警察唯唯称是,看着秦宗师指挥护士,把伤者推进手术室,这才腾出工夫来看那个被点住穴道的警察。
“崔晔,你没事吧?”
“你们都瞎了嘛,我有事没事还用说嘛!”
崔晔恨不得把其他人都大骂一通,可惜此刻他穴道受制,就像是茶壶里煮饺子,有话说不出来。
还好,秦宗师只是小惩大戒,过了大约五分钟,崔晔恢复了自由,第一句话就骂道:“我呸!宗师就了不起吗,我们崔家也有!你要是救不回路峻,我和你没完!”
“崔晔好样的,是个爷们!”
众警察纷纷伸出大拇指,紧接着有人笑道:“不过我说崔三少,如果你的声音不像是蚊子似的,我肯定给你点32个赞!”
崔晔嘴一撇,说道:“切,你个二货,要不是怕你们被丢出去,我能把医院喊炸了!”
他摸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嘟囔道:“太没天理了,你个大宗师跑到这里当什么医生嘛……”
“这是好事,有宗师在,路峻这条命肯定是保住了。”
“是啊,我这颗心终于落地了。”
“快点通知路峻的家人吧。”
崔晔拿出电话,说道:“我来打吧,还有老楚,芮阳,虞岩,沐瑶他们,都得通知到……”
手术室中,秦宗师正在主持手术,将一枚已经变形的弹头,从路峻的心脏轻轻取出,同时有条不紊地指挥其他医护。
在众人的齐力救治下,心电监测仪上的曲线终于恢复了正常,秦宗师这才轻轻松了口气,说道:“手术成功,送入重症监护室!”
手术室外,早已站满了人,全都在等待路峻的手术结果,看到他被推出来,所有人全都围了过来。
还不等他们开口询问,秦宗师便冷声说道:“这里是医院!”
望着她胸前那枚代表宗师的徽章,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只有路峻的父亲路不平走上前来,问道:“秦宗师,我是路峻的父亲,请问他怎么样了?”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二章

夕阳即将消失在海平面的时候,楚铮带着十几的护卫及几驾马车及时出现在码头。
徐方元率领候在码头前的水师诸将立时出迎,齐刷刷地向楚铮躬身行礼。
这也是楚铮改革之一,下属见到上级不许再行跪拜礼,改为躬身抬手抱拳。按楚铮的说法就是男儿膝下有黄金,跪拜礼行得习惯了,就会连骨气也会跪没——甚至在传统儒家“跪拜天地君亲师”的森严规则面前,楚铮也进行了改革,从双膝跪地叩头改为单膝跪地,低头抬手抱拳。
换而言之,就是决不允许双膝跪地叩头这样侮辱人格的礼仪。
看到楚铮到来,而徐方元等晨曦军对楚铮的尊敬拥护态度更是不逊于少帅军对楚帅的尊敬拥护,杨清、田三娘等四个护卫才真正松了口气,跟着迎上前向楚铮见礼。
楚铮对他们极是亲切,逐一问候。
杨清等人也极为聪明,知道楚铮与程灵素等姑娘久别重逢定有很多话要说,也不急着汇报工作,都稍稍退后,垂手候命。
码头的人很多,但楚铮还是一眼就看到站在众姑娘中的程灵素。
程灵素站在几个漂亮的年轻姑娘之间,既不靠前也不落后,更没有避到角落里,而是静静地立在那里望着他。
这让楚铮有些欣慰,起码证明了程灵素有了些自信,敢与漂亮的姑娘们站在一起了,而且她的脸色较之半个月前的苍白无血色有了明显的改善,显然身体恢复得很好,想必她一直有努力地修炼长生诀。
长生诀再加上任务里得到的灵丹妙药,程灵素的寿元应该能延长不少了。楚铮走到程灵素身前,眼中全是笑意:“师姐。”
程灵素凝视着这个自己朝思暮想挂念的年轻男子,努力将眸子里闪动着的重逢喜悦与激动隐藏起来,平静地微笑道:“师弟,听说你这些天可做下了不少侠义大事,师姐听了很高兴。”
楚铮好笑,忍不住道:“师姐,你这么正式干嘛?长辈训诫劝勉?要不要再加一句‘不错,莫要骄傲,再接厉励,将我们药王门发扬光大’?”
他说得风趣,程灵素卟哧一笑,白了他一眼,调侃道:“楚爷现在名扬天下,越来越不将我这师姐放心上了,都敢……”她本想说居然敢当众打趣师姐了。
楚铮却打断她的话,轻声道:“没有的事,我一向把你放在心上。”
他的声音很少,海风较大,旁人听不清楚,但程灵素就在他身前,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入耳中,不由心头剧颤,话到一半的便说不下去了,她低下头,但脸颊绯红一片,方寸大乱。
楚铮微微一笑,心想你不是已打定主意以长辈的身份留在我身边么?我不信了,有事没事撩下你,看你这份固执能坚持多久,这就叫“温水煮青蛙”。
不过他也怕弄巧成拙,惹得程灵素避走他乡,所以也不“追击”,移过目光,便看到悄然站在程灵素身后,正脉脉凝视着他的水笙。
“楚大哥。”
水笙脆生生地叫了声,俏丽的娇靥上绽放出一抹动人的笑容。
春天的脚步已稍稍迈入晨曦岛,但海风依然很冷,吹得水笙的俏脸有些僵强,但她望向楚铮的目

文学

光温柔如水,仿佛连冰雪都能融化,又像是棉絮,一圈一圈地缠绕在他身上。
这回轮到楚铮心乱了,水笙采取的是和他一样的温水煮青蛙策略,不主动不亲近,不争不抢,但始终不离不弃,反正就跟在程灵素身边,只要他回头看程灵素,就一定会看到水笙。
楚铮再次移开视线,有些尴尬道:“水姑娘气色不错。”
他这纯属是没话找话,面对几个大宗师的围攻时他都没半点慌乱,但被水笙这柔柔的目光凝视着居然有点吃不消了。
一边宋甜儿不嫌事多,吃吃笑道:“楚帅你装咩野傻呀!佢见到你,气色当然唔错喇!”
她故意用旁人听不懂、只有楚铮听得懂的南国方言。
楚铮见水笙迷惘地眨眨眼,不知所以,暗松了口气,转头对楚留

文学

香道:“香帅,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楚留香笑道:“什么事?”
“甜儿姑娘的一张嘴抵得上千军万马,你将她借给我一段时间,以后我看谁不顺眼,就将甜儿姑娘送到那人身边,保证那人会被闹得鸡犬不宁。”
众人一听便明白了,肯定这宋甜儿刚才故意挑事儿,顿时哄然大笑起来,宋甜儿也不生气,故意眨眨眼格格笑道:“我猜楚留香少爷不会答应的,不然按楚帅的说法,如果楚留香少爷将我借给你,岂不是看你不顺眼?”
楚铮:“……”
见楚铮难得吃瘪,众人再次大笑,宋甜儿更是笑得缩成了一团。
这么一笑,倒是让重逢的欢乐气氛更加热烈。
楚铮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对楚留香道:“甜儿姑娘我是不敢借了,苏蓉蓉姑娘擅长医术和解毒,香帅如果同意的话,我倒是想借她三个月,暂且在这海岛上住下。”
楚留香自然知道他的用意,笑道:“蓉蓉闲着也是闲着,她了解情况后就算你不提,她也会主动要求留下帮忙的。”
李红袖好奇道:“你们在说什么?”
楚留香道:“呆会楚帅会和你们详说。”
海边风大,众人聊了几句,便在楚铮的催促下分批上了准备好的马车——楚铮怕这些姑娘们受了冻,早早就准备了马车。
上马车时,楚铮留意到李浅舒胆怯地缩在水笙后面,依然有如小孩子,不过看得出她对水笙颇为依赖信任。
楚铮心中一动,想到妞妞,自己走后还真需要一个温柔耐心的姑娘来照顾她,水笙性格脾气都极好,既有江湖女侠的爽直大胆,又不失闺阁千金的细腻温柔,将妞妞交给她最合适不过,甚至比程灵素还要合适。
但把妞妞交托给水笙,会不会又让这姑娘生出些什么误会来?
楚铮有些苦恼,毕竟水笙从没把表白的话说出来,他又不好在人家没开口前拒绝。最头疼的是他看得出水笙是个认死理的姑娘,认定了的事想改变她的主意难逾登天。
何况水笙举目无亲,万一被自己伤透了心,她又能去哪里?
楚铮把心一横,算了,就这样吧,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会怎样,起码现在的水笙能露出这样的笑容,总不算是坏事。
一行人坐马车返回晨曦城,入住城主府,用过晚膳后,楚铮召集众人,把在绍州分别后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旁边的胡铁花却加油添醋地将暴风雨、蝙蝠岛、决战李阀水师等惊险故事说出来,引得众姑娘和杨清等护卫都又惊又奇。
程灵素和水笙更是不时用担忧的目光看向楚铮。
尽管明知他现在平安无事地在这里,但这些故事太过惊险,她们回想起当时楚铮的处境就不禁为他心惊和担心。
楚铮见状忙打断胡铁花的吹嘘,转而介绍起这个海岛的人文地理特产气候。听闻这里药材丰富、有很多稀罕天材地宝的事,程灵素果然提起了兴趣,连苏蓉蓉都精神大振。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三章

人进化后,会怎么样?
身体的变化不说,心境的变化才是最玄妙莫测的。∈♀,
就林长生自身,他感到自己似乎越来越奇怪了,很多想法莫名其妙的就冒了出来,过后无不叫他心底发寒。
站在热闹的街市,看着四周欢声笑语的白姓,林长生再也没了那种世俗也不错的想法,只觉自己与他们有着无比巨大的鸿沟,似乎他看得不是就近的人,而是一幕幕电影画面一样,纵然再真实,也不在自己跟前。
“你怎么了?”身旁,尹凤察觉到了林长生呼吸有些不对,扭头问道。
林长生心神动了动,压下了刚才那诡异的感觉,强作欢笑道:“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一时有些走神。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走着,他的思维再次不由自主的发散开了,脑中各种想法接二连三的冒出来,一个个都莫名、奇怪。每次都是尹凤开口,才把他换回。
见他这个样子,尹凤也没了兴致,与他一起回家。但纵是坐在院子中,他也尝尝出神,完全无法集中自己的精神。
他在想什么?
简单说,他在想道!复杂点说,他什么都想,一个念头发散下,会生出无数想法,有的甚至截然相反!无情点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他想到的,多是本质的东西,但世事越靠近本质,就越发无情。如人,从初生到死亡,他就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想到,自己是否可以吞噬人呢?
遮天中,那些至尊为了延命,不就以吞噬生灵为手段吗?那自己,是否也可那般?
又如,他此刻完全可以操控风雨雷电,那与白姓口中的“神”又有什么差别?这个念头冒出来,他看人时,竟宛若在看蝼蚁一般。
难道说,生灵进化后,真的难以在与落后的生灵生活在一起?
回过神,他看了一眼天色,不知不觉,竟然天黑了。目光转向尹凤所在的房间,灯光已经熄了,但他知道,尹凤还没有休息,她大概也在担心吧。
走到她的门外,林长生犹豫踌躇,最终还是没有进去,反而离开了院子,前往门氏。
这个世界,进化的人有两个,一个他,一个就是尹仲。对比原著,尹仲显然没有他这种情况。为何如此?因为没了记忆,甚至连自身能力都无法运用。
这样的人,纵然是超人,也与一般人无二。自然不会表现出什么奇特异常。
但林长生相信,纵然尹仲依旧有记忆,怕也不会像他这样。因为他是魔,而不是神。或许,这些莫名的心思,正合他的想法呢。
可这,对还是不对呢?
谁也说不准,林长生也一样!
他希望仔细观察尹仲,从他那里得到灵感,以控制自己此时心绪不稳的情况。
站在门氏小院外,看着依旧亮着灯火的屋子,以及里面传来的欢呼打闹之声,不知为何,林长生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他轻轻吐了口气,静静的盯着里面,墙壁根本无法阻拦他的目光,叫他把屋内几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们在说什么?
只是平常的家长里短,除了幽默一些,又有什么不同呢?
林长生明白,一切的不同都在于他的心!心不同,看到事情的反应也不同了。这点谁又不明白,但事到临头,却往往是无法自控的,就如林长生的心情,若非看着他们的欢声笑语,他绝对会再次思维发散,陷入自我的思绪之中。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来此了。
“哈,你也真是可笑啊,还‘神’呢?一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神吗?此时你在干什么?羡慕屋子里的人吗?难道,这些你没有吗?”
深深呼着气,他渐渐压下了体内的愤怒,深深的看着屋子,身子瞬息消失。
龙泽山庄,刚刚休息的童战猛然惊醒,光洁的额头冷汗淋淋,双眼瞪大,瞳孔紧缩,露出恐惧之色。他大口的喘息着,飞速掀开身上被子,快步往外走去。
同一时间,这般动作的还有两人,正是与童战一起出山的天行与金两位长老。三人很快聚集到了一起,童战忍不住道:“两位长老也感应到了……”
天行长老沉重点头,表情极为怪异道:“一双眼睛,我似乎看到了一双恐怖的眼睛,他就在天上看着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