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火车车体剧烈晃动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安南虽然不是很清楚,英格丽德搞这么多的恶魔之血,具体是想要做什么。

但她肯定是想要编制什么阴谋。

毕竟,她自身的要素之力,虽然等于是给了她“保送成神”的机会……可也限制了她难以直接出手。

当英格丽德出手的时候,就必须是尘埃落定的时刻。其他情况下,就只能在完全不露面的情况下,使用阴谋与诅咒来处理敌人。

她现在不可能把全副精力都投入到阻碍安南前进上——因为就算她拼命给安南找麻烦,安南也一定是在逐渐变强的。

等到安南踏入真理阶,就等于是将了英格丽德的军。

到那时,英格丽德无论再做什么、如何挣扎都没有用了。

所以她就一定会与安南一同抢时间,继续想办法完成属于她的【永恒之女】仪式。

而她只要在仪式中,就会失去记忆;没有记忆的英格丽德,就纯洁的如同白纸一般……完全不可能有作恶的仪式、更不会持续编织阴谋了。

所以,她如果希望能够持续对安南造成干扰、就一定要使用“锦囊妙计”。

提前制定好未来一段时间的计划,然后让其自动执行。既然不是她亲自监督执行,就说明肯定有一个属于她的团队。

……考虑到她的要素,或许也有可能是她的后宫团。

这和“石中船长”塞利西亚的情况还不一样。

塞利西亚单纯属于有“只有男人才懂男人”的超强buff,加上她得到的这个躯体过于完美、宝船“白银”所带来的团体凝聚力……以及她男女通吃的特殊性取向,让她得到了一船的**。

但等她不再是船长了,这关系也就散了。

他们或许还会想念塞利西亚——或许是想念她这个人、或许是想念她的身体,但也仅仅只是想念。

到现在,塞利西亚已经到凛冬工作好几个月了,也没有人来凛冬公国探望她。

可以说是一种人走茶凉了。

然而英格丽德这边不一样。

只要英格丽德的仪式完成,哪怕对方没有觉醒“爱”的要素,但起码也是个对英格丽德有极高好感、能够为她献上一切的黄金。

并非是以身体为筹码,而是以“真挚的爱”来操控对方的心灵——以安南的观点来说,这是一种不过意志检定、而且一旦成功还能扭曲对方的立场、甚至让对方降智的超强精神控制能力。

不计算玩家的情况下,能够聚拢起复数的黄金阶超凡者的……大概也就只有英格丽德了。

根据雨果的说法,似乎有好几位塔之主都与英格丽德有关系。

……当然,他们是否知道互相的存在、知不知道英格丽德一直在寻找“自己真正的爱人”,安南就不清楚了。

大概、也许、可能……是知道的吧。

想到这里,安南的表情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你打算怎么办,安南?”

一旁的艾萨克询问道。

安南思索着:“虽然不知道她想搞什么,但这些恶魔之血最好还是给她销毁了吧。”

“但说不定,这消息就是她让‘毒手’带过来的呢。”

艾萨克双手抱胸,用下巴指了指还在失神状态的老船长。

他的眼中掠过一丝审视的光:“如果这个消息真的需要保密,那么我们不该知道的。

“以‘毒手’的身份来说……他并没有成为黄金阶的可能。他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也不会有强烈的爱。那么他就是纯粹的工具人。

“等他帮英格丽德抢到了需要的东西,其实他就已经可以死了……他如果继续流窜到外面,早晚会被警探杀死或是抓获。到了那时,他脑子中的情报就会被夺魂巫师搜出来、或是变成噩梦被人看个精光。

“而他只要活着,就会不断的提醒人们他到底做了什么事——他活的越是长久、他昔日劫掠货船与行刺的特殊行动,就越会被研究。最终直接找到英格丽德……或者找到她手下的某个代理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你的意思是,这可能是个陷阱?”

安南眨了眨眼。

艾萨克严肃的说道:“至少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怎么想,都觉得这实在太怪了。”

一旁的乌鸫先生,连忙跟着点了点头。

这话听起来的确很有道

晚上火车车体剧烈晃动全文完整版

理!

“我倒是觉得,也不用那么谨慎。”

安南却是笑了笑:“‘他会不会是这么想的’、‘他还会不会猜到了我猜到了他这么想’……一旦千层饼套起来就没个头了。

“我现在和她相比,并非是劣势——反而我是优势的一方。那么我并不需要忌惮这是否是陷阱,既然她会将这情报放出来,我如果不吃下这个饵、多半会吃什么亏、要被迫与她进行资源交换。

“英格丽德最开始试图诅咒我的得力手下;‘毒手’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劫掠官船的恶魔之血;而事后英格丽德却没有杀他灭口、也没有救援他;毒手直接将这份情报和英格丽德即将对卡芙妮动手的消息,送到我脸上……这些事全部串在一起,答案就很明显了。

“——那就是,英格丽德怕了。”

安南的声音中透露着自信:“她在丹尼索亚官方肯定有人;而看守那些恶魔之血的,是她的另一拨人。”

“摧毁这一船恶魔之血对她造成的‘麻烦’、以及她即将对卡芙妮动手的‘威胁’,其实是一个诱饵。

“是她想要用卡芙妮来威胁我、逼迫我必须前往她的主场接战的诱饵——也就是说,她急了。

“因为她对付卡芙妮,其实并没有任何利益可言;她对付卡芙妮的最终目的,依然是为了对付我。”

“……那你的意思是,直接踩进这个陷阱?”

艾萨克眉头紧皱:“这也不好吧。她还没有到劣势到必须赌命的时候……那么我觉得那船恶魔之血附近,可能真的埋了足以杀死你的陷阱。”

想要杀死安南的话。

至少需要三位黄金阶协力。

但其实,击杀安南还算是比较简单的……因为安南有“传送抗性”,安南所认识的、而能够传送自己的凡人,只有两个。

其中,雅各布还在凛冬北部的冰川,给安南寻找圣骸骨……另外一人就是艾萨克。但艾萨克也不能瞬间传送、而是需要读一个大条。

这意味着,安南只要被拖入战斗状态,就会变得难以逃离。

“我当然也不会直接踩进对方的陷阱啦……”

安南笑着。

当知道劣势方想要在大龙门口的野区蹲自己、而且他们已经提前控制好了视野,大龙附近一片漆黑……这个时候,作为优势方的安南应该干嘛呢?

“虽然她要对付卡芙妮……但她大约不知道,卡芙妮已经快变身了。而且有马师傅、凯子萨和雨果在,卡芙妮的安全应该不是问题。”

最多给卡芙妮留五十个玩家应急,就足够了。

毕竟诺亚王都是有传送点的。真被偷家了,安南可以把玩家们传送回去。

“丹尼索亚的高层一定有她的人……甚至就是国王、或者王室子弟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么,我们直接去找丹尼索亚国王。”

安南眯起眼睛:“把活的‘毒手’、以及一船‘恶魔之血’作为见面礼,大概规格就够了。

“然后我立刻调集一拨人,直接进入丹尼索亚王都。无论英格丽德在丹尼索亚留了多少人,我的人应该都比她多。

“如果运气好的话……”

安南说到这里,笑眯眯的不再说。

晚上火车车体剧烈晃动全文完整版

五百多个白银阶超凡者,与十二正神的圣职者。

加上至少两个黄金阶。

假如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把丹尼索亚直接推平。

是的,安南给出了属于他的战术答案。

遇事不决,直接换家。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