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男人站在门口,望着屋内的她和孩子,心底却有些害怕

海口灵山一豆腐加工点 员工赤膊“上阵”做豆腐
2018年9月13日
三个丈母娘做的菜,看了这三桌美食,你最想吃哪家?我看了想喊妈
2018年9月13日

转眼就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小玉像往常一样起早做豆腐,豆腐漉水的时候,小玉赶着去那边街上切了两斤牛肉,剁了两斤猪肋排,买了两类蔬菜,并有各种作料。

早上卖完豆腐,喂完羊,把孩子料理妥当,胡乱吃了碗米饭就开始整理房间。楼上二间房,一间是自己的卧房,一间是书房。小玉向来勤快,卧房里总是床柜整齐,被褥洁净,本来没有什么值得挑剔之处。今日却不一样,小玉粗粗一看,就觉得许多不好。先是寻来长笤帚,将屋顶转角的些许尘网扫尽,然后拆下床头纱帐,换上干净纯白的棉丝织网帐。纱帐换毕,又将床单、被罩、枕套换上颜色鲜亮干净的,再细看一眼,确实清爽许多,只是又觉得窗台柜面都有微尘,免不得又要细致打扫擦洗一遍。

待到房间里焕然一新,小玉额上已经是细汗密布。也不觉得累,又将书房归置整齐。

小玉今日对一切都要求尽善尽美,所以等到楼上打理妥帖,已经正午。忽然觉得肚子饿了,哎哟一声,跑到楼下。果然,孩子尿裤子了,尿布垫被一塌糊涂,免不得又是一阵忙活。

午后,小玉继续忙碌。脏乱旧的东西,换下来的脏的要清洗,乱的要规整,废旧要扔掉。如此一顿倒腾,直把楼下四间楼上两间房屋整饬得焕然一新。

等到小玉满意地坐下歇息,天已经黄昏。

小玉歇息片刻,起身挽起袖子,从灶房角落里摸出一把锄头,来到房侧的菜地上,挖出一个浅埋的酒坛。小心扒开泥土,起出酒坛,坛子不大,最多不过装十来斤酒。将坛子抱进灶房,拍去泥封,露出封口的油纸。

小玉痴痴看着坛口油纸,笑容甜美,两眼迷离······魂游天外半晌,小玉收拾情怀,烧了浴汤沐浴。待到沐浴出来,暮色已深。

点亮油灯,对镜梳妆。只见,米白色襟口绣两枝桃花,衬得一张恬静美好的脸,琼鼻朱唇,素颜婉约。一双眸子乌黑明亮,两笔柳眉不语传情。小玉梳理青丝,任长发从右肩柔顺散在胸前,只在左边鬓角簪一朵金镶玉含苞未放桃花。

当得起清丽脱俗四字,小玉却想是仍不满意,冲铜镜努嘴挑眉,自我嬉笑一二。

天已经黑了,小玉起身看看孩子,孩子们安静的睡着了。在孩子脸上亲一口,用腻爱的语气轻声赞一句:“乖宝贝哟,今天真乖。”

“这是谁家的孩子?”一个熟悉的轻柔声音忽然响起。

小玉抬头,久候的人儿已经来到门口。

来人前脚跨进门内,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从屋外的黑暗里进入到屋内的光明中,灯光下,那张熟悉的脸庞笑容温暖。依然是那熟悉的样子,温暖的笑容,头发梳理得整齐熨帖,宽大的白色长袍,手里握一杆竹笛。

小玉的心一下子融化开来,笑露一排玉贝一般的牙齿,走近他,拉着他的手。

“这是做贼么?天不黑还不来?”小玉嗔怪的说。

“哈哈,哪里敢!闭关不知昼夜,没把日子弄错就很不错了。”客人赶紧赔笑解释。小玉知道他其实是怕白天人多,烦。

“看把你能得,一闭关就是一整年,好了不起哦。”小玉就是喜欢给他找难堪,“我可是听说你好几天前就出关了······”

“嘿。这谁家孩子啊?”迅速转移话题。

“我的。怎么样?”小玉很得意,说话声音提高一度。

“真的?······”脸色骤然大变,见小玉坏笑着望向自己,了悟被丫头捉弄了。

“不可能么?我可不是小丫头了。”小玉说话有点小火气,瞪着青年。

青年尴尬地笑笑,伸手去捏小李鱼的脸。

“这儿子是我收养的,真的!”小玉其实一点也不生气。

青年微笑着,变戏法般摸出个绛红小木盒:“送你个小东西。”

“龙听风,这么好心思儿,看看你送的啥?”小玉接过,嘴巴不饶人,看上去好不屑,却怎么都掩不住那份欣喜。

龙听风当然也感受到了这份欣喜,心里非常的满足。

小玉接过盒子,小心收好。

“得,饭还没做,等你来帮我烧火。”小玉嘻嘻一笑,准备做饭,抓一个现成的壮丁,“你现在可了不起了,镜湖剑院的人提起你,个个眼睛冒火光,‘龙师兄’叫得亲热着呢······”

龙听风安静听小玉说话,欢喜地陪着笑。

若是有幸,你一辈子,会遇见那么一个人,让你永远都无法真正生气,让你听到她的声音就万分欢喜,让你时时念着,想起来就万分温暖。

这么样一个人,让你彻底地拥有或者被拥有,都心安而满足。

龙听风乐得被小玉抓壮丁,小玉才做势示意,他乐颠颠地就帮手把婴儿床也搬到灶房,不等小玉吩咐,就在灶膛前的小板凳上坐好,往灶膛里添上木柴。小玉看他一副贱皮的讨厌模样,又见他脑后长发只用一根红丝带简单束起,那红丝带还是去年中秋,自己做女红裁剪下来的残料,当时他拿着把绕指头把玩,不想此时居然派上了这等用场。小玉念及,忍不住噗嗤一声笑,直笑得满室生辉,直看得龙听风痴呆憨傻。

龙听风点着了柴火,满屋子火光闪烁。小玉在一旁切菜,背对着灶膛,却不妨碍他们谈话。小玉跟龙听风说起这一年来的生活,龙听风饶有兴致地听着。说到彼此都认识的人时,龙听风偶尔插两句话。龙听风闭关一年,修为又有精进,但日子是日复一日,没有什么不同。当然修行的艰难和凶险,其实也很精彩,但那不是小玉能够领会的。所以基本上都是小玉在说,龙听风在听。

屋外是静静的镜湖,镜湖边风过林木,莎莎有声。屋里火光闪烁,偶尔有柴火哔啵的声音,有刀撞砧板的声音,年轻男女细声说着话,偶尔发出轻快的笑声。

一种温情甜美的气氛在房间里散开来,渐渐的,屋里传出的话语越来越少,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却没有半点尴尬,屋里的人自在得仿佛本该如此。女人铲着菜下锅,男人往灶膛里放柴,含笑望着女人的双眼,那双眼闪耀着光,像是两颗明珠。

这看上去是一个温暖的家——女人炒菜,热腾腾的铁锅里锅铲挥舞,铿锵有声,亮堂堂的灶膛边,一个嫩娃娃正在摇床里酣睡,男人一边添柴,目光追随着女人的身影,两人四目,动静之间,眉目里藏着迷一样的情······原来美好从来不需要太多缀饰。

本文来自小说《试炼红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