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

钱学翰只是略一衡量,便爽朗地说道:“此事简单,我们钱氏长老会必然会全票通过。不过,钱氏目前的现金也不足,我们钱氏可支持您从守达商行无息借贷一笔乾金。”

钱氏乃是陇左郡最有钱的紫府世家,但即便如此,现金流也不是无限的。先前他们就已经一次性投资了五百万乾金到守达商行,另外,还提供了一千万乾金的无息贷款。

这一千五百万乾金的支出,直接让钱氏长久以来的积攒消耗了大半。如今再挤,也就是能挤出数百万乾金。

不过,他们的投资是值得的。

守达商行潜力巨大,钱氏此举,便是将王氏和钱氏牢牢地绑在了一起。目前,钱氏光靠与守达商行的这一系列合作,每年的营收便已经不低于一百万了。

要知道,守达商行在钱氏入驻之前,凭借区区三十架灵禽飞辇,便已经实现了较大的盈利。当时守达商行最后一个月的营收,已经达到了八万乾金,当月支出不过是三万五千余乾金,毛利将近四万余乾金。

当时整个守达商行的总投资,也不过是两百五十万乾金,其中大部分乾金甚至还未来得及动用,都是留待接下来扩大规模和发展使用的。

可想而知,等将来守达商行发展起来,形成一定规模之后,收益将会何等可观。

若非如此,钱氏如此庞大的家族又不是傻瓜,怎会舍得投入五百万乾金,来换取区区两成股份?

至于那额外的一千万乾金无息贷款,也是为了加速守达商行的发展壮大,以期尽快占领市场,修筑行业门槛。

如今不足一年时间。

守达商行的灵禽飞辇队伍就已经扩大了四倍,达到一百二十架左右的规模,每月的营业额,也暴增到了三十余万乾金。

尽管还远远未到分红时机,可守达商行未来的成长潜力,以及其可怕的吸金能力,已然可见一斑。

“从守达商行走账?”王守哲颔首道,“这倒也行,毕竟这笔钱只是预备金,不一定能花出去。即便真花掉了,至多一两年时间,我王氏便能补齐。”

不算守达商行那一块,王氏今年的预计收入也会达到四百万乾金左右。

抛开整个家族内部一年一百数十万的固定开销后,其余方面只需要暂时节约一些,便能很快补上缺口。

他现在已经是灵台境中期的修为,最多十年,就要准备突破天人境,一旦错过此次晋升大天骄的机会,未来想要弥补便势必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甚至,很有可能根本无法弥补,让他的潜力仅仅停留在紫府境,只有八百至一千年的寿元。

更何况,当他成为大天骄后,修炼晋升速度会变得更快,在漫长的修炼过程中,无形中便等于节约了大笔资金。

无论如何,这一枚“无极宝丹”一定要到手。

如今钱氏在守达商行拥有两成股份,而王氏拥有三成。但凡只要钱氏没意见,其余姻亲家族自然也不会反对王守哲借贷公款。

此事一定。

王守哲于数日之后,便从陇左郡郡城低调的出发。同行的除了王守哲之外,还有天人境傀儡王守主。

“他”如今已属于王守哲的私人护卫。

不过,王守主虽然是天人境傀儡,战斗力不俗,但是在智能程度,以及拟人程度上,却不如从神武皇朝遗迹中得到的灵台境护卫傀儡王守卫。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神武皇朝乃是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当时的很多技术都已经极为先进,却因为种种原因大部分都早已失传。天玑州虽然在傀儡炼制技术上有很多独到之处,却还远远达不到神武皇朝时期的水准。

除此之外,同行的还有珑烟老祖。

如今王守哲对王氏太重要了,有珑烟老祖护卫的话,安全性便提高了许多。一般而言,只要不是紫府境修士亲自动手,凭珑烟老祖的实力都可以勉强应付过去。

不过幸好,这世界上的紫府老怪都是有名有姓的上人,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多数时候都是待在自己的老巢之中,很少会在外面瞎晃悠。

除了王氏这一架飞辇之外,钱氏也准备去参加这场拍卖会。自驾飞辇中,除了钱氏现任家主钱学翰,还有两位天人境长老随行。

两方结伴而行,一路上相互也有个照应。

从陇左郡郡城一路向西,大半天后,飞辇便抵达了天陇山山脉。

天陇山山脉位于整个大乾国版图的东南面,山势绵延磅礴,内有无数崇山峻岭和天险,占地面积广阔无比,乃是大乾范围内都数得着的大型山脉之一。

陇左郡便是因为位于这座山脉东面而得名。

不过,虽然天陇山左右两侧的平原都已经被人类占据开发,可山脉内部却依旧充满了危险。只因其内部环境实在太过复杂,不仅灵脉众多,且小灵脉相互交织,和复杂的山势相互作用,构成了无比复杂的灵脉网络,以至于山脉中存在着不少天然阵法。

也因此,天陇山山脉之中存在着不少异种凶兽和异种灵植。据说天陇山深处,甚至还有残留的七阶凶兽隐匿其中。

哪怕是紫府境修士,也不敢随意踏入天陇山深处。

不过,天陇山已被人类围困其中,高阶凶兽也不敢轻易离开天陇山屏障,否则便是给人类送天材地宝来了。

当然,相应的,人类想要跨过天陇山也不容易。

目前,想要跨过天陇山,只有三条路。

一是从安江顺流而上,度过无数险峻峡口,便能跨过天陇山山脉。

第二,便是从陇左郡最北边的西北卫出去,跨越大荒草原抵达漠南郡。不过,大荒草原一望无垠,许多都是人类未开荒的荒芜之地,非但有未开化的蛮族居住,还生存着许多凶兽。走那条路,非常不安全。

第三,便是从天陇山腹地最狭窄处的庆陇走廊穿梭过去,仅仅穿过数百里,便能抵达大名鼎鼎的“庆安盆地”。

这是一片巨大的盆地,其内湖泽水源充沛,土地肥沃,气候宜人,乃是人类宜居之地。这片盆地,也是大乾国最早的几个开荒郡之一。

庆安盆地内设有一郡,名为“庆安郡”。

庆安郡是大乾各郡中灾难最少,也是最为富裕的郡之一。这里的世家,生活条件普遍要比陇左郡好上不少,吃穿用度更加高端奢华,七品六品的世家也比陇左郡要多不少。

王守哲和钱学叡这一次走的,便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小说完整版

是庆安盆地这条线。

不过,“庆安郡”并非王守哲这一次的目的地。

因此,他也只是在几个顺路的卫城略微停歇了一番,粗略地领略了一下庆安郡的富庶与风采。

飞辇一路向北而行,走走停停的五六日后,便抵达了位于庆安郡最北部的“镇北关”。

镇北关曾是大乾国第一雄关,地势险峻,堪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出了“镇北关”,便到了王守哲此行的目的地——漠南郡。

漠南郡地处大荒漠以南,因此而得名。

但漠南郡并非荒漠地带,而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其地形地貌,世家组织结构,产业链等等,与陇左郡的西北五卫颇有些相像。

只是,西北五卫那边的草场规模与漠南郡相比,那是小巫见了大巫,连十分之一都远远不到。

如今两郡的郡策发展方向之一,便是陇左西北五卫往漠南郡方向开荒,而漠南郡则往西北五卫方向开荒。

如此数百上千年后,漠南郡与陇左郡就会在草原上接壤。

而漠南郡既然拥有如此大面积的草场,其产业结构自然也是以畜牧业为主,农耕和商贸为辅。

虽然草原上的土壤略呈沙土状,不够肥沃,也没有四通八达的河道水源,难以像陇左郡、庆安郡一样形成大乾之粮仓。但漠南郡却是大乾最大的肉类出产地,以及最优质的马匹出产地,号称“国之肉仓”,“国之马仓”。

同时,漠南还盛产羊毛,皮革,以及各种奶制品,乃是大乾最大的皮毛制品以及奶制品出产地。

靠着相关产业链,漠南大大小小的世家活得也是相当滋润。单论富庶程度,漠南比起庆安郡也不过是略逊一筹而已。

作为大乾最早开辟出的几个郡之一,漠南的历史已经相当悠久,郡内总体也比较安全。两架灵禽飞辇一路往北而去,一路上也是比较顺利。

从天空中望下去,广袤的草场郁郁葱葱,仿若葱绿的海洋,时不时还能见到成群的牛羊马等畜生在草原上缓缓蠕动,或进食,或奔跑,看起来悠然自得,好不惬意。

当初长宁王氏从皇甫氏手里拿到的“王氏大牧场”,与这漠南郡的大草原比起来,犹若是沧海一粟。

大部分世家拥有的草场范围都极为广袤,甚至于,要比陇左郡世家所拥有的土地面积大上数倍不止。而他们虽然有主宅,却大部分时间都住在牧场之中。

不过,如此场景初看倒是有趣,半天之后便只觉单调和乏味了。王守哲很快就没了兴趣,转而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赶路上。

两日后,灵禽飞辇也不知道在空中横跨了多少个大草场,才终于抵达了漠南郡郡城。

郡城傍湖而建。

这是一个直径约有千里之遥的庞大草原湖。

湖水不深,一到冬季便会全部结冰。届时,整个湖面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犹若镶嵌在草原上的一颗明珠,因此被命名为——“洞查查湖”。

据说,这是根据当初盘踞在此的蛮族土语发音命名的。

漠南郡城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它的城墙是用土法烧制的红色巨砖砌成,高逾二十丈,宽逾数丈,城内布置着一个巨大的防御阵法,配合城内的守军和紫府上人,甚至曾经抵挡过八级兽潮。

陇左长宁王氏,与陇左钱氏都是外来者。不过,他们一个拥有多宝阁的贵宾请柬,一个乃是大名鼎鼎的五品紫府世家,只是略作验证,便被恭敬地请入漠南城中。

这种时候,便体现出了紫府世家的底蕴和根基来了。王守哲一行与钱学翰一行刚进入郡城,便有当地势力闻风来接。

其中便有漠南莫氏。

这是一个新兴的六品世家,短短几百年时间,便从曾经的七品晋升为六品,并且如暴发户一般将主宅搬到了郡城内。

这个家族如今足足拥有四名天人境老祖,比普通的六品世家犹要强上一筹。

不知莫氏与钱氏有着什么样的往来,两家的关系似乎颇为亲密。莫氏的家主和一位天人境后期的老祖,非常热情地招待了钱学翰和王守哲等人。

当然。

王氏不过是七品世家,被热情招待的唯一原因,便是沾了钱氏的光。

两个家族,都被莫氏安排进了“观天阁”中,这属于漠南郡的高端客栈之一,它使用了超高的建筑技艺,高余五十多丈,是漠南郡城最高的建筑物。

因此得以住在此等高端客栈中的客人,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它距离多宝阁分部,也不过是隔了两条街,来去颇为方便。

有接风自然有洗尘。

观天阁内部,便有类似于百味居之类的高端自营酒楼。

莫氏一众,如土大豪一般地包下了酒楼的一整层,来招待钱氏和王氏,就在对琉璃窗处摆了一大桌,从这里可以将“洞查查湖”的美丽湖湾尽收眼底。

如此奢侈和“豪迈”,惹得王守哲也是暗暗咋舌,低声传音问钱学翰:“学翰家主,这莫氏是做什么营生的?排场竟如此之大。”

钱学翰立即低声回道:“原本是一个普通的七品世家,因运气极好,在家族偏远辖地内无意中勘探出了深层富铁矿石,因此发家致富短短时间内晋升到了六品世家。百多年前,他们就与我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小说完整版

们钱氏有了联系,他们家有两个姑娘,远嫁到了我钱氏的直脉中……算是半个姻亲家族吧,而我们则是帮他们将优质铁矿在陇左郡内销售!”

之所以是半个姻亲家族,是因为只有莫氏直脉嫁到了钱氏直脉,而钱氏嫁回去的是两个庶女。这一点,钱学翰自然不会多嘴。

“守哲家主,你们王氏不是一直都需求大量粗铁锭吗?你们家用的那些,大部分都是来自莫氏富矿产出,质优价低。”

“呃……”王守哲暗自无语,没想到王氏和“莫氏”也有些关联。果然,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中,都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是王守哲不知道的是,在陇左紫府学宫内,也有一位来自漠南莫氏的小天骄姑娘,曾经想巴结王璃瑶当她追随者,结果被“老仆”商季平赶走。

众人落座后,仅有“七品”的王氏,并没有被太过重视。连他带老祖,被安排在了末座。这把钱学翰吓得是一头汗水,刚准备反对两句,“仔细”介绍一下王氏时,却被王守哲暗中制止。

他并不想与这暴发户气息比较浓烈的莫氏,有太深的来往。同样,他也不想为了面子而暴露了王氏的底蕴,从而来点节外生枝什么的。

唯一的目的,就是买下无极宝丹后,第一时间吃掉,来一个入嘴为安。

因此,这接风宴上。王守哲与珑烟老祖,对那些漠南珍肴,只是浅尝辄止吃个味道,颇为低调而沉默。

而莫氏一众人,则是将钱学翰众星拱月在了其中,各种阿谀奉承如潮水般轰去。

惹得钱学翰一头冷汗,时不时发虚地偷瞄了一眼王守哲和珑烟老祖。开玩笑,守哲家主是何等人物?那是连大名鼎鼎的龙无忌都敢硬怼的大人物。

他虽然“贵”为钱氏家主,终究还是不能和守哲家主比的。而珑烟老祖就更别提了,当初可是救过他的命,连圣地天骄曹幼卿都被她打跑的主。

根据老祖宗暗中推断,珑烟老祖极有可能是天骄中,血脉都比较靠前的存在。否则,冰澜上人不会如此器重于她。

唯一让钱学翰稍微心安的是,守哲家主和珑烟老祖都没有介意。

就在王守哲和珑烟老祖,准备再熬一阵后便借故告辞,低调离场时。蓦地,被包下的这一层酒楼内,却是冲进来几个年轻的公子哥儿。

那几个公子哥,个个穿着讲究,颇有些油头粉面的纨绔子弟气息。其中为首的那个,仿佛才二十三四岁模样,便是一身灵台境二层的气息,他目光冷峻,嘴角仿佛挂着一抹怒意和冷笑。

他们一进来,就嚷嚷道:“区区莫氏,也敢和三十九公子抢餐位?”

莫氏家主刚准备发飙两句时,却猛地一瞅见那为首的公子,以及听到了他们的话,当即脸色大变:“是王室海那混世小魔头!”

“不错,你竟然还认得室海公子。”

他的几个跟班,却是更加叫嚣了起来:“既然认得我家室海公子,还不快快滚开。”

王室海?

王守哲和珑烟老祖互相望了一眼,均是有一丝尴尬和无语之色。

漠南王氏……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