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延乱小说全文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天下无敌!

这就是靖旧朝立国之战时的威风。

当时蛮族入侵,宗门环伺,杨家先祖却横扫八方力劈六合,生生将蛮族赶出了竹道并且让天下宗门不敢妄动分毫。所向披靡为靖旧朝赢下了定鼎天下的基层,同样也给后来人一个威风八面的底气。

所以在靖旧朝的天下兵马符上才会有“天下无敌”这四个字,彰显的不仅仅是气势还有底蕴。

而天下兵马符就是皇帝手里最大的一张武力牌,这东西可以和兵部里存放的另一片天下兵马符合拢唯一,是调遣天下兵马的必要条件之一。

皇帝亲自签印的调兵令条,天下兵马符,以及兵部尚书印签,三者为一体,可以调动天下兵马。

天下兵马符落在旁人手里或许仅仅只是一个象征性浓郁的东西而已,因为除了皇帝,别人就算拿到天下兵马符也没有办法调遣兵将。但是这个东西对于皇太子的意义就不同寻常了。

一般来说,都是皇帝临终之前,选一个大朝会的时机,在群臣的观礼下将天下兵马符交到皇太子的手里。这算是一种仪式,代表着皇权的进一步过度,也意味着皇帝对皇太子的认可。

但这一次似乎

家延乱小说全文小说完整全文

又不一样了。皇帝将天下兵马符直接转交到了皇太子束的手里,没有通知群臣,没有选择在大朝会,甚至外界得到消息都是宫里悄悄传出来的。

这是什么意思?虽说皇权的交接庙堂里的大臣并没有权力直接插手,但作为天下的一份子,皇帝总该要尊重一下他们的脸面吧?居然不声不响的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办了,这实在是......

急的人大有人在,都是之前一直在选择观望的那些人,总对皇太子束有偏见,甚至是持才傲物,想着让皇太子主动过来给他们递台阶,然后他们才会顺势下坡拥护新皇。

可如今看来留给那些想要拿捏皇太子的人的时间不多了。

因为天下兵马符一移交,等于说皇太子登基的最后一道障碍也消失不见。并且获得了最强的武力。谁若是还不过来下拜那就肯定会被认为心怀不轨,等待他们的就是雷霆杀机。

可从商贾和新兴勋贵中一路杀出来的皇太子束又不是那种好说话会忍让的人,世家和门阀如今都感受到了坐在针毡上的感觉,想要这时候见势不对了再凑上去拜下可不会有好脸色,甚至能不能见到皇太子都还两说。

旁人尚且对皇帝突然交接天下兵马符的事情惊讶不已,杨束拿到这东西的时候同样如此惊讶。

但惊讶之后杨束脸上却有些落寞。

“父皇恐怕时日无多了。”杨束已经在和“赤”融合了,他对自己父皇的身体状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甚至清楚他父皇是靠着一种催榨生命潜力的汤药来抵抗苦痛保持头脑清醒,最后硬生生的坐镇皇位主持完成了皇权交接,此时连天下兵马符都如此简单的交给他,看来时间上应该是等不到下一次大朝会了。

“父皇如今在哪个宫里?”

“万寿宫。”边上的內侍宦官躬身应答,他是新配到皇太子身边不久的,如今还很忐忑。

“走,到万寿宫去!”

杨束这是拿到天下兵马符之后第三次要去找皇帝了。前面两次都被

家延乱小说全文小说完整全文

拒绝了,这一次他准备直接堵上门,皇帝不见他他就不走。

万寿宫得名的原因是因为里面花圃树木众多,一年四季都有绿色和彩色,生机从不断层,所以得名万寿。

不过虽然万寿宫里景色宜人,但历代皇帝都很少有喜欢来这里的,一来是国事繁重,二来是“赤”的影响让皇帝们但凡有些休闲的时间都喜欢泡在福安宫的温汤里消减苦痛。历代皇帝在万寿宫里逗留的都很少。

似乎杨坚就是这么一个喜欢出人意料的皇帝。

果然如杨束所料,他的第三次求见还是被拒绝了。不过这次他不会就这么退走,而是继续站在万寿宫外再次求见。

这可难为了通传的宦官。根本不敢给杨束脸色,也不敢在皇帝面前多嘴,只能两头跑。最后足足来回了十余次,皇帝或许是烦了才让杨束进去。

距离上次在宗祠的密室里见到父皇之后已经有些日子了,杨束看到父皇的时候有些愣神,他第一次看到杨坚身上的气息这么平和,脸上虽然因为他不停的滋扰隐隐有所不满,可眼中完全没有往日里的那种骇人凶威。

行了礼,杨束站在边上,和杨坚一起欣赏一场在林间铺开的歌舞,似乎讲的是一场林中的大战,称为战舞也可以。杨坚喜欢看这些有劲儿的歌舞,对于软糯糯的舞蹈兴趣不大。

“你来干什么?死皮赖脸的可还要皇太子的风度?”杨坚是真不想被儿子打扰他最后闲暇的时光,但老让皇太子在万寿宫外赖着不走也不是个事儿,是要出风言风语的,于是杨坚最后还是让人把杨束带了进来,但并不是很高兴。

“父皇,儿臣没什么事,只是想多陪陪父皇。”杨束言语平静,他知道身边的这个人已经时日无多了,他虽然对其并无多少父子之间的温馨回忆,但为人子,送父最后一程的心思他还是有的。

杨坚闻言偏过头来,看了杨束一眼,这是他在杨束进来之后第一次把目光从歌舞上挪开。

“你有着心思倒是难得。”杨坚端详了自己的小儿子良久,笑着点了点头,摆手让边上的人给杨束赐座。

父子两坐下,安安静静的看完了这一场林间的战舞,舞者退下,顷刻间林子里就只剩杨坚父子两人。

“父皇,您真的没有什么要交代我的吗?”杨束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疑惑许久的话。

按理说皇权交接是一件极其繁杂的事情,说细节多如牛毛也不为过。但杨束到现在连天下兵马符都拿到手里却从未和父皇谈论过半句关于皇权交接的细节,从一开始似乎他父皇就打算信马由缰的对他不闻不问。

如此奇异的交接饶是杨束心大且自信满满,依旧不免会有些忐忑。如今感觉到父皇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一下有些慌乱。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