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做豆腐300年人均3000日元京都奥丹豆腐的秘密是什么?

豆腐不碎,水饺不粘,做鱼不腥的秘诀……太全了
2018年8月29日
换个口味做豆腐,耗油嫩豆腐
2018年8月29日

奥丹店内的豆腐按套餐售卖,午餐分3000日元、4000日元两种,晚餐为4000日元或5000日元,都是一人份(食量小的也可以两人分享一份)。

以3000日元的为例,前菜由一盘涂了甜味增酱的烤豆腐串开启,过渡到棕色的胡麻豆腐,随后进入主菜——砂锅豆腐,值得注意的是,奥丹用来煮砂锅的炉子都颇有年代感,斑驳的外壁透露出店里300余年的风霜。

随套餐搭配的,还有米饭、炸物,和用来沾砂锅豆腐吃的酱油。如果意犹未尽,可以单点甜点,据说搭配黑糖蜜的豆腐甜点口味非常独特(模样看起来有点像双皮奶)。

尽管精致,但因为吃的几乎全都是豆腐,常有人说这钱花得心疼。所以,是时候走进院子里,看看奥丹豆腐的秘密到底藏在哪儿了。

这里做出的豆腐不含任何人工成分,像很多今天会被用到的氯化镁之类的凝固剂,在奥丹都是不存在的。只用简单制作出来的卤水和豆浆调和,但这种方法却最难掌控。

制作之前,奥丹的店员会严格搅拌10次。这个次数是固定好的,小仓忠辅说:“我爷爷也好,爸爸也好,都是搅拌同样的次数。”

他们有意在这个工业甚至人工智能至上的时代里,抛弃机器,依靠人手的触感来完成最精妙的时间计算:

“即使时间不一样,但手上的感觉是一样的,这才是最准确的时间点。这是用持续不断地、每天做同一种东西的手,不断积累下来的经验。”

小仓忠辅回答说:“如果谈累的话,精神上要比肉体上更累一点,为了做好服务,一分钟都不能松懈。”

看来,做豆腐不止是单纯的体力活,昂贵的套餐也不光是在为店员的汗水买单。奥丹的第二重秘密,在豆腐之外的服务和环境。

奥丹的服务是润物细无声的。客人或许没怎么察觉到店员的存在,可用餐的前前后后却被照顾得十分妥帖。在服务客人的同时,不给对方形成压迫感,或许才是服务的最高境界。

虽然没有压迫客人,但奥丹的店员却在时时刻刻压迫自己,心里时刻绷着一根弦,要为客人提供最好的服务。

小仓忠辅回忆,早在自己年轻时,奥丹的第十五代传人、他的父亲就会经常叫他去外面“上馆子”。也就是去外面的餐厅,一家家体验,人家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都要记下来,看见不好的地方就要提醒自己,我们店一定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今天的小仓忠辅,作为奥丹第十六代传人,是这家三百年老店的扛把子。但他却说,自己最后悔的,是回来晚了。

年轻时,小仓忠辅先在一家公司就职,后来又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从还没创业时起,爸爸就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希望他早点回来继承家业,但总是被他推掉。

直到有一次小仓忠辅休假,爸爸说,你回来店里看看吧。他回到店里,亲手摸了摸做出来的豆腐,看见客人一个个因为吃得开心、满意在发自内心地笑,他忽然理解了他必须承担的责任。

小仓忠辅告诉爸爸自己的决定,爸爸高兴得眼泪都掉出来了。但等到小仓忠辅真正回到店里时,爸爸已经去世了。每当想起这件事,小仓忠辅都很难过,但还好有和爸爸学习手艺的40余年,让奥丹从第十五代传人,顺利过渡到了第十六代。

如今,小仓忠辅的儿子刚上幼儿园,继承家业对他来说还是件遥远的事。他希望儿子可以像自己年轻时一样,先去外面的社会闯荡,若真有一日需要他回家继承,他也希望这个决定是出自儿子内心的责任感,而并非家庭的逼迫。

“赚钱的话,谁都想要,但我们是几百年的老店,我们的服务和品质就是我们追求的。如果说让我丢掉这些东西,挣了钱也没有意义。我宁肯享受客人的笑容。”

屋外,是潺潺的流水、精致的庭院、炉子煮着锅里豆腐的咕嘟咕嘟声,还有客人吃到兴起时开怀的笑声。

营业时间:平日午前11时-午后4时30分,周末及节假日午前11时-午后5时30时,每周四休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