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春叫的声音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临近晌午。

陆水跟慕雪一起往火车站而去。

唐姨已经在车站等候,慕雪需要去发发请帖。

陆水不能跟着,他要留在这里等慕雪回来。

后续是要一起离开了,只是十二月份时慕雪还要回来,她要在慕家等着出嫁。

这是必然的事。

要嫁人了还在陆家,就不太好了。

陆水也刚刚好要在外面处理一些事,还不用担心有人自家等着。

额...

好像也得早点回去。

毕竟要成婚,不回去几位长老可能会有过激行动。

比如把他抓回去,这就不好了。

容易丢他陆少爷的颜面。

小时候丢就算了,要成婚了就不能继续丢。

成长有时候就是身边多了一个人。

一个不够,两个就够了。

如果两个都没能成长起来,那就真的失败。

妻子孩子要指望谁呢?

爹娘老了,要指望谁?

好吧,陆水发现他爹娘老了也很有活力,现在都好几个半百的人,一点老人家的气质都没有。

娘亲还一副少女模样,指不定一起外出,娘亲都能让他叫她姐。

不过娘亲不跟他一起外出,只会跟陆大族长一起外出。

“慕小姐,这次外出应该不容易,把真灵带上较好。”陆水开口说道。

“就真武一个人在身边,烤鱼的人数会不会不够?”慕雪轻声问道。

真灵带着自然是好的。

丁凉虽然在向真灵学习,但是不知道是天赋不够还是怎么了,就是无法做到真武真灵那种地步。

真武真灵居然有这等天赋,着实让人意外。

他们在储物法宝,准备了多少东西?

嗯,丁凉可能储物法宝跟不上。

要知道真武真灵是三长老为陆水准备的,身上东西一点不差。

陆水的储物法宝都是普通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陆水不省心,而且储物法宝容易弄丢。

除非储物法宝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否则陆水根本不会去找储物法宝,只会拿个新的。

“没事,慕小姐不在的日子我不吃烤鱼。”陆水声音平缓。

他跟慕雪肩并肩,走的不快。

此时的慕雪编着小辫子,穿着较为普通的仙裙,但是看上去还是那般漂亮。

小辫子自然是陆水给她编的。

陆水啥也不会,就会编小辫子。

“因为我不在,一个人吃没味道?”

慕雪微微抬头看着边上陆水,好似想把陆水想说的提前说出来。

好让陆水无话可说。

“怎么会。”陆水侧头看着慕雪明亮的眼眸,轻声道:

“我只是一个人吃不完,觉得浪费。”

慕雪露出露出客气的微笑,道:

“委屈陆少爷了。”

“慕小姐言...重了。”陆水本保持笑容,但是说到最后,脚就被什么踩了。

有那么稍微微的痛。

“哼。”慕雪转头往前走去:

“下次不会说话,记得别说话。”

陆水蹲下拍了拍脚,而后跟上慕雪。

至于不说话什么的,权当没听到,怕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慕雪还敢动手?

也就人少的时候程程威风。

他陆家大少,何惧于此?

陆水心中豪言壮志刚刚开头,就突然止住了,这时候慕雪突然转头看了过来。

“陆少爷,你一点都不聪明。”慕雪看着陆水说道。

听到这句话,陆水怔了下。

随后来到慕雪跟前低头轻轻碰了下慕雪的嘴唇。

慕雪睁大了眼睛,倒也没有退。

直到陆水起开,慕雪才后退了一步,随后四处查看。

好在这条路没人。

被看到就完了。

“这下聪明了?”陆水开口问道。

“哼,自作聪明。”慕雪瞪了陆水一眼,而后来到陆水边上,跟陆水并肩而行。

“陆少爷这几天会乱跑吗?”

“不会,慕小姐不是担心慕家又要翻新,我在这里看着。”

“那就更危险了。”

“慕小姐要对我有信心。”

“有信心再翻一次?”

“......”

陆水跟慕雪一点点靠近火车站。

花了些许时间,陆水便把慕雪送上了火车。

唐姨带着雅月雅琳,慕雪身后跟着丁凉跟真灵。

一行六人,离开了慕家。

陆水看着火车离去。

他倒也不担心慕雪,如果真有人得罪慕雪,那他觉得该担心敌人了。

大概他们会明白什么是被紫衣神女支配的恐惧。

“真武。”陆水轻声道。

“少爷。”真武来到陆水身边等待命令。

“回陆家准备灵石吧,十一月了,祭坛一个月内就会完成。”陆水说道。

祭坛完成,就该他行动了,一旦成功就要结算报酬。

虫谷联系人是天女宗,把灵石送到那边即可。

然后就是问题。

这个需要准备一下。

目前是分两种可能,一是那时晋升七阶,那就好

女人春叫的声音全文在线阅读

办很多。

若是无法晋升七阶,那就复杂一些。

“少爷,最近他们一直想知道,要怎么问问题。

就是好奇。

希望可以透露一二。”一旦离开,再次回报工作要两三天后。

所以真武觉得现在有问题先说比较好。

进展也说一下,让少爷也有个谱。

听到这个问题,陆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道:

“手。”

真武有些不解,不过还是伸出手,看看少爷要做什么。

真武的手伸出来,陆水便在半空开始画起符文。

不过几个呼吸间,一道生涩难懂的符文便立于半空,接着印在真武手中。

“把这个符文发给他们,时间到了符文会发出光亮。”陆水收回手,继续道:

“届时可通过许愿方式,将问题问出。

我会在同一时间,将他们拉进命理空间,回答他们所有问题。”

“命理空间?”真武有些不懂。

陆水微微点头,道:

“一念永恒,观我命理真身,万世主宰。”

的模糊一角。

如果真让他们观看命理真身,那就是恩将仇报了。

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效的回答他们问题。

毕竟人数太多了。

直接拉到一块,直接询问,便可。

真武不是很懂,但是很厉害的样子。

对他来说也很简单,把符文发下去,时间到了许愿问出问题,便能得到答案。

不知道他能不能问。

额,他可以当面问。

他想问的是,如果有一天三长老发现了少爷的特殊,他跟真灵会受到什么惩罚?

这是他们两个一直想知道的事。

不过当面问少爷,少爷肯定也不知道。

不再多想这些,真武继续道:

“少爷,最近还出现了一些问题。”

陆水有些意外:

“还有什么问题?”

虫谷那种问题是问题,其他的应该不是问题才是。

真武有些为难道:

“之前的预算,可能有些不太够。”

这个就让陆水颇为诧异,他望着真武未曾开口。

在等真武往后说。

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哪里又出问题了。

深海水龙?

他们倒也是喜欢宝物的东西,确实会有麻烦存在。

但是祭坛价值有限,他们要宝物明显不适合。

而且,他们不穷。

“净土有些问题。”真武低头解释道:

“净土自成空间,大地广阔,民众无数。

但是缺乏修炼资源...所以...他们可能跟虫谷相差不多。

普通民众选择要灵石,强大的选择问问题。

而且...”

真武偷偷看了陆水一眼道:

“他们数量不比虫谷差。”

陆水:“......”

又来个百万祭坛?

陆水沉默了片刻,道:

“知道街边的广告吗?”

这个让真武有些不解,什么广告?

“一些诈骗广告,看了信了就容易被骗那种。

你回去跟他们说我看了一张,被骗了一个亿。”陆水平静的开口。

“一颗九品,也不够啊。”真武说道。

陆水转头看向真武,低沉道:

“你告诉他们,我看了一万张这种广告,不就完了?”

真武听了当场懵逼了。

“少爷...”他一脸的愁容。

这是不是太随意了?

想要拿出灵石,何等艰难。

最后少爷肯定会被族长他们询问,轻则重罚,重则...不得而知。

陆水没在意,只是问还有没有什么事。

老爹找来也是这个答案。

儿子这么差劲,被骗不是很正常?

总比被知道对亲爹亲娘动手的好?

那肯定比现在危险的多,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真武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这样说。

“秋景宫应该是失败了,不过石明说他一个人建一座祭坛。”真武开口说道。

一时间他居然感觉石明太省心了,居然就一座。

就怕又跟虫谷他们一样,不当人。

最后压力都压在他身上。

陆水也有些意外,不过秋景宫确实不敢乱来。

面对三大势力,有所畏惧,是自然之事。

石明要自己建,大概率是想问他师姐喜不喜欢他,或者讨不讨厌他。

陆水完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希望到时候对方能放聪明点。

问点修为上的问题,他绝对给他开个后门,说的详细一些。

“还有吗?”陆水问道。

这时候他已经转身离开火车站,打算去找老丈人。

明月的事,是时候开始下一步了。

希望会有所收获。

不过有那么多祭坛在,届时也能有足够收获。

“初羽那边还是没有声音,牙疼仙人那边已经把人放出来了,不过那些人问这件事结束,能不能获得自由?”真武开口问道。

那些人是少爷关进去的,好似知道了少爷的身份。

“让他们完成后,再问问题,届时我会回答他们。”陆水道。

真武立即应下。

这些人跟初羽他们不同,初羽他们知道少爷身份问题不大。

但是那些人,危险程度太高,还是不放的好。

当然,少爷要是放了,那说明问题也不大。

“乐风他们已经找到了祸乱古城,那边有一些人,不过还没有人可以进入祸乱古城。

祸乱古城的位置也在移动,目前来看只是在水上漂移。

不确定会不会出现新的变故。”真武开口说道。

说到这里,他又顺便补充了一句:

“深海水龙应该也会参与这件事,具体消息还没有传来。”

陆水点点头,轻声道:

“让乐风他们继续看着,有什么变化通知我。”

不死族是这一切的中心,如果他们没了,那么计划就难了很多。

所以一旦出现变化,他就需要作出相应行动,确保一切走在正轨上。

婚前居然这般忙碌。

随后真武又说了一些事便离开陆水身边,他要回陆家一趟。

等回来大概就会有新的事件需要汇报。

这件事有些大,涉及的人以及势力都有些多,所以每天都有一些进度。

三五天进度就更多了。

之后应该就是较为长久的建造过程,这会不会有问题,就不得而知。

希望没有吧。

真武离开了,陆水就得一个人生活。

突然感觉有些不太习惯。

不过也还好,顶多不吃东西。

刚刚好全力提升修为,积攒天地之力。

不过现在得去找老丈人,明月的力量要压下来了。

很快就要被发现了。

——

——

“小小婷,想不想见识一下流火的命理真身?”

玖看着天空,好似在了解什么。

等了解完就转头看向二长老。

仿佛要炫耀她消息灵通。

“他又干嘛了?”二长老随口问道。

此时的她在翻医书,一本她从未看过的医书,一本生孩子有关的。

不知道是什么人撰写的。

内容极其深奥,是以保住孩子为中心。

对黎音有很大的帮助,她不能全懂,但是推敲一下,她就明白了。

“你居然都能看懂?你医术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遗传谁的?”玖有些惊讶的道。

二长老没在意,继续看。

眼睛根本没离开书籍。

“陆家没听说有人医术好,他们就是实力强。”二长老随口回答了句,又道:

“陆水他又做什么了?”

“他要对天上星辰动手了,大概就一个月的时间。”玖开口说道。

这话刚刚说完,二长老就抬头看向玖:

“他要怎么做?

你说过以他的实力,不应该能够直接撼动那三颗星辰。”

玖笑了笑,然后坐在二长老身边,道:

“他自然不会自己动手,他有完整的计划,这个计划非常浩大。

直接拖上了剑一峰,道宗,虫谷,净土,海妖,乔家,深海水龙,彼之海岸,外加牙疼仙人他们,以及一些有心有力的修真者。

哦,还有还在谈的百花谷,以及合欢宗。

仙山其实也想参与其中。

当然,一切的核心隐天宗,也不甘示弱,开启了最高任务。”

为什么隐天宗是核心?

当然是因为发起人是隐天宗少宗主的缘故。

所以隐天宗看起来就是核心。

听完这些,二长老有些诧异,这是做了什么,才能让这些势力参与其中。

玖双手托腮看着二长老,笑道:

“有没有感觉,自己家没出息的小子,一下子有出息了?

凭一己之力,直接牵动整个修真界。

让无数强者为他买单。”

二长老低眉未曾回答玖的问题。

“修真界四个最知名的顶级势力,三个参与其中。

海妖,净土,那更是超越了顶级势力。”玖把手放下,坐在比较高的椅子上,晃动着小腿。

“到底怎么回事?”二长老问道。

“隐天宗流火,让人邀请了这些势力,为他建造祭坛,作为报酬是给灵石或者问他一个问题。

任何问题,任何境界的疑惑,均可。

哦,忘记告诉你了,天女宗在这一次的事件中,有着举住轻重的功劳。

海妖,虫谷,深海水龙,或多或少是她们联系的。”玖笑着说道。

仿佛想让二长老自豪起来。

然而二长老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祭坛?什么样的祭坛?

有什么作用。”

这个问题才是重点。

“我把图画给你看。”玖开口说道。

随后也把陆水大致计划告诉了二长老。

听完之后,二长老愣住了。

居然动用三大势力类似的力量,想要通过不死族,毁掉帝尊等人的伟力手段。

几乎牵动了整个修真界。

这...

手笔很大。

而且没有动用陆家任何资源。

“动用了,这段时间,仓库该传出,少爷隔三差五看广告被骗几个亿。

比如有人会说:真武又来了,这次少爷看了几个广告?

然后有人回答:我猜一百个。

接着还会有人回答:格局小了,没有一千个说不过去。”玖看着二长老笑道:

“大致就是这样。”

二长老:“......”

她没说什么,即将成婚,仓库会放宽一些,不至于她去打招呼。

“会成功吗?”二长老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玖来到二长老身后,开始帮她梳头发:

“这件事事关重大,较量起来因果大着呢,我看起来也挺麻烦的。”

二长老对这句话,一点不信。

不过她也没在意,而是好奇道:

“你一开始说的命理真身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个,玖就来了兴致,道:

“陆水不是要回答问题吗?

他决定开启一念永恒,展示命理真身,解答问题。

届时参与之人,可以以许愿的方式,进入命理空间,看到他的伟力。

小小婷要不要进去吓吓他?

不用担心,他不知道你知道是他。”

二长老看着玖,感觉玖心很脏。

“你当真神时都是这样的吗?”

玖想了想道:

“一开始我应该是天真善良的。

后来不知怎么的,被人带歪了。”

二长老:“......”

“有想法没?”玖看着二长老道:

“我们可以去海妖,彼之海岸,或者剑一峰,道宗。

实在不行,去虫谷吧,先吓吓他们。

再吓陆水。”

“......,还是留下看着黎音吧。”二长老说道。

“有空间门在,你在后山还是在海尽头,都没有区别。”玖看着二长老道:

“仙庭他们都派出人去见识见识了。”

二长老看着玖,最后平静道:

“去海妖那边。”

停顿了下,二长老好奇道:

“如果我问你跟陆家的关系,能够得到答案吗?”

原先高兴的玖,突然就高兴不起来了:“......”

“算了,我们还是不去了。”玖立即道。

啪!

二长老合上书,然后起身道:

“我们现在出发。”

——

——

秋景宫远处的一座大山。

石明独自来到这里,建造祭坛。

他去找了掌门,最后没能说服对方,主要是他不善言辞。

再者,他见了掌门没多久,掌门就一直摔倒。

实属有些难以说清楚。

最后只能一人来此建造祭坛。

师姐至今还未痊愈,他想问问是否有其他办法。

虽然现在也可以问,但是目前恢复的进度是有的,再问不适合。

建造祭坛就如同打工,这样就能安心的问了,只是这祭坛有些难,建造起来费时费力。

不知道能否在时限内完成。

时限便是十二月前。

理论上是没问题,只是对面不一定会真等一个月,万一就提前了。

所以,他得没日没夜的建造,确保准确,也确保进度。

可惜只有一个人,也没人商量。

石明叹息一声。

想想也是,谁敢靠近他?

那不是嫌弃自己命太长吗?

“还是尽快建好吧,不然要来不及了。”

石明觉得,实在有疑惑,就问问初羽他们,也能避免出差错。

随后石明把石块搬到位置上,不过得画一下符文,他不太擅长,就是这个耽误了他不少时间。

他皱着眉头,专心刻画阵法,或许是思考太过专注,边上石块出现动摇他都未曾注意到。

哗啦!

较为大声的声响出现,石明这才发现边上的石头开始跌落。

慌忙之下,他伸手去扶,只是手上的石块又不能不顾。

在手上的石块出现晃动的瞬间,他又立即扶住了眼前石块。

放弃了边上石块。

砰!

随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边上的石块掉落在地。

他只能看着,干看着。

石头落在了地上,石明没有任何动作。

许久,他内心方才叹了口气。

一个人久了,也就习惯。

等石明稳好了手上的石头,便打算去把旁边的搬上去。

只是还没有等他去碰石头,就有一双白皙玉手率先碰到了石块。

这突然的变化让石明一愣,随后抬头望去。

是脸色有些苍白的芊吟师姐。

他有些诧异,然后就这样看着芊吟师姐把石头搬到掉落的位置:

“是放这里吗?”

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石明下意识点点头,然而很快就吓的往后退。

退的远远的。

他是在害怕。

喜欢凶猛道侣也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