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脱贫王

首届中国农民丰收节暨第十四届中国?南京农业嘉年华在八卦洲盛大开幕
2018年9月22日
太费饭的豆腐吃法,隔三岔五就要做一次,比吃肉带劲!
2018年9月22日

在内蒙古兴安盟大兴安岭莽莽苍苍六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一个身影不分昼夜地在沟沟壑壑中匆匆行走,他在为168万各族人民思索、寻找、求证一条走出贫困、走向富裕的路径……

他叫隋维钧,1964年出生于扎赉特旗一个农民家庭,1983年考入内蒙古农牧学院,之后长期从事农牧业工作,2014年10月任兴安盟副盟长。

兴安盟是新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政权诞生地–1947年5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在此宣告成立。七十多年过去了,这里依然没有摆脱贫困。2012年被国务院列入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全盟6个旗县市就有5个为国家级贫困县,1个省区级贫困县,847个嘎查村有90个是深度贫困嘎查村,110万农牧民有10.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攻坚的任务异常艰巨,是内蒙古全区乃至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

“兴安盟致贫的情况特别,这里草原、沙漠、湿地、森林都有,唯独地下没啥资源,蒙古族占总人口的43.3%,全盟财政收入加起来不到蒙西鄂尔多斯一个旗县区的十分之一。外面的脱贫做法拿来可能‘水土不服’,必须找到适合兴安盟自己脱贫的有效办法。”隋维钧思考着。

他走基层、访农户、搞调研,矻矻寻找脱贫良策。担任副盟长三年多来,隋维钧每年深入基层的时间都超过200天,他走遍了全盟56个苏木乡镇、847个嘎查村和1500多个自然屯。

海拉尔至乌兰浩特560多公里,开车要六七个小时。一次,隋维钧参加完自治区政府在呼伦贝尔召开的会议之后返回兴安盟,一路不忘调研。当路过一片原始森林,他突然问随行人员,“兴安盟的种植业、养殖业、林果业有什么好办法搞起来?”车上的人们面面相觑。大家知道,他常常这样自己跟自己讨论,跟大家讨论。回到家里,已是晚上12点多了,他不顾爱人的劝阻,仍把自己的想法在工作笔记上“理”出来。知情人告诉记者,他的调研工作笔记装满他家3个抽屉。

第二天,在盟委“破解农牧民增收难题”大会上,他系统提出了实施“种植业质量提升、养殖业效益倍增、林果业产能递增”3个三年行动计划,提出了“菜单式”扶贫模式、“资产收益式”扶贫模式、“托管式”扶贫模式。

在解决贫困户贫困村脱贫退出问题上,隋维钧创造性地提出了产业扶贫、住房保障“两挂车”和教育扶贫、健康扶贫、生活救助“三张网”政策措施,为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脱贫目标找到了更具体、更可行的有效抓手。

在隋维钧的亲自组织推动下,兴安盟启动实施了基层组织、基础设施、生态经济、农民素质、就业技能“五个专项提升行动”,成为了解决深度贫困嘎查村脱贫退出的有力支撑。

“天下至德,莫过于忠。”习总在全国参加内蒙古代表团讨论时强调,“打好脱贫攻坚战,关键是打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打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关键是攻克贫困人口集中的苏木乡镇嘎查村。”兴安盟是老区,也是习总牵挂的深度贫困地区,有着32年党龄的隋维钧始终保持对党的赤胆忠心,牢记总的殷殷嘱托,认真践行习“三农”思想和扶贫思想,当好精准扶贫的人民公仆。

盟行署干部苏凤娇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一次,他随隋维钧在科右前旗巴拉格歹乡共和村村支书家研究危房改造问题,会议一直开到深夜2点,大家肚子饿得咕咕叫,他就和大家一起吃方便面。从此,吃方便面成了隋维钧的家常便饭。

盟扶贫办副主任卢正春说,只见过领导干部患糖尿病、高血压、高尿酸的,很少见患低血糖的。隋维钧就患有严重的低血糖病和萎缩性胃炎,几次休克昏迷,工作人员给他灌糖水、打点滴才把他抢救过来。

“解决一家一户脱贫,只是一个小单元脱贫;解决一旗一盟脱贫,才是区域脱贫。”隋维钧因此提出了种植业“稳粮增经扩饲草”、养殖业“改羊增牛扩猪禽”的发展思路。三年多来,兴安盟玉米“一粮独大”和肉羊“一羊独大”的局面逐步得到扭转。全盟粮食总产量连续6年超过了百亿斤,牲畜存栏连续5年超过千万头只,5个旗县市被列入全国产粮大县行列。

围绕构筑祖国北疆生态安全屏障,他提出了“建设保护并举、增绿增收并重”的工作思路,大力推进造林绿化和经济林发展,实施了森林公园、观赏花园、采摘果园“三园”建设。三年多来,完成重点区域绿化120万亩,全盟特色经济林面积实现翻一番,森林覆盖率达到32%,居全区第二位。

围绕“破解农牧民增收难题”3个三年行动计划,他创新推出了25种服务包菜单,协调金融机构争取到三年新增60亿元支持,今年全盟投入支农同比增长400%,农村牧区常住居民收入同比增长12.4%,高于全区2.6个百分点,位于全区第一位。

三年来,4.85万建档立卡贫困户有了增收致富产业,9.04万农牧户搬进了新房,4.2万名贫困家庭学生不再为学费发愁,10.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享受到健康扶贫带来的实惠,4600名特困群众基本生活得到有效保障。

全盟贫困人口由2015年底的10.5万人减少到目前的4.9万人,贫困发生率由9.5%下降到4.4%。

内蒙古荷马糖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兴安盟产业化龙头企业,今年春季,在甜菜种植的关键时候,企业与合作社遭遇资金瓶颈。得知情况的隋维钧,立即深入企业一线调研解决问题,创新推行了合作社+银行+企业订单+联盟服务+抵押担保+种植保险的“1+5”联结带动模式,形成“项目资金跟着贫困村户走、贫困户跟着合作社走、合作社跟着龙头企业走、龙头企业跟着市场走”的发展形式,使之用于发展甜菜产业的融资达到6555万元,一下子破解了甜菜产业发展中资金链断条的难题。

荷马糖业今年种植甜菜26万亩,通过“公司+基地+合作社+贫困户+标准化”模式与68家合作社、600多户2000多位农牧民建立了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

“要是没有隋盟长,不知道这笔钱还要跑多少趟、等多久才能报下来呢。”6月26日,突泉县永安镇永巨村贫困户于海波从隋维钧手中接过医疗费结算单,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今年3月于海波在外地做了心脏支架手术,然而身患小儿麻痹症行动不便的他在医药费报销时却遇到了难题。

“兴安盟在一站式结算上,盟域内已经全面实现了,但到兴安盟以外的异地就医,还需要跑医保、民政、保险等多个部门,贫困户耗费时间还耗费精力。不久前,到于海波家调研健康扶贫过程中了解到这个情况,我就带着相关部门专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出台了异地就医看病同样享受一站式结算的新机制。”隋维钧说。

“这7万多的医药费最后一结算,自己才花了5000元。等我手术恢复好了,我得继续努力干活,除了做豆腐,还得搞养殖业,整几个瘦羊、瘦牛回来育肥,再养几头猪。”在隋维钧的关心和帮助下,于海波对未来充满期待。

“要脱贫,找维钧。”、“他有思路”、“他有办法”,碰到脱贫难题人们都这么说。隋维钧成了大兴安岭一位“脱贫王”。

“脱贫攻坚是我们这代人的历史使命和义不容辞的责任,需要我们倾注更多的心血、精力和情感,要用我们的辛苦指数换取广大百姓的幸福指数。”隋维钧自己这么说,“我们不但要考虑精准扶贫后三年的问题,更要思考精准脱贫三年后的问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罗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