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白洁最刺激一篇

人妻合集500章: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2021年1月18日
撩妻日常1v1青灯: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2021年1月18日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看到小桌上那丰盛的饭菜,惊讶之余也感叹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做的这么好。
“原来…你会做饭。”柳佳意还以为他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别人去做的。
她帮忙将碗筷摆好,由于是放在地毯上的小桌,只好坐在地毯上吃,可在女孩看来这样有别样的温馨感。
司弃注意到她缓和的情绪,不由唇角轻扬。
他席地而坐,拿起筷子将一块红烧排骨快速地剃了骨送到柳佳意微张的粉唇边,“张嘴。”
女孩不太适应这样的亲密,但也知道他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只好张口吃进。
味道虽然算不得太出挑,但算得上是好吃的。
她肯定地点了下头,“你自己吃吧,我有手。”
言下之意…我不是残废,不用你来喂。
司弃冷嗤一声扯过一张纸巾拭了拭她唇边的点点汁水,“那你喂我?”
柳佳意微挑纤眉,“好啊。”
她装模作样地夹起一块清脆的黄瓜,作势放在唇边吹了吹,“来张口,小心烫。”
男人觉得她与自己开玩笑的模样无比可爱,没太计较她眸中的调侃。
“行了,好好吃,吃完再去睡一觉。”
他可没忘了她还有些低热。
说到这里司弃霍然起身将一个薄毯裹到女孩身上,生怕她着凉。
柳佳意感受到了他的体贴,却变得更加沉默。
因为发烧并没有胃口,吃了小半碗米饭就爬回了床上,没一会儿便又睡了去。
司弃在床边坐着注视了她许久。
其实这丫头很让人心疼,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抗下所有事情,并不会把心里的苦涩说出来,所以两个人之间,他才需要更加主动。
直到收到罗宽发来的短信,他才俯身吻了吻她的粉唇起身离开。

明莺满脸惊恐地看着罗宽,她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无论犯什么错,哥哥都会包容她,就算不然,罗宽也一定会。
她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
“罗宽,不,罗宽哥哥,求你和哥哥说一声,我想见他,我求求你。”
司弃已经让她在这个又黑又潮湿的屋子里待了一天,心中的恐惧愈发增大。
罗宽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对她热情,反而很冷漠。
“大小姐,我也无法左右先生的思想。”话音刚落,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老板,这只多少钱?”手摸着一只泰迪的头顶,眼神看着宠物店的老板问。
老板微笑着对报价,“这只算是比较名贵的品种,两万四不讲价,额外送您垫子,洗浴用品,三包高档狗粮。”
颔首,“好,就它了。”
这个价格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老板拿过一根狗绳拴上将一端递到的手边,“好的,小姐您请到这边,店里的工作人员会告诉您注意事项,我去开单。”
她为这个即将陪伴自己的小家伙取名star。
带小家伙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小家伙有点怕生,安安静静地窝在墙边,换了家居服,在客厅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铺上了垫子,准备明天就去买一些小家伙的生活用品。
将项圈打开,让star先熟悉家里的环境,她便给自己准备午餐。

文学

开冰箱看了看,只剩孤零零的两个鸡蛋和两包泡面。
轻叹一下,看来也得给自己充实粮仓了。
“老板,夫人又打来了一通电话,说…”平时的严肃脸,此时也带着崩裂的表情。
办公桌另一边坐着的那位手中的笔没停,一直在圈圈画画。
“嗯?”
“说…您再不回家,她…她就改嫁。”说完迅速地低下头。
嘴角微扬,“下午的行程。”
开手中的文件夹,“中午12点您与程氏的总裁有一个午餐会议,16点要去下面的食品工厂视察。”
“推掉。”
应下转身出了办公室。
从文件中抬起头,抽出较急的文件审过,便拿过西装外套下班。
刚下到地下车库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稳稳地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位上。
心中闪过无奈,便大步上前。
车上司机先下来,绕到后座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但保养良好的贵太,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儿子,原本嘴上挂着的笑容瞬间消失。
冷哼一声,“哟,这是不是我那三个月没见的儿子?”
“最近在忙一个收购案。”
轻飘飘地开口。
“走吧,儿,老妈发现一家超级好吃的素菜馆!”瞬间破功。
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轻笑了下,“您带路
给star倒好狗粮,一碗水,便出门。
现在正是12月,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外面刚下了一场雪,路上的车由于天气少了许多,超市也不远,便打算散步去。
只是走了没几分钟,便听到了一声巨响,转头一看,马路上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
她停了两秒,看着车上的人无碍,便打消了去帮忙的念头。
正要继续走,却看到一位在过马路的妇人二十米处一辆车直直冲她开来。
心急喊了一声,“小心!”
许多人看向她,她却疾步跑向那位妇人,将她扑向前方,两人倒在地上,身后那辆车呼啸而过。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她连忙起身,扫了眼还倒在地上的女人,“阿姨,您没事儿吧。”
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手撑着地要站起来,却发现手上擦伤,左膝盖也有点疼。
注意到她的伤,“我扶您。”
将扶起来后,“阿姨,您还能走路吗,我送你去医院。”
了动,没有什么骨头上的伤。
“没事,谢谢你啊小姑娘。”
“我还是送您去医院吧,伤口也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力推到了一旁。
将抱起,“怎么回事。”
眼神却在盯着一旁的颜听婳。
直视着他。
不得不说,他身上有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眉宇间透露着他的不可一世。
锤了一下薄云衍的肩膀,“放我下来,我要与这个姑娘说几句话。”
皱着眉,却没有动作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姑娘,你与我一同去医院吧,刚才怕是你也受了伤。”
拍了拍身前的雪花,“不用了阿姨,只是举手之劳,您不必放在心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便走向了超市的方向。
抱着自家母亲,回到停车场,驱车去医院。
没想到他就停个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早知道不让管家老吴回去了,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医生给诊断后确认只是皮外伤,开了些外敷药便离开医院。
点了送餐到家中,于是母子俩便回家吃。
江月圆一路上挂念着刚才救了自己那个丫头,“儿子,你可一定要找到那个姑娘好好感谢她,她可救了你老妈我一命,不然车撞得就是我了!”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楚汐没有想到,人前一度装的温润如玉的裴书珩会这般。
这么一场变故,让落儿看呆了眼。她焦急跺着脚,想去阻拦,也被裴书珩一记眼神吓得不知所措。
裴书珩薄唇紧抿,像是压制极大的怒火,捏住楚汐手腕的力道又是那么大,疼的她一路嚷着痛,可他却不曾放轻片刻。
他走的越来越快,楚汐渐渐的跟不大上。
她空出的那只手提起裙摆,生怕不小心踩到导致摔跤。
“那是僧人,我又没背着你私会外男,上回的清馆我都没去瞧了,你这是恼什么?”
可回应她的只有呼啸的风,裴书珩仿若未闻带着她往后院而走,那里有小道,很少香客会选择这一条路。
留下的落儿自然会通知章玥,楚汐也没有后顾之忧。怕章玥等不到人,会急。
她疑惑万千。
“你这会儿不该上职?好歹是吃俸禄的,你也不怕皇上降罪?你可不能恃宠而骄啊。”
没有回应。
楚汐跟到后面,实在腿软,看着男子的后脑勺,她直接来了气。
“裴书珩,你这不理人的脾气得改改,你看看阿肆,都娶不到媳妇。”
男人终于有了回应。
下一秒,楚汐身子被推到香樟树下,也就穿得多,后背感受不了疼。
楚汐揉着被捏红的手腕,正要骂人,裴书珩却上前死死将她困住。
男子眼里有不可忽视的红血丝,和楚汐从未见过的脆弱。
这哪里是记忆里的裴书珩啊。
楚汐嘴里的话不由化为无声。
就连嗓音都柔了

文学

不少,她伸手去触男子精致的脸,试探去问:“你这是怎么了?”
“不许再来。”裴书珩的嗓音有些哑。定定的看着女子含情的眸子,因疼而染上水雾,瞳孔里面的倒映只有他。
男子喉结滚动,把眼里的害怕藏去。他闭了闭眼。
楚汐心下一紧,她想起静山无厘头的几句话,又想起那日书房书上被密密麻麻的标记,哪里会猜不出什么。
“好。”
裴书珩稳着心绪,呼吸依旧沉重,他把头贴在楚汐白皙的额上,低低道:“也不许再见他。”
楚汐指尖一烫,不由蜷缩。
刚想要收回,却生生改了方向,她踮起脚尖,如藕节般白嫩的手臂勾住了男子的脖颈。
她笑了笑:“裴书珩,我不走。”
她没去问裴书珩关于那本书,就和裴书珩不曾提起她的秘密一般。
所以,别担心,她会离开。
这里已经留下了她太多的气息和痕迹,她那里舍得。
——
禅房里,檀香依旧。
静山却不再收拾地面,他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又眯着眼看了眼天。
有些人和事不该强求。
他忽而半是嘲讽的来了一句:“哪又什么可以逆天的。”
天意不可违。
何况她不是这里的人。
那道符,若是她一直戴着,许是早早的回了该回的位置。灵魂被撕扯出体的那一刻也感受不到疼痛。
若这般,她一走,一切都会按照该有的轨迹而走。
命数总能让人各归其位。
静山掐指算了算。
嘴里吐出两个字来:“快了。”
天命难违,又有几个人能胜天?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一路说笑,不知不觉就到了家。
沙曼将负责的东西收拾完,想了想明天安排的事,看着还在收拾的人问道:\”凯风,你明天有事吗?\”
凯风停了手上的动作,想了想道:\”没什么事,怎么了?\”
\”明天百诺生日,我和天画想帮她办个生日party。你能帮忙一起布置吗?\”
\”恩,可以。\”
\”谢谢啦~恩。。。。我先回屋了?\”沙曼看着凯风,说这话的时候莫名的有些舍不得。。。不想和凯风分开。?
\”恩,不早了,快去休息吧。晚安。\”凯风听着沙曼道了晚安,看着对方上了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阳光明媚的一天。
百诺看了看藏在云层后探头的太阳,隐隐预测到。
推开门,门外安安静静,一看就是意料之中都没醒的样子。轻声出了门,去上钢琴课。
过了半响,天画的门才渐渐推开,随着的是一声犹豫一直听着声音的神经放松的哈欠声。
一个晚上都不自觉的想着事,根本没睡好。顶着黑眼圈,导致见到沙曼的时候被严重怀疑又熬夜玩了。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没睡好!\”天画看着沙曼微微有些生气的样子,竖起三根手指道。
\”。。。行吧。\”沙曼堪堪信了天画的话。心中因为今天百诺生日还要精神不好的不满放在了一旁。
帮着忙,凯风做的早饭端了上来。天画半天没见着东方末,不由得随口问道:\”东方末还在上面呢?\”
\”他昨晚有事出去了,还没回来。\”凯风回到。昨晚他睡得晚,看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