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妻日常1v1青灯: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朋友的尤物人妻
2021年1月18日
攵女乱h、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2021年1月18日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一章

苟逊没有敢打扰张婉如,而是盘膝坐在她的身前,静静的等待着她炼化飞剑。
张姑娘就在我面前炼化飞剑,这是对自己的极端信任,可自己却要辜负她的信任,将她赶走,自己还是个男人吗?
苟逊神情痛苦,内心复杂,可张婉茹却专心致志的炼化飞剑,根本感受不到……
青雕剑的剑柄之上有一颗青色的宝石,张婉如的紫色玄罡,围攻这颗青色宝石,一点一点的侵入。
突然间。
青色的宝石爆发出一股璀璨的光华,一股奇异的波动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紫色玄罡全线败退。
“嗯!”
张婉如闷哼一声,当即松开了飞剑。
“怎么了……张姑娘?”苟逊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这飞剑中留下的是神念,我用神识炼化飞剑实在力不从心。”张婉如神情郁闷的说道。
“能炼化吗?”
“当然能!这又不是本命法宝,不过是一件法器,只需多耗费些时日,终是能够炼化的。”张婉如抹了抹头上的汗水说道。
“张姑娘还是休息一下吧,烤全羊马上就要好了。”苟逊劝说道。
张婉如微笑点头,将手中的飞剑收进了储物袋中。
……
羊肉馆的另外一个石房中。
一叟三少。
四名修士围坐一团正各自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
突然间。
一股青色的波动传递到了这个房间。
四名修士突然神情一震。
“好纯粹的木乙灵气。”老者惊叹道。
“徐管事……这莫非是有人在练功?”一名俊秀的黑衣男子问道。
“不像!像是在炼化什么宝物!”徐管事微眯的眼睛以笃定的口吻说道。
宝物二字一出。
在场中人都神情一正。
“孟伟!你出去看看,这饭馆里还有谁,记住别刻意!”徐管事低声吩咐道。
“是的,师傅。”方孟韦起身抱了抱拳,一脸凝重的离开了房间……
……
咚咚咚……
随着一阵敲门声。
李秀苗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客官,您的烤全羊已经好了。”
“进来吧。”苟逊微笑说道。
房门打开,李秀苗的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微笑。
一名厨房帮工将铁架上的烤全羊端到了石桌之上,让石桌里的炭火继续烧着烤全羊。
“两位请慢用。”李秀苗当这两位客人的面少了香料之后,并将两坛好酒摆到了桌上,然后关上了房门。
李秀苗和厨房帮工转身去了厨房。
突然间,两人见到一名一脸阴沉的男子在巷道之中静静的看着他们。
“客人,您有什么事儿吗?”李秀苗极有礼貌的问道。
“毛厕在哪里?”方孟伟岔开话题询问道。
“这边去。”李秀苗指道。
“多谢。”方孟韦一转身,低头去往毛厕。
等李秀苗离开以后,方孟韦又时不时的瞥了一眼张婉如所在房间。
另一边。
苟逊和张婉如一边喝酒一边吃肉,苟逊滔滔不绝说着自己的过往,张婉如一脸含笑的听着……
虽然张婉如对苟逊这个练气小修的过往之事丝毫不感兴趣,但这个练气小修已经帮过自己,出于礼貌,便不应该打断别人的说话。
两人有说有笑,很快便喝了一壶忘情酒。
一只烤全羊也被两人吃掉了小半。
虽然菜还没有吃完,但是肚子已经饱了。
曲终人散终有时。
一壶忘情酒却没有让苟逊喝醉。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二章

<>
那个东西太巨大了,陆尘甚至一眼都不能看清它的全貌,但是他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说!
有狂风猛烈地从远方吹过来,陆尘仰首望天,忽然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说,和不久之前天澜真君在那个地下洞窟里的笑容,十分相似。
他一手捂胸,闭双眼,忽地一声轻喝,片刻之后,天旋地转,随后还不等他睁开眼睛,瞬间全身剧痛,仿佛有无数的利刃同时插进了他的身躯,将他千刀万剐地凌迟。
坚忍如陆尘,此刻也忍不住痛苦喊叫出声,再睁眼时,他发现自己回到了那个古老树洞里,而自己的肉身赫然已被无数神树树枝缠住,不计其数的叶片、树枝犹如利刃,洞穿了他的身躯,千疮百孔,鲜血喷涌而出。
一根树枝犹如毒蛇,升到陆尘的眼前,看起来下一刻要直接刺进他的头颅。
在痛苦如潮水涌来的时候,陆尘嘶声吼道:“我能……带你……出去。”
那根树枝刺在了他的额头,骤然停顿。这个古老的树洞里本是充斥着各种诡异的声响,但是现在却突然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后,那根树枝缓缓后退,而插在他身躯的那些刀刃更可怕的树枝树叶,也缓缓

文学

从他身体里拔了出来。
鲜血狂喷而出,陆尘痛苦地蜷缩起来,但是与此同时,周围那些神树树枝忽然喷涌出绿色的精气,将陆尘簇拥起来。那些伤口在这些生命精气,迅速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重生,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树枝藤条缓缓垂落,将陆尘放在地面,陆尘转过身子,向周围看了一眼,看着这面目全非、已经被神树枝条完全占据的古老树洞,笑了一下,略带苍凉,又有几分温和,然后点头说道:“抓紧我,我们出去。”
“去那个世界!”
※※※
又是天旋地转,又是漫天金星,但是这一次,终究还是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陆尘再睁开眼睛时,他已经再次又站在坚实的土地,还是巍峨的昆仑大殿前方,所不同的是,在他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根树枝。
那是神树的枝条,紧紧地缠在他的手臂,与他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而这只是开始,陆尘的目光顺着枝条看去,从手指到手腕,到手臂,再到更方,那根枝条紧贴着他的手臂,然后它的根部,却是从陆尘的胸膛里伸出来的。
这根枝条,好像是长在他的心一样!
神树枝条缓缓蜷曲又摆动起来,似乎正在感觉这个全新的世界,然后它开始缓缓长大、延伸,向前伸展,在它身后,确切地说,是在陆尘的心脏里,一个通道已经完全形成了。
越来越多的枝条,从他的心脏里伸出来,但是诡异的是,陆尘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他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心变作了一个诡异无的通道,成为了神树连接这个世界的入口,越来越多的枝条快速无地通过这里进入了这里,然后神树的枝条几乎是第一时间地,同时向方抬头看了一眼。
那边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正在降临。
冥冥,似乎有狂啸的声音呼嚎了一声!
神树生长的速度猛然间快了十倍,无数的枝条疯狂地向天空攀爬而去,并在这过程不断膨胀,变作了可以撕扯时空,甚至摧毁一切的巨大手臂。
天空的巨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间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它的身子扭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做出什么反应,但是神树的枝条已经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像无数条毒蛇缠绕了过去,将这个巨人从每个地方都开始拼命包裹起来。
看着漫天飞舞、恐怖的神树枝条,那些似乎天穹都更巨大的神树,却都有一段细小的根部,那是在陆尘的心脏这里。
所有的神树枝条都是从这个通道过来的,哪怕它们能摧毁这一方天地,但是这个通道它们似乎还是无可奈何,只能依赖着。
陆尘低头看着自己的心,那个抬头看了看巨人,然后发现,曾经不可一世的巨瞳主人,在神树的淫威下几乎没有反抗之力,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那样惨叫着被神树困住并吸食着。
不知为何,陆尘心里回响着,也许是因为这个巨瞳来到了这里,才会造成如此的窘境,陷入这样的绝境。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他低头凝视着自己的心脏,过了一会后低声说道:“这些叫过天字道号的人,每个都搞七搞八的,最后最没用的一个天影,稍微弥补一下这个世界好了。”
他笑了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似乎觉得有些有趣,又好像突然间恢复了当年的冷静和自信。大概……人若是不怕死了,什么都不怕了。
陆尘用手划开了自己的胸膛,血肉应声而开,连骨骼都不例外。鲜血流淌了出来,然后他看见了隐藏在胸腔里的,自己的心。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陆尘直到现在也没有昏厥过去,也许是神树那充沛无的生命精气。他的脸色异常淡定,用手指切开了心房,那个地方一点都不难找,因为无数的神树枝条是从那里生长出去的。
切开心房血肉,看到了那颗种子,与他的心已经融为一体。无数的神树枝条,是从这颗种子出现伸展出去的。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三章

将季央拿下后,天罗宫剩下那个元神后期,其实就是拔光了牙齿的老虎,根本蹦跶不起来。
异火肆虐之下,他根本逃不掉,幸好余三斤只是让异火看住他,否则,一代元神大能,早就被焚化成灰烬了。
要知道,这可是超越了天火的存在,想当初余三斤收取它的时候,以柳殇和遁一宗那么多残魂的威力,加上余三斤本身的诸多手段,也仅仅只是压制住它,天罗宫这位元神后期虽然强悍,但再强也只是元神,又如何比得上柳殇和一众残魂?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你,你到底将我们少宫主怎样了?”惊恐地望着余三斤闲庭信步地踱步过来,元神后期嘶吼道。
余三斤不屑地望着他,淡然道:“你自身都难保,还想着维护你们少宫主?岂不可笑?”
元神后期咆哮道:“你若敢动我们少宫主一根汗毛,天罗宫绝对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余三斤冷哼一声,星光之罩倏然而出,将其真灵制住,加上九宫缚灵印对真元的封锁,堂堂元神后期顿时像条死狗一般,被他收入了五行轮光之中。
本来这元神后期就绝非余三斤的对手,加上异火的侵蚀和威胁,他愣是施展不出任何手段,因此,余三斤轻而易举便将他给收了。
身形一闪,余三斤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待他重新出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季央的模样。
一众元婴迎上来,恭敬行礼,余三斤冷哼一声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两位长老追杀那小子去了,那小子鬼的很,看样子一时半会回不来了,咱们按计划开往飞来城!”
说罢,负手进了属于季央的那座阁楼。
余三斤的面具,虽然在元神大能面前难以遁形,但这些元婴却根本难以窥知他的秘密。
之所以没有直接出手对付这些人,余三斤有他的考虑,一来,他打算乘坐这艘飞行舟前往飞来城,如此一来,却需要一些人来驾驭;二来,这些元婴对他而言,与土鸡瓦狗无异,自己要出手对付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难度,这事并不急于一时半会。
最主要的一点,余三斤知道自己若是以真面目出现在宁家,兴许很难见得到宁子衿,但如今借用天罗宫少宫主的身份,却省却了很多麻烦,起码面见宁子衿的机会大了很多。
唯一让他为难的就是面具的掩饰功能,飞来城是宁家的大本营,不说元天老怪,但绝对有很多元神老怪,自己若是想凭借面具来隐藏身份,显然是行不通的。
不过,余三斤早有盘算,不但可以在元神大能面前不会露出马脚,即便遇到元天大能,也未必可以看穿虚实。
进入阁楼之后,余三斤打开阵法,将阁楼给封禁住。
虽说他知道,没有自己的吩咐,飞行舟这群元婴是绝对不敢来打扰自己的,但凡事有备无患,毕竟他下来要做的事极为重要,为了预防万一,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做完这一切,余

文学

三斤倏然一下便遁入了乾坤世界中。
……
被余三斤突然带入一处陌生的地域,梨花带雨的蓝若铃一脸懵然。
季央破门而入,当时的形势极为危急,毕竟是三个元神和一群元婴,余三斤再有自信,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不想带着蓝若铃冒险,这才第一时间将她收入了乾坤世界中。
由于没有沟通,蓝若铃对于乾坤世界根本没有一丝了解,瞬间竟然出现了恍惚,以为自己到了另外一个天地。
毕竟乾坤世界的天地和景致与外面截然不同,特别是头顶那轮圆盘,看上去是一轮太阳,却有其独特之处,很容易便可以分辨出来这里并非云殇大陆。
最主要的是,蓝若铃心里对余三斤的处境很是担忧,在她的印象中,当初在无极秘境,余三斤的修为只是灵丹境,如今再强也强不过元婴,面对三个元神老怪和一群元婴,余三斤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但在这方神奇的天地中,她却被完全隔绝了,莫说要回到原处,即便想窥探一丝信息都难。
回溯前段时间的痛苦经历,还有遇到余三斤的惊喜和震动,加上对余三斤眼下处境的担心,蓝若铃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在天罗宫,蓝若铃是一个冰冷美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她之所以如此冰冷,自然不是天生的,而是刻意隐藏自己情绪造成的,之所以修炼冰系功法,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达到忘情之境,唯有忘情,才能逼迫自己接受无奈的命运。
毕竟,她对自己的身份有自知之明,明面上,她是天罗宫的圣女,还是少宫主的未婚妻,身份尊贵,威仪八方,但实际上,她只是天罗宫少宫主季央修炼的炉鼎罢了。
因为这层身份,她不得不逼着自己,从当初一个活泼的明朗少女,硬生生成为一个冰冷美人,其中的无奈,只有她自己知道。
说真的,她心里万般渴望自由,也不甘心就此沦为别人的禁脔,然而,在浩浩天罗宫的威势之下,她根本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天罗宫不但给予她尊贵的身份,更将她的家族给绑架了,明面上,蓝家从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被天罗宫提翟为赫赫的三阶势力,似乎很有面子。
但实际上,天罗宫由始至终将蓝家控制得死死的,说是圈养也不为过。
这就是当初,蓝若铃为何要让余三斤远离自己的原因了,一入天罗深似海,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失去了元阴,等待着她的将是无尽的苦难,既然命运已经是注定的,她不想连累余三斤也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因此,她回到了天罗宫之后,凡事谨慎,处处小心,生怕暴露了失贞的事情,同时,也想方设法让家族中人脱离天罗宫的掌控。
虽说蓝若铃隐藏得很好,然而,她还是对天罗宫过于小觑了,她的种种异常举动,根本逃不过天罗宫的监视,很快便引起了高层的注意。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知徒莫若师,蓝若铃的反常让她的师尊感到极为诧异,在检查了她手臂上的守宫砂之后,整件事情顿时明了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