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倩 东子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唐俊学习几天风水还是多少掌握一些基本,关键是这是陌生的地方,他随便胡诌乱说也没有什么压力。

反正就是一个陌生的小县城,陌生的房子嘛,欧阳庚随便指着一幢房子,唐俊就根据书上看到的理论生搬硬套说了,权当是开玩笑。

但是他这话一说出来,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欧阳庚的一双眼睛就那样直愣愣的盯着他,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还有他脸上的那笑容,让唐俊感到有些发瘆,唐俊道:

“欧阳校长,倘若我说错了什么,您直接说啊!我不是很懂这个,就是随便乱说的!”

欧阳庚似笑非笑的指了指那幢房子, 道:“走,我们过去看一看去?”

唐俊跟在欧阳庚的后面,两人真的直奔刚才那幢房子而去了,到了人家家门口,里面有人走出来,对方一看到欧阳庚,立马喊了一声“舅舅”……

唐俊大吃一惊,像是见到了鬼似的,这……这户人家赫然和欧阳庚认识?而且对方还叫他舅舅?

看对方中年人的年龄,应该比欧阳庚也小不了几岁,要知道这可是远在冀北省啊,和湘南相隔千里之遥的地方呢!

对方很热情,招呼要安排吃饭,欧阳庚婉拒之后大家聊了好长时候的天,一直到晚上唐俊才跟着欧阳庚回酒店。

回到酒店的路上,唐俊不敢跟欧阳庚多说话,欧阳庚先道:

“这里是我的一个表姐的家,表姐比我大很多,早年是被人贩子贩到这边来的,我们也是2000年左右才重新取得联系……

那个时候我们家里的条件比较好了,给了他们这边一些经济上的支持,哎……”

唐俊道:“欧阳校长,我根本不知道您在这边还有亲戚,我之前的话就是随便乱说的,不能当真,哈哈……”

唐俊强笑打哈哈,笑得还不如哭呢!反正别扭得很。

欧阳庚道:“我经常跟别人讲,说这些命运啊,风水这一类的东西不能简单的说他们是迷信,这东西有时候很厉害。

比如我表姐就瞎得比较早,你一语就说中了,两年前又生一场大病走了,她的老头子, 也就是我表姐夫也生病走了,现在我这个外甥年纪不大,其实是个病秧子,30出头就查出糖尿病了……”

唐俊完全懵逼了,他心想真的假的?他信口胡诌的几句话还能成真?只能说这绝对是巧合,唐俊肯定不相信他这几天看的书,书上的记载就能当真。

因为唐俊照本宣科讲的这几句话,完全是生搬硬套的,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风水”这一门学科的话,那这一门学科肯定也应该是非常灵活灵动的,不可能是生搬硬套的。

所以唐俊这样的信口硬套的几句话灵验了那只能是运气,唐俊心想如果这一次能够说服欧阳庚,那就是天要助力雍平,现在雍平城建的整体规划就卡在一中这一边动不了了。

唐俊和欧阳庚回到酒店之后,又是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两人吃了早点之后,继续驾车往南走,两人一天走三四百公里,找到了有美食的县城必然下高速,走了两天之后,最后一天就可以回雍平了。

说句实在话,唐俊真的是归心似箭啊

孙倩 东子完整版在线阅读

,他自从粤省回雍平之后,还没有一次出这么长时间的远门,这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完全就在外面漂泊,他真的有点想家了。

最后一段路,唐俊开车,路上欧阳庚依旧保持很旺盛的精力,和唐俊说说笑笑个不停,唐俊情商很高,两人相处近一个月,在欧阳庚的心中对唐俊的戒心已经大幅降低了。

“唐俊,你喜欢搞风水研究,你觉得雍平一中迁址,最好的地方是什么位置?”

唐俊一听欧阳庚这话,心一下就跳得快了,心想你欧阳庚问这话什么意思?明明知道我的态度,你还这话?

唐俊很懂欧阳庚,这个人看似直爽,其实心思缜密得很,而且很用心也很细心,做什么事情都谋定而后动,绝对不会冒失乱来。

唐俊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说错话,要不然让他心中生了戒心恐怕事情就要糟呢!

他沉吟了一下,道:“欧阳校长,您别考我了好不好?这个我说不好啊!一中迁址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乱说吗?”

欧阳庚道:“你随便说嘛!我又不一定会采纳你的建议,再说了,我们这纯粹是开车没有事儿扯淡呢,不能当真呀!”

唐俊道:“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说了呀!我觉得一中迁址到南城就不错,南城可以正对坐南朝北,而且正北方就是笔架山!

学校对着笔架山,那绝对是能够出文曲星的呢!”

欧阳庚“哈”一笑,道:“笔架山?我们雍平北边的山是黑沟岭吧?怎么成笔架山了呢?”

唐俊一笑,心中却慌得一逼,他也不知道笔架山在什么地方啊,他也没有听过笔架山,只是秦吉春让他这么说而已。

他知道,欧阳庚既然问到了这里,他自己又那么相信风水,肯定对此有研究,唐俊在这块和欧阳庚较真, 或者谈得太多,那肯定要露馅。

一念及此,唐俊道:

“是吗?欧阳校长,你这么说的话就当我这话没有说!因为怎么说呢!按照ZF的规划,一中是要迁址南城的,现在你已经看中了东城,这里面就有错位!

我是ZF的办公室副主任,我如果跟你说南城多么多么好啊,你不一定听得进去,是不是?”

唐俊顿了顿,又道:“其实啊,说一千,道一万,我就是一个服务领导的小角色,也做不了一中搬迁这样的大决策,所以我随便一说,你也随便一听,你倘若当真那就输了……”

欧阳庚半晌没有说话,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道:

“小唐,我觉得你一直在县ZF待着没有什么前途,我们现在教育界也不错,我们一中的未来可以预见,我这辈子就是想把咱们雍平一中打造起来。

要不你干脆到我们一中来,只要你点头,我分分钟就去县委要人,你的学历也不错,回头再考个研究生,考个教师资格证,我不让你教课,你直接跟着做管理,我保证你有成就感,有获得感,有荣誉感……”

唐俊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内心只觉得非常的荒谬。

他唐俊最怕的就是学校,高中三年都不知道怎么才熬完呢,你现在要让他回校园去当老师,或者是当管理,那太痛苦了。

“你笑什么?你觉得我说的没有道理?”

唐俊道:“欧阳校长啊,你真的要把秦县长给气死么?我陪着你在北方跑了快一个月的江湖,回头你竟然要把我给挖到一中去,我说你也太狠了吧?”

欧阳庚道:“那有什么奇怪的?人才难得嘛!你是个人才,我就能用你,我们雍平一中这些年为什么崛起,就是因为我们敢于用人,我们有一个十分团结而有战斗力的团队。

要不然我敢一出去大半个月不回来?现在一中我负责战略多一些,其他的管理层就负责执行战术,我们的战略要好,但是战术更要执行到极致才行,毕竟现在的竞争非常的激烈啊……”

唐俊道:“那我感谢你,校长!我还是想着我们雍平的精准扶贫的工作,我在县里也就是打个短工而已,按照我们体制内的说法,就是要完善履历。

在机关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还是要下乡去干扶贫去的,让老百姓甩掉贫困的帽子,让我们雍平六十万人都过上小康的生活是我的梦想。

而校长您则是想让我们雍平的年轻学子能够不落后于人,要打造我们雍平成为全省教育强县,你我彼此都有梦想,我想我们都应该会有成就感和荣誉感,你说是不是?”

欧阳庚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了了!不过你说得对,人各有志,我也不能强求你!以后我们还是可以多交流,我希望你能多跟我一中提意见,如果意见很好,我不仅采纳,而且给予你奖励,哈哈……”

欧阳庚笑,唐俊也笑,车里的气氛相当融洽。

唐俊暗道,这一次敲边鼓的任务他应该是圆满完成了,究竟能不能发挥作用就不知道了!哎,这年头要干好一件工作真的难,真是没有一件事是能够随随便便就能完成的。

久违的雍平终于回来了,唐俊回到中央公园的第一件事就是舒舒服服的在浴缸里泡了一个澡,然后我在被子里一夜睡到天亮。

他的心神无比的愉悦放松,就像是一条被打捞到岸上的鱼又重新被投入到了水中一般,雍平这个地方才是让他感到舒服自由的地方啊……

第二天上班,唐俊出现在县府办的院子里,沿途很多人都很惊讶,然后热情和他打招呼,县府办最近关于唐俊的传言很多,有说唐俊是被秘密派出去搞学习了,又有说是县里将有重大决策,唐俊是被委以重任到京城去了,等等说法,不一而足。 

喜欢阳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