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依h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经过一夜的左思右想后,缐国安意识到自己思维最大误区在于他始终认为淮贼计较的是山东得失。

占领也好,放弃也好,着眼都是山东于大清的作用,却忽视淮贼如果计较的根本不是地盘,也不是钱粮,而是他们这些大清兵呢。

这个问题在脑海中浮出以后,缐国安就感觉喉咙好像被鱼刺卡住,万分难受同时也很是心惊,更加困惑,不知道淮贼究竟在济南布了一个什么样的局。

这些日子,派出去的探马最远有百里之地,但都没有发现淮贼骑兵踪迹。

有一队探马在东南方向的济阳一带发现几十个躲藏的村民,可这些村民对淮贼动向也是一无所知。

前一阵经常袭击运粮队的淮贼骑兵也销声匿迹,不见踪影,这些反常再同济南城内淮贼的部署一结合,缐国安敏锐觉察到淮贼似在将济南作为诱饵迫使清军主力进行旷日持久的攻城,而另有一支强悍人马躲藏在某处,只等清军在济南城下撞的头破血流时再一鼓作气杀出。

越想越惊的缐国安将自己的判断禀报了孔有德,孔有德听着有理,没有耽搁立时又将此事告诉了豪格。

“爱塔是说淮贼想吃掉本王?”

豪格不相信,不是他愚蠢,而是以八旗的野战能力,莫说几万乌合之众,就算是几万明军都不可能撼动他。

而且不管淮贼的意图是什么,他也必须拿下济南城。如果他拿不下济南城,哪怕没有什么损失班师回去,他那位好叔叔也一定会让他重新失去自由。

连土寇都平定不了的肃王在满洲将士心目中的份量,也必将一落千丈。

所以,不管淮贼有多大的企图,济南也必须拿下。

在豪格的大帐中,满洲将校同孔

洛天依h全文完整版

有德麾下的汉军将领们再三讨论后,拿出了一个新的进攻方案。

这个方案的重点在于火炮。

从九月初六开始,孔有德就调集了所部将近五百门火炮继续炮击济南城墙。

炮击的重点是被炸塌豁口的两侧。

洛天依h全文完整版

不断的炮击下,豁口两侧没有倒塌的城墙不断下塌。

三天后,济南西门两里长的城墙竟被清军的大炮炸塌了三分之一。

远远看去,就好似济南城墙被人硬生生挖走一段。

将近一里长的城墙坍塌后,后面的土墙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清军视线之中。

没有了前方砖墙的遮挡,清军的火炮便能直接在护城河对岸炮击土墙。

在孔有德部炮兵不惜药子的轰击下,土墙多处坍塌。

初十,清军发起强攻。

总计六千多名清军参加了这次进攻,其中有正蓝旗甲喇章京硕兑率领的600名满洲大兵,人皆双甲,持盾。

有数十名满洲兵是从前的红甲摆牙喇兵,汉话叫红甲护军,是八旗各旗主的直属侍卫亲军。

汉军方面,孔有德部将缐国安、李应元各指挥两千人,另外是一千多名随军的披甲阿哈。

这次攻势可以说是豪格手头能够动用兵马的极限。

数轮炮击后,进攻的号角声吹响。

军旗摇动之下,数千清军顺着护城河上的“人桥”向看似豪无遮挡的济南西城涌去。

披甲阿哈在前,汉军在中,满洲在后。

淮军顽强抵抗,坚守一线的是标统戚呆子指挥的两千余将士。他们依靠坍塌城墙形忆的数处“高地”利用火铳、弓弩打击清军。炮队旅帅洪宝也将手头仅有的十几门虎蹲炮用在第一线。

双方很快对射,伴随密集铳子、弩箭,不时有士兵倒地。

在付出两百多披甲阿哈的损失后,清军的人潮同坚守的淮军撞在一起,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肉搏。

因为装备的落后,以及清军人数的众多,第一线的淮军渐渐不支,戚呆子指挥所部边打边撤,清军则步步推进,不再同上次一样莽撞涌进,导致淮军的防御工事大打折扣。

冲在前面的披甲阿哈不少人手中拿着用以清理地面铁蒺藜的工具,这种工具柄是木制,下方是一块长方形的木板。

使用者只需将这工具平放在地面往前推,就能让淮军撕在地上撒落的铁蒺藜被推到一块,从而给后方的清军清理出一块安全的攻击地域。

不过还是有很多披甲阿哈被铁蒺藜扎中,还有很多踩中各式陷坑,可这些披甲阿哈本来就是替主子们“趟平”道路的。

孔有德部将孙龙率亲兵击溃当面淮军一营守军,打开北侧缺口,大量清军随之涌入,继而向另外方向的淮军包抄。

眼看戚呆子部要被清军合围,标统万景率部增援,彼此互不相让的他们,就在倒塌的土墙前方上演惨绝的人命大战。

炮声、铳声、爆炸声从未停歇过。

弥漫战场的黑烟令得远处根本无法看清战局,只知喊杀震天。

越来越多的披甲清军涌入济南城中,那些满洲兵尤为悍勇,淮军渐渐处于下风,但让清军意外的是,这西门后竟然还有一道土墙。

土墙后面,淮军镇帅夏大军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前方是五百名手持大刀的披甲大汉。

“活下来,拿钱;死了的,寄回家中!”

“都死了,我上!”

夏大军手中拿的不是长刀,而是一把铁锹。这把铁锹还是他在运河边杀官军时使的。

“弟兄们,跟我上!”

远在泰州的沈瞎子侄子沈三元一身铁甲,长刀一扬,带头从土墙下的门洞冲了出去。

这五百淮军当中有第一镇的镇属旗牌亲兵,可以说是第一镇最精锐的人马。他们的参战立时就遏制住了清军的攻势,双方近万人在里许长的战场厮杀在一起。

敌我双方的混战让淮军的炮队没办法开炮,只能眼睁睁看着。

炮队教官郑庆远摇头道:“夏帅,这般打下去,咱们恐怕撑不住,辫子兵贴近了打比咱们要狠。”

“再狠,他能有多少人?”

夏大军的脸抽了抽,“我第一镇就是死光了,只要能杀他一半人,这仗,我们就赢了。”

郑庆远愣住:第一镇拼光了,这仗怎么就赢了。

“夏帅说的没错,”

炮队旅帅洪宝叹了一声,“我们就是拿人命换胜利。”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