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碧水盈玉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午饭过后,宋献策准备进城,留刘希尧在营中叮嘱其若发现异状便急速逃命,这让刘希尧很有压力,连问:“军师可是算出什么了?”

宋献策精通奇门遁甲,精通占卜术,所以刘希尧才有此一问,不过宋献策却摇头:“此天机难窥,只是稍尽人事罢了”。

说完便带着两个随从出了营,却正好碰到李岩部下前来辞行,烦请捎句话给李将军:“天色未明,慎之,慎之!”

李岩部下应了,随后辞别率部离去,宋献策也往京城去了,只是还没等他进城,刚才的话已经传到常宇耳朵里了,常宇此时正在衙门里和吴孟明喝茶,听了这话冷笑不已,吴孟明却不解讨教。

“他是占卜者,精通心理学,这句话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含义,就是一个心理暗示罢了!他就是想让李岩胡思乱想,从而浑水摸鱼”。

“浑水摸鱼?”吴孟明一怔:“这厮总不会又将李岩策反了吧”。

常宇哈哈大笑:“难于上青天,不过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他是担心在这边有危险,逃离时经过黄河时李岩能放他一马罢了!”

“这厮竟如此阴险”吴孟明骂道。

“心理学是门大学问呀”常宇叹道,不说那些精通易经八卦者,便是街头那些半罐子相面算卦的都能将人的心思摸的透彻透彻的!

不过宋献策想在常宇跟前玩这一手,不说班门弄斧,但绝对行不通!

有机会得让李慕仙会会他,瞧瞧俩人谁能将谁忽悠瘸了。常宇心里头嘀咕着。

即便在这寒冷的天气,京城的繁华也不是一般城市可比,城门口车水马龙进出不绝,有闲着没事出城透气的公子哥儿,也有进城卖柴和的老农(虽然京城现在主导烧煤炭,但却也没有禁止烧柴和,毕竟因为运输原因,山西那两家的煤炭供不应求,加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买的起和习惯烧炭)。

宋献策一声道士打扮,带着两个随从站在永定门外看了许久,这才举步入城,守城的官兵瞧了他一眼:“可是宋矮子?”

宋献策苦笑,果真又来了!拱手道:“正是”。

“果然好矮,还没个孩子高”那官兵嘀咕一句又道:“上头传话说让你去大世界那儿住店然后等消息便可”。

“有劳了”宋献策拱了拱手长呼口气转身离去,两个随从小声骂着:“这也太羞辱人了,随随便便找个守门的传话……”宋献策则笑而不语信不随行,倒也不急着去往那官兵口中的大世界。

来京城必然要去看皇城,宋献策也不例外,绕皇城一圈内心激荡,这才是天子居所,他见多了王府,但论气势无出紫禁城,毕竟,王与皇的气与势就不可同日而语,便如西安的秦王府虽阔比之这紫禁城尚逊色太多,只是此地龙气本该绝,却因何被续上了呢,他低头沉思许久,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

“大军师,皇帝会召您进去么,听说里边金碧辉煌有上万间房子呢”一个随从站在西安门外抬头打量这城楼不停的咽着口水。

宋献策轻摇头:“机会不大,即便有,你也没资格进去”。

“那也

红楼之碧水盈玉全文完整版

无妨,只要大军师能进去就行,出来说与小的们听了便是”那随从笑道,另一个则感慨:“若是去年打进来的话,这皇城或许就是咱闯王住了,咱们就有机会进来瞧一眼……”话没说完便被宋献策呵斥:“闭嘴,这里是什么地方容你胡言乱语,可知道咱们现在一举一动都在朝廷监视之下”那两个随从不由打了冷颤,四下张望远处的行人,却也分不清哪些是老百姓哪些是朝廷的暗探,但也知道虽然分不清,但他们绝对在盯着自己!

天近傍晚,宋献策溜达了半个京城,见天色阴沉便准备回客栈休息,在这个过程中他虽然知道朝廷会有耳目跟踪盯梢他,但却未遭到任何袭扰和麻烦。

客栈是指定的,大世界。

这名字很奇特口气也很大,却没想到名气也大,在街上随便拉个人一问都知道,前门大栅栏那……

果然够大,够豪,站在大世界门口,宋献策三人才知道,这大世界的真正意思,那就是包罗万象,当然是指娱乐行业的万象!在这里只要你想到玩乐都能实现,你可以听曲,狎妓,赌银子……

不过朝廷竟然用这个地方来招待一个来使……宋献策还是觉得太过随意,不严肃,可既然来了那就入乡随俗好哈乐呵一下吧,便找了跑堂的自报身份,哪知伙计摇头不知,又找了主管还是不知,待问清楚是要住店,哦,那你来错地方了,确切说是走错了门,大世界客栈在后院。

大世界后院是好几个院子,有一个院子好几客房的,也有独立的雅致小院,能住进来的都是非富即贵,吴三桂,朝鲜的太子,朱芷娥都在这里住过。

宋献策报了姓名后,掌柜的立刻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一行,说是礼部帮他们预定了一个月的房间,随即将三人带去了一个雅致小院子,宋献策相当的满意,眼见天黑了,就让掌柜的给备些饭菜。

掌柜的说可以,但是请先

红楼之碧水盈玉全文完整版

将房钱付了,一个月百两银子!

卧槽!养气功夫如宋献策这般的人也炸了毛!前来谈判说和不以礼相待也罢了,连房费竟然还要自己掏,而且还他么的那么贵!手下一随从直接就暴躁了,你们咋不去抢啊!

“咦,客官您这话说的,俺们是守法老百姓,做的合法买卖,打家劫舍那是贼人干的事,是你们的专长啊!俺们可学不来”那掌柜一脸客气的回敬,宋献策三人脸色立刻变成了猪肝色。

“很好,很好”宋献策苦笑,示意随从取银:“这些许银子吾等倒也付得起,烦请您也给捎句话过去,此小道也!”

小道?东厂衙门里正在吃饭的常宇闻报后,冷笑不已,这种小伎俩虽上不了台面还显得小家子气,但解恨啊,过瘾呀!你们他么的造反十几年弄得将大明拖成什么德行了,又牵连祸害多少百姓,想想都一肚子杀气,没冲过去揍你们一顿都算好脾气了,还要管你吃管你喝?

想啥好事呢!

那种花钱买面子的,让别人说好的事,常宇不稀的做!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