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蛋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雄土鳖、胆南星、血竭、没药、南红花、当归……菖蒲、川芎……

一种两种兴许还看不出来,但这么多味药放在一起,饶是不懂医术,也大概能看出这是要做什么了。

厉子安看着下面报上来的消息,眉头紧锁道:“清平盛世,内无匪患,外无战乱,好好的如何会用得上这么多金创药。”

“好在龙骨难求,他们即便买走其他药材,也难成气候。”一位大臣道,“而且根据暗卫调查所得的消息,这次事情的背后,应该是西戎那边的人。”

“你是说,这背后是西戎那边在搞鬼?”厉子安闻言一愣,这个名字虽然经常在朝廷下发的邸报中看到,但是从来没有跟湖广扯上过关系。

“严格来说,应该是西戎的库伦族,只是不知道他们备这么多伤药,究竟是因为西戎内部争斗还是想对大齐下手。”

他说着起身走到厉子安身后,抬手指着羊皮地图上的位置道:“前朝末年,库伦族靠武力驱逐了木叶溪、姚坪和吉仓三个部族,占领了鄂尔多斯和地斤泽地区。

“肥美的水草和量产丰富的青盐,让他们的实力越来越强,逐渐成为西戎八部中实力最强的一支,并逐渐占领了陇山以西的大部分地区。

“我朝开国以来,一直致力于与西戎各大部族保持友好关系,甚至开设多处互市以方便双方边境贸易。

“但是库伦族人并不满足于此,还经常会在秋末冬初之时过来掠边,抢夺食物、财物以及人口。

“根据调查,这次在各地采买药材的人,其实都是汉人。他们应该都是当年被库伦族掠走,沦为奴仆之人或者他们的后代。

“之所以听从库伦族的驱使,应该是都有家人被扣在西戎,所以不得不从。”

“原来如此,朝廷为了边境安稳,一直采取怀柔政策,却不知边境百姓苦之久矣。

“吩咐下去,调查清楚事情即可,只要这些人不作奸犯科,就不要太过严苛以待。”

“世子爷宽宥!”

厉子安转身看向地图上大齐与西戎接壤的地方又问:“西戎与川陕交界,他们为何舍近求远,跑到湖广来采买药材?”

另一位大臣开口解释道:“因为西戎人时不时的掠边行为,使得川陕两地对西戎的防备心甚重,他们在当地出现,很容易就会引起怀疑。

“加之虽然两边开通互市,但库伦族对大齐腹地的了解甚少,至少要落后数年,所以他们估计以为湖广还是王爷来之前的三不管地带,所以才挑这里下手。”

厉子安闻言,站在地图前面看了许久。

只可惜湖广与西戎并无接壤,他也无法以一己之力撼动朝廷贯彻了多年的怀柔政策,只能再心里叹一声百姓实苦。

听过诸位大臣的分析之后,范昱如忍不住问:“那这件事咱们该如何处置?要不要上报朝廷?”

“如今尚无真凭实据,仅凭咱们派人调查的结果,朝廷怕是很难取信,说不定还要给咱们扣个破坏大齐与西戎关系的帽子。”

“可不是么,上次矩州之事,世子爷依规上报,最后结果呢?朝廷还不是觉得咱们小题大做?矩州之事这才多久,再上报西戎之事,朝廷还指不定会怎么想呢!”

“但是西戎如今显然是有大动作的,如果

跳蛋小说全文完整版

咱们不及时上报,万一真出了事,朝廷少不得还是要追责于咱们的。”

几位大臣很快就因为这件事争执起来。

最后还是厉子安一锤定音道:“既然如今湖广各地尚未有人上报此事与西戎有关,所以暂时先不上报朝廷了,诸位请先暗中调查,有了确切证据之后再议。”

“是!”几位大臣领命下去。

范昱如留下道:“据报上来的消息,这些人最远的已经到永州府了。”

一听范昱如提到永州府,厉子安登时想起了沈天舒。

“算日子,沈姑娘如今应该已经到家了吧。”厉子安看了眼桌上的月份牌子。

“是啊!”范昱如故意道,“戚梓昊应该也差不多回到军屯之中了。”

厉子安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道:“你也用不着跟我阴阳怪气,是沈姑娘不愿见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他擅离职守那么久,我没给他报上去已经是念在小时候的情分了。”

“我哪里阴阳怪气了?我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范昱如原以为通过这次见面,厉子安和戚梓昊之间的关系能够稍稍有所缓和,不料却还是这幅样子。

“哼!”厉子安冷哼一声,“我说沈姑娘已经启程回永州府了,他就走得那么干脆,都没说过来看看祖母和我爹娘,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们两个人啊,就是脾气太像了,谁也不肯先服软。”

“我还说你就是心太软呢,闲着没事就替他说情

跳蛋小说全文完整版

,有那个工夫还不如多帮我分担点公务。”

厉子安说着,抬手翻开了案头其他的公文,一副不愿再继续交谈的模样。

范昱如无奈地摇摇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就在厉子安派人暗中调查西戎大量购买伤药一事的时候,差不多的消息也在通过其他渠道,汇总到身处南直隶的厉子霆手中。

“湖广那边有人大量购买制作金创药的药材?怀疑是西戎的人?”厉子霆看过情报之后,微微眯起了眼睛,抬头询问,“裘鹤荣是不是还在永州府?”

“是,您说让他想法子搭上潼娘子那条线,但是前段时间潼娘子到武昌府给瑞亲王复诊去了,一直都没有回来。

“前几日传回来的消息说,他最近正在想法子跟潼娘子医馆里的其他人套近乎。

“只不过潼娘子医馆的人也不知怎么的,竟都如铜墙铁壁一般,无论动之以情还是许之以利竟都不为所动,裘鹤荣如今也有些进退两难。”

“蠢货,这么长时间还不为所动,早就该换个法子了!”厉子霆说着,招呼手下附耳过来,在他耳边如此这般地交代了几句。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喜欢锦医成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