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反春山恨 肉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直播活动的突兀结束,完全照搬了上一次的经验。一些观众仍然不习惯这种任性模式,他怎么敢……好吧,人家当然敢!

道理是这个道理,情绪上还是很难接受。

就算不敢指名道姓,在漆黑的直播间画面上,还是有大把的弹幕倾泻.出来,以示不满。

同样是猝不及防,夏城尚鼎大厦主楼十三层,灵波网的维护组成员们却是纷纷长吁口气。

高猛高举双臂,好像在抻懒腰,又好像在举手欢呼:

“终于结束了!”

他的态度,就是维护组全体成员共同的映射。

要是再任由罗南折腾下去,今年灵波网的维护费用,把预提的大修和风险准备金全花光不说,意外损失账单也能给刷爆掉。

到时候谁去找武皇陛下报销,都必然要遭到一轮惨痛的折磨。

瑞雯直播,信息流的主要载体就是灵波网。这套具备超凡特质的网络,即便拥有远超世俗世界信息网的强大功能和特殊能量,可它终究还是有极限的。

今晚的直播活动,动辄出海、下海,真当灵波网上天入地、无所不在了?这种情况下,要保障直播带宽和质量真的超级困难好不好?

自从白骨山丘出现的那一刻起,灵波网在夏城东海岸那片区域就进入了战时状态。

那些观众们只看到了直播中途乱入的无人机,哪里知道为了保障直播,夏城分会这边不但动用了埋在海床上的几处监测站,还有小型无人潜艇紧急下海,充当临时信号中继塔,现在还在那艘“潜水杂货轮”附近漂着呢。

事实上,目前维护组这里就有一个投影区,专门显示无人潜艇拍摄的有关“实验场”的画面,那白骨丛生、密织如茧的诡异场景。

这种场面和经历,毫无疑问在大家的预料之外。不过在维护组看来,今天晚上像这样的“意外”,可不仅是一个的问题。

高猛真正的抻了个懒腰,借着蹬腿的劲儿,坐下的人体工学椅打着转儿,往侧后方向滑过去。

那里,也就是播放着实验场外景画面的投影区正前方,欧阳辰正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若有所思。

“欧阳啊,你怎么看?”

“哪个?”

一句话倒是把高猛给问住了。

也对,哪个呀?

眼前这个海底实验场就先不说了,起码还有两件事他很在意……应该说维护组所有人都很在意。

想了想,高猛先选择了直播期间,大家广泛讨论的一个:“我是说,渊区干涉的监控读数,是不是基本实锤了?”

不等欧阳辰给出回应,他已经调出了相关数据:“持续不规则作用力,源头未知,浮动范围大约在0.005到15DG之间;后期,我是说白骨山丘出现后直到现在,绝大部分时间都稳定在12DG以上;作用区域基本上就锁定在外海那块儿了……”

欧阳辰低头看他一眼,无奈表示:“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上个月的警报,不,其实你想说罗南。”

上个月,正当罗南在翡翠之光号上大肆折腾的时候,夏城这里曾经出现过一次疑似超凡种灵魂力量越境压迫的事件,导致大家很是忙乱了一阵,后来却不了了之。

当时记录的渊区干涉力有关读数,和今天晚上这种广域干涉的情况非常类似。原本看来是一个没头没尾的谜案,如今答案自己跳出来了。

“前几天也是这样,话说欧阳你一点都不吃惊,是不是罗南给你打过招呼了?”

“提到过一点,并不具体。大概能猜到,应该是一种利用较广阔空间结构,干预局部区域的手段。”

高猛猛挠头发:“好像总会有阴云四合的景象,这么什么?操控天象?水汽?这是真往神明的路子上走啊!”

欧阳辰笑了笑没说话。

高猛自己又怀疑起来:“今天晚上的还好说,上个月,他可是在180度线!可恶,无论怎么想都是超常识。我倒宁愿相信天上有个‘大宝贝儿’帮他鼓捣这一切……”

他自己先放弃了,另启话题:“对了,还有瑞雯这个事儿,怎么说?”

应罗南的要求,瑞雯的直播活动,其第一视角以及感应共享工作,都是由灵波网帮助解析并传播的。从瑞雯本人,到灵波网,到高保真封装的虚拟实境效果,再到正常的网络视频,保真率层层衰减。

高猛高度怀疑罗南是在推墙——瑞雯的呼吸吐纳节奏,就算是分会几位肉身侧强者也都赞不绝口,称为“范本”,尤其具有某种神奇的诱导力量,不但能力者会受到影响,毫无基础的正常人,通过这个也有一定机率进行深度冥想状态。

这也就罢了,主要是瑞雯的感知层次和细节丰富程度,相对于灵波网分配的算力本来就略有溢出,只能说勉强还能兜得住。

渣反春山恨 肉完整版在线阅读

可当这种本就有些出格的压力,以特殊方式重组,形成了某种高度复杂结构之后……

是的,高猛指的就是那两记“剑指”。

特别是第二记,灵波网都来不及调动空余算力,计算单元和直播带宽就瞬间过载,再加上这时候某人还动用她的灵波网权限,想攫取更多相关资源,导致一些区域传感器烧毁,网络出现阻滞,差点就把维护组的脸面丢到全世界去!

“感觉又是个‘血意环堡垒’级别的手段。话说欧阳你难道不准备问问罗南和瑞雯,有没有想法,在灵波网上做一套固化模型什么的?方便以后研究调取?”

欧阳辰定定看

渣反春山恨 肉完整版在线阅读

他。

“咳,我的意思是……怎么说呢,有点招摇过市了。千分之二小姐的事儿,才过去了半年多,很多人还贼心不死呢。要不你和罗南聊一聊?”

“现在那边正在忙,再等等。”

“直播不结束了吗?忙什么?”

高猛下意识问了一句,不等欧阳辰回应,就醒悟过来:

“那倒是,不知道他通讯给打爆了没?”

直播结束,海滩上人员还需要调配车辆,逐一送走。这种杂事罗南是不会掺合的,他只是在海边慢慢踱步,离开人员密集区域,也选择性接通了来自远方的一个通讯。

“血妖先生晚上好。”

“罗老弟霸气!”

身在新大陆的血妖,那股子兴奋劲儿,隔着太平洋都能感受到:“拉尼尔很识趣嘛,知道不能占线太久。说起来我挺惊讶的,这家伙外表和善,其实超级强硬,今天竟然知道有了台阶就下来,不再因为那个虚无缥缈的真理之门和你较劲儿……”

“不,我觉得这对他们趋向真理之门有帮助。”

罗南打断血妖的话。

他姑且认为“真理之门”是确实存在的。在此基础上短暂回忆数月前在霜河实境旗舰店的经历,尤其是安翁失踪前后,他所窥见的混乱时空的印象。

当然还有别的一些关键要素:

比如记录了爷爷那些扭曲记忆的笔记。

又比如,磁光云母持续扩张过程中,对周边复杂时空环境的触摸和解读。

“如果不能知道真实,可以先知道真实是被什么力量扭曲的,扭曲本身是什么样子。这个实验场能帮助他们实现。”

“……”

血妖沉默了一秒钟,才又回应:“老弟你越来越自信了。不过,你这种说法更符合公正教团的一贯逻辑。他们在真理之门上确实有执念,有很多人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掌握了某种非常明确的启示。

“相比较而言,他们和深蓝、天启那边关联也不深,可以考虑为‘有些偏执的临时合作者’……这么说有些抬举了,说‘客户’应该没问题。”

罗南柔声回答:“我很期待有关合作。”

血妖哈哈笑起来:“好吧,共同期待。不过我感觉,最棒的是,他们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示范。我本以为,会是军方第一个跳出来的。现在想想,他们和深蓝平台绑定的还是太深了,未必会拿出特别激进的态度……”

血妖也没有在形势分析上浪费太多时间,他打电话过来,更多还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罗老弟,刚刚说的那个实验场,看上去你抱有很高的期待啊!它叫什么来着?”

罗南花时间思索。

“没起名儿?我觉得可以认真想一个,让实验场变得更具标志性……”

血妖话音未落,罗南就道:“先叫它‘雷池’吧。”

“雷池?是表示你这个实验场是可能孵育特殊造物的池子?电磁向的?我印象里这个词儿好像不能这么用。”

“无越雷池一步……这句话是错的,总要过去才知道对错。”罗南如此作答。

血妖把这个词儿及其象征意义琢磨了一番:“感觉还行,不过你这边头绪太多了。开个直播不说,还有实验场。全球普查什么时候开始?

“说实在的,我在哈城这里待得腻了,想外出逛逛,又担心你突然哪一天杀过来,一个言语不合,就与亚波伦杀个天昏地暗。

“看吧,我甚至都不好意思讲‘牌组’的事儿了,要知道再这么拖下去,我的投资每一天都在蒸发……”

“不,你讲了。”

罗南回了个冷笑话,随即回归正题:“这两天就过去。”

“两天?这可是个神奇的表述。一般我都在后面追问一句:两天是几天?”

“下周一。”

“今天你那儿是周五,6月1号?这么快!”

血妖明显吃了一惊,很快他心里就有了个解释:“所以你这些都是障眼法?瞒天过海,声东击西?”

“不,我很认真。”

“那你照顾得过来吗?”

“人体有78组器官,按个数较真的话,数量随时能膨胀成百上千倍,更不用说60万亿的细胞数量——但只要他们成系统,仍能够视为一体。”

“……很好,你来吧。成系统的地球君等着你照顾呢。”

喜欢星辰之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