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性故事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悬定虚空,九天罡气而不沾身。

更重要的是,连地面上的太圣都对这两人的到来一无所知,他们的武道修为境界和身份不明自知。

东神州,包括南蛮山脉和无尽东海,也只有三人能瞒过太圣的天赋神通和神念探查。

南蛮巫神。

第二血月。

花满楼。

花满楼自从那日同南蛮巫神见过一面,带走花漪儿后就闭关不出,此时悬定在虚空的定然不是他,那么就剩下第二血月和南蛮巫神了。

一黑一白,形成鲜明对比,两种截然相反的颜色,俯瞰大地,望着齐云城内发生的一切,只是不知,他们对于这一战的态度,是不是也站在截然相反的立场。

洞天。

察天观地,无所遁形。

李云逸同邬羁等人的对话自然也落在了他们的耳畔,第二血月明显觉察了李云逸的动作,轻轻一笑,目光流转,似乎无意间于极南之处望了一眼,随后收回目光,微笑淡然。

南蛮巫神面容隐藏在斗篷之下,与之前一样,但并不影响他捕捉到第二血月眼底闪过的一抹不屑。

第二血月在看谁?

南蛮巫神心里有答

农村性故事完整版在线阅读

案,因为,他是洞天,第二血月能看到的,他也能看到。

鲁言!

正是从极南处奔走而来的鲁言,身影隐藏黑暗之中,或者说,他的身后携卷黑暗,波动隐现,却并非来自他自己,道道黑暗波纹就像是蜘蛛鳌足不断挥舞,推动着他的身体极速前行。

若是李云逸看到这一幕,定然能发现,这股波动,赫然和他们此行在每个城池遇到的沼魔一模一样。

巫族百万大军分列十四只军队,袭击东齐十四边城,鲁言掌控的沼魔也恰好只有十四尊么?

不!

事实证明,他身上还有,更可能不止一尊!

“先天魔体,果然不俗。”

“听闻第二兄为寻找此人,脱困之后冒险再入中神州,险些身死再度被困,引诸圣疑惑。”

“现在看来,第二兄当是高瞻远瞩,落子精湛。”

“此人,应当就是第二兄为那里,为自己,准备的后手吧?”

南蛮巫神没有回应第二血月的询问,轻描淡写地说着。

后手?

第二血月闻言眉头一挑,也不否认,轻轻一笑。

“巫神兄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李云逸,应该就是巫神兄为打破自身桎梏的重要一环吧?”

“只可惜,此人虽然天赋还算不错,实则太狂妄了一些……”

第二血月轻松回应,对于南蛮巫神的话,不否认,也不承认,直接把话题引到李云逸身上。

洞天如渊。

只是第二血月和南蛮巫神话语中打的哑谜,若是传出,足以令无数人猜想连连。

而南蛮巫神似乎早就习惯这样的智慧碰撞,气息依旧,奇异斗篷遮掩,第二血月看不出他的表情,话锋一转。

“第二兄认为我这徒儿不可能取胜?”

李云逸,天赋尚可?

如果是风无尘太圣等人听到第二血月对李云逸的评价,定然会大吃一惊,震撼无比。

四年圣境。

并且是远超普通圣境一重天的圣境。

更用一己之利直接培养出了九位圣境,这样的天赋,只是寻常?!

但显然,对于第二血月来说,真相似乎就是如此,他们立足时间长河不知道多少岁月,见识实在是太多了,不知道见证了多少天才的崛起和陨落。

若是以整个中神州的历史作为背景,李云逸四年圣境的成绩固然不错,但绝对算不上顶尖。

更何况,唯有第二血月这些人才知道,真正决定一个人未来成就和巅峰的,绝非天赋。

性格,更重要!

面对南蛮巫神略显锋锐的反问,第二血月轻轻一笑。

“巫神兄似乎对这李云逸很是自信?”

“只可惜,有些时候,努力固然重要,但天赋更是如此,巫神兄应该不会否认吧?”

天赋流?

听到第二血月轻描淡写的回应,南蛮巫神隐藏在斗篷下的眉头轻轻蹙起,却没有直接否认,只是道。

“天赋决定只是下限。他是我的徒弟,老夫自然更支持他。”

“倘若第二兄心有雅兴,不如我们小赌怡情一把?”

赌?

赌此城池的最终结果。

还是李云逸一方和沼魔之间的胜负?

第二血月眉头一扬,不置与否,和刚才展现的态度相仿,嘴角勾起。

“支持?”

“难不成巫神兄最为支持的,不是巫族么?”

不是巫族?!

第二血月此话普通,毕竟,恐怕任何人听到南蛮巫神刚才那句话都会忍不住在心里泛起这样的疑惑。

李云逸!

南蛮巫神句句不离李云逸,难道亲眼见证这场大战,巫族百万大军损失惨重,除齐云城全部覆灭,对他来说并不在意?

他可是南蛮巫神,整个神佑大陆公认的巫族守护神啊!

但。

当第二血月此话一出,南蛮巫神斗篷下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似乎连气息都瞬间凌冽了,虽然立刻收敛,但这份异常却是真实的。

“他猜到了?!”

南蛮巫神谨慎而忌惮地望着第二血月,大脑极速运转,思索第二血月这听上去无比普通的话深处或许蕴藏的玄机,正思索该如何回应,突然。

“我们两人就不要互相猜疑了。”

“巫神兄想借我血月魔教锤炼李云逸,而我欲借巫族锤炼我血月魔教,目的或有不同,但都是一回事。”

“至于其他,何必多言?”

“就让他们自己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否有错吧。毕竟,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不是敌人。”

说着,第二血月施施然悬空而立,面色如常,却是再也不看南蛮巫神一眼,神色平静而淡然,似乎真的打算只做一个旁观者,作壁上观,欣赏这一战了。

不是一路人。

不是敌人?!

南蛮巫神斗篷下眼底锐芒闪烁,抽离杂念,波澜平息,无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而与此同时。

第二血月突然以此言结束讨论,显然并非无意,就在他的话音飘散虚空的一瞬间。

轰!

地面上,李云逸所在的灵舟之前,身着骸骨战甲的熊俊登场,在他身边,还有邬羁等人。

“殿下,我等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开战!”

熊俊雄浑厚重的话音传荡全场,可是接下来,第一时间反应的却不是李云逸,而是……

呼!

以黄化姚贺为首,五大巫族圣境齐至,斗志狂放,战意凌然,令人闻之侧目。

是的。

五大圣境。

太惠也在其中,只见他脸色微红,视线闪烁,似乎不敢看邬羁的双眸。而与他相比,邬羁就坦然许多了,主动轻轻点头示意,太惠似乎这才终于放心了一些,身体不复僵硬。

很显然,黄化等人最终并没有选择听从李云逸旁观的命令,还是要参与这一战,不肯置身事外,亦不肯坐享其成,要用自己的一腔热血,重燃巫族之威!

邬羁并未表示冷漠,原因也很简单。

虽然黄化他们没有听从李云逸的安排,但严格来说,他们也的确没有听令李云逸的严格约束,更何况,此战只为齐云,只为沼魔,他们抱有相同的目的,又岂会冷面相对?

这时,灵舟里才终于传来李云逸的回应。

“半个时辰,决出生死。”

“去吧!”

生死战!

李云逸再次为此战定性,人人精神一凛,邬羁反应最快。

“第三大队,上!”

“熊将军,开路!”

轰!

瞬间,随着邬羁振臂一呼,大地震动,整整两百位身披骸骨战甲的战士一跃而起,身上白芒如潮,手上兵刃显然经过了刚才及时的淬炼,波动荡漾,幽兰火光亮起,连成一片,如巍巍城墙,又如一把坚不可摧的利刃,向齐云城内涌动的血潮展露自己的锋芒!

“尖刀!”

灵舟内,风无尘望见这一幕,蓦地想起,就在一年多之前,当李云逸创造骸骨战甲,组建骸骨营时所说的那句话。

“骸骨营,景国未来的真正尖刀!”

当然,李云逸现在已经不再是景国的皇子了,而是南楚的摄政王,但他当年所发的宏愿,显然已经做到了,起码做到了一部分!

这些时日,骸骨营在外奔波,和巫神教几乎融为一体,仍然在极速发展,此时已经扩展成三支大队,每个大队都有昔日整个骸骨营的规模,达到了两百人。

骸骨营,已经六百人了!

三支大队,分别掌控在林睚邬羁和熊俊手里,寻常时候分别主持南楚国内事宜、巫神教和南楚边境。现在,林睚虽然不在,但他们已经全部汇集在了一起!

这个数量,相对于巫族百万大军来说,实在是不够看,可是它的质量……

“全员宗师?!”

黄化等人,包括于良等人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完整版”的骸骨营,哪怕只是其中一个大队,还是立刻被这冲天而起的浩荡战意惊呆了。

可怕!

骸骨营的质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整整二百人,竟然全部都是宗师层次。并且,加上他们身周萦绕的滚滚白潮,和身上散发着异样波动的骸骨战甲……

黄化等人甚至有种直面同阶圣境的感觉,若是他们其中一人与这些人厮杀,在都不避让退缩的情况下,最后惨败身死的,极有可能是他们!

“不!”

“不是极有可能,是一定!”

轰!

黄化眼睁睁看着,在邬羁一声呼唤之下,骸骨营悍将出击,两百人并非一拥而上,而是错落有致,就像是组建成了一座精密至极的兵器,而他们每个人,都是零件。

呼!

骸骨营分离,化成四队,每支队伍五十人,在他们形成掎角之势的瞬间,一股熟悉的炽热气息于虚空爆发!

火!

最炽热的火焰!

它们源自骸骨营士兵手上的刀斧,源自于他们身上的生命之力,更源自于……

这片天地!

“天地之力?!”

“人族战阵!”

黄化等人眼瞳蓦地睁大,惊骇莫名。哪怕他们早就听说,南楚骸骨营举世无双,只是宗师之身,就能发挥出圣境战力,而当这一幕真正出现在眼前,他们还是忍不住心头悸动,更忍不住心生对比。

可,对比的结果,却让他们再次脸色一变。

“区区两百宗师形成的战阵,威力和气势,竟然超过了我们五人?!”

喜欢我真不是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