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搭网(上)

我最熟悉的木系龙,统治方式其实也算是照搬过来的,虽然我最先接触木系,然后是冰系,但在水火土三系这边,那种“文化氛围”更加原汁原味——这也能解释,在木系冰系城镇之中,中下层龙族乃至龙信徒的生活模式,城市运行都有着相对简陋之处,比如飞艇收税,比如简陋的交易模式……

而在火系龙领地上的发报机,更令我不放心。

雷系龙领地那边信号容易被发现,但好歹瑞哈娜能糊弄过去,火系龙这边,位于火山地带,仪器本身却受到了温度的威胁,这才叫我担心,尤其是火系龙的首都——岩浆圣湖,直接没法安装仪器。

至于水系龙那边,湿气较重,看似挺麻烦,其实防潮不是特别难。

最叫人省心的,还是土系龙领地上那些仪器。

我挨个检查了分布在火系龙领地上的仪器,确保它们的使用状况,做了相应的温度控制,但没有用魔力手段,而是选择相对物理的手段——用风和水加强散热。

这样一来,仪器的选址就必须精挑细选,安装的时候做了简单选址,这段时间经过几次发报确定是否需要迁移,这一趟下来花了不少时间。

同时,我对情报人员也做了三层保险——其实就是选了三个以上的接班人,免得情报人员暴露时情报点陷入瘫痪。

之所以这么慎重,自然是考虑到火系龙领地上这些家伙的脾气……

火系龙五王七十将,可不像其他龙族那样好脾气,虽然原则上不许杀人或者重伤,但平时切磋是最积极的,由上及下,龙将们手下甚至是龙信徒,都不是省油的灯。

火山地带最炎热的自然是火山口,其实离开火山口,还是有不少气候堪比雨林地带的适宜种植区,按说应该是一派田园风光,不过,龙将们一个个咋咋呼呼爱打架,手下们也不闲着,本来领土就小,也不可能一个龙将一座城,城边一片种植园那么分配,往往就是一座城分到几个龙将,相互之间经常性地切磋,还跑去别的城“拜访”,龙将们不光自己打,还让手下打擂台,反正,龙将之间不能下死手,手下人伤亡那是正常战损,等级越低越不在乎,所以,整个火系龙领地“活力四射”,比木系龙的雨林地带更具活力。

可是,我安排的那些个情报员就麻烦了……

本来为了稳妥,我们还故意选娜迦,毕竟娜迦属于法系,而且属于仆人阶级,打架的时候不多,不过谁能料到龙将们心血来潮,让手下的厨子或者花匠来一场魔法对决呢?

而且,比起风系龙那边,火系龙这边的裂缝入侵者们也更为悲催些,就像瑞哈娜说的那样,那些魔兽只能成为下级龙族练兵的“靶子”。

所以,火系龙这边就费点时间。

按说我该扶植几个类似尼德霍格这样的“天赋选手”,这样更能体现我的编剧水准,不过,考虑到情报网的铺设还没完成,只能匆匆离开。

到了水火土三系交界的地中之海,检查完了留在这里的二十一号机,我准备直接去水系龙领地,李奥却说:“别急,这里挺有意思的,值得观察。”

这里有一座城,名叫地海之城,是三族轮流怕派龙将来守的,其他龙将守城是义务,说不上乐意不乐意,而地海之城的守将就是一件美差,毕竟这里是交易之地,也算是繁华之乡——比起那些穷极无聊只能睡觉的龙将,这里的守城龙将能享受到三系龙领地上出产的货物,三系从上到下流行的玩意儿……

“放在华夏古代,这里就是富庶的江南水乡,烟花三月最该去的地方。”李奥说,“有政治文化经济的滋润,这里会是文明的萌生地。”

“我觉得上层应该不会有太多改观,主要的,还是下层。”我说。

城里的龙信徒其实已经有了主位面人类或者兽人城市居民那样的生活模式了,相比之下,其他城市更像是大号的镇子,

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全文完整版

因为居民们没有完全脱离生产,甚至还要参加狩猎,而在这里,已经有人完全不事生产,而从事制造或者服务行业——服务对象不是龙族,而是同等接的龙信徒。

“确实,很像主位面,或者是华夏快要诞生资本主义萌芽的时期。”李奥说,“人口上也相差不多。”

“但是,下层的文化没法改变上层的统治者,地球上的变革都充满曲折,主位面好歹有可能,可龙族,我很难想象他们会接受由下至上的变革。”我说。

“嗯,算了,我们又不是来帮他们改革的,保持这样也挺好。”李奥说,“走,看看那边的喷泉。”

地海之城的喷泉,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的温泉,而是一处奇观——喷泉的水流是间歇式的,喷发起来犹如鲸鱼喷水,水柱高达百多米。

而这里的居民大多也只是看看,真正喜欢喷泉的是一群龙族和特殊的龙信徒。

喜欢喷泉的龙族,都是土系龙。

他们把喷泉当成了挑战,在喷泉即将喷发的时候蜷缩身体堵住喷泉口,等喷泉爆发,将他们抛飞到上百米的高空之中,然后,他们会在空中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就像是地球上那些花式跳伞运动员。

然后,在即将落地时,他们再度蜷缩身体,抵御落地的冲击力,最后站起身来,完成一场“表演”,迎接同性的欢呼或者异性的爱慕……

这么狂野的玩法,有点类似我们农场位面的过山车或者滑雪场,但更加“激烈刺激”,也只有土系龙玩得起,准确的说,就算是土系龙,也只有那些足够皮糙肉厚的家伙玩得起,防御差一点的轻则脑震荡,重则全身摔伤,相当凶残……

据说还有一种更残忍的玩法,就是有仇怨的双方,同时被喷上高空,然后在空中决出胜负,只有胜者能平安落地……

这样的玩法显然过于残酷,只在他们的谈论之中,我也无缘得见。

还有些身形奇异的龙信徒也会在龙族不怎玩的时候过去玩玩喷泉——他们基本都是有着飞行能力的,比如一些和水鸟有着相似形状的禽类兽人或者有着肉翼,像鼯鼠或者蝙蝠一样的兽人,冲上高空之后展开翅膀滑翔,飞向地中之海,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娱乐。

其实,龙信徒居民们更喜欢的,或者说受众更广的,是另一种东西——蒲公英。

这是一种变异的蒲公英,种子相当大,撑开的“伞”足有两米直径,所以,那些身高不足一米二的小个子,或者再高一点但体重够低的龙信徒,只要胆子够大,只需紧紧抓住“伞柄”,就能体会一场摩天轮一般的升空之旅。

地中之海岸边的山坡之上,这样的蒲公英并不少见,而且,这附近的气候是常年温暖湿润,也没有明显的季节之分,蒲公英很是常有,而且,没有太大的风,被蒲公英带上半空也不用担心飞远了回不来……

老实说,这种蒲公英是我到龙界以来见过的最符合童话气质的东西了。

“话说,这里其实更像古希腊时期的地中海,准确的说是爱琴海,风平浪静,商船往来,气候宜人,再加上偶尔飞过的巨龙和飞艇,更有希腊神话的气质,”李奥说,“江南水乡终归是秀气了些,飞个龙过去也太破坏气氛了……”

“差不多该走了吧?”我说。

“行,”李奥说,

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全文完整版

“反正这里既没有江南水乡的温婉女子,也没有爱琴海边的绝世美人……”

“美人不少,”我说,“只是你欣赏不来。”

这时候,我正好看着一对浣熊龙信徒情侣紧紧攥着彼此的手,另外的手则抓紧一朵蒲公英,缓缓升空。

“呃,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就这个意思?”李奥说,“这一对干脆面……你不羡慕吗?”

“羡慕,”我说,“因为羡慕,所以得抓紧时间干正事。”

“好,干正事。”李奥说。

喜欢牛头回忆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