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科学系计算机工程实验室。

实验室的一个角落里,白雾缭绕。一个身影慵懒地坐在座椅上,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烟,他的目光在他面前开着的两个光幕上来回扫过,光幕的光芒在白雾中特别显眼。

白烟被透明的屏障挡在了角落里,无法扩散到其他地方。

突然,盛秉目光一凝,随即猛然坐直身体。

右手里的那根烟被他摁在了桌上的烟灰缸,打开了另一个光幕,在上面飞快地输入一串串代码。

几秒后,他的目光才回到原先的一个光幕上。

就在刚才,那个光幕上突然跳出一个窗口,上面只有一行字:晚上好,盛教授。

没有名称或时间,只有这么一行简简单单的问候。

就算如此,这一行字把盛秉吓了一跳。

居然有人在不触动系统防护墙的情况下潜入他的设备里,这让盛秉感到十分难堪。

身为一名网络安全专家,对于自身随身携带的系统的安全,他本来有绝对的信心,但现在就难说了。

对方见盛秉迟迟不没有回应,又发了一条消息。

“我没有入侵你的设备。”

这算是表达善意吗?

盛秉自嘲一笑,他没有急着回复,而是在新打开的光幕上输入一串串代码。

过了几分钟,看到了无入侵者的结果,盛秉才把那个有对话框的光幕拉过来,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光幕上方。

他思索了几秒才输入一句话:“不知怎么称呼?”

这个对话框没有用户名称和时间,目前只有三行字,看起来像是笔记,不像是一个对话框。

盛秉一边等待对方的回答,一边在下方的光幕里继续输入一行一行代码。

对方很快就回了消息:“我是雪莉,你应该知道我的。”

看到这句话,盛秉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在下方光幕输入完指令才抬起手,在上方的光幕上输入一句话。

“肖廷元设备里的木马是你做的?”

盛秉大概猜到是谁了,虽然他无法从已经被自我消灭的木马追溯到源头,但从肖廷元提供的信息里,能大概推理出一个调查方向。

会向肖廷元这位艺术系院长请假的学生,整个学院里只有一个学生,也就是那名叫舒姝的小姑娘。

她有很大的嫌疑,但盛秉不觉得那个小姑娘有那个能力。

他专门入侵过那小姑娘的随身设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唯一吸引他注意力的是这个小姑娘和一名叫雪莉的人聊天记录。

舒姝抱怨肖廷元不给他批假期,而那个叫雪莉的人安慰她说她可以帮忙。

当然,这种没有明确表明的帮忙,不一定是用木马。但根据盛秉后来的调查,他发现他根本查不到这个叫雪莉的人。

她和舒姝的发的消息都是通过层层叠叠的伪装,根本无法追溯到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在线全文

源头。

在进一步调查后,盛秉发现个叫雪莉的人可能就是那位神秘的天才编曲,除了同名以外,隐藏痕迹用的手段也很像。

盛秉还发现舒姝这个小姑娘认识自家那个特别好骗的侄子,她就在奥尔西尼公爵开的那个旅行社兼职,在那里认识了保罗。

而且还是她帮第五熙联系到雪莉,让第五熙的新电影能够按时上映。

虽然盛秉不怎么关心娱乐圈,但之前第五熙这位老古董突然上网的动静太大了。阙方伟不止一次联系他的下属,帮忙增强第五熙随身设备的防护墙。

盛秉让保罗调查肖廷元设备里的木马倒不是为了为难他,而是想看看保罗是否能够通过舒姝引来那位雪莉。

或者说保罗是通过舒姝认识这位雪莉,然后和她有了联系。

盛秉一直记得在SPQR星舰机场那件事件时,保罗发给他看的脚本。从那时候起,盛秉就写出那个脚本的黑客相当好奇。

没错,在盛秉心里,雪莉就是一名十分厉害的黑客。她在这方面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不会比编曲方面弱,否则不会隐藏着这么好了。

只是盛秉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还是用这种方式。

怪不得保罗喊这位大神,确实当得起这个尊称。

“不过是帮朋友一个忙,我并没有入侵肖廷元的设备。”

看到这个答复,盛秉越发笃定自己的推测。不过看到对方这么强调没有入侵设备这件事,盛秉并不是很赞同。

没有入侵,怎么可能下木马?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入侵设备,怎么会直接和他对话?

在盛秉看来,雪莉有点矫情。

他举起双手在光幕上打了一句话:“你为何现在联系我?”

把这句话发出去后,盛秉继续在下方光幕忙碌着。

既然已经联系上了,盛秉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上方的光幕上又显示出一段新的话,让盛秉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继续查设备内部的系统是没用的,我是通过联网的接口的一个漏洞来联系你的。”

看到这句话,盛秉瞳孔一宿。

他立刻放弃正在写的代码,换了一个空的新窗口,重新开始检查自己的设备。

这次他按照雪莉的说法,先从联网的接口来,然后他发现对方说的没错。

她并没有入侵,而是利用一个漏洞改了一部分从外网收取的信息,在没有触动防火墙的前提下,组成了这个出现在他光幕上的对话框。

这种方式能很好的规避风险,让对方可随时脱离,不在盛秉的系统里留下一丝一毫痕迹。

“厉害啊。”盛秉由衷地感叹了一声。

这个漏洞不是那么好找的,而且能不着痕迹的利用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起码盛秉之前就没有发现这个可利用的漏洞,对于他这种级别的网络安全专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失误。

不过,现在知道了也不迟。

盛秉已经在脑海里构思,怎么利用这个漏洞解决掉想入侵系统的外来者。

就在这时,他看到对方又发了一句话,比之前几句都长的话。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从你这里打听一些事,我可以支付让你满意地报酬。”

喜欢原来公爵不是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