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余正阳最终还是妥协了,低着脑袋,牙齿都咬碎了好几颗。

双目释放出猩红之色,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恨不能立即飞扑上来,将柳无邪碎尸万段。

如果说眼神能杀人,此刻柳无邪不知道被余正阳的眼神杀死了多少次。

整个广场出奇的平静,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静等那两个字说出来。

“爷爷!”

说完,一口鲜血从余正阳口中喷出,整个人昏迷过去。

应该是怒火攻心,导致气血上头,才会昏迷。

两个字在广场上空回荡,潜伏在暗中的那些神念逐渐退去,事情应该可以告一段落了。

余正阳被抬下去了,不及时治疗,就会走火入魔,彻底废了。

“大家都散了吧!”

季长老目光扫了一圈,让大家都散了,不要围在这里了。

众人陆陆续续散去,但是今日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内外门,柳无邪三个字,彻底响彻天龙宗。

就连一些真传弟子,都收到了消息。

毕竟此事闹得这么大,想要不知道都很难。

广场很快变的空空荡荡,那些执事全部离开,去疏通藏书阁阵法了。

再也没有人敢提阵法拥堵的事情。

“龙长老,告辞!”

季长老跟黄长老过来打了一声招呼,朝龙长老抱了抱拳,随后离开,回到小世界。

龙长老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跟他们也算不上熟悉,仅仅是同门长老而已。

丁一长老看了一眼柳无邪,点了点头,随后离开。

只剩下柳无邪跟龙长老两人,孤零零的站在广场中心。

“多谢龙长老仗义出手。”

这个时候,柳无邪突然弯腰鞠躬,今日没有龙长老出面,事情肯定会非常的麻烦。

“你不必感激与我,我站出来不是帮你,而是给众人一个平等的机会。”

龙长老并不认为自己帮助了柳无邪,换成其他弟子,他同样也会站出来。

当时那种情况下,余正阳不给柳无邪解释的机会,显然是借助这次机会暗中除掉柳无邪。

事情没搞清楚之前,龙长老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蒙冤死去。

这就是龙长老,要比天刑还要古板的一个人。

柳无邪苦笑一声,知道这种人很难改变他们的性格,他们心里只有对与错,黑与白,没有灰色。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全文在线阅读

“龙血之恩,晚辈铭记在心,就是想不明白,龙长老为何要赐予我龙血。”

柳无邪还是问出心中疑惑。

他跟龙长老非亲非故,更不是故友,两人这是第二次见面,就馈赠如此昂贵的龙血,着实让柳无邪想不明白。

龙长老突然抬头看天,他也不知道答案,到底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龙长老收回目光,整个人突然沧桑了不少,准备带柳无邪去看一样东西。

柳无邪也很好奇,龙长老会带自己去看什么。

两人一起离开演武场,龙长老速度开始很慢,逐渐提升。

柳无邪时刻保持三米的距离,龙长老似乎有意在试探他的速度。

越来越快,犹如两道流星,划过天龙宗山脉。

为了测试柳无邪的速度,龙长老竟然绕行了好几座山脉,足足掠行数千里,这才作罢。

“你的真气很纯,正常脱胎境,早已力竭而死!”

龙长老停住身体,目光看向柳无邪,发现他的真气依旧充盈,才有刚才这番话。

“多谢龙长老赞誉!”

柳无邪欠了欠身子,很客气的回答。

前方出现一座巨大的宫殿,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了,宫殿两侧长满着杂草。

“须弥山!”

柳无邪暗中发出一声惊呼,在他左前方十里外,就是须弥山的入口,龙元草只有须弥山才能生长。

但是他知道,这十里之距,无异于生死界线,谁敢踏入,必死无疑。

大量的阵法,锁定了须弥山,就算是柳无邪,现在都没有办法破解,因为他的修为,相差太多了。

看着荒废的宫殿,龙长老叹息一声,身体佝偻了很多。

柳无邪一头雾水,不知道龙长老带他来这里做什么,早已远离了天龙宗,而且此地接近宗门禁地,平常根本不会有弟子前来。

“龙长老,这是什么地方?”

柳无邪好奇的问道,大殿看起来很古怪,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因为年久失修,大门前的柱子已经斑驳不堪,一些石块早已风化。

加上杂草长到几人高,已经将原有的大门遮挡住了。

“进去就知道了!”

龙长老伸手一扫,面前的杂草全部消失,这才带着柳无邪朝巨大的殿宇走去。

大门最初应该涂过朱漆,因为年代久远,只能看到一丝朱漆的影子。

拿出一枚令牌,龙长老摁在大门一处凹槽之中,应该是开启大门的钥匙。

看到龙长老手中令牌的那一刻,柳无邪浑身如同触电,整个人开始抖动起来。

他的模样,自然落入龙长老眼中。

“你没事吧!”

龙长老转过头,朝柳无邪问道,为何他突然发出剧烈的抖动,难道是害怕?

周围除了杂草,连个星兽都没有,以他的性格,连天都敢捅破,还怕一个小小的破旧宫殿?

“龙……龙长老,我能看看那枚令牌吗?”

破旧的大门已经裂开一道缝隙,一股尘封的味道,从大殿深处溢出。

柳无邪关心的是凹槽里面的那块破旧令牌,而不是关心大殿里面的情况。

龙长老眉头微蹙,还是将凹槽中的令牌拿了出来,原本要放入自己的储物戒指。

接过令牌,柳无邪放在手心,仔细观摩,足足看了一分钟左右,确认无误,这才将令牌还给龙长老。

柳无邪的举动,搞的龙长老一头雾水,跟刚才的模样,简直是就是判若两人。

“你真的没事吗?”

龙长老再次确认一遍,为何柳无邪看到这枚令牌,反应这么大。

柳无邪深吸一口气,平息内心的巨浪:“龙长老,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你信吗?”

最终,柳无邪还是说了出来。

离开天灵仙府之前,府主送他一枚令牌,上面雕刻一个龙字。

跟战龙院的弟子令牌完全不同。

战龙院弟子手中的令牌虽然也雕刻龙字,不过字在正面。

而龙长老手中的这枚令牌,龙字雕刻在背面,正面是一条飞龙。

“什么!”

龙长老脸色骤变,突然抓住柳无邪的衣领,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柳无邪根本无法反抗,任由龙长老提着自己,他可是洞虚境。

“你再说一遍!”

龙长老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让柳无邪再说一遍。

“我身上也有一块这样的令牌,一模一样。”

柳无邪心情平复了很多,这一次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说了一遍。

龙长老突然将柳无邪放下来,目光中还有一丝怀疑。

“不可能,这枚令牌一共只有两枚,另外一枚消失无数年了,你不过小毛娃儿,怎么可能会有。”

龙长老苦笑一声,柳无邪还是第一次看到龙长老做出这个表情,以前都是板着脸。

柳无邪伸手一招,一枚古朴的令牌出现在他掌心。

看到令牌的那一刻,这一次轮到龙长老浑身如同触电,整个人呆在原地,开始颤抖起来。

不知道以为两人都着魔了。

刚才是柳无邪颤抖,现在轮到龙长老颤抖,这两人到底闹得哪一出。

迅速抢走柳无邪手中的令牌,龙长老仔细端详,开始以为是仿造的。

但是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另外一枚在自己手里,就算仿造,首先要有原版才可以。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龙长老突然哭了,哭的稀里哗啦,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竟然小心翼翼的捧着这块令牌。

柳无邪一脸错愕,难道这块令牌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当时府主给他这枚令牌的时候,可是什么也没说啊!

也许连府主都不知道吧!

这枚令牌太古老,最少传承百万年,开始柳无邪怀疑是天龙宗弟子的令牌,到了天龙宗发现,并非天龙宗弟子令牌。

所以后来一直没拿出来,因为他也不确定,这枚令牌是做什么用的。

如果拿出来,递交给高层,告诉他是一个废品,岂不是白白错失机会。

“龙长老,你没事吧!”

柳无邪试探性的问道,到底这块令牌是什么来历,难道跟真武大陆有关?

之前柳无邪就动过心思,真武大陆的事情,想要通过龙长老这边,跟高层沟通。

此刻看来,事情要比他想的应该要顺利一些。

龙长老收起哭声,丝毫没有觉得难为情,郑重的将令牌还给柳无邪。

既然这块令牌出现在柳无邪身上,自然有他的道理。

“能告诉我,这块令牌你是怎么得到的吗?”

龙长老恢复之前的模样,板着脸,郑重的朝柳无邪问道。

“此地不是说话之地,我们能找到安全的地方吗?”

虽然丁长老救过柳无邪好几次,但是论信任度,柳无邪更愿意相信龙长老, 因为柳无邪对这种人的性格太了解了。

倒不是说不相信丁一长老,主要是丁一长老地位远不及龙长老,就算知道,帮助也极其有限。

所以柳无邪一直等!

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我们去大殿吧,这里除了我之外,不会有人来。”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全文在线阅读

龙长老看了一眼大殿,率先走进去。

喜欢太荒吞天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