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的大东西、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人妻合集500章
2021年1月18日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2021年1月18日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一章

拿着草刷子先把架子床刷干净,除去上头落下的厚厚一层浮灰,扫了尘后,肖雨栖才抱出剩下的枯草,给架子床铺上厚厚的一层草保暖。
接着从大全里取出棉被垫上,厚厚的,最后才把四不像上的纪允打横抱上了床。
“纪九,床上我铺了很多的草,又加了被子,很软的,到时候你吃了药,想来也能给你缓解缓解痛苦。”,当你痛苦的打滚的时候……
呵呵,那什么,话是这么说,其实肖雨栖也知道,这不过是自己善意的安慰罢了。
就那过期货的生猛劲头,亲自尝试过的自己哪里不知道?
哄着人家暂时开心罢了,她可是好人哩!
月光幽幽洒下,好久都没有晒月了。
难得有了暂时的容身之处,难得有了闲暇时光。
忙活了下半晌的肖雨栖,把自己与纪允的肚子都喂饱了以后,果断的掏出非人的折磨液,倒在杯子里让纪允喝掉。
对于自家小姑娘给的东西,莫不说只是痛一痛就能救命的宝药,便是穿肠毒药,纪允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子的,接过来昂头就喝。
守着人,直到纪允扛过了最初的折磨,陷入昏迷中也趋于平稳后,肖雨栖先是跟伺候大爷似得,给纪允换了身上的上药纱布,而后放出小乖乖们团团守住他的时候,闲来无事,见到院子里的月光正好,想着连日来的辛苦不得闲,肖雨栖忽然心意一动,飞身出了屋子,掠上屋顶,盘腿打坐。
话说,自打出来找爹,然后与大部队分开,再到眼下,时间过去都好久好久了,久到眼看着就要入冬了啊……
也不知道大家如今都还好不好?自己突然的落水失踪,想必妈妈大人与爹,还有锅锅姐姐们都急坏了吧?
不过自己与戚叔还有十娘素云他们有主仆契约,大丫姐能见鬼,只要大丫姐能见了戚叔他们任何一个,想必家人也能间接的得知自己没有危险,不要担心自己才是。
她如今都是大人了,难得有机会,身边没有管束自己的人,还能自由自在的浪,嗯,她不想早早回家。
再说了,现在的情况,也不是自己不想回,是她回不去不是?
等回头找机会,自己得给家人捎个平安信才成,如若不然,下把再回家,爹跟锅锅们一定会大刑伺候自己不说,估计以自家妈妈大人那看似柔弱,其实骨子里硬气的性格,搞不好还要跟臭爹混合双打呀。
呜呜,想想都怕,看来联系家里捎信的事情,得快快提上日程了。
在屋顶盘腿打坐,沐浴在月色下的肖雨栖,心里正想着如此严肃的事情呢,忽然她额心跳了跳。
肖雨栖眯眼,正要查询是哪里不对,忽的,额心又跳了跳。
不待她再有动作,一直老老实实待在自己身体里的大全,忽然不受控制般的,嗖一下,从她的头顶窜出,就像是火山喷发的熔浆一样,哗啦啦一下冒出来,然后在自己头顶十来米的地方炸开。
人家火山炸开的是岩浆,自己头顶炸开的……
肖雨栖呆愣住了。

夫君的大东西 第二章

凌画想,这又是一个既许子舟、沈怡安之后,称呼她凌小姐的人。
宴轻总不能让人进宫到太后面前告张老夫人的状。
她笑着松开挽着宴轻的手,缓缓摘掉面纱,交给身后的琉璃,对张老夫人屈膝一福,“凌画请老夫人安。”
张老夫人见凌画摘掉面纱,顿时一怔,似乎没料到凌画的容貌这般好,好的比她孙女的样貌来说还要胜一筹,这些年,京城里有人传荣安县主萧青玉貌比天仙,没人传凌家七小姐国色天香,只在

文学

她敲登闻鼓扬名后,传她极其厉害,朝中的文武百官,见了她,都绕道走,太子恨她恨的不行,却拿她没办法云云。
没想到,她摘掉了面纱,今日一见,真是花容月貌。就连活了一辈子,见过了不少美人的张老夫人来看,这容貌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
再看宴轻,怕是也只有这副容貌的妻子,才配得上。
张老夫人倾了倾身,摆手,“快免礼,老身听闻凌小姐是陛下钦点的江南漕运掌舵使,老身可当不起你的礼。”
凌画直起身,“当得起,在老夫人面前,我总归是个晚辈。”
张老夫人吩咐人看座看茶。
有伺候的婆子连忙搬来椅子,请二人入座,摆了瓜果茶点。
二人挨着坐下后,没了面纱遮挡,更显样貌般配。
张老夫人心想着,无论两个人是否脾性相投,但就容貌来说,真是再难有更相配的了,她看着凌画问,“你说奉了太后之命,老身不知,太后娘娘怎么想起了老身?”
凌画温婉地说,“大婚之日,太后娘娘本想与老夫人话谈一番,但没见到老夫人去喝喜酒,太后十分遗憾,与我闲聊时便提起来,让我大婚后择选一日,一定过来拜见您。”
她说的一本正经,神情语态真是再真挚不过,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临时被拦在门外时胡诌的搬出太后来扛大旗。
宴轻又偏头瞅了凌画一眼,若非他知道,也还以为她说的是真的了。
小骗子。
宴轻的确是给张家下请帖了,且是亲手写的请帖,也是因为收到了请帖,张老夫人觉得四年过去了,才命人送了贺礼前去。
老将军的临终遗言虽然言犹在耳,但她作为孤寡老妻,心里明白,老将军就是想用他最后吊着的那口气,让宴轻回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与他断了师徒情。
如今四年过去,宴轻依旧在做纨绔,倒也应了他当日不回头的架势。
她今年多病多乏,也不知自己有几日可活了,虽然对于宴轻,有着矛盾,与张老将军一样,又爱又恨,但更多的是看开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张老将军戎马一生,自古多少将军马革裹尸,不能安活到老,张老将军能够安享了多年晚年,病逝家中,已算是寿终正寝了。
晚年教出的徒弟,以为能传承武将之才,没想到,半途就跑去做了纨绔,这大约也是天命。
所以,如今她倒也不怪宴轻临终前都没能让老将军欣慰地咽下一口气,端敬候府的两位老侯爷还是亲祖孙父子呢,不也一样没能在临终前让他回头?
所以,还有什么可在意的。
今日拒见,也是张老夫人卧病在床,不想见他罢了。
张老夫人看着凌画,“老身是有几年没进宫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了,太后娘娘可还好?”
“姑祖母身子骨硬朗。”凌画看着张老夫人,知道曾大夫再等一会儿怕是会不耐烦了,索性借着这个话头又拿太后扛大旗,“姑祖母听说老夫人病了,特意让小侯爷和我带了大夫来,给您瞧瞧。”
张老夫人摆手,“老身这副身子骨,快到入土的年纪,没什么可瞧的,请了大夫也没用,真是劳累太后娘娘惦记了。”
张老夫人倒是没怀疑凌画睁着眼睛说瞎话,有几个人敢冒充太后之命,她是没想到凌画的厉害也体现在这么大的胆子上。
“我带来的这名大夫可不一样,老夫人只管让他瞧,也许您让他瞧过,就能好了。”凌画看向张炎亭和张乐雪,“张公子和张小姐觉得呢?”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三章

“怎么不能了……”
相对脏辫女生的暴躁,紫漪看起来淡定得让人觉得她在说出一长串化学公式的时候连大脑都没有过一下。
两人说着,直接就辩论了起来。
当然,很多时候是紫漪在说,脏辫女生被说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这边动静这么大,教育台记者忙让摄像师拍下来。
“到时候当个花絮肯定不错。”
除了记者们,就连一群监考教授和国际化学组的人也被吸引了过来。
站在那里的一个国际化学组成员听着紫漪的辩论,震惊了:“这个女生竟然随口就能说出这么多厉害的化学公式,她是怎么做到的!”
其他人也是震惊莫名。
辩论中的紫漪身上像是在发光一样,那种强大的自信和智慧,让所有人聚精会神。
这场辩论其实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最多五分钟就结束了。
脏辫女生通红着脸瞪着紫漪,一副被打击得很惨的样子。
紫漪却还是最开始那副淡淡的表情,她又喝了一口水,接着站起来去把水杯放回到柜子里面的背包里面。
看着走开的紫漪,安利走到脏辫女生面前,见她脸色不好,就小声安慰了一句:“迪娜,你别生气,说不定这人只是理论好,帝大生不都是理论好,做实验不行吗?”
本来被打击得不浅的迪娜一听这话,眼睛亮了亮。
对呀,帝大生一向都是理论好过做实验,她在理论上比不赢紫漪又怎么样,实验分数比理论分高,她只要在实验上不出任何差错,依旧能打败紫漪。
想到这里,她自信地笑了。
九点五十。
成绩公布出来。
紫漪满分,还有几个错了一道题。
大部分人被刷下去。
最后进入实验比赛的有十五人(有些人考了同样的分数,名次并排。)
紫漪和张庄进入下一轮比赛。
周晓虽然有些遗憾,不过还是很真诚地为紫漪和张庄加油。
“紫漪,张庄,加油!”
十点。
进入下一轮比赛的被带进一间很大的实验室。
每个人一个实验台,实验台上放着很多实验仪器

文学

和三块物质。
“各位同学应该已经看见你们实验台上放着的三块物质。”组委会的人宣布这场比赛的题目,“这次的题目就是在一个小时内分解出这三块物质的所有元素,并用你们实验台上现有的容器把他们融合出另外一种物品。”
这种题目一出来,很多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比赛的十五人。
“三种不能的物质,分解出他们的所有元素就已经很麻烦了,竟然还融合,最重要的是,竟然还只有一个小时?”
“我感觉这些学生肯定全部都做不到。”
“绝对做不到,能在一个小时内分解出他们的所有元素就已经不错了。”
“这次的比赛谁出的题,这也太狠了吧?”
不止现场观众在议论,网上也讨论开了。
现场十五名参赛者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实验。
大部分人脸上都露出了急切的神色。
相对大家的急切,对这些落后的实验仪器很不熟练的紫漪反而看起来不急不缓了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