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莲花寺镇:龙潭堡的传说

口水豆腐,味道浓郁,口感鲜嫩,很开胃
2018年9月13日
豆腐皮这样做好吃香辣过瘾做法简单吃一大盘都不够
2018年9月13日

龙潭堡的传说

作者不详(向原作者致敬)

相传少华山脚下有一个小山村,叫龙潭堡。村里住着一家姓刘的,只有父女二人。老汉五十岁上下,筋骨硬朗。没有什么田产,只有三间草房,一盘石磨,父女俩靠做豆腐为生,辛辛苦苦,勉强生活。女儿名珠凤,五岁上死了妈,老汉一手把她养大。这姑娘从小心灵手巧,晚上帮她大推磨磨豆子,烧豆浆,做豆腐。白天看家做饭,缝缝补补,有一手好针线活。珠凤长到十六七岁,出落得水灵标致:瓜子脸,杏仁眼,乌黑的一头秀发,细皮嫩肉,柳腰细身,但力气大的像男娃。挑水做饭,推磨砍柴,里里外外的家务杂活样样能干。提起珠凤的手艺,村里人更是啧啧夸个没完。她绣的各种花朵,让人一看,就想去掐;绣的蝴蝶喜鹊就要飞起来。村里哪家娶媳妇嫁闺女的,都爱叫她绣一对“花好月圆”,“鸳鸯戏水”的枕头,谁家娃娃满月她就绣个肚兜儿什么的送去。满村的人没有不说她好的,没有不夸她的。

刘老汉做的豆腐跟他姑娘一样的好名气。那豆腐白得像玉一样细腻,放到锅里煮不糟,夹起来直颤,吃起来滑儿香像肉冻。刘老汉早晨去卖豆腐,半晌就卖完了。逢年过节,豆子还泡着呢,买主就送钱来定下了。

刘老汉的豆腐为啥这样好呢?原来他家门前有眼好水井。青石井台儿枣木辘轳,井有三四丈深,也不知道啥时打下的。无论天多旱地多涝,那井水终年不枯不涨,井水冰凉甘甜,清澈见底。方圆几十里也没这么好的井水,唯独这眼井奇。都说这眼井打在了龙脉上。珠凤每天挑水装满俩大瓮,晚上好做豆腐。

有一天珠凤又去挑水,刚把水桶拧上来,看见钩搭上挂着一条黑布绺,珠凤不在意伸手去摘,刚一摸,吓了一跳,原来是一条小黑蛇!嘴勾在钩搭上,身子一扭一扭地挣扎着下不来。她轻轻地把小黑蛇取下来放到井台上。小黑蛇抬起脖子对她直点头。珠凤嘴里叨念:“怪可怜的,回家吧!”小黑蛇对她点点头,一转身哧溜钻入井里了。珠凤挑水进屋,忽听得身后有人叫她,转身一看,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浓眉大眼,膀阔腰圆。一身黑色裤褂隐隐金光点闪。那小伙子说:“珠凤你不要怕,我叫乌龙,你刚才救了我的命,我一定报答你。你家门前那眼水井下是龙潭,直通渭河,我本是渭河龙王五太子,刚才在龙潭中玩耍,不小心撞在你的钩搭上,挣脱不得,多谢大姐救命之恩。这是一颗龙珠,你把它放在水瓮里,就不用每天挑水了。往后有事需要我帮忙,大姐只管说。”乌龙说着,拉起珠凤的手在她手心里放了一颗圆滚滚的珠子,用力一握,顿时乌龙不见了踪影。珠凤追出门外,只见井中升起一团白雾,听得井水哗哗直响。珠凤惊魂未定,只觉梦中一般。珠凤再看那颗珠子,晶莹剔透,光华四射,隐隐透着小伙子俊秀的面庞,这分明是颗龙珠。珠凤呆看多时,猛然想起乌龙的话,忙转身进屋将龙珠放入水瓮,只见水花翻滚,泛起满满一瓮清水。一尝,比那井水还甜。从此珠凤不再用挑水了。珠凤心灵知是宝物,对谁也不说,连她亲大也守口如瓶,只是常常想念乌龙,每天都去井台偷偷看几眼,盼着能见到乌龙。

话说离龙潭堡四五里的孙家堡有家财东尹立先。珠凤她妈死的时候,刘老汉向尹财东借了十两银子殓葬珠凤妈。日子穷,还不起,却常给尹家送些豆腐,权当利息。尹财东也不催要,乐得一年到头白吃豆腐,不用花钱。珠凤年长一年,越发出落。尹立先贼眼珠骨碌碌一转,便打起珠凤的主意。先是请了个能说会道的媒婆,给珠凤说媒下聘礼来了。刘老汉执意不肯,珠凤性情刚烈,提起礼盒便扔到门外,媒婆碰了一鼻子灰。尹财东气的直翻白眼,狠狠骂道:“老东西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十两银子十几年欠着不还,哼,连本带利纹银一百两,三天之内交来啥话不说,交不来银子,哼哼!”他冷笑一声:“叫珠凤姑娘来顶账。”这话传到刘老汉耳朵里,他便没了主意。珠凤只是趴在炕沿上哭,左思右想没办法。等到半夜她大睡定,便跑到井台上,牙一咬,心一横,大叫一声“妈,女子跟您来了!”眼窝一闭,纵身扑进井里。

珠凤只觉得头晕目眩,像是腾云驾雾一般。忽听身边有人呼唤:“珠凤妹妹,珠凤妹妹!”珠凤睁眼一看,原来自己不曾落水,却躺倒乌龙的胳膊弯里。“乌龙哥”她像见到亲人一般,伏在乌龙怀里大哭起来。乌龙便劝她说:“你的事我全知道,你不要难过,狗财东为富不仁,天理难容,看我收拾这条老狗……我送你回去吧!”珠凤不肯,乌龙便伏在她耳边一阵悄声絮语,说得珠凤含泪带笑。

珠凤投井的消息,很快传遍全村。乡亲们打着火把下井救人。乌龙见有人下来,轻声对珠凤说:“好妹妹,我就不送你了。”双手将珠凤托起,下井的人摸到珠凤,连忙绑上绳子,把她救上来了。乡亲们安慰一番珠凤便相继离去。夜深人静,珠凤便把她和乌龙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刘老汉听了暗暗惊喜,却又半信半疑。珠凤从瓮里将龙珠捞起让老汉看,老汉一看,这珠子果然不是世俗之物,这才信了珠凤的话。

珠凤跳井得救的消息传到尹立先耳朵里,老贼掳着鼠须一阵奸笑“嘿嘿,这分明是天公作美。我尹某家财万贯,金银满箱,再能有这么一个美人儿,可真是……啊,吩咐下人分头准备,文的不行,就来武的,抢!”第二天一大早,老贼叫人抬着聘礼,带着一群家丁舞刀弄棒直奔刘老汉家而来。走到半路,一阵狂风卷着沙石吹得天昏地暗,带来的聘礼刮没了影,尹贼连人带马翻在地上直滚。狂风过后,尹贼一看,彩礼虽空,但人马俱在,就揉了揉被摔歪的鼻子,带着一帮家丁,挥刀舞棒直奔刘老汉家抢珠凤。

乌龙见尹贼三番事过仍不知悔改,待老贼冲到井台边,便现出真身,口含龙珠,喷出一股清泉。一时间电闪雷鸣,黑浪滔天,尹贼一伙鬼哭狼嚎,随着波浪被冲入渭河里喂了鱼鳖。

一会儿云清雾散,满天霞光,云端里舞起一条黑色巨龙,龙背上坐着珠凤姑娘。飞到村南的山顶上,乌龙卧下歇息,珠凤向父亲和乡亲们挥手告别。

从此人们就把这个村子叫龙泉村,后来改成龙潭堡,把村南乌龙歇过脚的山头叫做乌龙山,年代久远了,就叫成五龙山了。

编辑:华州文史荟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