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看着这一幕书生拿刀追山贼进古刹的画面,陈川顿时心神一动,只觉一股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驾——”

又一拉缰绳,也跟着驱马向古刹而去。

古刹中,书生拿着大刀将山贼追进寺庙里面。

“你跑啊,你再跑啊,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书生累的不轻,追进寺后身体往旁边门口墙壁一靠,借此缓一下气,大口喘着粗气,满头大汗,不过看着山贼的目光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全文在线阅读

狠色不减,他知道,面对这些山贼,你不狠,自己就要死,所以不想死的话,就必须要狠。

书童拿着书箧行礼也从门口跟着书生追进来。

山贼也被吓的不轻,从未见过这么狡猾有狠劲的书生,以往路上打劫遇到的那些书生哪一个不是柔柔弱弱手无缚鸡之力,胆小如鼠,见到他都吓的唯唯诺诺,但是眼前这书生,不仅胆子大还狡猾,一开始示他以弱夺了他得刀,若非这书生真没有杀过人夺得主权要杀他时犹豫了给他找到机会,恐怕都已经直接要被这书生给杀了,但是他可不敢再让书生追上。

虽然这书生明显没杀过人,杀人时有些犹豫,但是真的再被这书生追上,他可不敢保证书生不敢杀他。

这时候寺庙里面出来一个身材矮小身材微胖耳垂很长的和尚,似听到外面的动静声音才急忙忙的小跑出来。

“发生什么事,发生什么事?”

和尚小跑出来,看着山贼和书生,面容和善。

看到出来的和尚,山贼立即眼神一动,赶忙跑向和尚求救道。

“大师救我,这人要杀我。”

书生一看山贼倒打一耙也立即急了,赶紧解释道。

“大师不要相信他,他是贼。”

“刀在你手上,被绑的人是我,现在是你要杀我。”

山贼道,同时背后被绑的双手也快速活动起来解绳索。

“我们着是先发制人,大师你千万别相信他,这人真的是个贼。”

和尚闻言面容一笑,看了眼山贼,又看向书生。

“他是贼,可是他说的也没错啊,刀在你手上,现在是你要杀人。”

书生脸色微变,一时想不出怎么接这话,只好拿出刀道。

“刀也是他的,是我们之前示敌以弱、先发制人夺过来的。”

恰好这时候山贼解开了绑住自己双手的绳索,猛地双手一下子抓向书生手中的刀想要夺回刀。

“小心。”

书生脸色一变,还不带多反应,其和山贼的动作都一下子愣住,都只觉眼前一花,刀就直接被和尚夺去落到了和尚手中,速度之快,连他们都完全没有看清。

书生有些惊愕发愣。

“高手!”

山贼则顿时心头一紧,一下子意识到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和尚绝对是深藏不露,从这一下夺刀就可以看出,普通和尚绝对不可能有这般手段速度。

“佛门没有什么兵兵贼贼的,贫僧法号不动,所以请诸位施主也就不要动了好不好。”

和尚又笑着开口道,说话时目光笑着看了一眼山贼,山贼顿时心头一紧,在和尚目光对视的瞬间,他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心知这肯定是遇到真正的高人了,当即也不敢再放肆,赶紧连连点头。

书生听和尚这么说,又见山贼都已经点头且刀也是在和尚手中没有被山贼夺去,也随之点了点头。

“大家应该都饿了,我去准备一些粥饭,大家吃点东西再说吧。”

和尚又道,说完又看向门口外面道。

“大雨将临,已经到门口的施主,不如也进来一起吃点粥饭避避雨吧。”

外面有人?!

山贼和书生都是一惊,闻声也是立即向门口外看去,随即就听一道好听的青年清朗声音响起。

“如此,那就打扰大师了。”

一个牵着白马手持折扇的白衣青年出现在门口,将马往门口一放,走进来,马绳也不栓,但马也不跑,就乖乖的站在门口。

看到白衣青年,无论是山贼还是书生都不由瞬间心神一震眼神呆了一下,实在是青年的面容气质都太出众了,几乎给人一众完美无瑕的感觉,尤其是再配上其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出尘之气,给人的感觉就似画中走出的天上谪仙一般,不似凡间人,赫然正是陈川。

“打扰大师了。”

走进寺中,陈川对着和尚一拱手。

“无妨,施主和其他三位施主一起先自便吧,贫僧去准备粥饭。”

和尚对陈川一笑,然后转身走进寺庙大堂里面的一扇门。

和尚一走,大堂的气氛顿时一下子静下来,书生戒备的看着山贼,被山贼回了个蔑视的笑容,不过书生也不怒,见山贼没有什么异动这才心中稍稍放心下来,随后看向陈川,见陈川气度不凡、打扮出众且身上气质出尘中又带着几分读书人的儒雅书卷之气,想来多半也是和自己一样的读书文化人,而且说不得还是和自己一样进京赴考的学子,当即心生几分结识。

“在下朱孝廉,还未请教兄台大名。”

书生主动上前向陈川打招呼道。

朱孝廉,果然。

陈川闻言瞬间心中暗道一声果然,自看到三人时他就感觉熟悉,现在再一听书生自保名字,再看到左边墙壁上的壁画,他就彻底确定了。

书生朱孝廉、山贼、寺庙、壁画、和尚。

这是画壁啊。

画壁里面的女儿国有木有,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不过表面却是丝毫不露异色笑着拱手回礼道。

“原来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全文在线阅读

是朱兄,在下陈川。”

“原来是陈兄。”

朱孝廉又一笑,同时心中闪过一丝狐疑,感觉陈川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陈川?!

一旁的山贼也听着两人的对话,闻言也不由眉头微动,感觉陈川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也一样一时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

“我见陈兄气度不凡,似也是我辈学子,如今正值恩科开考,陈兄莫不是也是打算上京赴考。”

朱孝廉有主动到攀谈道。

“不错,朱兄也是打算去赴考?”

“正是。”

见陈川答应,朱孝廉也顿时心头彻底对陈川放心亲近起来,随后也彻底打开了话题,和陈川热情的攀谈起来。

一开始两人还只是聊此次恩科之事,随即感觉越聊越投机,各种诗词经意、文学古籍都聊了起来.....

而越是交流,朱孝廉心中对陈川也是越发有好感,甚至到最后直接变得钦佩,因为他发现,陈川的知识之渊博,简直超乎他的相信,各种文学知识但凡他提到的,陈川就没有一个是不知道的,似乎陈川就没有什么是不知道的一样。

这让朱孝廉顿时心中对陈川大为钦佩。

陈川也对朱孝廉多了几分欣赏,因为通过交谈他发现,朱孝廉的学识也十分惊人,居然能逼得他用出自己差不多十分之一的文学知识量,但是要知道,以他如今的学识,阅书都已经不知多少万卷,说一句博古通今毫不为过,但是朱孝廉却能和他在学识上探讨这么久逼得他用处自己十分之一的文学知识量,不可为不惊人。

而且最主要的,朱孝廉和大多的酸儒书生都不同,这个世界大多书生的思想都比较迂腐,很多都是死读书,但是朱孝廉的思维却十分灵活,而且擅长随机应变,这一点从起之前能拿着刀反追山贼就可以说明。

一般的普通书生如果遇上山贼,基本都是被吓得任由宰割的局面,但是朱孝廉不仅没有任由宰割,还示敌以弱夺刀反追杀山贼,可见朱孝廉不仅有学识素养,还有勇有谋。

两人正交谈的投机。

“哼,酸儒书生。”

一道破坏气氛的声音响起,是山贼,他原本也是在细听陈川和朱孝廉的对话的,但是后来听着听着听到两人聊各种文学知识之后就完全听不懂如听天书了,而且感觉还听的烦,当即忍不住道。

“酸儒书生,就算我们是酸儒书生,我之前也能拿着刀追着你跑,我们是酸儒书生,你岂不是连酸儒书生都不如。”

朱孝廉顿时反怼一句,一下子怼的山贼无法可说。

“陈兄小心,这人是贼。”

见山贼被怼的不说话了,朱孝廉也不再和他多言,而是又向陈川小声提醒道。

陈川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这时候左边墙壁前,随朱孝廉一起的书童声音传来。

“公子,你快来看,这里有画。”

.........

喜欢聊斋剑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