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修长玉腿紧紧夹住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温泉里是有让王爷躺着的地方,胸部以上在温泉之外,玉苓看了眼,确保王爷不会滑下去淹死就出去门外守着了。

留下王妃守在那里,王妃手里还是那张从王爷衣服里掉落的纸张。

王妃看着那纸一眨不眨,其实只要看一遍王妃就能记个七七八八了,可就是忍不住一看再看。

要是王爷果真活不了,那这就是王爷留给她的遗言了,这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直到那边王爷睁开眼睛,见看见王妃掉落到纸上的眼泪。

在王爷眼里,这眼泪哪里是掉在纸上,是掉在他心上,王爷看着王妃,轻唤了声,“云谨?”

王妃听得倏然抬眸,就见王爷哧溜溜的胳膊伸过来。

在王妃怔愣中,啊的一声就脱口而出还要哗啦入水的声音,外面守着的玉苓听得一惊,就要推门进来,却是听见王妃欣喜的说话声。

玉苓的手又伸了回来,脸色一松,世子爷说的不错,王爷果然是欲求不满憋的。

这会儿王妃应该不会拒绝王爷了吗,玉苓微微脸红的把耳朵竖立起来,只听里面有说话声传来:

“王爷,你的书信弄湿了。”

“没事,我都记着呢,回头再写一份,云谨,看在我憋了快两年差点死了的份上。

你还要拒绝我吗?这一回是命大,下一回估计就真没

两条修长玉腿紧紧夹住无删减全文阅读

救了。”

“我……”

玉苓耳朵立起,只听见一些唔唔声,玉苓眼睛轻眨了下,走到台阶处,坐下,双手托腮,这一天总算是等到了,她都替王爷心急。

那边观景楼上,辛若端着茶啜着,心情大好啊,眉眼都是笑,那边展墨羽挑眉看着辛若,“娘子如何想出来这么好的办法?”

辛若瞥头扫过来,看见展墨羽眼里夹带的笑意,辛若一耸鼻子,“我可不敢班门弄斧,父王的死因是我亦今为止见过听过最离奇的。”

展墨羽被辛若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想到那么一句,有些对不住父王了,回头他出门只怕少不了打探的眼神了。

不过就算父王知道了,也不敢秋后算账,展墨羽笑着,“那还是娘子的妙计在前。”

辛若也就不谦虚了,落落大方的受了,她也觉得自己的计谋够妙的,绞尽脑汁还有巧合能不妙吗,只是一而再再而三波折再起,让人架不住。

好在最后还是圆满了,想着这计谋,辛若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人啊,果然还是等到失去了才想起来珍惜,希望王妃和王爷好好的过一辈子。

辛若说的不错,经过她和展墨羽天衣无缝还有那些附和的太医,王爷死而复生,让王妃彻底打开了心底对王爷的那扇门。

王府再没有什么令人遭心的事了,往后几天,辛若去给王爷王妃请安的时候,王爷眉飞色舞,王妃倒是有些疲惫神色。

不过辛若能理解了,王爷可是禁欲两年啊,如果有璃儿那回不算,那就是八九年啊!

辛若给王爷王妃请安然后坐下,王爷看着王妃,眸底是温情,说话声有种如沐春风里的感觉,“今儿是君帆参加武试的时候,你不去看看?”

王妃摇摇头,“我还要照顾璃儿,就不去了。”

王爷瞅着璃儿,小丫头晃着身子能晃个四五步了,这会儿看见王爷望过来,璃儿笑的眉眼弯弯的走过去抱着王爷的腿,嚅软的喊父王。

王爷抱起璃儿,捏着她的小琼鼻,“璃儿今天陪悠儿然儿玩可好?”

璃儿点点头,王爷满意的看着王妃,没说话,但是意思就在那儿。

璃儿有人照顾了,谁啊,辛若呗,陪她两个儿子玩当然要照顾好璃儿了。

辛若在一旁听得汗滴滴的,脑子里主动想出来相似的一幕,璃儿一直都是跟着王妃睡的,王爷不会想把璃儿分出屋子睡吧。

辛若才想着,那边王爷吩咐玉苓,回头给璃儿另外收拾出来一间屋子。

辛若可怜的看着璃儿,父王轰你出屋子了,真没良心。

枉你没少为父王母妃的感情做努力,狡兔死,狐狗烹,飞鸟尽,弹弓藏,没良心的父王有了母妃就不疼璃儿了啊啊啊!

那边王妃不同意,她习惯和璃儿一起睡,王爷没有固执己见,而是说先出王府,回来再商量这事,王爷说完,把璃儿搁地上,让她去辛若那里。

这不,辛若就带着璃儿回了观景楼,一整天,辛若就陪三个小家伙玩闹,倒也有趣。

这些日子武试一直在进行,王妃这么累,王爷还舍得让她出门,可见今儿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天了。

临到下午的时候,就有消息传来了,温君帆武试第二。

但是在所有武举人人,温君帆是文采最好的,要不是他出身有待商榷,只怕这文武双全的名声是要挂在他脑门上的。

这最后一日,皇上也是会到场的,王爷占着自己生死不明这绝妙的时机不去上朝有些日子了。

今儿皇上见到他那眉飞色舞,神采奕奕的样子,狠狠的毫不留情面的打击他。

连带把王妃算在内了,皇上秉着一个君王对臣子的关怀问了一句,欲求不满之症治好了?

在场的文武大臣不下百人啊,一个个都憋红了脖子。

王爷虽然脸忍不住红了,但是浑然没有放在心上,装耳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王爷没理会皇上,扶着王妃坐了过去。

回头狠狠瞪了眼皇上,这事回头咱再算,先忍着,免得闹得人尽皆知。

王爷这不理人的态度惹恼皇上了,皇上瞅着王妃,问王爷可要他赐美人给他。

看着王爷那瞬间黑了的脸色,皇上心情大好啊,就是见不得他过,不知道为什么?

守在皇上

两条修长玉腿紧紧夹住无删减全文阅读

身边的安公公直摇头啊,皇上真是没事找骂没事找呛,三天不和福宁王抬杠,似乎就有些提不起精神。

今儿要不是听说福宁王会来,皇上才想不起来这事呢,真是……

安公公摇头,想起右相亲自拟写的祭文,皇上那大笑的样子。

安公公忍不住憋笑了,回头皇上肯定会读给王爷听的,最后倒霉的肯定是右相大人。

安公公同情的看了眼右相,右相浑身一激灵,直望天,武举这么重大的事,皇上都来了,下雨可就晦气了。

这些武举是皇上钦点的,在这战乱随时可能掀起的古代,武将显得尤为重要。

当然文官也重要,那话怎么说的,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这守江山主要还是靠这些文官出谋划策。

皇上看温君帆那么出色的表现很满意,最满意的还是他的态度,因为以他的水平完全可以夺第一,但是他没有。

虽然第一和第二差别不是很大,可是传扬出去,名声可就大了去了。

他一个罪臣之子,还是避着点的好,就因为他这一举措,皇上难得撇下成见夸赞了他两句,年少有为,前途无量。

皇上这一夸赞可了不得,文武百官都赞扬皇上仁君是圣明君王。

皇上很受用啊,高高兴兴的回宫去了,王爷要给温君帆庆贺。

温君帆婉拒了,他要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爹娘去,王妃同意了,王爷也无话可说,自古孝子多忠臣,君帆孝顺他自是乐意了。

武试三天后,温君帆的任职令就下来了,京都城门守备,听着很拗口的一个官职,品级却不算小了,从五品。

再京都里也算是首屈一指的了,什么军功都没有就得了个从五品的官,让人各种羡慕嫉妒恨啊,不过这官是右相举荐的。

隶属右相门生手下,皇上对右相很信任,有他的人监督着,可以重点考察一番他,怎么说也是福宁王的义子,完全可以抛开了国公府另看了。

温君帆有了出路,高兴的不止大太太和大老爷还有君瑶,王妃真高兴了。

这些日子就算她再怎么想去监牢看大太太和大老爷都忍了,不过王妃可没忘记君帆的终身大事呢。

比试那日,王妃还瞧见他比试的时候抽空看静宜,可见心里没有放下。

王妃也注意了下静宜郡主,左思右想了半天。

跟辛若提道,“明儿母妃想去长公主府给君帆提亲,你跟母妃一块儿去?君帆和静宜年纪都不小了,这一耽搁,母妃怕出什么变数。”

辛若点点头,虽然可能性是小了那么些,不过温君帆现在是王爷王妃的义子,那福宁王府就是他的后台。

这后台可不是一般的硬,就算长公主想拒绝,怎么也要权衡一下的。

这里面最重要的还是静宜郡主的态度,要是她坚持非君不嫁,那就容易的多了。

辛若想了想,回头便写了封信让墨兰送去跃林那里,让她帮着转交静宜郡主。

一件简单的小事,辛若这么迂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跃林的人送信去给静宜郡主,长公主不会怀疑啊。

第二天,王妃就带着辛若出门去长公主了,因为没有提前打招呼,所以长公主府的下人都有些怔住,忙去禀告长公主了。

一边还不忘记直接迎王妃和辛若进门,因为都知道这么尊贵的客人,长公主不会不给进的。

辛若和王妃走到半道的时候,长公主一脸欣喜的过来了,“什么风吹的,把福宁王妃吹我这里来了?”

王妃脸色露出笑意,“也不是什么风,今儿来可是有求与你的,只希望一会儿你不轰我出门才好。”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