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队花木兰被队友日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如剑悬于顶。

如芒刺于背。

这大抵是这一瞬间李世子心底最直观的感受。

他的身子有些僵硬,尴尬的在这时转过头看向众人,却见众人都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有人将拳头握得咯咯作响,有人将手中的筷子一把折断,总归那场面显然是不打算让李丹青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再揭过这茬。

毕竟从邢双双到宋桐儿再到洛安安,这几日下来的李丹青的行径似乎越来越过分了起来,

本着替天行道的心思,众人的眉宇间都在这时变得杀气腾腾起来。

李丹青暗觉不妙,他的嘴角微微抽动,想要借故离开,但宋桐儿青竹等人却在这时站起了身子。

愈发觉得不妙的李丹青缩了缩脖子,脑袋里飞快运转正想着如何揭过这茬。

“请问李丹青李世子在吗?”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客栈外传来。

那声音轻嫩娇媚,让本就对李丹青心存不满的众人看向李丹青的目光愈发的凌冽。

李丹青一个激灵赶忙站起身子,在众人发难之前,朝着那客栈外言道:“在的,请进。”

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位浑身裹着黑袍的身影便在这时走入了房中。

大风院的弟子们见这二人这副打扮,心底都暗暗奇怪,青竹更是眉头一挑,神情警惕。

倒是李丹青似乎想到了些什么,饶是这二人浑身裹着黑袍,看不清模样,李丹青却像是认出了他们一般,说道:“二位是打算与我们同行?”

“嗯。”其中一位身形看上去颇为娇小之人,在这时低声应了句。

“他们是……”青竹也从李丹青的态度中嗅到了些许端倪,她想要问些什么,但还是在最后关头收回了嘴边的话。

“他呢?”李丹青在这时转头看向另一位身着黑袍的身影。

“世子,城中人多眼杂,出去说吧。”但对方还未发言,那身形娇小的黑袍人便低声言道。

听闻这话的李丹青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也好。”他这样说道,然后便从桌上拿起一个馒头,言道:“时间不早了!那咱们也该动身了!”

……

“对了,双双呢?”出了客栈,刘言真看了看队伍中多出的两位黑袍,目光扫动却是没有发现邢双双的踪影,不免有些奇怪的问道。

“她啊?回应水郡了。”李丹青轻描淡写的言道。

众人一愣,不免觉得有些奇怪。要知道当初洛安安为了能跟上李丹青,那可是险些死在追逐大部队的路上,怎么一眨眼就能忽然变了心意,回了应水郡?

倒是一旁的刘言真听到这话脸色一红,心头暗道莫不是自己昨日发的牢骚落在了李丹青的耳中,他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患得患失方才如此行事的?

想到这里刘言真的心头又是愧疚,又是甜蜜。

“要不,咱们还是去把双双接回来,她一个人回应水郡……”刘言真的心头有些不安的低语道。

一旁的众人也纷纷出言应和,他们的心底虽然对于李丹青多有不满,但这样的不免一半是出于玩笑,一半是出于嫉妒,但本身对于邢双双却没有多少恶意,让她一个女孩子独自离开,众人的心头不免有些担忧。

“没事,我一开始本就没打算让她跟着,早就通知鹤非白派人前来接应,昨日学院的人到了,我就让双双跟着他们走了。”李丹青随口言道,撒起谎来,那时面不红心不跳。

众人见李丹青一脸笃定,自然也不会去深想,只是默默点头,唯有一旁的青竹双眸眯起,显然是闻出了些味道。

一行人就这样出了四海城,又穿过一道绵长的官道,直到正午时,道路渐渐变窄,路上也渐渐行人罕至。

李丹青忽然停下了步伐,看向一直远远跟在队伍后方的两位黑袍。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二位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众人闻言也纷纷停下了步伐,侧头看向两位黑袍,他们的眉宇间多多少少涌出些疑惑之色,虽说他们对于李丹青是百分百的信任,可在心底多少后还有些奇怪这二人的身份。

行至这处,那两位黑袍听闻李丹青此言,也站定了身子,在这时缓缓去下了自己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他们本来的模样。赫然是一位美艳妇人与一位瘦弱书生。

是袁兰月与叶庞!

“这男的不是那天酒鬼吗?”看清了对方的容貌后,尉迟婉小声的和一旁的宁玖耳语道。

“看这二人像是夫妻……”

“这找上门来,莫不是院长已经丧心病狂到了对人妻出手的地步?”宁玖也在这时言道。

李丹青虽然一脸正色的看着二人,但还是将众人的窃窃私语听得真切,他的眉头一皱,脸色一下子便黑了起来,心头暗道这群家伙未免太能胡扯了一些……

但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胡诌着这些的

长城小队花木兰被队友日全文在线阅读

时候,袁兰月与叶庞却在这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兰月鬼迷心窍,铸成大错!还请世子恕罪!”袁兰月在这时朝着李丹青低声言道。

李丹青的眉头微皱看了一眼身旁的洛安安,这才说道:“你我是萍水相逢,里世界中发生的一切,也都是机缘巧合,最后我和安安能逃出生天还是叶先生施为所致,你我二人之间的恩怨也算是功过相抵,若说真的有罪,你的罪也不是之于我的。”

李丹青的话,让身后的学院众人暗觉莫名其妙,心底暗暗嘀咕道怎么好似自家院长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经历了很凶险的事情一般。

而袁兰月闻言却是身子一颤,脸色有些泛白。

“大错已经铸成,兰月无话可说,只是想求世子……”她这样言道,语气诚恳。

李丹青却并不领情,在这时将她的话打断。

“袁大人!你我之间并无因果可言!你害的是万千书灵,是我们所不知的万古先贤遗留的心血。我没有那个资格给你宽恕,你也在我这里求不到半点心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李丹青眯着眼睛盯着袁兰月说道。

袁兰月的脸色陡然煞白,在那时身子一软险些瘫坐在地。幸好一旁的叶庞伸手扶住了袁兰月的身子,在这时看向李丹青再言道,

“世子,我们自知罪孽深重,如果以死可以谢罪,我们二人愿意自刎,但……”叶庞这样说着,脸色一沉,又才言道:“但书灵们救了我们,我想为他们做些什么……”

“书灵们不止一次提到过凤鸣山,我记得家中长辈也曾说过,我叶家祖辈也似乎与凤鸣山有过练习。兰月说,这么多年过去凤鸣山的山主一直悬而不定,与文道传承也有所关联,我们想去一趟那里,或许能寻到让书灵们复活的办法……”

“这也算是我们二人唯一能够想到的恕罪的办法。”

李丹青看了一脸诚恳的二人一眼,眉宇间的冷色也有所缓和,他言道:“书灵们选择救了你们,那便是原谅了你们,你们要做什么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用与我汇报,我希望你们明白,这事与本世子与洛安安都并无关系。”

李丹青并不能完全信任眼前的二人,尤其是洛安安如今还是那文道仅余的两位承道人之一,哪怕里世界已经毁灭,但李丹青依然不敢保证以武阳朝廷的行事风格,会不会做出赶尽杀绝的事情来。

“世子的意思我们明白,我们今日离开便会隐姓埋名,绝不会给世子招惹半点麻烦,同时也请世子暂时不要透露我们二人的行踪,待此事做完,无论功成与否,我们都会前来向世子请罪。”

叶庞再次言道,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瞥向李丹青身旁的洛安安。

显然这话更是对着身

长城小队花木兰被队友日全文在线阅读

为承道人的洛安安说的。

“也好。”李丹青却拦在了二人之间,书灵们的死虽然让李世子心神震荡,但李世子却明白感动归感动,可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力量。

如今的武阳朝对于李丹青而言还是一个庞然大物,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李丹青并不愿意与之硬碰硬,至少明面上是如此,自然也就更不愿意让洛安安参与到其中。

袁兰月心思机敏,自然从李丹青的反应中看出了李丹青的心思。

她站起身子,与叶庞一道朝着李丹青行了一礼,这才说道:“世子放心,我们懂了。”

李丹青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二人见状也知道李丹青这是下了逐客令,他们苦笑一声,再次行礼,随即便将兜帽带在了身上,转身便要离去。

“院长……”洛安安见状,虽然对于袁兰月与叶庞之前的行径极为憎恶,可此刻却又不免动了些恻隐之心。

李丹青侧头看向她,似乎是明白了她的心思,只是一笑言道,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女孩的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在没有能力帮到别人之前,我们要做的是走好自己的路,这样,无论多远,才能有再见的机会……”

“否则有时候力有不逮的恻隐,只会害人害己。”

洛安安一愣,随即明悟过来,本要应答,可又才察觉到李丹青这唐突的举措,她的脸色一红,只是低着头闷闷的应了句:“嗯。”

李世子倒是很享受这身为人师与人说教的感受,他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可就在这时,却忽然嗅到了一股杀机。

只见一旁的刘言真双目泛红,黑水刀离鞘三寸。

李丹青见状,一个激灵赶忙收回了自己伸出的落在洛安安头上的手,转身拔腿就跑。

喜欢龙象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