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喝了口茶水,夏杰接着说道:“咱们要印刷木板年画,就像在纸上写字一样。要是纸张不平整,写出来的字也难以保持横平竖直。”

“木板有缝隙或者是不平整,咱们雕刻出来之后,将纸张印上去,也会出现上色、印画不均的情况。”

夏杰和屏幕前的观众们介绍完了之后,观众们也明白了为什么在制作版材的时候,也需要如此谨慎的对待了。

很快,夏杰吹干板材之后,举起来对着屏幕前的观众们介绍道:“现在我们已经将版材干燥好了。”

“但是想要达到平整、没有缝隙,咱们还需要经过填缝、刨版、切版和打磨几道工序,才能够将一块完美的版材制作完成。”

夏杰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没有慢下来。

即使是心分二用,他也已经将刚刚从木材上边切割下来的版材,很好地还原成了完美板材,

看上去光滑如镜,仿佛刚刚从车间加工出来似的。

“啧啧,这就是从杰哥手中所制成的,完美板材吗?光滑的就像是一张纸似的。”

“大师杰,请收下我的膝盖。”

“杰哥,每一块板材都需要加工成这样子,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印刷吗?”

“如果真的都要加工成这样,那可太难为人了。”

“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可是对于手艺杰来说,简直是就太简单了。”

屏幕前的观众们见到夏杰加工完成的版材之后,接连不断地发送着弹幕。

“这个属于基本功来着,大家要是也从事雕刻的行业的话,提前加工自己所使用的材料,是一件蛮重要的事。”

夏杰跟着提醒道。

说完之后,他还特意看向了一旁的朱大勇和帕拉尼奇,见到两人也在认真听之后,微微点了点头。

“先将我们认为完美的板材做出来之后,接下来要用到的,就是咱们提前准备好的墨线稿了。”

夏杰拿起墨线稿,对着屏幕前的观众们说道:“因为咱们刚开始制作的内容都比较简单,所以我就提前做好了,不跟大家详细说明了。”

确实,此刻夏杰所展示的墨线稿,并不像昨天为夏长江所做的《千里江山图》那般复杂。

“手艺杰,这样粗糙的简笔画,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直播间里,有观众对夏杰所做的内容发表了质疑。

“是这样子的。木板年画作为咱们华夏传承几千年下来的东西,很多内容都是以老少皆宜、雅俗共赏为主。”

“咱们不能以高标准或者是精美的内容作为衡量的尺度,而是要照顾大众审美。”夏杰对着那一位提出问题的观众解释道。

正如夏杰所说的,有些小孩子年纪还尚小,只能够看得懂一些简单的图画。

过年呢,最重要的就是大家都开开心心的,不能够仅仅只是大人开心,而小孩子一脸懵逼地看着大人们。

“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

那位观众听了夏杰的话之后,也立刻明白了自己刚刚所说的内容,实在是有些欠考虑了。

夏杰点了点头,而后对着屏幕前的观众继续介绍起木板年画的制作过程。

“接下来的这个环节,叫做贴版,也可以叫做落墨。贴之前,咱们把墨线稿扣在打磨好了的木版上边,用测量工具打好直线,定好位置。”

夏杰左手拿着尺子,右手压着墨线稿的纸张:“然后咱们将定好位置的墨线稿,用浆糊贴在木版上。”

“在使用浆糊之前,我提醒一下大家,在制作的时候,样稿一沾上浆糊,收缩程度就不一样了,整体形状也并不方正。所以咱们为了精益求精,一定要做好设计之后,再沾上浆糊。”

夏杰对于作品的细致入微,让一旁的帕拉尼奇看的十分入神。

“原来,像师傅这样已经有着顶尖技术的大师,在处理这种细节的时候,也会如此认真严谨吗?”帕拉尼奇对着身边的朱大勇询问道。

“当然,师傅对待自己的作品十分严格。虽然说师傅有时候动作太快,让我们看起来像是很应付的样子,可那确实是他已经达到了熟能生巧的地步,速度自然会比我们快上不少。”

朱大勇低声回答了帕拉尼奇的问题。

经过夏杰一阵细心的操作之后,墨线稿完美的贴合在了木版之上。

贴好了墨线稿之后,夏杰擦了擦手,对着屏幕前的观众继续介绍下一个环节。

“咱们贴墨线稿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线条附着在木版之上。这样子咱们就可以根据线条来下刀,不用每下一刀,都要思考究竟对不对。”

“这个过程,我们叫做站版,就是把贴合在木版上墨线稿的空白部分,用锉刀挖掉,留着上边墨线的棱。”

虽说在和屏幕前的观众们讲解站版的过程,可夏杰手中的刻刀,可一刻没有闲着。

刻刀仿佛是长在了夏杰的手上一般,在木版上肆意游离着。

每过一处地方,伴随着木屑洒向空中,十分地潇洒。

如此行云流水的动作,不仅仅让屏幕前的观众们看得入了迷,就连一旁观察夏杰的两个徒弟,此刻也移不开视线了。

如果是朱大勇和帕拉尼奇的雕刻,是用力雕刻的,总觉得有些生硬。

那么夏杰的雕刻,给人的观感却像是没有用任何的力气似的,仿佛在打太极一般,格外轻松。

“大师杰不愧是大师杰,雕刻的基本功已经达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程度。”

“雕刻真的有这么简单么?我感觉小杰哥哥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用上,却在木版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是我的错觉吗?”

“这不是你的错觉,但是你的认知出现了偏差:杰哥为什么技术高超,就是因为已经超越了用力雕刻的范畴,每一次下刀,都能够找到最适合的口子,所以看起来格外轻松。”

“我知道,庖丁解牛嘛。一把刀专门找筋骨之间的缝隙游走,根本不用任何的力气。”

对于夏杰能够这般娴熟地掌握雕刻的技巧,而且已经达到了超神的地步,屏幕前的观众们无比表达了惊讶的态度。

而旁边一直观摩着夏杰的两位徒弟,心中则是各有各的看法。

朱大勇看着夏杰如同超神一般的刀法,心中除了敬佩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毕竟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小说完整版

他自己也认为,天资已经到达了极限,再也无法突破到夏杰这样的程度。

而帕拉尼奇则不一样,身为一名有天赋的年轻雕刻师,在看到夏杰这样出神入化的刀法之后,他除了敬佩之外,更多的是敬佩华夏这一个神奇的国度。

“姐姐,当初听了你的建议,与师傅结缘,实在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帕拉尼奇心中暗道。

远在意大利的西芙打了个喷嚏。

“奇怪了,究竟是谁在念叨我?”西芙自言自语道。

……

院子里,夏杰站版完毕。

桌上的木版,除了有着墨线留痕的地方是凸出的,其他空白的地方,此刻全都凹陷进去。

“这一个环节并不难,尤其是在墨线稿十分简单的情况下。因为咱们的内容比较简单,所以留白的部分也比较多,大家使劲挖出来就好了。”

夏杰轻描淡写地说道,仿佛仅仅只是做了一件简单的工作。

此刻距离他开始站版,到站版结束,也仅仅只过了五分钟。

“杰哥,你的刀也太快了吧。”

“是啊手艺杰,我看人家使用刻刀和凿刀,都是一只手拿刀,另一只手拿着铁锤,一点一点凿出来的。怎么到了你这里,仅仅只是用了刻刀就搞定了呢?”

“前面的这位朋友,你好像没有注意到。杰哥除了‘手艺杰’这个外号之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大力杰’好不好。刚刚一只手抱着一根粗大的黄杨木的场景,你应该是没见过。”

“噢噢,我刚刚看了录播,吓我一大跳。现在看到手艺杰不用铁锤,我也不觉得奇怪了。毕竟铁锤的敲击力度,和他自己手腕抖动的力度差不多。”

屏幕前的观众们,都被夏杰惊人的速度给惊呆了,用弹幕不断地表达对于他的仰慕。

夏杰并没有回应观众们的仰慕,而是对着屏幕前的观众们微笑道。

“大家注意力可不要只停留在我的力量上边,还是先将注意力放在木板年画上边吧。”

按照夏杰此刻的想法,趁着这一次为过年做准备的时候,在给大家熏陶一下传统手艺的美妙之处。

而现在手上正在制作的木板年画,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

虽说过程一环接着一环,而且基本上都容不得半点松懈,需要直播间的观众们高度集中,才能够看的明白。

但凡错过一个环节,大家可能就已经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了。

“好嘞,手艺杰你尽管做,我笔记一点儿没有拉下。”

“是啊杰哥,你刚刚所说的环节,讲得非常清楚。就算我从来没有雕刻过东西,此刻也大概明白了怎样制作一个木板年画。”

“我虽然不是华夏人,中文也是关注了杰之后才学的。但是我还是想说:木板年画,很有意思。”

“厉害啊,连外国友人都被炸出来了。看来这一期木板年画的视频,又是要创造点赞和播放量的新高啊。”

屏幕前的观众们,此刻已经被木板年画给深深吸引住了。这也正是夏杰想要达到的效果:让直播间里的观众耳濡目染,越来越喜欢华夏的传统手艺。

“好,那咱们继续讲解剩下来的过程。”

见到屏幕前的观众热情的用弹幕回应着,夏杰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咱们站版完成之后,需要用咱们平时做菜使用的菜油,将留在木版上的墨线浸一遍。”

“这个程序叫做浸版,也叫浸油、渗油、渗版。浸版可使画版上的墨线变得非常清晰,同时版变松了刻起来省力。”

夏杰刚起身,一回头,见到朱大勇在一旁早已经从厨房之中取出了菜油,递了过来。

“师傅,给。”

“嗯。”

夏杰点了点头,将菜油均匀地刷在版上。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此刻版上的墨线变得非常清晰。

同时,夏杰用刻刀在墨线的部分划了一刀,相较于之前而言,显得更加轻松了。

“我去,原来菜油还可以这么用。”

“不得不感叹,这就是华夏千百年来所传承手艺,留下来的珍贵经验啊。”

“这一条我也记下来了,还用笔再加粗了一遍,毕竟是省力的小技巧,之后肯定会用到。”

夏杰在雕刻之中使用菜油的小技巧,让屏幕前的观众们大开眼界。

“年画制作十多道工序里,刻墨线版最重要。刻版是和线条打交道,追求流畅、匀称、变化和美感,手上功夫必须到家。咱们现在就开始对墨线的棱下手。”

夏杰再一次拿起了刻刀,对着屏幕前的观众们说道。

随即,直播间的观众们,以及在一旁观摩学习的朱大勇、帕拉尼奇,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庖丁解牛”。

之前夏杰还是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刻刀,方才能做到游刃有余的程度。

可涂抹上菜油之后,夏杰仅仅只是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刻刀,就可以达到更加轻松写意的效果。

整个过程,真的如同用手掌抚摸绸缎一样,丝滑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甚至当夏杰已经将母版雕刻出来之后,大家还没有注意到结束,停留在之前的场景之中,无法自拔。

“大师兄,我好像知道,我最近的瓶颈应该如何突破了。”

帕拉尼奇突然兴奋地对着身边的朱大勇说道。

“噢,是吗?说来听听。”朱大勇笑着问道。

“在我雕刻的过程之中,并没有做到人刀合一。所以在对材料坚硬地方下刀的时候,我很吃力,很难达到完美的程度。”

“像是师傅这样,人刀合一之后,仿佛刻刀就是自己的手指。有什么感触,比直接用手指接触来的更加直接呢?”

帕拉尼奇激动地说道,眼中热情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

喜欢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