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6p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南楚朝中勾心斗角,动荡不安。

北燕那边也并非风平浪静。

一开春,会试的日子便要到了。

端王傅云苏奉景文帝之命协同大臣一起主办会试,朝野上下无数双眼睛盯着他,想看这位王爷是否真如平日所表现的那般规规矩矩。

以傅云苏的人品,景文帝根本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可步非烟作为距离他最近的人,明显发觉他这两日有些不大对劲儿。

他似乎……格外黏着她。

但这种黏又不全然是如胶似漆,他偶尔看向她的眼神中会透出一丝担忧,见她注意到,他又忙收敛神色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那种感觉,就好像她会出什么事似的。

这夜又是。

步非烟睡到半夜醒来,一睁开眼睛就对视上了傅云苏来不及收回的视线。

他又在用那种眼神看她。

四目相对,傅云苏明显很惊讶:“怎么醒了?做噩梦了?”

“……嗯。”

的确是个噩梦。

她梦到了前世。

上辈子傅城用她的性命威胁傅云苏,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那会儿看向她的目光和如今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一切再一次重演了!

想到那些,步非烟就感觉浑身发冷。

见她脸色不好,傅云苏顿时如临大敌:“可是哪里不适?”

步非烟轻轻摇头。

近来每每她蹙下眉头或是忽然停下什么动作,傅云苏都会这样问她,就好像她的身体本该有何不适一般。

电光火石之间,她隐隐想通了什么。

她拥着被从榻上坐起,望着傅云苏一字一句道:“王爷,我做了个梦。”

“梦到什么了?”

“梦到……有坏人来了,他拿你的性命来威胁我。”

果然,步非烟这话一出,傅云苏的眸光倏然凝住。

他没再看向她,低垂着眸子陷入了沉默。

步非烟似是当真在回忆她的梦境,自顾自的继续说;“梦里我很纠结,可方才醒来的那一瞬,我忽然就有了决定。”

“……什么?”他的声音有些紧。

“我不要受制于人。”

傅云苏抬眸。

步非烟目光坦荡的同他对视,不曾有丝毫因为要放弃他而生出的愧疚:“与虎谋皮,最终一定弥足深陷,是以从一开始就不该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只要打破对方设下的圈套,才能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否则就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最坏的结果,就是失去你,不过若是你死了,我亦不会独活,下去陪你就是。

可倘或我为了救你任人摆布,日后便会沦为对方手中的棋子,稍有忤逆他便会再次向你出手。

与其苟且偷生,不如放手一搏,你说呢?”

傅云苏总觉得她这话像是说给他听的。

但他确定将事情瞒的滴水不漏,她没道理会知道。

恐她是在诈自己,傅云苏故作淡定道:“梦而已,别多想。”

说完,他拥着步非烟躺回榻上:“时辰不早了,快些睡吧。”

“……嗯。”

步非烟背过身去,了无睡意。

她直觉是出事了。

翌日。

傅云苏前脚才去上朝,后脚步非烟便出门去了。

她回了一趟娘家。

从武安侯府出来,她便乖乖回了端王府,并未去别处。

而就在她走后不久,步非念便让身边的小丫鬟去了一趟段家,明面儿上是去给段昭送吃的,实际上是给他送了个封信。

两封。

一封是给他的,烦他将另一份尽快送到段音离和傅云墨手中。

之所以绕这么一大圈,又搞得如此神秘,皆因步非烟担心有人在暗中盯着她。

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不过从侯府回王府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儿。

步非烟的马车险些撞到一个人,她听到车夫与对方理论便下意识掀开车帘的一角往外看了两眼,见对方是个穿着普通的小姑娘。

天气尚寒,她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整张脸都埋进了厚厚的脖套里。

她捂着腿嚷嚷疼,引得周围的路人纷纷看了过来。

步非烟让丫鬟将她扶上马车,吩咐车夫去附近的医馆带她瞧瞧。

那姑娘上车之后态度倒是好了许多,不似方才那般又吵又嚷的,她对着步非烟千恩万谢,低头作揖的时候身子不稳,竟直接扑到了步非烟的身上。

她的手抓住了步非烟的手腕,握了一会儿才放开。

迎视上步非烟惊疑的视线,她索性扯下挡住脸的脖套,却见不是玄月又是何人!

步非烟不认得她,秀眉微微蹙起:“姑娘……”

“我名唤玄月,是我家小姐的丫鬟。”顿了顿,她恍然补充道:“哦,我家小姐就是段音离,你应该认得她哦?”

“是阿离让你来找我的?!”

“……嗯。”

其实并不是。

她是跟傅云黎一起来的长安,也是他让她想办法来接近步非烟的。

当日他们离开南楚之后,一路走一路玩,路上接到一位苗疆友人的来信,那人信中说苗疆的盘龙蛊被歹人盗走了,烦傅云黎帮忙寻一寻。

傅云黎一猜就是傅城做的孽。

略微一想也知道,若傅城还活着,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傅云苏,是以他们赶紧联系段音离他们,结果他们竟不在长安。

没办法,傅云黎便只能亲自走一趟了。

但他不愿露面无端引人猜测,是以便让玄月打着段音离的旗号设法接近步非烟。

玄月拢了拢车帘,神秘兮兮的靠近步非烟,小声同她嘀咕:“我告诉你啊,我方才给你诊了个脉,你被人下蛊了。”

这话一出,步非烟的眉头立时皱起。

玄月恐她害怕,忙安慰她:“不过你别怕,有人能解。”

“阿离回来了?”

“不是我家小姐,是别人。”

“谁?”

“嗯……”玄月一脸为难,明显不愿透露:“总之你跟我去就知道了。”

话落,还没等步非烟反驳,她自己就先否定了:“不行不行,你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呢,不安全,这样吧,还是我们去找你吧。”

步非烟垂眸:“好。”

“那就明日,我们扮作送菜的小贩过去,你在府内先打点好一切。”

说话间,马车停在了医馆门口。

玄月临走前又叮嘱道:“对了,端王府也未必就是铁桶一个,你务必料理干净了再让我们进府啊,否则咱们就变主动为被动了。”

步非烟点头。

她自然不会天真到在大街上随便见到一个人说两句话她就信了,总要求证一番的。

想了想,她等送玄月去医馆的婢女回来后吩咐说:“晚些时候,你去一趟康王府,烦请那府上的小王妃回一趟段家,将阿离曾经的婢女引来与我一见。”

若那个叫玄月的所言非虚,那她们必然相识。

相反,她心里也就有数了。

步非烟没急着向傅云苏摊牌,她想等事情确定之后再说。

可一夜未过,事情便出现了新的转机。

傅云苏回府后忽然对步非烟坦白了一切,还拿了一个解药给她吃,说可以解蛊。

她迟疑的接过,拧眉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中蛊了?解药又是何人所赠?你答应了他什么?”

傅云苏耐心的一一

昆明6p在线全文

解答:“我一早便知道你中蛊了,因为有人曾拿此事来威胁我。

我曾在你小憩的时候,找人给你诊过脉,脉象的确有异。

至于给我解药的人,我没答应他什么,他是自愿将药给我的,他……”

沉默了片刻,傅云苏似是在整理思绪:“烟

昆明6p在线全文

儿,我不愿瞒你,但我说完你万不可将此事透漏给任何人知晓,嗯?”

“好。”

“其实,我本非父皇亲生,我的生父乃是当年被去南楚的质子。

这解药,便是他给我的。”

喜欢江山谋之锦绣医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