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一群人跟其他宾客一样,在露天餐厅吹着海风吃了早餐,点了果汁或者茶点,坐着闲聊。

毛利兰伸了个懒腰,闭眼感受了一下轻柔的海风,感慨道,“好舒服啊!”

“是啊,”铃木园子喝了口红茶,夸张地化身戏精,一脸陶醉道,“可以这样边吹海风边喝早茶,真好,感觉自己好像贵妇人喔~”

柯南心里干笑,园子这家伙用得着羡慕什么贵妇人吗,以后不就是了?

池非迟侧过头,看着游轮往太阳升起的方向驶去,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脑海里突然回响着一句话:

‘财富,名声,力量,过去曾经拥有整个世界的男人——海贼王哥尔-D-罗杰……’

灰原哀喝了一口红茶,看向身旁侧头盯着远处大海的池非迟,“到海上来看看还不错吧?你在想什么?”

池非迟收回视线,神色从容得像是自己没瞎想,声音平静道,“海水无风时,波涛安悠悠,鳞介无小大,遂性各沉浮。”

他得给小孩子做个榜样,这时候就别说自己想到海贼王了。

应该多想想‘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白浪茫茫与海连,平沙浩浩四无边’……

毛利兰看向大海,笑了起来,“很应景呢!”

“这个……是唐诗吗?”步美好奇问道。

“是中华唐代白居易的诗词,”柯南一手撑着下巴看海面,脸上带着微笑,悠闲地科普道,“前面的诗句,是在说海面风平浪静的时候,海里的生物都悠闲地按照习性而生活着,不过这首诗里之后的几句,则是海上出现了一只鳖,打破了大海的平静……啊,你们学这个还太早了一点。”

池非迟并不意外柯南能科普,诗魔白居易在日本很受尊崇。

而这首诗里,他其实更喜欢后面的几句,‘鲸鲵得其便,张口欲吞舟,万里无活鳞,百川皆倒流’。

那种澎湃气势是日本和歌、绯句里所没有的,只不过现在说出来不太应景,他就不说了。

“柯南,你在说什么啊,”元太半月眼瞄,“你自己不也跟我们一样的年纪吗?”

铃木园子瞄着柯南,“这小鬼总是会知道一些奇怪的事耶!”

柯南见毛利兰看过来,察觉自己表现太过,忙挠头笑道,“我是听一个诗词节目上说过的啦,哈哈哈……”

“你这小鬼平时在看些什么节目啊?”铃木园子疑惑摸了摸下巴,她也看电视,怎么就没学到这些呢,不然就能够对着大海念唐诗了,那多酷啊,“算啦,这么好的景色,大家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吧!”

“是啊是啊,不看真是可惜了耶,”毛利小五郎低喃,盯着换上运动衣、运动短裤的八代贵江走过去,转头兴奋对池非迟等人道,“你们看到了吗?只看贵江社长的美腿,一点也看不出是五十多岁的人呢!”

毛利兰很想把毛利小五郎打飞,咬牙切齿道,“爸爸!你到底在关注什么啊?!”

在毛利父女俩日常争执的时候,其他人没有掺和进去,光彦看向阿笠博士,“博士,你也该说了吧?”

“是啊,”元太都明白光彦的意思了,“反正要出,不快点说的话,我们会一直心不安的!”

步美对一头雾水的阿笠博士笑着解释道,“就是你特别拿手的冷笑话谜题!”

阿笠博士清了清嗓子,认真道,“好吧,那就应大家要求,我来出个应景的谜题,听好了……非迟和柯南是友情深厚的好朋友,但有一天他们吵架之后,乘坐的船就沉了,那么,他们之后的关系会发生什么变化呢?A:互相道歉再和好。B:成为敌人。C:什么都不用做,他们还是朋友。”

池非迟:“……”

应景?

柯南:“……”

都说了他们没有吵架。

还有,这一次出航怎么回事啊,不仅灰原,连博士都在提‘沉船’。

“是互相道歉吗?”步美思索着,“我妈妈说,吵架之后需要道歉。”

元太瞄了瞄柯南和池非迟,“就这么成为敌人,好像也不太可能……”

“事实上,他们昨天没有道歉什么的,也还是朋友……”光彦笑道,“不过,既然是谜题,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啦。”

铃木园子思索了一下,“虽然是为了谜题,但说到沉船有点不太好吧,而且这个问题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太难了吧,因为关系到英语……”

“园子。”毛利兰见铃木园子要说出来,连忙出声打断。

这是给小孩子的谜题,她们就不用掺和了。

柯南注意到日下宽成走过去、到了正在躺椅上晒太阳的秋吉美波子那边,没有再管谜题,留意着那边说悄悄话的两个人。

他还是觉得日下先生很奇怪。

这边,猜谜继续。

光彦看向阿笠博士确认,“博士,提示是英语吗?”

灰原哀端着橙汁路过,去到池非迟那边,“第二个提示是‘船’。”

光彦眼睛一亮,“啊,我知道了!答案是‘C,什么都不用做,他们还是朋友’,因为柯南和池哥哥是友情深厚的好朋友,而友情的英文是Friendship,而沉船就是说把代表着轮船的‘ship’去掉,那么,不用再做什么,他们依旧是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全文完整版

‘Friend’,也就是依旧是‘朋友’!”

阿笠博士笑眯眯宣布,“正确答案!”

池非迟面无表情。

光彦、元太、步美也一脸无语。

这年头的冷笑话真多。

柯南见日下宽成又离开了甲板,收回盯人家的视线。

人都走了,没什么好看的了。

听博士说到这个谜题,他倒是想起来了,池非迟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全文完整版

之前也对他和服部说过类似的话:

‘如果友谊的船要翻覆,在船翻之前,我会先把你们踹下船淹死,只有我在船上,这样船就翻不了……’

在当时,‘如果友谊的船要翻覆’这一句可以理解为‘如果我和你们的友情破裂’,而友情破裂的英文是‘Friendshipbrokedown’,那么,把代表着他们的‘Friend’和其他的词都‘踹下去’,确实就只剩‘ship’了,也就是池非迟说的‘只有我在船上’。

呵呵呵呵呵……

原来池非迟这家伙早就开始跟他们说冷笑话开玩笑了,比博士早得多。

想想还真是惭愧,那天他和服部满心都是即将要面对的案件,根本没有想到把池非迟这句话用英语来解释,还以为池非迟是在放狠话。

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么冷的笑话,还是不要明白比较好……

真的好冷。

某名侦探一心吐槽,不过他不会知道的是,池非迟那天真不是放狠话,不是开玩笑,而是相当认真地给予提醒。

三个真孩子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在毛利兰和铃木园子起身去拿果汁时,瞄上了毛利兰搭在椅背上的‘Aphrodite’外套,假装自己也要去拿果汁,大声说着话,悄悄把一个小布袋放进毛利兰外套口袋里。

这是他们昨晚用贝壳做的礼物,这样送出去肯定超级惊喜!

毛利小五郎看着三个孩子咋咋呼呼去拿果汁,一头黑线,“这些小鬼吵吵闹闹做什么啊……”

灰原哀注意到了三个孩子的小动作,悄悄笑了笑,没有拆穿,转头对阿笠博士道,“博士,你就不要喝加糖的果汁了。”

阿笠博士:“……”

这次游轮之旅真痛苦。

一群人坐在甲板上吹风喝果汁,就连非赤都爬了出来,侧头看着池非迟用手机给它科普,不时悠闲喝一口孩子们给它端的冰水。

“……这些都是你们新蛇亚目游蛇科的同伴,只是一部分,我也只找到这一部分的图片,”池非迟给非赤看着手机里存好的图片,往下翻图,“要注意这类……眼镜蛇科的眼镜王蛇。”

柯南喝了口果汁,心里一阵干笑。

池非迟这家伙居然这么一本正经地给一条蛇上课,有够无聊的。

池非迟让非赤看着图片,继续讲解,“它是毒蛇,个头比你大……”

非赤‘腾’一下支起身,盯着手机图片上的蛇,蛇脸面无表情,目光隐带冷意。

它,酸了!

“它主要食蛇,体内有多种毒素抗体,喜欢吃各种有毒蛇和无毒蛇,”池非迟翻到下一张图片,“这是具体的身体特征……”

非赤看看图片,又看看池非迟。

有毒素抗体的就是嚣张,它倒是好奇主人跟这种蛇咬起来谁更厉害。

哼,肯定是它家主人。

这些蛇居然比它还会吃,改天让主人把它们全给吃了!

池非迟说完眼镜王蛇的身体特征,看了看非赤,“遇到其他生物,它会将身体三分之一左右的部分竖立起来,这一点跟你很像……不对,应该说,你跟它们很像,一般的赤链蛇不会像你一样经常把三分之一的身体竖立起来,赤链蛇警告别人时,一般是压低头部,摇动尾巴。”

非赤突然就不怎么酸了,琢磨了一下,“可能这就是会吃的代表吧。”

铃木园子原本还漫不经心地听着,听到池非迟这么说,转头打量非赤,“非迟哥,非赤不会有其他蛇种的基因吧?”

“怎么也不可能有眼镜王蛇的基因啦,”柯南看了看非赤,“眼镜蛇类的顶鳞后面都会有一对大枕鳞。”

“鉴定书上没说它有别的蛇种的基因,”池非迟道,“只是变异了。”

“不过,蛇类也有会吃同伴的吗?”步美问道。

“有很多,”灰原哀伸手,撸了一把非赤光滑的鳞背,“比如说非赤所属的赤链蛇,食性广,食欲旺盛,也有食蛇的习惯,所以养赤链蛇不能多条混养,尤其是饲养空间不足的时候,就算是亲蛇、仔蛇,也有可能被吃掉哦。”

“啊?!”元太感觉自己有被惊到。

光彦认真脸看向非赤,“非赤吃过别的蛇吗?”

非赤趴下前身,慢吞吞吐蛇信子,企图让漆黑发亮的眼睛显得无害,“怎么可能……我记事之后就没再吃过同伴了,想吃我都忍住了。”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