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景天没反驳她的话,点了点头,“你说的我都明白。”

泽兰道:“嗯,所以,或许五年之后,你会觉得今天所做的一切很傻,很冲动,又或者,等你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子,是纯粹的喜欢,不是感恩,你也会后悔今日的举动。”

景天嗯了一声,便没做声了,她的态度摆在这里,他就绝对不能再说那些话去绑架她,增加她的心理负担,今天所做的一切是他的决定,是他的态度,他会一直坚持,但她不用知道,她可以有别的选择。

只是,他还是会一直等她。

也会努力去争取她的认同。

泽兰仿佛是松了一口气,露出温和的笑,“你明白就好。”

“我明白的。”他脸庞有些苍白,但还是努力保持着微笑。

森公公拿来了文件,景天递给泽兰过目,泽兰从头看到尾,他提出的条件很公平,甚至说可以让利给若都城了。

合上文件,她看着他道:“谢谢你为我们若都城着想,也谢谢你尽力去化解两国的恩怨,甚至,还帮了我们若都城,让百姓和朝廷和解。”

“你知道?”他有些愕然。

泽兰微笑,“是的,我打听过。”

“你别误会,我不是单纯为了你的,你别有心理负担。”他有些紧张地解释。

泽兰摇头,“你别误会,我没什么负担,真的,相反我很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包括今天,我其实很感动的,只是我没到谈婚论嫁的年纪,我如今专注的也不是儿女私情,我还年少,而且,我未来要嫁的人

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除了一定是我爹欣赏的人之外,还一定是要我和他都互相喜欢的。”

他似有触动,看着她,“我明白了。”

他心里顿时有些激动,她不是完全拒绝他,只是希望他能成长,能强大,能在合适的年纪里成熟的心态下做出的决定。

她以为他做这一切只是因为感恩,而不是喜欢。

他会慢慢地证明给她看,不是,不是感恩,是她早就走进了他的心。

“我们改天再详谈一下合作的模式,我要回去了。”泽兰说。

“哦,好!”景天眼底顿时黯然,这么快。

“明天我进宫来找你。”泽兰温声说着,瞧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冷鸣予,“我弟弟站了一晚上,累了,我要带他回去休息。”

“好,好!”景天瞧了冷鸣予一眼,有些懊恼,“他还没吃,我该叫人给他准备吃的。”

“没事,客栈有吃的。”泽兰说完,朝他挥挥手,“我们走了,不用送,明天再见。”

“我送你们!”景天坚持。

能多见一会儿,是一会儿。

泽兰摇头,“不,你是一国之君,不要送我。”

景天只得道:“那好。”

他目送泽兰转身离去,冷鸣予在下楼的时候说了一句,“姐姐,我腿都站麻了。”

“回去叫周姑娘给你揉一下。”泽兰声音宠溺。

“好!”冷鸣予说着,扶泽兰一道下去。

景天凭栏看她远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虽然早就预想过这个结果,也以为自己不会难受,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

泽兰说他会后悔,确实,他后悔了,后悔做这样的安排,他本应表现得更成熟一些。

“皇上,公主不要你的礼物吗?”阿辰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了,站在他的身边。

“嗯。”景天回头看着那锦盒子,这两块玉雕,他学了许久,也废掉了很多玉石,才雕出如今这般模样来。

她没有要。

“别难受,公主还这么小,未必能体会你的付出。”

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阿辰安慰。

景天摇头,“她是太懂得,才会不接受。”

阿辰一怔,“太懂得?”看着不像啊。

景天的失落完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坚毅,“阿辰,朕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了,她希望朕如今先当好一个皇帝,临走的时候,她说朕是一国之君,她希望朕先当好这个皇帝。”

“是这样……的!”阿辰虽然不明白,但是,皇上不难受就好。

泽兰等人一路出宫去,冷鸣予问她,“阿姐,你为什么不要皇帝给你的玉人儿?你讨厌他吗?”

泽兰笑着摇头,“我永远不会讨厌他,因为,他是一个很有魄力的皇帝,高效的治理,让金国能平稳过度易主的危机,他也缔结了两国之好,让两国边境和平。”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要他的礼物?”冷鸣予不解,不是说人家的好意不能随意拂逆吗?

泽兰道:“因为,那玉人儿代表的是一份承诺,鸣予,承诺两个字是重千钧,如果你以后没有能力做到,就不要随便许下承诺。”

“可他以前说娶你,现在真要娶你了,也是完成他的承诺啊。”

“是的,但是我还不能给他承诺,他现在有要紧的事要做,我也有,他为我做的事情太多了,从上楼梯的兰花雕刻,到雕那玉人儿,再到今日的订婚册后,他花太多时间在这上头,但他眼下最该做的不是这一件。”

周姑娘听了,默然了许久,才缓缓地道:“只是,若有一个人愿意这般为我,叫我死都愿意。”

泽兰笑笑,她感动,但是太沉重。

她现在还没想过爱情的事,但是如果有一天,她要接受一份爱情,必定是没有负担的,也没有什么救命之恩掺杂。

“我们先去章台找伯父。”泽兰道。

“行!”周姑娘应道。

安王在离宫之后就骂骂咧咧,说小皇帝心机狡诈,设下陷阱要混走他们的侄女,还把锅给他们背。

魏王还是那句话,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自己跟老五交代。

其他外宾也是一脸的蒙圈,因为从没见过这样的册后大典,皇后都没来,这叫什么册后大典?

一国之君的婚事,如此儿戏,感动是有些感动的,但是不合礼仪。

所以,回到章台之后,大家还在讨论这件事,就难免讨论到泽兰的身上。

他们都十分震惊,北唐的小公主竟然是金国皇帝的救命恩人,这位公主可真是叫人肃然起敬啊。

大家都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公主会救了金国皇帝的。

魏王和安王都回答不出来,也不想回答,只觉得仿佛似一场闹剧,也仿佛是一场布局,不知道小皇帝到底要如何。

魏王虽然一直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和安王回房的时候,却还是忿忿地道:“他这样公告天下,说泽兰是他的皇后,那泽兰以后还有选择的人吗?谁还会向泽兰提亲?”

安王终于听到他说这事了,连忙附和,“对啊,还把咱俩都蒙在鼓里,实在是太过分了。”

但安王顿了顿之后,又看着他,“但是论手段的卑劣,其实远远不及你当年,人家静和都有未婚夫了,你直接拐人家私奔去,现在看起来,金国皇帝的做法也不是太卑劣,至少人家只说认泽兰一个皇后,泽兰若不同意,后位悬空。”

喜欢权宠天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