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高HNP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星冠道人的打算其实也很简单。

制造紧迫感。

昆仑界失去感应,同时界内大量修士开始搜捕“界外来人”,只要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找不到此界。如此一来,陆行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昆仑界,撤回裴寻真三人,要么亲自跑去救场。

在这样的紧迫感催促下,陆行舟只要判断失误,就有可能动身前往昆仑界,然后落入他的陷阱之中。

而事实证明,这招确实很有效。

至少在发现仙门动荡,感应时段时连的时候,陆行舟确实生出了几分紧迫,倒不是担心裴寻真三人。

毕竟裴寻真三人本身气运滔天不说,

身上还有他留下的法符,关键时刻催动,有自己在外接引,可将其直接送回万象宝筏,出不了大事。

所以他真正担心的,

其实正如星冠道人所预测的那样,是无法将昆仑界收入万象宝筏,从而缔结因果。这么一方道法兴盛成都丝毫不逊色于魃州,甚至还要更胜一筹的界空,等于是煮熟的鸭子,又岂能让它飞了?

但若是就这么心急火燎地进入昆仑界,陆行舟又觉得有些不妥,况且他已经想出了一门万全之策。

念及此处,陆行舟立刻就有了计划。

当务之急,是先稳住自身对昆仑界的感应,确保自己随时都可以进入昆仑界,其次则是让进入昆仑界的裴寻真等人能够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考虑到这一点,光凭他们三人恐怕独木难支。

陆行舟心念一起,万象宝筏轰然一震,霎时间,星冠道人便心生感应,借助万空界环朝着方仙界看去。

“这是.....?”

在其眼中,只见整个方仙界四周,虚海一重重动荡,仿佛原本平静的湖水突然被搅浑了一般,剧烈的虚海波动,甚至于刹那间扰乱了万空界环的感应,等星冠道人加大输出,继续观望的时候,

却见陆行舟依旧站在原地,轻轻推了推头顶道观,神色平静,而其眼前的仙门已是重新稳固了下来。

他做了什么?

星冠道人双眼微眯,再度于袖中掐指推算了片刻,旋即笑了笑:“原来如此,无非是设法加派人手罢了。”

“或许还有借此稳固感应的想法。”

“无妨。”

“终究是治标不治本,此獠加派的人手越多,说明其对昆仑界就越重视,等到这些人被昆仑界围堵,全部陷入困境的时候,我再重新扰

公共场合高HNP无删减全文阅读

乱其对昆仑界的感应,不愁其方寸大乱,最后入我彀中!”

念及此处,星冠道人也不再作法动摇仙门,反而稍微消停了一下,转而催促昆仑界继续寻找界外天魔。

............

昆仑界,平海大荒深处,耗费了近月时光搜寻昆仑界原生宝材,以此构筑法坛的裴寻真三人已然汇合。

汇合之地乃是一处攀天高峰,峰顶直入云海,颇有昔日浮云山的味道,也是裴寻真三人选定此地的理由。

而临出发前,

裴寻真将旗门遁留在了此地,确保此地不会被人发现,结果等三人回来后,却发现此地却是多出了不少人影。

“师叔祖?”

“.....嗯。”面对裴寻真三人惊讶的轻呼,萧禹余乃至十位人杰都臭着脸点了点头,而游仙客则是摊手苦笑。

原因无他。

“你们不要误会啊。”

“我绝对不是因为你们偷偷摸摸骂我狗贼,才公报私仇,把你们送到对面去的,纯粹是为了给你们争取一份大机缘,大家都到现在这个境界了,距离证道只差一步,身为兄弟我岂能坐视不管?”

“去吧!”

“相信我,之前魃州斗法你们就进步神速,这次去了对面那一方世界,你们肯定也能突飞猛进的!”

------这是陆行舟送他们来之前说的P话。

不可否认,陆行舟所作所为并无不妥。

临近证道,闭门造车对众人杰而言确实是没啥用,但一想到这是陆行舟送他们来的,就莫名其妙很气!

尤其是那崽种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亮出自己证道人仙的气机。

摆明了是在炫耀!

修为高了不起啊?

不当人子!

所以现在萧禹余和众人杰还在生气呢,只有游仙客相对佛系,所以最后也是他率先对裴寻真三人开口道:“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不用过多解释。事不宜迟,我为你们护法,你们准备布置法坛。”

“弟子明白。”裴寻真执礼道:“师叔祖,这一方界空着实不凡,弟子近月来在也曾在周遭地域探访。”

“此地修炼法门极为特殊。”

“既不是人仙术,也不是地仙法。”

“非常奇妙。”

言罢,裴寻真便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见闻。

昆仑界的修行法门,

名为炼炁。

顾名思义,乃是采集天地气机养炼自身。因此这种法门,修行第一步便是“采气”,第二步名为“餐霞”,第三步则是“融光”。其中采气境其实就是对应了方仙界的大乘修士,两者并无分别。

而在走完这三步之后,再往上第四步,才是昆仑界承认的真仙,也是真正意义上得道成真的大德修士。

这一境界和阴神颇为相似。

修行道理,俱是“求真”,因此裴寻真推算,昆仑界的修行四步,应该可以和蓬玄界周天,还丹,养胎,阴神,地仙法的四个境界一一对应,不过从对比来看,昆仑界修士明显比蓬玄界更弱。

“弟子此前为收拢宝材,也曾和此界融光境的修士交过手,虽说对方的修为层次和弟子仅是差之毫厘。”

“但斗法手段却是谬之千里。”

“弟子三招就将他拿下了。”

“认真比下来,对方的斗法水平,顶多和还丹境修士相提并论,如此推算的话,此界真仙的进步空间也很大。”

说到这里,一旁的安月瑶还插了一句:“简而言之,就是不堪一击。”

裴寻真闻言无奈地呲了呲牙:“.....也可以这么说。”

“原来如此。”

得到裴寻真的汇报后,

游仙客也是见怪不怪地点了点头,作为玉京观唯二的穿越者,陆行舟知道的很多东西他其实也知道,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天仙道的秘辛,如今被裴寻真这么一说,游仙客心中立刻就生出了猜测。

“还有。”裴寻真话音未落,继续道:“除此之外,弟子还发现,此界最近似乎出现了界外天魔的传言。”

“极有可能是发现了我等入界。”

“若是布置法坛的话,难保对方会毫无察觉。”说到这里,裴寻真脸上却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话虽如此,但考虑到他的梦境,不出意外的话,对方是肯定能察觉的,区别只是什么时候罢了。

“因此法坛的建设必须从速.....”

“此言差矣。”

“.....啊?”游仙客的突然打断,让裴寻真声音一滞,却见游仙客神色诡秘,似笑非笑地说道:“小裴啊,你这就是格局小了。从速?不不不,法坛之事,非但不能争锋多秒,反而要慢慢来。”

“慢慢来?”裴寻真顿了顿,还是斗胆开口道:“此举绝非良策啊,师叔祖可知兵贵神速?我觉得.....”

“这是你师祖的要求。”

“....不愧是师祖!竟有如此慎重稳健的谋略!”

游仙客:“.......”

而与此同时------

平海大荒外,距离裴寻真众人汇合之地大约三千余里的地界处。只见三道身影一前两后从虚空中走出:

“两位上仙,就是此地了。”

平海城地下黑市的老板,陈脉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小人敢保证,当初那位客人在小人手里用灵石换了那块宝玉后,就是一路往这边走,最后径直进入平海大荒的。”

“可有确切位置?”

“您这话说的,小人哪里有那种手段......”

“真的么?”

陈脉背后的老人微微一笑:“我岂会不知你们这些黑市中人,若是看到有身怀巨富又实力不济的练气士。”

“你们往往会出手劫掠吧?”

“而既然想要出手劫掠,就只能在黑市之外,如此一来,你们又岂会没有在黑市外将目标定位的手段。”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

“等!等等!”

老人话音未落,陈脉就赶紧开口道:“小人想起来了,小人手里还有一只食气虫,能吞噬外物气机,然后顺着气机找到对方,既然两位上仙有用,小人便借花献佛,将这食气虫送给两位上仙!”

言罢,陈脉赶紧从腰间宝囊中取出了一只手掌大小,通体如玉的长虫,恭恭敬敬地递到了老人的面前。

“哼,污秽浊物。”

看着那长虫,老人顿时面露嫌恶,不过还是一扫袖,将其收了起来:“算你识相,今日我不与你计较。”

“滚吧。”

“多谢!多谢上仙!”

陈脉哪里还敢逗留,得了老人首肯,立刻转身驾起一道灵光,朝远方飞遁而去。只是他却没看到,在其身后,跟着他来的另一位孩童模样的上仙,却是取出了一根宝钉,对准他遥遥祭了起来。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远处陈脉的遁光就如同流星一般,迅速坠落,最后消散在了平海大荒的山林之中。

“道友和这黑市有恩怨?”

老人也没出手阻止,只是颔首微笑,而那小童则是冷笑一声:“黑市向来草芥人命,本座确实不喜。”

“原来如此。”

老人理解地点了点头,旋即话锋一转:“道友此番和老头子我一同,负责平海大荒一地,切忌不能大意,虽说这一月下来走访了不少疑是界外天魔的驻地,结果无一为真,但依旧不可掉以轻心。”

“用不着你说。”

“也是。”

老人笑了笑,这孩童模样的上仙名唤江海,乃是异类得道,手段非同一般,在仙庭名册上也是位列前茅。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找上对方。毕竟搜寻界外天魔可是个苦差,一不小心是要丢命的。

简单整肃一番后,两人便各自驾起一道遁光,在食气虫的指引之下,一路朝着裴寻真众人的驻地飞去。

而这两位上仙还没到,

旗门遁中,裴寻真,安月瑶,岳晚成,乃至萧禹余等一众修士便心中一动,齐齐向着山外看了过去。

“有人过来了?”

“两道气机。”

“谁?”

裴寻真等人选定此处,就是看重这里罕有人烟,少有人至,可如今竟是有两道绝对不算弱的气机正笔直地朝着此处飞掠而来,很难想象其无有目的,再考虑到刚刚裴寻真所说,答案不言而喻:

“说曹操曹操到。”

“看来此界修士确实发现我等了。”游仙客笑了笑,却也没有慌乱:“晚成,你且去和两位道友叙话。”

此言一出,旁边原本跃跃欲试的安月瑶顿时露出了明显至极的失望表情。

而裴寻真见状,却是不禁传音游仙客道:“师叔祖,大长老....开皇宫主那般模样,为何不让她去一趟?”

“派她去?”游仙客闻言顿时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了眼裴寻真,旋即传音回道:“我们又不是来侵略这一界的,凡事要以和为贵,坚决不开第一枪。你看她这样子,万一失手打死了咋办?”

“这....”

从情感上讲,裴寻真觉得游仙客这种说法对安月瑶来说非常过分,但从理智上讲,他又不得不承认:

“师叔祖所言极是。”

与此同时,

旗门遁外,老者和小童才刚刚接近,就有一道长虹截断天宇,将两人阻拦在了山外,而在长虹之上,只见一身劲装的岳晚成迈步走出,浓密发丝中有一双峥嵘龙角探出,长虹便是其气血所化。

岳晚成心思灵慧,自然清楚游仙客的想法,所以言语间很是客气:“请问两位道友,来我山门所为何事?”

言罢他还打了个稽首。

而见得岳晚成这般模样,老者和小童初时还面带笑意,同样还礼。

“在下韩吏,乃是仙庭仙官。”

“江海,异类散修。”

但是-----

话音未落,伴随着一声叮咚轻响,老人和小童却是双双沉下了脸庞,究其原因,却是两人腰间的玉佩。

此物名为鉴魔佩。

顾名思义,乃是中枢仙庭下发给所有负责查访界外天魔的仙人,用于分别天魔和昆仑界修士的秘宝。

而如今此宝震动,理由只有一个。

“界外天魔?!”

“糟糕!”

老者韩吏,小童江海,两位昆仑界的得道真仙都没想到,仙庭派出了那么多搜罗界外天魔的人,本以为是大海捞针,自家也只是例行公事,结果居然还真瞎猫碰上死耗子

公共场合高HNP无删减全文阅读

,让他们撞到真的了!

情急之下,两人立刻生出羊入虎口之感,当即便是一个祭宝钉,另一个驱雷法,分别朝着岳晚成打去。

“轰隆!”

岳晚成可不是此前被打死的陈脉能比,只见其眉头一皱,周边长虹顿时一荡,凝光如水,掀起重重大浪。无论是那宝钉,还是雷法,还未近得岳晚成周身,就被那滔天长虹给吞纳,而后磨灭了。

如此手段,更是让两位真仙心中沉重,也不恋战,转身就祭遁光,想要迅速撤离,不和岳晚成多做纠缠。

而见得这一幕-----

“师叔祖?”

裴寻真目光一转,看向了身旁的游仙客,而游仙客则是对着其点了点头,裴寻真见状立刻心领神会。

“安长老,轮到你出手了。”

开旗门。

放安月瑶!

喜欢这个门派要逆天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