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圣光宅福利社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温暖如春的兰芷宫内。

香炉袅袅,清香逸人,令人不由自主的放松身心。

洛言此刻也不慌了,也不怕了,赵姬温暖的怀抱令人感觉安全,那抹柔腻更是令人心醉沉沦,好在他意志还算坚定,今日入宫可不单单是看赵姬的,等会还得去看看焱妃。

时间有限,须得细心规划才可以。

不可浪费时光。

老话说得好:正所谓寸金难买寸光阴,吾辈读书人当日以继日!

“又要走啦……”

赵姬从背后楼主了洛言的腰杆,脑袋靠在洛言的后背上,贪婪的呼吸着洛言身上的味道,红唇轻启,媚眼迷离,带着浓郁的不舍,低声叫道:“小贼~”

有点咬牙切齿和不甘心的味道。

不走还留着过夜吗?

洛言心中感慨了一声,过夜这种事情他还是干不出来的,他可是好男人,轻易不再外面随便过夜的,尤其是有家之后。

惊鲵可以不管他,但他不能不管自己。

“最近政务繁忙,没办法,体谅一二。”

洛言反手将赵姬搂入怀中,轻轻抚摸着赵姬平摊完美的小腹,感受着肌肤的细腻,同时一脸抱歉的说道。

身为一个励志拯救世人的奇男子,他洛正淳注定无法属于一个女人。

这也许就是那该死的命运……一切都是时辰的错。

“陪本宫就不是你的政务了吗?太傅~”

赵姬双臂搂着洛言的胳膊,极为黏人柔媚,媚眼如丝,倾吐香兰,嘴唇与洛言的嘴唇相隔几毫米,互相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撩的人心底痒痒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美艳精致的脸蛋儿,洛言也是真心感慨秦时世界女子的完美。

单单是肌肤的细腻就不是现代所能比拟的。

就是不知道是秦时世界灵气的作用还是洛言给予的滋补产生了效果……

双臂微微用力,抱紧了赵姬,洛言有些上头的亲吻了起来。

过了好半响,洛言才缓缓起身,他觉得自

无圣光宅福利社小说完整版

己再待下去,今日非得走不掉了。

赵姬侧躺在软榻上,身上披着薄纱被子,凹凸着傲人的曲线,美目注视着穿衣的洛言,柔声的说道:“本宫打算搬到外面去住。”

“??”

洛言手上穿衣的动作都是顿了顿,不解的看着赵姬,反问道:“去哪?”

赵姬这女人是想一出是一出吗?

堂堂秦国的太后岂能那般随意……是赵姬啊,那没问题了。

“本宫在咸阳城也有几处行宫,去那边居住一段时日,散散心也不错,太傅以为呢?”

赵姬将挡在身前的乌黑秀发揽到身后,露出身前的雪腻和深沟,眸子柔媚勾魂,荡漾着惊世的媚意,询问道。

都想好了还问我?

洛言心中无言,思索了一下,便是顺着赵姬的话说道:“其实你不说,过段时日我也会建议你搬出去,咸阳宫里终究不方便,不过最近还是忍耐一二吧,待王上加冠礼结束之后再说。”

这话洛言是认真的,嬴政加冠礼极为重要,不能因为赵姬这边出

无圣光宅福利社小说完整版

问题。

为臣者,当为王上考虑一二。

“本宫忍耐不住了怎么办……”

赵姬抿着红润的嘴唇,不依不饶的说道。

忍不住也得忍!

洛言呼吸一窒,有点服了赵姬了,不由分说的将身上的衣物再次解开,走了过去。

赵姬轻咬着嘴唇,眼神更加勾魂。

似乎在说:你来呀~

那我来了!

洛言眼神凶狠,欲将其枪挑马下!

。。。。。。。。。。。。。

作孽啊,又耽搁了我小半个时辰!

洛言人模狗样的走出了兰芷宫,脸上保持着正气盎然的神情,手上拿着两个青橘,一个吃,一个用身上,怀中还放了两个,打算等会送给焱妃吃,以解释自己身上味道的事情。

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吃酸的。

就在洛言艰难吃着青橘的时候,一个拐角处,两道人影迎来上来。

同时也验证了一个词:不期而遇。

有些事情总是不会如人意。

在你不想见到某人的时候,某人总会在某个拐角处遇见你。

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

焱妃和洛言的心同一时刻微微一颤,紧接着两人视线便是隔着一条小湖对视在了一起。

焱妃原本冷傲高贵的气质顿时融化,眼眸泛着一抹惊讶和柔情,放在小腹交叠的玉手也是微微一卷,表情都是明艳了几分。

洛言顿时感觉心中一紧,顾不得酸,一口将嘴巴里的青橘咽了下去,强忍住酸意,给了焱妃一个惊喜的目光。

不过很快洛言的目光便是被焱妃身后的一名御姐给吸引了。

是你……

洛言这回笑意更浓了,他就知道昨晚的人是大司命,今日这不期而遇遇的好啊。

嬴政的心眼儿不大,洛言自然也不会大到哪去。

双方没有打招呼,便是默契的向着对方走去。

随着靠近。

洛言也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大司命,对方的装扮和动漫里很相似。

不同于焱妃的高贵冷傲,端庄华贵。

大司命身穿开衩的旗袍似的红色长裙,显的修长身姿婀娜有型,气质妖媚,一张瓜子脸透着一股冷魅的味道,五官立体,透着几分侵略性,一缕发丝自额前滑落,更增添了几分自信傲然。

颇有几分现代女白领的味道。

尤其是那双修长的双腿,一双紫色花纹丝袜配上红色的高跟鞋,相得益彰。

当然。

洛言的功力足以在数息之内,不动声色的打量完这个女性,这就叫专业性。

随后洛言的注意力便是放回了焱妃的身上,带着一抹笑意迎接:“焱妃,你这是要去哪?还有这位是?”

“她是阴阳家五大长老之一的大司命,掌管火部。”

焱妃注意力尽数放在洛言身上,走过去,绝美的容颜上便是绽放出动人的笑意,闻言,想也不想便是解释道。

只是神情有些拘谨,没有和洛言过分的亲密。

毕竟有外人在场,焱妃的脸皮和远不如洛言这狗东西。

“我正要带她去登记备案,阴阳家的弟子来秦国都需要如此。”

“大司命?”

洛言闻言微微点头,随后好奇的打量了几眼大司命,虽然认出了对方,但不妨碍他打量一下对方身上的衣物。

果然一个材质的,很滑~

“见过太傅。”

大司命恭敬的对着洛言颔首,红唇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轻声的说道,似乎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全部忘记了。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总感觉你有些熟悉。”

洛言看着大司命,好奇的问道。

“我未曾见过太傅。”

大司命微微摇头,颔首动作不变,恭敬有礼,装死的功力MAX,远比焱妃会演戏。

“也许是我记错了。”

洛言闻言失笑了一声,似乎不在意这个问题,伸手搂住了焱妃的腰肢,将注意力重新落在了焱妃的身上,轻笑道:“我刚准备去找你呢,没想到就碰到你了,这算不算心有灵犀一点通?”

“……恩”

焱妃眼眸温柔如水,没有反抗,任由洛言抱着,只是因为大司命在一旁,让她有些放不开,只是轻声的应道,便是乖顺的靠在洛言的怀中。

她很喜欢这种和洛言在一起的时光。

初恋的滋味总是甜蜜的。

令人难以忘怀。

更是不知愁滋味,恨不得时时刻刻和洛言在一起,永不分离。

大司命站在两人的身后。

俏脸上的笑意很快就是消散了,凝固了。

因为洛言正抱着焱妃,眼神戏虐的看着她,一脸的玩味,这透露的意思很明确:小娘子,我已经认出你了,你还装什么可爱~

大司命抿了抿嘴唇,撑着纤细腰肢的艳红色玉手紧握,眼神有些忌惮,因为洛言正抱着焱妃。

焱妃身为阴阳家的东君,地位仅次于东皇太一。

在阴阳家绝对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大司命只是五大长老之一,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远不如焱妃,属于绝对下属的地位,根本不敢反抗焱妃的命令。

此刻,焱妃和洛言这份关系让大司命傻眼了。

昨晚去接触洛言,大司命只是有些好奇,能够让东皇太一重视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结果吃了大亏。

而今天被认出来了,对方还和焱妃这么亲密。

大司命一时间有些置身冰窖,浑身冰凉的绝望感,莫名的有些后悔,对方要是告诉焱妃昨晚的事情,那……

洛言调戏了一下大司命,表现便是换脸一般的恢复了,目光含笑的看着焱妃,好奇的询问道:“你们阴阳家怎么又派人来了?你这边很缺人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你还和我客气啊。”

洛言也不在意大司命在一旁,放肆的在焱妃脸上啃了一口,示意大司命,自己和焱妃之间的亲密关系。

大司命:……

焱妃自然不知道背后大司命此刻的想法,美眸闪过一抹羞意,不过并未说什么,靠在他怀中,解释道:“不是,是东皇阁下用占星律算到了最近星象有变动,便派遣大司命前来传达消息,同时也给我增添一些人手。

阴阳家打算全力协助王上……”

焱妃也不在意大司命在一旁听到这些话,对着洛言直接将阴阳家的这些打算说了出来。

这些事情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阴阳家打算彻底和秦国绑在一起了,这是阴阳家很多年前便决定的事情。

大司命忍不住看了一眼洛言。

东君焱妃在阴阳家何等高傲的女子,竟然会被这么一个臭男人给降服了,而且如此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小女人,这让大司命无论如何都有些看不懂。

一头雾水。

焱妃身为东君,手段和心性大司命可是见识过的。

很凶残的!

“早就看出来了,你和月神本就是阴阳家数一数二的人物,你们都已经过来了,不难猜测阴阳家的态度,对了,大司命现在有事情做吗?没有事情做的话,可以让她来我这边帮帮忙,最近我这边需要一些人手。”

洛言也没有和焱妃客气,直接询问道。

大司命表情一僵。

“你那边最近需要人手吗?若是需要,我也可以帮忙的。”

焱妃闻言,美眸眨动,清澈的眼眸泛着一抹关心,体贴的询问道。

一颗心都悬挂在洛言身上。

“都是一些琐事,不用麻烦你了,让大司命帮忙打理一下就行,也方便她熟悉秦国,何况,你和月神接下来估计有的忙了,大王即将举行加冠礼,你们这两位阴阳家的护法自然需要出力,这也是你们阴阳家的一次机会,好好把握。

我会帮忙举荐你们的,阴阳家的占星律确实有独道之处。”

洛言没看大司命的表情,很专情的看着焱妃,轻笑道。

至于焱妃的建议,他想也不想便是拒绝,根本不可能答应。

洛言怎么敢将焱妃带到身边。

至于大司命倒是无所谓。

他已经确定昨晚那个老妪就是大司命假扮的。

大司命什么目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大司命对自己出手了。

这算不算一个把柄?

大司命还想不想在阴阳家混下去了,不对,应该说,大司命的小命还想不想要了。

我女朋友焱妃可是很凶残的!

洛言说完,人畜无害的看了一眼笑容僵硬,犹如迎宾小姐的大司命,看的大司命心里发慌,轻咬着嘴唇,不敢反抗,像极了被霸凌的“小可爱”。

“秦王的加冠礼,这需要我们做什么?”

焱妃有些不解的看着洛言,询问道。

日期行程什么的都已经由堪舆家测算过了,完全不需要他们阴阳家插手了。

“我说需要就需要。”

洛言微笑着说道。

得给焱妃找点事情做了,不能让焱妃一直盯着自己,这容易出事,得让她忙起来。

“王上的加冠礼有许多步骤,到时候加一个祭天的仪式,你们阴阳家不是擅长推算天象吗?到时候配合一波,顺应天命即可,百姓不懂这些,传出去好听即可。”

洛言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种愚民的行为,自古以来都有。

上位者为什么能成为上位者,那便是因为知识的垄断。

知识导致了思维方式不一样。

别人说什么自然就信什么。

给嬴政刷一波声望也很简单。

比如到时候选一个正午时分,用水雾制造一道彩虹,以此作为宣传的话题,那还不简单。

“好。”

焱妃点了点头,美目注视着洛言,显然很信任洛言。

“我会提前告知大王的。”

洛言轻笑道。

一路闲聊,同时不忘将怀中的青橘拿出来和焱妃大司命分享。

这是他在“后花园”摘的。

待陪焱妃和大司命去完成了登记,洛言才找借口说有事要先走,至于大司命,焱妃这边还需要交代一二。

随着洛言远去。

焱妃脸上的温柔也是迅速的消失不见,一抹贵不可言的威仪之态不由自主的表露出来,转身,长裙摇摆,眼眸冷漠的看着大司命,淡淡的吩咐道:“太傅既然想让你去帮他做事,你明日便去吧,顺便也完成东皇阁下交代的事情,找到星魂的人选。

期间,少看少说多做事,我不想听到太傅对你有什么不好的评价。

还有。

管好自己的手,不该伸的地方不要伸……”

这话近似警告。

因为焱妃知道大司命的性格,她无法容忍大司命伤害到洛言。

“是。”

大司命垂首,恭敬的应道,只是心情有些糟糕。

焱妃抿了抿嘴唇,看着手中未吃完的青橘,有些不明白洛言为何喜欢吃这些,真的好酸……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