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哗啦啦……轰!”

很大的动静响起,一棵长得很是挺拔的树木倒下。

“哗啦啦……轰!”

又一棵很是不小的树木,接连倒下……

这是刘成手下的兵卒,以及一些从汉中那里,召集而来的民夫,在这里伐木。

除了伐木之外,还有许多的兵卒、工匠、民夫这些人,正在用砍伐倒的树木,制作云梯、攻城车,以及盾车这些东西。

这是刘成来到葭萌关这里之后,进行了一番的观察,所下达的命令。

不仅仅是葭萌关这里,剑门关那里。

守在外面的廖化、高顺。

也一样是在按照刘成命令,在准备攻城器械。

从这段儿时间以来,自己施展出多种诱敌,与激怒贼人的手段,而贼人依旧是坚守不出的情况上来看。

严颜李严这些人,出关应战的可能是不大了。

所以,软的不成,刘成就开始来硬的。

准备让人制造攻城器械,大举冲击葭萌关和剑门关。

当然,他这样做,倒不是真的想要让手下的兵马,强攻两处雄关。

最为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益州的目光,给张辽做掩护。

当然,等到攻城器械建造完成之后,刘成也会派遣兵马,尝试着进行一些攻击的。

一方面是将戏演的逼真。

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通过这种手段儿,将这两座雄关给打下来……

“校尉,要不要在晚上的时候,派遣一些兵马,将他们才制造出来的攻城器械给烧毁了?

不然,任由他们这样制造下去,用不了几天,他们就拥有足够多的攻城器械,来冲击葭萌关了!”

夜色下的葭萌关这里。

张翼来到严颜这里如此说道。

想要请战出去烧攻城器械。

严颜闻言,看了一眼张翼,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话说,这姓张的将领,打仗都这样喜欢莽吗?

张任已经带兵悄悄出去做大事去了。

结果,这张翼也过来,想要请战出关烧攻城器械……

这怎么都一个个的都喜欢出关?

“不用出关,任由他们制造,任由他们冲击葭萌关。

有着这样一座雄关相阻隔,还怕他们攻打不成?”

说罢之后,又道:“只烧毁一些攻城器械是没有什么用的!

烧毁了他们还能够继续建造,毕竟益州,最为不缺的就是林木。

这些,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反而会增大兵卒的伤亡,不划算。”

张翼闻言,倒是显得比较平静。

他对严颜道:“属下的意思是,咱们一直这样按兵不动,会不会让对面的人,看出来什么,毕竟那可是刘成。

董卓部下之中,最为善战的人。”

严颜闻言,看了张翼一眼,随后摇摇头道:

“不必如此,坚守不出的事情,咱们又不是现在才做

是从之前一直到现在,都在做。

这个时候,专门派兵做出这等事情来,反而是显得有些刻意了。”

听到严颜这样说,张翼心中顿时醒悟,他对着严颜施礼,表示受教。

严颜伸手,在他的肩头拍拍:“心态要放稳,施行计策的时候不要慌,不要疑神疑鬼。

回去好好准备吧,说不定过上一些时间,咱们就真的能够出关厮杀了……”

……

张辽带领着手下兵马,沿着狭窄又难行的道路,显得有些艰难的往南行进。

蜀道艰难。

他们之前入汉中的时候,就体验过。

但,那时候所行走的道路,与这个时候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这阴平小道,真的不能将之归结到道路上。

哪怕是,张辽事先已经派遣两千兵马,在手下军官带领下,先行一步,进行开路了。

这时候走起来,也依然是难行。

暮色渐渐落下,张辽下令停止前进,进行休息。

今天,有十三个手下兵卒,因为失足,而掉下陡峭的山崖,彻底的死掉了……

张辽率领兵卒,进行的休息的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小说全文

地方,不是什么平整的地方。

不是他不想找,而是找不到。

吃过食物之后,兵卒们开始休息。

进行休息的时候,先用绳子绑住自己的腰,然后再将绳子绑在树木之上,方才进行休息。

这是之前得到的经验。

之前的时候,他们没有这样做。

结果,一夜之间,就有不下十人,在睡梦之中,滚落了山崖。

自从那夜之后,睡觉的时候,将自己用绳子绑树上,就已经成为了标配……

张辽腰间,同样绑着绳索。

这个出身北地的汉子,这个时候,看起来更加的坚毅了。

与兵卒们一同行军,一天之中,还要处理不少的事务。

要比兵卒们更加的困乏。

但在这许多兵卒,都已经酣然入睡的时刻里,张辽却还没有睡。

他处理了一些事务之后,在用石块、带着茂密绿叶子的树枝等之类的东西遮挡下,建造出来的一个简易的小空间中,点着蜡烛,在那里研究着地图。

因为有这些东西遮挡,倒也不会有光亮传出去。

张辽专心致志的看了好大一阵儿,方才将简易地图收起。

随后,他走出了这简易的小空间。

抬头朝天上望去,夜色深邃。

漫天都是璀璨的星辰。

张辽站在这里,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去察看了一下夜间守卫的情况。

又忙碌的小半个时辰之后,方才开始睡觉……

……

“开弓就没有了回头箭!

唯有继续前行!

向后者死,向前者生!

如今,咱们已经走了九成!

再有不足百里,就能够通过这阴平小路了!

到时间,有天大的功劳,等着我们!”

第二日,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张辽就已经起来。

站在这里,与正在收拾行囊的兵卒,进行打气。

一番打气之后,就带领着兵马出发。

今天,距离张辽从阴平桥头,进入阴平小路,已经是第十八天了。

阴平小路的一些地方,也是有着一些小型村镇这些存在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泄露行踪,张辽只能是率领兵马进行绕路,走更为偏僻难行的地方。

在这种刻意为之的情况之下,这一路走来,真的是崇山峻岭,荒无人烟。

张辽带着兵马,进行穿行。

第二日的上午的时候,来到了一处高大山岭之前。

带领兵马来到岭上。

正遇到身上有着不少伤疤的开路将领,与许多负责开路的将士,在这里抹眼泪。

“你等在此啼哭什么?”

张辽出声询问。

在见到是主将张辽过来之后,这些人眼泪就更加的止不住。

作为开路先锋的将官,来到张辽身前,哭着说道:“这里唤做摩天岭,这岭的西侧,都是悬崖峭壁,不能够开凿。

无法行人。

咱们此前的花费的辛苦,全都白费了!

因此悲从心来,忍不住哭泣。”

张辽伸手在手上身上许多地方,都是新旧伤疤的将官身上拍拍。

“别哭了,随我一起去看看,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开路先锋,闻言就收住眼泪,陪着张辽西行。

行不到两百步,就已经是来到摩天岭的边上。

果然都是悬崖峭壁,格外陡峭。

站在摩天岭这里,朝着西侧望去,余下的都是一些低矮山峦。

目光继续往西延伸,目光的尽头,已经有了平地。

张辽深吸一口气道:“咱们从阴平桥头出发,来到这里,走了不下五百里!

咱们从阴平小路入西川的事情,我也已经告知了皇叔。

皇叔这个时候,必定在葭萌关,剑门关那里,在为咱们打掩护!

这是入西川的最后一道坎。

下了这座岭,地势就平缓了!

今天下午,咱们就能够出山区,进入西川。

入了西川,就是江油城!

这个时候退兵,岂不是可惜?!

莫说前面阻挡着的是悬崖峭壁,就算是刀山火海,这个时候,咱们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往前行!”

张辽如此说道,就率先将自己的武器,从这悬崖峭壁之上给丢了下去。

并号召其余人,也这样做。

而后,解下之前就备下的绳索,绑在了树木之上,用手拉着绳索,率先下了悬崖峭壁,一路往下而去。

不愧是历史上八百冲十万,一战而威震逍遥津,说出名字,能够止江东小儿夜啼的张八百!

胆气就是足!

听了张辽的这一番话,又见到了张辽这个时候所做出来的举动,这些将士,大受鼓舞,纷纷学着张辽的样子,拉着绳子往悬崖下而去。

也有一些排的靠后的兵卒,则趁着这个机会,迅速砍伐树木,用绳索和粗细合适的树棍做简易的软梯……

张辽下了摩天岭,只觉得手脚都有些发颤。

他不敢怠慢,立刻就从地上,抄起一杆枪,有往身上悬挂了一壶羽箭,背上一张大弓。

然后就赶紧朝着周围打量。

周围树木丛生,一片荒芜。

没有人烟。

没有立下石碑,写上一些谶语,更没有空了军营……

两个时辰之后,随着张辽一路来到这里的六千多兵卒,全部都从摩天岭上下来了。

只不过,有将近五十人,下来之后,再也没有站起来……

他们在下来的过程里,发生了一些意外。

有的是绳子断了,有的是下来的途中,体力不支,而死掉了……

整理铠甲器械的途中,张辽对兵卒们道:“我等有来路,而没有归路了!

想要活下来,只有努力向前,自己杀一条路出来!

前方江油城,粮食足备,我等努力向前,合力打下江油城,才能稍稍喘息,获得一丝生机!”

“愿随校尉死战!”

众将士纷纷出言应答。

张辽闻言,哈哈一笑:“好!这一次,就让咱们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让整个天下的人,都好好的看看咱们的威风!”

说罢,张辽步行引领六千余兵马,一路朝前急行。

星夜兼程,一路直往江油城而去……

不说张辽暗渡阴平小路,星夜兼程,直奔江油城。

只说江油守将邓芝。

东川已经失去的消息,这个时候,已经传到了西川之地。

邓芝闻听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加紧了防备。

在从剑阁而来的大路之上,设立关卡,并埋伏兵马。

并在东门那里,安排下不少兵马,进行守城。

他将守备力量,大部分都调集到了这个方向。

这乃是常识。

倘若真的有大量关中兵马前来,也只能是从这个方向而来。

其余的地方,除非插上了翅膀。

否则,关中兵马,断然不能过来!

虽然安排下了兵马,但邓芝并不怎么紧张。

不仅仅是他,就连他手下兵马,也一样如此。

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李严、严颜分别带领着兵马,驻守在剑门关和葭萌关那里。

两座雄关横在那里,只要雄关不破,他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就不会有兵马能够冲击到江油城!

邓芝整理兵马,办完公务之后,返回家中。

刚刚到家,就有仆妇前来,说老夫人相召。

邓芝闻听是自己母亲召自己前去,不敢怠慢,立刻前去相见。

“我儿,我闻听关中兵马,已经的得了东川,正在攻打西川,倘若剑门关以及葭萌关被破,关中兵马蜂拥儿来,我儿当如何做?”

邓芝是一个孝子,邓芝的母亲,也是一个有见识的。

闻听母亲所言,邓艾开口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刘益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小说全文

州派遣孩儿在这里驻守,如今敌军来犯,孩儿自当坚守城池,抵挡来犯兵马!

与之死战!”

邓芝的母亲闻言点了点头,对邓芝道:“我儿说的不错,你且上前来。”

邓芝闻言,就上前几步,来到母亲跟前,等待着满脸慈祥的母亲,对自己进行夸奖鼓励。

结果,下一刻……

“砰!”

一声响动传来,邓老夫人手中的拐杖,已经狠狠的抽在了邓芝的背上。

邓芝乃是一个孝子。

见到母亲发怒,连忙跪倒在地,好让自己的母亲,打着自己更方便。

邓老妇人,又接连打了好几挂拐杖,方才停手。

用手指着邓芝道:“我打死你个不忠不孝之人!

为娘交给你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就是这样理解的?!”

听到自己母亲这样说,本来就挨打挨打的比较迷惑的邓芝,就变得就更迷糊了。

不是……这样理解的吗?

喜欢开局就杀了曹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