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延乱小说全文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保安室,那位年青的保安可是一饱眼福了。

监控视频看到一半的时候,太他妈的刺激了,不解决不行了。

溜了号,去卫生间自行解决了一回。

再回来的时候,监控当中的女人,已经躺在那张大床上睡着了。

监控当中的男主角,披着浴巾坐在电脑前写日记。

日记的内容:2019年2月14日,今天是情人节,还不错,至少有女人作陪。

牛排不错,红酒次了一点,女人嘛……

唉……不值得一提,还说她是处,骗鬼?

明天要让老欧换一个女的,不是说知性不重要,但与外貌比起来,知性要略逊一筹,不然下不去手啊。

………………

2019年3月12日,植树节。

苏王心情不太好,还没开始就要乍毛的样子。

当欧杨站在窗前质疑窗外的景色是真是假的的时候,他直接将电脑放在欧杨手里头就出去了。

苏王出去之后不久,进来一位老者。

老头儿虽然年纪不小了,但看得出来,年青的时候应该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家伙。

他没有介绍自己是谁,只是坐在欧杨的对面,拿眼梢一直瞅着他,瞅得欧杨心理一阵发毛。

欧杨不傻,他猜到了这位老者应该是日记里记的那一位特别无情的欧教授,他的亲爹。

老头儿开始说话。

“你是谁?”

“我不知道,日记里说我姓欧名杨。”

“那我来告诉你,你确实是欧杨,出生于1988年12月31日。你的母亲很漂亮,你的眼睛长得很像她。

可惜的是,你一出生她就因为难产去了另一个世界。

你从小就很聪明,11个月大的时候就学会了走路。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你在数学方面的天赋展现得尤其明显。

从小到大,你一直是优秀的。但你有一个缺点,就是十分自负,而且性格孤僻。这也是你今天会被囚禁在这里的原因。”

“你是谁?”

“我是你爸。”

“我怎么能相信你是我爸,我怀疑你将我囚禁在这里另有目的。”

欧长天站起身来,假的落地窗旁边是一面镜子。

“你来看。”

镜子里,一老一少。

“是不是父子,长相是说不谎的。你的样子就是我年青时候的样子,而我,就是你将来老了的样子。”

“好吧,你为什么要将我囚禁在这里?”

“你有病。”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你是真的有病。”

“什么病非得要囚禁我?”

“精神方面的疾病。”

…………

此处省略一些没有必要的对话。

最后与那个老头儿的对话是:“你睡吧,我明天再来。”

这个老家伙不愧是心理学界的扛把子,一番对话之后,成功地将他给哄睡了。

………………

2019

家延乱小说全文全文完整版

年4月5日,清明节。

欧杨在有记忆之后,见到了日记中屡屡出现的欧长天,在日记里,他有时称欧长天为老家伙,有时是老欧,有时是老爹。

其实在日记当中,欧长天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很多次了。

这个老家伙每一次来都要讲那一个故事,讲完之后就被他给哄睡着了。

日记里记载,他讲故事将自己哄睡着了的天数已经有十来天了,看来是他这哄睡式的治疗效果明显。

最近一个星期以来,这已经是连着三天,他没有一醒来就不记得是谁的现象了。

说实话,当欧长天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内心相当复杂的。

好比一个人活了三十年,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的新奇。

当然,少了感动的场面。毕竟就是眼跟前这个老头儿将自己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这么久的。

欧长天也并没有跟他表现出父子情深的场景,而是一本正经地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他有可能是

家延乱小说全文全文完整版

对欧杨知道自己是谁表示怀疑。

他与欧杨展开了一系列的对话。

“你是谁?”

“欧杨。”

“出生日期?”

“1988年12月31日。”

“我是谁?”

“老头儿,这还用问吗?你不是我那个无情的老父亲吗?”

“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来十串烤腰子,孜然味的。我就想知道,那个让我连续吃了近三十天的烤腰子是个啥味道。”

“就这?”

“当然,还有日记当中经常出现的那位漂亮的姑娘,陈朵朵。我想看一看她究竟长得如何闭月羞花,让我一见钟情的。”

“民以食为天,吃饱了就想女人,是正常人的思维。没有别的了吗?你能不能有点高雅的追求?”

“老头儿,知道我为啥被你囚禁在这里头吗?”

“为啥?”

“我在想,就是因为我追求的太多了,所以为难了自己,将自己为难成了精神分裂。这三天以来,我想开了。我一不缺钱,二不缺女人,三还有个有钱有势的老爹,我妥妥的一个人生大赢家,我何苦还要为难自己?”

“嗯,你分析得对。”

“老爹,我这样算正常了吗?”

老头儿略一沉吟:“也许,可能吧!”

“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再等等吧!我不想冒这个险。”

“要等多久?”

“这可说不准,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或者更久。”

“我有一个请求。”

“说。”

“老爹,现在都啥年代了,村里都通上网了。你总得让我有点娱乐生活吧。能不能通个网,或者给个手机也行。我不想等我出去之后,表现得是从远古时代来的一样。”

老头拒绝得很明显。

直接来了一句:“不行。”

老头走了之后不久,陈朵朵来了。

这真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羞的姑娘,嘴甜,爱笑,关键是有一副傲娇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的身高。

这种身高没去打篮球可惜了,或者当个模特也行。

没想到,她从事的工作,居然是卖书的。

哦,不,确切地来说,是卖旧书的,通俗一点的说法,是卖废品的。

也不能这么说,欧长天多精明的一个人,他当然不可能给自己儿子找一个卖废品的。

陈朵朵的父亲是靠卖废品起家的,虽然说,现在仍旧在卖废品,但人家是现在是收购大王。

喜欢疑雾密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