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干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因为隔得很近,河埂庄子的惨案根本不可能压得住,几天时间就满城风雨,街上摆摊的都知道城郊闹邪祟了,死了好多人。

这种事情封日城玄清卫也是不可能自己一手拿捏死,上面靖西镇抚使衙门肯定是会过问的。

按照玄清卫针对邪祟的一般做法,这种死这么多人的邪祟案是需要追索的,除非是完全没有线索才会改“追索”为“防范”,最近一段时间都会增加案发地周边范围的巡视和警惕,并且会要求百姓

就想干小说全文完整版

积极朝玄清卫做“疑是邪祟”的示警。

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河埂庄子惨案只是一场突发的邪祟袭击,不说河埂庄周边,就连这个封日城周边近六十里的范围内都被封日城玄清卫千户所拉网一般排查了一遍,并无邪祟滞留的痕迹,于是下的结论就是:邪祟已经远遁,目前以巡逻加紧防范为主。

说实话,沈浩觉得这种处理结论实在是草率了些。但的的确确也怪不得千户所的人,毕竟邪祟本就无形,隐藏在山野之后极难发现,若是遁走更是踪迹难寻,与其苦苦追索,倒不如节省精力应付别的案子。

这种草率的处理方法虽然不尽如人意,也有一定的敷衍之嫌,但谁又有更好的法子呢?就算是沈浩去接手难道就敢保证能够找出那邪祟来吗?这话沈浩也不敢说的。

可就此放过这好不容易出现的“挖心邪祟”?

正当沈浩心里犹豫着是不是要以“大案引起恐慌”为由介入案子的调查时,新的突发状况又来了。

就在河埂案发后的第五天,也就是二月初十,距离河埂庄子足足八十里的竹溪庄子出事了,同样是一夜之间庄户几乎全部消失,唯有几个临时外出不在庄子里的庄户幸免于难,等报官之后搜寻,同样在庄子不远处的一片林地里找了尸体,齐齐整整的上百人全部被挂在树上,胸口位置多了一个大洞,心脏被挖走。

这下就不得了了。之前河埂的案子若是扔进池塘的一颗小石子,溅起了一点点水花,那这次竹溪的案子就是翻江大浪,整个封日城都被搅得浑浊不堪,惶惶不安。

真要算起来死个几百人对于封日城这种地区的枢纽大城来说算个屁啊!可常年的太平,以及邪祟在

就想干小说全文完整版

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恐惧,两相叠加就产生了一种呼啸全程的危机感,甚至很多周边庄子的人都一窝蜂的往城里钻,能躲一天是一天。

之前就说过,封日城这种大城需要周边的庄子提供生活必须,而如今庄子上人人自危,命都保不住了谁还会在乎城里人有没有肉和菜吃?有没有柴火生火?

最底层的动荡一来最是剧烈,最先坐不住的可不是玄清卫,而是封日城地方衙门。主事官谢友林已经急头白脸的找了匡盛元不下三次了,都是催促匡盛元尽快落实封日城周边的邪祟踪迹,给出一个可以令人信服的结论来。

可匡盛元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张嘴答复谢友林?之前上了铜条明明说的是“邪祟已经远遁”,如今竹溪惨案又接连发生,无疑是在狠狠的打封日城玄清卫千户所的脸,身为千户官的匡盛元脸都肿了,如今一个不好很可能要被姜成问责,一撸到底都不是不可能。

所以匡盛元回答谢友林的话只能是“请稍安勿躁,正在全力侦办。”

另一方面匡盛元将麾下千户所的所有干将都派了出去,不求追索到那头邪祟,但求能够确定封日城周边已经安全了。只要能稳住封日城里躁动的情绪,后面的再慢慢来都可以。

不过匡盛元想要慢慢来,但靖西镇抚使衙门却没有他这么好的心态和耐心。

姜成对匡盛元的办事能力很冒火,一连三道问责的铜条把匡盛元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且定了期限,要匡盛元在五日内把那头袭击封日城周边庄子的邪祟找出来灭了。

匡盛元头发都要愁掉了,但手里一点线索都没有这让他心里完全没底,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查。

不过要说匡盛元也是脸皮厚,他感觉凭他手里的这些人想要查出个所以然来估计困难,特别是算上姜成的时限,实在够呛,于是亲自找上了沈浩的门。靖西地界上查案子谁最厉害不一定,但沈浩沈大人绝对是一把好手。

“还请沈大人千万帮帮忙啊!”

有匡盛元的这句话沈浩自然顺水推舟的就把这起案子接了下来。他正愁怎么名正言顺的介入进去,没想到瞌睡就来了枕头。

有了匡盛元的主动请求,加之黑旗营本身就在封日城的辖区内,所以介入这两起案子也就名正言顺了。

可事实上面对邪祟为祸之后留下来的烂摊子沈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还是只能重新将这两起案子的脉络再捋一遍,同时加大对两个案发地周边的巡察,希望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指明方向。

整个封日城的力量都被这两起邪祟案子调动起来了。卫戍已经进入了戒严状态,紧守封日城的城门,日夜城中巡逻严防。同时卫戍也拒绝了玄清卫的抽调,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保证封日城的安全,找邪祟的事情他们暂时还没有力量提供协助。

卫戍尚且如此,地方衙门里的衙役同样难以抽调出来。而封日城辖区里的各城也需要提高戒备,匡盛元也就没有把各地玄清卫抽来封日城,所以如今封日城里针对邪祟的人手其实就是千户所里的人,加上黑旗营统领衙门的人。

封日城周边这么多庄子,千户所加上黑旗营统领衙门人手依旧不够每处盯防,只能组成几支巡逻的队伍日夜巡视。

而沈浩则是带着几个侍卫在河埂和竹溪两地奔波,他要做的就是在这两个案发地尽可能的找到一些可供追索的痕迹。

线索几乎没有,但沈浩却有些推测:“案发地的邪气的反应很大,而且有瞬间降下类似幻境的手段迷惑庄户并加以杀害的能力,如此的话这邪祟的品阶怕是不低。可为何肆虐了河埂之后没有再立即袭击周边,而是藏匿起来等了足足五天再跨过了中间的庄子袭击了距离河埂八十里远的竹溪呢?

这不符合邪祟的习性。除非有人故意让它这么干的。”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