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2021年1月18日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2021年1月18日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一章

天上没有一丝云朵,空气异常凝重,这是一个相当干燥、酷热的一天,太阳从早上升起的那一刻就带着血色,天际尽头隐隐有一片黑影在不断的往这边游移,仿佛风暴即将降临。下午的时候,太阳开始西沉,落日的光芒让眼前一望无际的沙漠燃起了熊熊烈焰。当太阳缓缓沉坠之时,那片乌云越来越近、越来越狂躁,高耸的云中雷电闪动,红尘滚滚,大地笼罩在一片尘埃中,沙尘暴已经降临
风暴很快就过去了,大地恢复宁静与祥和,但空气还是很沉重,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重。
卫清站在凌乱不堪的门前,闷闷不乐地望着熟悉而亲切的花园,花圃已经被施虐的风暴摧残的一塌糊涂,四周那些挺拔的白杨幼苗倒是还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已经离开童年的故土,来到这不毛之地,重新开辟新的家园。
如果抛开周围一望无际的沙漠,‘家’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还是老样子,只是,它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卫清把刚刚包扎好的伤手塞进外衣口袋里,他走下台阶,走进小院子,抬腿迈过小栅栏,缓步朝附近的池塘走去。
“小清,你去哪儿?”正埋头照料受伤的花圃的母亲关切地询问。
“我去看看还剩下多少水。”卫清抬起受伤的右手挥了挥。
风暴过后,在修理被吹翻的屋顶时他不小心被残破金属的锋利边缘割伤了手。
池塘
池塘是生命的源泉。
周围所有的居民,包括一切生物,都在因它而生存。
一个戴着圆顶小帽的男孩迎过来,“卫清哥哥,今天的风可真大呀,你们家没事吧?我妈妈让我去你们家看看需不需要帮助。”
“谢谢关心,我们没事。扎赫拉,回去告诉你爸妈,食物和药品今早又涨价了,镇上已经停止供应,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好的”一瞬间,小男孩的眼中泛起了泪花。他哭着跑开了。他知道一定有什么糟糕的事情降临到自己家中。

文学

可怜呐,可怜~!”卫清一阵心酸。他在为别人的命运感到无奈。@$%!
走到池塘边,埋下头喝了一口池塘里的水,然后又吐了出来,水太浑,没有经过任何过滤沉淀,留下满嘴的泥沙。
这水,就是他们的生命源泉,是这绿洲的根本保障。
围绕着这个小池塘纷乱地居住着十来户人家,除了卫清一家是华夏人,其余的全都是阿拉伯人。这儿的生活条件很差,有自然因素,也有人为因素。卫清和家人一起在这里暂居下来,以慈善事业的名义。因此,他们一家非常受欢迎。
定居只是暂时的,当工作结束他就会离开这儿。
举目西望,落日生辉。
夕阳西下,伴随着长长的影子,那倒影在水波荡漾的浑浊池塘中被分割成无数小块。这是一片被上天遗忘的土地,没有一丝生机,饥渴和死亡随时降临,和平与安宁遥不可及。
“真不知道这小水塘还能维持多长时间?大概,很快就要干枯了吧!”
看着一直延伸到天边的黄沙,卫清不住哀叹。
这,这破裂的不毛之地和记忆深处的无疆故土完全没法比拟。
中土的天朝古国,如斯辉煌!
而这儿,仿佛是在地狱的门前。
这难道是被上天遗忘的土地吗?
这儿的居民活该遭殃吗??
卫清不时的哀叹着,转身朝家中走去。
母亲还在照料受伤的花朵,父亲在修理破损的屋顶。
任凭环境在怎么恶劣,家中还是温馨如故。
“水塘没被沙子淹没吧!”
父母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中的工作。
“还不算糟~”卫清吐一口涂抹,满嘴的沙子还在,“没经过净化反正是不能喝,要不然非得生重病不可。还好,咱们家有过滤机。”
太阳落山了,白昼就要结束。
卫清在门庭走廊的简陋台阶上坐下来,从怀中掏出速记本开始记录一天的内容:
‘拂晓时分听到小镇上隐约传来火炮的轰鸣声,军阀们又在相互对攻了。一切有组织、有计划的人道主义行动都受到阻隔,小型化的援助虽然有很大的灵活性,但所有的努力都如同杯水车薪。棚区附近一辆悬挂着慈善标志的救护车被炸毁,我们死伤惨重,所有人都被困在了火线以内的危险区域。我在废墟上的瓦砾丛中为一名孕妇接生,她刚刚失去丈夫,连婴儿也险些没能保住。我一再提醒当地人应该尽量避免生育后代,这种事情应该留待和平以后在做;还有,我不止一次提醒同伴们在执行任务之前最好不要进食,否则,一旦腹部受伤就必死无疑,奈何,所有人都对我的好言相劝充耳不闻。有时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救活一个人,结果他又自寻短见。我试图阻止过,但他们对我说:‘一切都是主的安排’。好吧,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无论是生是死,都是命中注定。
‘新世界发动的战争是可怕的,它能颠覆未来。而,平凡人发动的战争则是灭绝人性的,惨绝人寰的!
‘下午,风暴已经成形,大自然暂时制止住了军阀的对攻,我们趁此机会迅速跳出火线。我本想邀请同伴们到寒舍避风,他们拒绝了我的好意,他们执意要回到一百二十公里之外的救护基地去。救护基地在另一国境内,那里很安全。
‘当我回到家中,我的家人也已经结束了外面的工作。啊~——,感谢上苍,我们都还活着,我们能继续为这个世界多做一些贡献。在工作之外的时间里,对于我来说,和父母妻子守护在一起,是最大的幸福,这是单单属于我的小世界,温暖的小世界。我想,上苍肯定不会刻薄的要求我把全部精力都奉献给别人,我总得给自己留下一点用作别的用途。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但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随着一声叹息,太阳掉入沙漠中的万丈深渊。
抬头看着父母忙碌的身影,卫清一阵深思。
这个世界在改变,又似乎没有改变。
树木从苍绿变成金黄,又再度逢春!
不知不觉,距离心脏地带最后一战已经过去将近半年

文学

。可是,该怎么才能真正回到自己曾经熟悉的生活中去呢?
过去的一切都不可能回来。
他曾经渴望过回到和平、安宁的生活中,那但终究不可能实现。
今天的自己不再是昨天的自己,明天的自己也将不再是现在的自己。时间就像流水,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把它掌握在手中,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
生命的效用不在于从别人那里索取到了什么,而是在于是否值得?
“小清,你说你也真是的,留着它干嘛么,不能炖不能煮的,最好扔了它,省的碍事儿。”
打理好花圃的母亲走进房内,一进屋就叫卫清把客厅里的东西搬走去。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二章

@@@@
新书《诸天最强游戏商》已上传,大家可以收藏了!
……简介……
叮,金手指到账。
宋归溪成了一名万界游戏商。
创造真实的游戏,吸纳诸多影视位面的人为玩家,让他们进行游戏,帮助他们在游戏中获得成长,得到新的能力,抵抗即将到来的天灾。
庄园农场中,玩家蹲点偷萝卜,熬出一个又一个黑眼圈。
生化危机中,玩家们被丧尸一次次扑倒,又一次次站起来,笑着迎向丧尸,仿佛受虐成瘾。
绝地求生,魔兽世界,英雄联盟,地下城与勇士……
开荒先锋东方不败:谁偷了我的菜!
偷菜肝帝岳不群:不是我!
一狙在手金镶玉:爆你狗头!
射雕四绝刷深渊:我要闪光!
一个个玩家终究成了自己曾经最憎恨的人。
恳请大家收藏,点击!
谢谢。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三章

(以下为作者自叙)
我是在17年12月底辞职,休整一月。
从18年2月12日开始,到4月14日,以‘不二叶’笔名,写了一本历史结合二次元的书。
由于笔力不济,二十万字匆匆完本。
5月1日到7月8日,还是这号,新开了一本无限流。
笔力有所提升,对于剧情把控尚在摸索,没能很好的摸到读者的店。
上六频被PK掉了后断推到上架,成绩惨淡。
事后学习,查资料,扫榜,锤炼文笔。
在8月9日到10月12日,开了这本书,也就是第三本。
说实话,前面的我不太满意。就算删了10W字重写,也不太满意。
由于重写流失读者,再度断推至今数周。
坚持了整整十个月,加起来的收入,仅第二本的52元。
是我自己作,对不起厚爱我的读者。
现在家里开始给压力了,如果18年年末我依旧没能有所成绩,恐怕要辞别这一行了。
编辑远征大大得知后,建议我提前上架,然后卖掉版权,可以得1500元/月,最多4月.
讲真,我很感激远征大大。
但这1500元,难以说服我的父母,继续走写作这条路。
讲了这么多,我最对不起的,还是各位读者。
这本书今天后会断更了。
我还是用不二叶的笔名,继续开最后一本书。
变式无限流,是我擅长的类型。
写作中,有痛苦,也有欢乐。
我真的很想继续写啊,教练。
,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我会在本月内,开最后一本新书。
如果愿意支持作者的,可以加入QQ群:722729270
再次致歉,叩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