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秘史 江寒青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滴滴……滴滴……

水滴声在耳旁萦绕。

徐逸猛的醒来,翻身而起,大口喘息。

全身冷汗淋漓,如同从水中捞出。

良久,他茫然抬头,发现自己在一间破旧狭窄的房间里。

水槽里堆满了遍布污渍的碗筷,水已经快溢出。

水龙头没拧紧,水滴不断落下。

房间里有浓浓的霉臭味道萦绕,令人作呕。

床铺上的棉被又黑又臭,有腐烂的气息。

徐逸身体虚弱,艰难起身,伸出瘦得皮包骨的手,在染满尘埃的破旧镜子上抹了抹,看到一张颧骨高耸,眼窝深陷的脸。

这是徐逸的脸,不复刚毅,似久病缠身,命不久矣。

手背上乌青一片,遍布针孔,抬手都费劲。

他喘了好几口气,艰难起身,拉开覆盖窗户的黑色窗帘。

阳光洒落,透窗而入的时候,徐逸眼前发黑,几乎晕厥,跌跌撞撞后退,坐在床边,大口大口喘息,汗水再一次密密麻麻渗出,虚弱感又一次遍布全身。

嘎吱……

房门打开了。

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女端着黑色的盘子走了进来。

她脸上满是厌恶与嫌弃,把黑色盘子随意扔在地上,转身就走。

盘子哐当落地,两个发霉的馒头沾染尘埃。

徐逸艰难起身,双腿一软,跌倒在地,用尽全身力气爬去,将发霉的馒头拿在手里,顾不上沾满的尘土,放进嘴里咬了一大口。

古怪的味道令他不断干呕,很想将馒头吐出,可肚子的饥饿感,让他紧紧捂住嘴,疯狂吞咽馒头。

眼泪漱漱而落。

终于,两个馒头吃完,徐逸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一条死狗。

房门再一次打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拎着徐逸的衣服,将他拎出门。

阳光无比刺眼,他下意识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不久后,他被重重扔在地上,骨头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声。

眼前,是一张张白纸,旁边摆放着笔墨。

“把你所学的一切功法,写出来。”

男人凶神恶煞的声音响彻耳边。

徐逸内心抗拒,身体却主动握住了那支笔,在空白的纸张上不断的写着。

他太虚弱,写一会就要停一下,休息一会,才能继续写。

半晌,男人回来了,拿起徐逸写的纸张,仔细一看,勃然大怒,一脚踹来,差点把徐逸踹死当场。

“你写的什么东西?我让你写功法!”

男人的脚踩在徐逸脑袋上,愤怒大吼,还朝徐逸吐口水。

徐逸并不回答,只是咧着嘴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但想要他听话,绝不可能!

“你以为你想死就能死得了吗?我有无数种折磨人的手段,会让你一一尝试,什么时候把混沌意经、天罗斗气、真武修罗决、混沌本源心法全都写出来,我什么时候才会让你死。一天不写,我折磨你一天,一万年不写,我折磨你一万年,永远不写,我折磨你到永远!”

日复一日。

徐逸的惨叫声从未停止。

从精神上,从身体上,从心灵上,从各个方面,徐逸遭受非人的折磨。

每当他快死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会喂他吃下一种丹药,给他续命。

无休无止的折磨,却并未让徐逸有丝毫的妥协。

刚开始的时候,徐逸还有自尽的念头。

但久而久之,徐逸连自尽的念头都没有了,他受到的折磨越来越痛苦,眼神却越来越清明。

他,把这一切苦难,当成了修行。

一万年,两年万,三万年……

整整十万年。

男人再一次出现在徐逸面前,却已经不像是曾经那么凶神恶煞,脸上有着一抹淡然的微笑。

“你所在意的一切都已经灰飞烟灭,你的执念,成了空谈,你这一生,本就是笑话,为什么还要坚持?”

“为了改变。”

徐逸双目清明,无悲无喜:“或许你说得对,我所在意的一切都灰飞烟灭,我的执念成了空谈,我的一生只是笑话,但我还活着,万物生灵,生而有缺,从生命诞生到结束这样的过程中,留下的到底是什么?”

男人蹙眉:“是什么?”

徐逸咧嘴笑:“是选择,是改变。”

“十六岁以前,我只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废物少爷,我离家出走,是选择,于南疆崛起,是改变,我从出生开始,就是棋子,我选择了反抗,最终我杀了将我视为棋子的人,这就是改变。我以守护为执念,一次次拼尽全力想要守护我想守护的一切,这是选择,我做到了,亦或者没做到,是改变。”

“是否成功,是否失败,其实在我看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去做了。”

徐逸眸子里古井无波:“我选择了去做,我拼尽一切努力去做,我可以痛苦,可以撕心裂肺,可以伤心和绝望,也可以骄傲和得意,但我唯独不会后悔,我,问心无愧。”

“你恨我吗?”

男人饶有兴趣的问:“我毁了你的一切,折磨你十万年。”

“恨啊。”

徐逸笑:“我恨你,所以如果有可能,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抹灭你的存在,但同时,我也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的心境始终会有缺陷,是你让我知道,已经失去了一切,就不惧再失去一切,反而会更加用力拥抱将来,拥抱拥有的一切。”

“哈哈哈……”

男人大笑:“你感谢我,又恨我,那你会怎么做?”

徐逸正色道:“前辈,有什么想做的,我可以试试看是否能代劳,我做到后,再来抹灭你存在的痕迹。”

“好一个恩怨分明,那你就不担心我现在抹杀了你?”

“你可以选择这么做,我也可以选择反抗。”

话音落下,徐逸浸染无尽鲜血的衣服,突兀的化为了南疆王袍,他干枯瘦弱的身躯,变得强壮而挺拔,手中,完好无损的牧天枪紧握,身后,九色光芒涌动,九大神器虚影呈现。

血光,笼罩一切,修罗之力遮天蔽日。

脑海中,混沌意经默念,仿佛有声音从远古响彻。

红色斗气,与修罗之力融合,覆盖在黑色的牧天枪上,将牧天枪渲染得猩红。

有血滴,从枪尖滴落而下。

男人饶有兴趣开口:“剥夺。”

徐逸呈现出的一切,都消失无踪。

他重新成为瘦弱至极的皮包骨,穿着血衣,被束缚在无数锁链之中。

徐逸平静开口:“恢复。”

虚空扭曲,另一个徐逸从虚空踏出。

男人不禁张了张嘴,然后哈哈大笑,身体融化,剩下一抹黑线。

“小家伙,你说得对,万物生灵,生而有缺,

皇朝秘史 江寒青无删减全文阅读

我倒是想看看,以我《鉴心》之力,能否为你补全这缺陷,当你屹立星空,为我立一块鉴心碑吧。”

黑线迅雷不及掩耳,没入徐逸心脏。

轰隆隆……

天旋地转。

徐逸在晕过去之前,脸上满是不甘:“不要碎啊!”

喜欢天王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