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龙虎山范围极广,叶千秋带着吴灵素落下云端,来到一片山林之中。

落地之后,吴灵素心里感慨不已,从泱州到剑州,若是乘船坐车,快马加鞭,快则一旬,慢则二十天,但掌教真人带着他腾云驾雾,不过一日,便到了龙虎山,这般神通,当真是神仙手段。

吴灵素本就是龙虎山弟子,自然熟知龙虎山天师府坐落在何处。

当年离开龙虎山的时候,吴灵素就发誓总有一日要风风光光的回到龙虎山。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外行走多年,他创立神霄派,经营出了自己的势力之后,越来越明白,想要靠自己的力量风风光光的走一遭龙虎山,怕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

想通过旁门左道证得长生大真人,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好在他吴灵素运气不错。

先有赵玉台,后有叶千秋。

叶千秋虽然比赵玉台更狠辣,让自己损失了一个儿子,但是只要自己活着,儿子就可以再生。

而脚踏龙虎的机会,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

吴灵素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和一旁的叶千秋说道:“掌教,龙虎山底蕴深厚,咱们今日?”

叶千秋闻言,微微一笑,道:“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

吴灵素道:“弟子也算是出身龙虎山,有些事,弟子还是清楚的,掌教此番上龙虎山,定然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弟子有些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叶千秋笑道:“讲。”

吴灵素道:“龙虎山除了四大天师之外,应该还有那不出世的人物。”

“当年人屠徐骁率数千铁骑兵临山脚,龙虎山希字辈第一人赵希翼也不曾离开襄樊三万六千周天大醮,四大天师里也只是去了两位。”

“近二十年赵丹坪在京城做成了那青词宰相,与羽衣卿相赵丹霞南北交相辉映。”

“国子监左祭酒桓温与当朝首辅张巨鹿师出同门,道同政合,两人亲如兄弟,唯独在一事上意见分歧,世人皆知张首辅独尊儒术,贬斥佛道,而正统儒家出身的桓温则十分推崇黄老清净,在京城里与赵丹坪相交甚深。”

“赵丹坪虽身在天师府千里之外,但依旧管着龙虎山教规教戒与斋醮科仪两大门类。”

“赵丹霞对外统领天下道门,对内仅是象征性管教教理,至于修炼方术,名义上由老天师赵希夷统率,实则交由几位静字辈打理具体事宜。”

“据弟子所知,天师府负责府门接待的是赵家宗亲赵静沉,被天子赏紫赐号的白煜负责学说论辩,经常开坛讲经说道,与白莲先生同是外姓道人的齐仙侠只管练剑,以及偶尔传授静字辈以下道士剑术。”

“天师府各脉同气连枝,各自荣华,相辅相成,才有今日龙虎山黄紫显贵的大好时光。”

叶千秋闻言,笑道:“看来你对天师府还真是了解不少。”

“你说的也不算错,天师府的确是花团锦簇,但越是花团锦簇,就越是危机暗藏,你只看到了天师府的表象呐。”

“五十年前有齐玄帧力压天师府,如今静字辈中仙道有白莲先生,武道有齐仙侠,皆是外姓,不论机缘还是道法,赵氏宗亲根本都无法并肩,这些年期间勾心斗角,未必比俗世家族少了去,若非天师府忧虑主弱枝强,赵丹坪何至于去做那滑稽可笑的青辞宰相。”

吴灵素低头道:“弟子惭愧。”

“弟子在前带路。”

叶千秋摇了摇头,道:“无须那么麻烦,且在这里等等,马上就会有人来接。”

吴灵素有些诧异,难道龙虎山上的人已经知道他们来了?

就在吴灵素疑惑的时候。

只听得叶千秋张口道:“青城山神霄派叶千秋初至龙虎山拜会,冒昧打扰还请诸位天师海涵。”

“青城山神霄派叶千秋初至龙虎山拜会,冒昧打扰还请诸位天师海涵。”

叶千秋的声音飘荡而去,响彻云霄,八方皆闻。

吴灵素心神震颤,心中忍不住激动万分。

这才是长生大真人的风范。

开口就直指龙虎山四大天师。

龙虎山的这帮人可以瞧不上他吴灵素,但如今神霄派的天已经变了,陆地神仙来访,谁敢不敬三分?

就是龙虎山也一样!

……

龙虎山。

天师府,玉皇殿。

一条古碑绵延的碑廊之中,其中一座青玉大碑独茂碑林,高达三丈,乃第四代龙虎山祖师迁至此地树立,上书紫霄福地四字,传闻与徽山牯牛大岗“独享陆地清福”共成子母碑。

此时,一名穿正黄色尊贵道袍的道人站在碑顶,遥望云锦山中。

那道人一脸凝重,碑脚站着三位都上了年岁的老道,穿戴各有特色,最年长者须发如雪,凉鞋净袜,身上只是一件寻常的鱼肚白苏纱道袍,并不怎么出彩,但好歹披了件出尘的方士鹤氅,隐约有几分得证大道的长生气派。

年龄次之的老道就要邋遢太多,一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小说完整全文

件青布厚棉袍子,可见污渍斑斑,似乎怕冷,脚上踏着一双厚底暖鞋,加以棉布裹腿,让人好奇这老道如何有资格站在这天师府内宅。

剩下一位,内袍正黄,外罩了一件紫色大褂,华美尊贵到了极点。

天师府宗室嫡系可穿黄,龙虎山寥寥无几的尊贵真人可披紫,可以黄紫于一身的道士,唯有道门掌教赵丹霞一人。

与天子同姓的四位大天师齐聚一堂,这是自从外姓人齐玄帧白日飞升以后就很少出现的情况。

一生中大半时间都在闭关图破关的赵希翼,才气超群却生性散淡的赵希抟,道门领袖赵丹霞,擅写青词雄文的赵丹坪。

今日终于聚集在了一起。

云锦山中,传来的动静不仅是山上的弟子都听到了,便是那徽山大雪坪中的轩辕家人都听的真真切切,更何况是四大天师。

赵丹坪站在高处,遥望云锦山中,想要看清楚近来在江湖上声名大显的神霄掌教叶千秋到底是何等人物,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带吴灵素这个家伙来拜山。

赵希抟看赵丹坪一脸急切凝重,一副为老不尊的模样,笑得不行。

赵丹霞与父亲赵希翼相视一笑,且不说境界高低,养气功夫差不多算天下无敌。

赵希抟年轻时候就与侄子赵丹坪不亲,总觉得这孩子打小就不讨喜,阴沉沉的,没半点赵姓子孙的大气。

因此老天师从不掩饰对赵丹霞的偏爱,赵希抟赵丹坪叔侄二人可以说是命理相克,虽有至亲至近的血缘关系,但双方见面都没好脸色。

这趟赵丹坪离京回家,大半原因是为了和兄长商讨如何应对朝廷最新几项政事,帝国版图改制,道门原本二十四治区必然要尾随其后作出修改,再者设立僧正一职后,崇玄署极有可能脱离鸿胪寺。

佛道之争,教义之争在表,气运之争在里,丝毫马虎不得,有了僧正,就等于朝廷强行选出官方认可的佛头,届时势必要与道教祖庭的掌教赵丹霞一争高下。

小半原因是那北凉世子快到龙虎山,加上北凉王徐骁在京城掀起大波澜,赵丹坪对姓徐的全无好感,未尝没有回天师府借机惩戒那年轻世子的意图。

只是没想到,没等来北凉世子,却是先等来了近来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神霄掌教真人叶千秋。

如今江湖疯传,这位神霄掌教叶真人是实打实的陆地神仙之境。

此人与北凉世子徐凤年同游数日,还在替徐凤年挡下了杀身之祸,甚至轰杀了皇帝的私生子。

如今,这叶千秋拜山,定然是不怀好意。

此时,只听得赵希抟道:“赵丹坪,还站着祖师爷的石碑上头做啥,人家马上就来了,一会儿你想怎么看怎么看,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赵丹坪冷哼一声,飘下石碑落地。

飞跃碑顶,本就于礼不合,只是一回来就碰到这叶千秋拜山,有点上头,才顾不得身份忌讳,现在稍稍冷静下来,赵丹坪也就不再坚持。

赵希翼双手插袖,道:“大家对这位叶大真人有多少了解?”

最富仙家气态的赵丹霞点头道:“了解谈不上,此人仿佛突然就从世上冒出来一般,一出世,短短几次出手,展露出的实力一次比一次强横。”

“襄樊城外,芦苇荡一战,更是轻而易举的轰杀带着符甲的赵楷还有那王明寅。”

“江湖传闻此人已经是陆地神仙之境,我看应该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赵希翼面有戚容:“祸福无门唯人是召,古人警语,不可不察啊。”

“今日这叶千秋上山,还带了一个吴灵素,来者不善啊。”

“不过,他终究只是一人而已。”

“丹坪,一会儿,你收敛些,别让人家小觑了咱。”

赵丹坪虽说性格偏激,但道法武功心智才气俱是当世一流,听闻父亲提醒,立马静心凝神,顿时锋芒敛尽。

天师府传承一千六百年,多数情况是代代父子相传,掌教天师若无子嗣,便由兄弟叔侄继承,绝无外姓道人或者女子接任的先例。

上任掌教天师赵希慈膝下便无子嗣,当初是由弟弟赵希抟或者侄子赵丹霞还是赵丹坪接过清治都功印、镇运剑、泰皇经箓三件法器,天师府的意见并不统一。

山上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祖宗本意是让赵希抟接过大任,赵希抟也干脆,直接逃下山去逍遥江湖了,撂下一句传我不如传丹霞,这才有了赵丹霞做掌教的局面。

当年赵丹坪去京城,未尝没有赌气的意思。

武当山的掌教可远比不得天师府掌教,后者五百年来一直公认是南方道教的祖庭,武当山王重楼死后让来让去,在龙虎山许多道士看来不过是撑死了区区一山掌教,争了也没意思,怎可与天师府相提并论,若是五百年前的那个武当还差不多。

所幸天师府在赵丹霞手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举成为天下全部道门领袖,本意是要在天子脚下自立门户的赵丹坪才真正低头,故而父亲赵希翼才有那一番福祸无门的凌厉说辞。

赵丹坪冷淡道:“姓叶的带着吴灵素那个玩意儿堂而皇之的来拜山,绝非善茬。”

“天师府的面子可不能丢。”

赵丹霞轻声微笑道:“面子这东西,在丹霞这边丢了,就由丹坪在京城那边多多捡起便是,能者多劳,大哥在这里先告罪一声。”

“大哥你这泼皮无赖的说法,成何体统。”

赵丹坪无奈道,语气不再一味刻板生硬,这些年离开龙虎山,在天子身侧岂会是简单的书写青词遇到诸多因缘巧合,体悟天道,才有了拂尘破百甲,与黑衣僧人杨太机锋相争。

赵丹坪的性格逐渐通透如意起来,不再像壮年时候那般激烈,动辄要与人玉石俱焚。

这要搁在十几年前,赵丹坪早就一马当先,亲自下山先给姓叶的一个下马威了。

赵希抟啧啧道:“姓叶的若真是陆地神仙,那他一出世便来龙虎山,定然没有什么好意,咱们得小心应对才是。”

赵希翼抚须道:“正好碰上咱们四人都在,他便是陆地神仙,也讨不了好。”

赵丹霞与赵丹坪兄弟两人相视一眼,世上多了一个陆地神仙,这两老的也开始有些担心了。

两老的除去潜心修道证长生,以及关注道门气数,一般不会这么关心其他人和事。

天师对世人而言,高不可攀,但在天师府赵姓宗室内,其实也并不如何,终归是一家人,也就是子孙看待长辈的寻常眼光。

赵希翼挥挥手说道:“丹坪你与丹霞先去迎一迎这位叶大真人,我好不容易从棺材里爬出来透口气,要跟你们叔叔拉拉家常。”

赵丹霞与赵丹坪领命离开碑廊。

……

天师府,玉皇殿内。

叶千秋和吴灵素在一名天师府弟子的带领下,在殿中已经休息了多时。

吴灵素看着玉皇殿内的一切陈设,不知在想着什么。

不多时,只见两道身形出现在殿外。

吴灵素看到那两道身形,眼中闪过一抹寒霜。

为首的赵丹霞一眼看到了站在殿中的叶千秋,一脸和善的笑着上前,朗声道:“叶真人莅临天师府,真是令天师府蓬荜生辉。”

赵丹坪一脸冷漠的站在兄长赵丹霞的身后,注视着叶千秋。

叶千秋的目光落在这二人的身上。

吴灵素在背后悄悄介绍着这二人的身份。

赵丹坪听到吴灵素嘀嘀咕咕。

一脸不屑说道:“有些人的脸皮可是真厚。”

吴灵素不以为意。

这时,只听得赵丹霞和叶千秋笑道:“让叶真人久候了。”

叶千秋一脸平静道:“也没等了多久。”

赵丹霞请叶千秋坐下,然后让人给上茶,略微寒暄一番后,赵丹霞直入正题。

“不知叶真人此番上天师府,所为何事?”

叶千秋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来天师府转一转。”

“盛极而衰,这是天地至理,今日之天师府已经是落日前最后的余晖了。”

叶千秋前半句话,尚且没什么。

但后半句话,却是让赵丹坪火冒三丈。

赵丹霞养气工夫深,还不至于因为叶千秋的一句话,就面色大变。

不过,叶千秋说天师府盛极而衰,赵丹霞一样不好受。

吴灵素在一旁听了叶千秋这话,心里那叫一个震撼,敢当着赵家天师说天师府盛极而衰,这不就是咒天师府要倒大霉了吗,还是掌教真人厉害。

赵丹霞面色平静,依旧笑语吟吟的问道:“叶真人此话何解?”

叶千秋淡淡一笑,站起身来,看了看玉皇殿,然后踱步而出。

龙虎山上,有一座龙池,豢养蛟鲵等十数种天南地北找寻而来的灵物,以灵气培植池中莲花,此莲又名长生气运莲。

就在叶千秋从玉皇殿中踱步而出的瞬间,那龙池之中的长生气运莲,刹那间枯萎六朵。

下一刻,叶千秋转头,回望殿中赵丹霞,道:“赵真人,我欲上斩魔台一观,不知可否?”

赵丹霞还没感觉到龙池之中的异样。

听闻叶千秋要去斩魔台一观,赵丹霞微微一怔。

赵丹坪冷哼一声,道:“叶真人请自便。”

叶千秋淡淡一笑,叫上吴灵素,拔地而起,朝着斩魔台而去。

赵丹霞和赵丹坪见状,兄弟二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

“他上斩魔台意欲何为?”

赵丹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赵丹霞摇了摇头,道:“此人深不可测,若是在山上出手,恐怕会造成不小的风波。”

“且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

世人皆知龙虎山是道教祖庭,有黄紫贵人联袂出现的天师府,有那架传说中“我不报春春不至”的神奇大鼓,玉渡山有一株万年长青的古桃树,树荫之大,巍巍然遮覆数十亩……

龙虎山千年历史,有数不清的大真人,有目不暇接的风景形胜,但是毋庸置疑,近百年以来,唯有一座斩魔台,最夺人眼目。

因为有一个叫齐玄帧的长生大真人在斩魔台一坐便是多年。

当叶千秋带着吴灵素来到这个曾经让无数江湖人心驰神往的斩魔台之时。

吴灵素忍不住惊叹万分。

当年齐玄帧就是在这里镇压诸魔。

惊叹过后,吴灵素还有些疑惑,他本以为今日掌教真人来到龙虎山,上了天师府,会给天师府一个教训。

但是,现在看来,掌教好像没有一点要动手的意思。

难道是忌惮天师府的实力?

就在吴灵素疑惑之时,龙虎山上,山林密处,一声爆喝声传来。

“姓叶的!”

“你找死!”

喜欢诸天一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