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层的肉壁两根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在加上父皇政务繁忙,母后在段锦十岁时便去世。所以段锦,可以说是这位大哥一手抚养长大的。文学、武功,几乎都是这位长兄传授,所以与这位大哥是最亲的。父皇驾崩之后她不愿意嫁入她这位心疼幼妹的皇兄,也从来没有逼迫过她,更从来没有约束过她。

可以说,段锦的性格与脾气,都是她这位兄长惯出来的。对于驾崩时,只是四十出头皇兄的英年早逝,段锦也是最为难过的。而让她更为难过的是,如今她为了爱郎,将自己眼下那位在位的皇侄,还有如今实掌大理国政的高家得罪了一个遍,几乎已经不可能再返回大理。

便是连祭奠父母兄长,去他们灵前上炷香都无可能。想起年幼时父皇、母后的疼爱,皇兄的宠溺。怀孕之后心思,本就有些脆弱的段锦,不由得泪流满面。双手捂着脸,就在佛堂之中无声的抽咽着。同样是皇家出身的她知道,天家忌眼泪,出了这间佛堂她就不能在哭了。

而此时,正在另外一间屋子之中,段锦因为自己出征,再一次被勾起了乡愁。一夜云雨,一直折腾到快要天亮,黄琼才云收雨散,尽兴而归。。

除了林含烟与她身边那两个,已经被黄琼收为通房丫头的心腹侍女之外。其余的四个女人,无不怀疑这个家伙,到底还是不是人?自己都被折腾成一滩烂泥了,这个家伙怎么还如此的精神?若不是自己几个人,都已经实在不堪承受,估计这个家伙还能继续下去。

也许几个女子之中,除了林含烟,还有被召来那两个丫环之外,其余的四女都是极阴体质,对他的修为有很大的好处。正在沐浴准备更衣,躺在浴盆之中的黄琼。的确是半分的疲惫都没有,反倒是分外精神。不过,考虑到今儿日子特殊性,也担心黄琼误了时辰。

与以往不同,这次黄琼沐浴,伺候他的吴紫玉姐俩,却是捂得严严实实的。这是知道黄琼沐浴,从来都不喜欢让太监伺候的毛病。生怕让别人去,黄琼在控制不住自己,在浴室里面又折腾一遍。所以管家的何瑶,才特地派了稳重一些的吴氏姐妹,伺候他沐浴。

要是换了对于黄琼要求,从来不知道拒绝的林晚清她们几个,估计这个澡就不知道会洗到什么时候了。昨晚上段锦的安排,是何瑶与她一同商议的,自然是清楚的。现在黄琼的身子,何瑶也是知道的。知道昨晚,黄琼未必会真的折腾乏了。所以,何瑶才做出这个安排。

至少吴氏姐妹,还是知道该拒绝的。也知道今儿是什么日子的黄琼,在沐浴时候还算是老实。虽说面对二女在给自己擦拭头发时,展现在自己面前姣好身材。也有些心猿意马,控制不住的感觉。最多也就手不老实,吃吃人家豆腐之类。

但大体上,还是勉强把握住了住了自己。当然,能让他还算老实完成沐浴,其中也有二女对他吃豆腐时,想要得寸进尺的举动。哪怕是被他弄得满脸羞红,但也态度坚决的拒绝原因在内。否则,单靠黄琼自己,面对吴紫玉姐妹时一向薄弱的意志力,未必就真的能做到。

等到黄琼从浴室出来,在吴氏姐妹服侍之下,换上那套亲王大礼服的时候,礼部的人已经赶到。而随着礼部、鸿胪寺一行人赶到的,还有金城公主,以及永王、沈王。金城公主来,是奉了老爷子的圣旨,在老爷子无法出宫的情况之下,与礼部官员代替老爷子亲临迎亲的。

而永王与沈王来,则纯属前来帮忙的,外加看热闹的。尤其是永王,一想到一向不喜欢繁琐礼仪的黄琼,今儿会被各种大礼仪折腾的发疯,嘴角就有些忍不住上翘。今儿的婚礼,真正举办仪式地方不在英王府,而是在皇宫正殿含元殿之内举办。

老爷子今儿启用,只有在位皇帝大婚才能启用的含元殿,这座本就规制宏大的皇宫之中最大的正殿,也是举办皇帝登基、大婚、册封皇后,以及重大仪式才启用的大殿,这不单单是为了抬举桂林郡王原因,更多还是皇帝自己内心已经产生的,但现在还不能说的一些原因。

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老爷子如此做派之中,倒是有大半在做戏给天下人看的金城公主,内心之中,对今儿的这场婚礼很是不以为然。更对老爷子将黄琼这场婚礼,搞得如此大声势,还放在了往日只有皇帝大婚,才能使用的含元殿是不以为然。

甚至在内心之中,还在抱怨老爷子这么做,实在有些过分与偏心。当初太子大婚的时候,也不过只是在东宫办的。如今黄琼还只是一个亲王,婚礼却是全部按照皇帝大婚规矩来办的。只是老爷子不仅在昨儿,专门将她喊进宫郑重的交待了一番。让作为长姐的她好好帮忙。

还将自己的那个情郎,调到如今即将出任陇右、陕西二路制置大使的黄琼手下。知道自己这个九弟心狠手辣,杀起官员来根本不当回事。自己那个恋人,又是一副倔强脾气的金城公主,也只能打点起精神来,帮着黄琼办这场婚礼。没办法,刀把子在黄琼手中呢。

只是虽说圣命难为,而不得不以长姐的身份,陪着黄琼去迎亲。可看向此时一身亲王大礼服的黄琼时,眼神就多少有些那个了。哪怕即便是往日再看不顺眼,今儿的金城公主也不得不承认,此时黄琼一身亲王大礼服,在气质上比前太子更像一国储君。

举手投足之中自带的霸气,便是老爷子也多少有些赶不上。如果将黄琼身上的那身亲王礼服,换成皇帝的龙袍,恐怕没人会认为他

隔着一层的肉壁两根在线全文

只是一个亲王,而是会直接将其当成一位权倾天下的帝王。想起大行皇后丧礼上,静妃那一身无人敢正视的气势,金城公主心中叹息了一声。

即便是再对黄琼母子心有怨恨,她也不能不说,气势这玩意真的是要靠自幼养成的。出身小门小户的大行皇后,虽说贤良淑德方面无可挑剔。可这气势上,与静妃根本无法相比。大行皇后培养出来的前太子,与这位自小便受静妃教育的九弟相比,处处都显得小家子气。

不仅为人举止上相差太远,便是这气势上更是无法相比。这个九弟举手投足之中,带着的帝王气势,远不是废太子可以相比的。正像那句话俗话说的那样,没有那个气势,便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一样的亲王礼服,其他任何一个皇子,也穿不出来这个气度来。

就在金城公主在这里胡思乱想的之际,随着礼部侍郎一声吉时到,黄琼骑上他那匹汗血宝马,亲自赶往桂林郡王所居的别院迎亲。这个仪式,在皇家娶妻的仪式之中,原本是没有的。因为即便是按照太子大婚的做法,也是娘家用大轿将女儿,送到举办仪式的皇宫或是东宫。

绝对没有,皇子亲自上门迎亲的,这是民间才有的做法。君是君、臣是臣,天家严格的规矩,在婚礼上也是一样的。皇子在皇帝面前是臣,可在其他大臣那里却是君。君不可能到臣家去迎娶的,哪怕是自己的亲老丈人家也不行。这是礼制,更是君臣之分。

但今儿之所以如此做,除了黄琼想要给司徒唤霜一个难忘婚礼,以补偿无法给其他诸女的正规仪式之外。也是老爷子,对于桂林郡王的一个尊重。当然,这种尊重不过是表面上罢了。可哪怕私下,两个人在拼命的向着对方身上捅刀子,可这面子工程,该做的还是要做。

要不怎么向外界显示,大齐朝君臣一体,并且同心到坚不可摧的地步?你看,我预定的储君娶你女儿,都是打破惯例亲自上门迎娶的。这足以说明,我对你这位开国第一功臣之后的尊重与重视。更说明了,我这个皇帝对你桂林郡王礼贤下士到,已经自降身阶了。

只是老爷子与黄琼,摆出如此重视的态度,却是让那位桂林郡王措手不及,甚至暗中不是一般的恼火。以这位老狐狸的心思,在见到黄琼上门亲自迎娶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这是被这对父子两个算计了。而且这么一个损招,未必是行事一向中规中矩的皇帝,能想出来的。

恐怕十有七八,是自己那个好女婿搞出来的。并不知道黄琼与司徒唤霜,早在知道彼此身份之前,就曾经有了一段过往。黄琼搞出今儿这个盛大的,他亲临结亲的场面,只是就坡下驴给司徒唤霜一个补偿。还有皇帝是真心实意的,以表示朝廷对桂林郡王府的重视。

至于什么阴谋诡计之类的,那对父子两个还真的没有想过。不过,虽说不知道今儿的新娘与新郎,早就背着他搞到一张床上去了。而且司徒唤霜真正的身世,在黄琼那里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桂林郡王,看着骑着汗血宝马,一身亲王大礼服的新郎,很是有些牙疼。

他知道的是,这么一个宏大的场面下来。自己那些本就多疑的,只是靠着利益才最终结合到一起的盟友,恐怕这下心中更加要生疑了。这么一弄,不管是现在,还是在不远的将来,自己要想安抚那群即贪恋,又多疑的很的恶狼,付出的代价恐怕会更大。

为君不惜屈身降膝,亲自到臣子家中迎娶其女儿,这得多重视才会如此做?若是此刻他说自己与朝廷,根本就是同床异梦。皇帝父子如此做,只是在设套给自己钻,外加做做样子给天下人看。那群贪婪成性,即想要吃肉又怕被反咬一口的恶狼,又有谁会相信?

这个该死的家伙,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阳谋,在今后要让自己付出多少,原本不该或是可以避免的代价?

隔着一层的肉壁两根在线全文

可哪怕明知道,这场盛大的婚礼,是皇帝强行塞给自己的一粒药。而此时哪怕明知道这颗药有毒,可自己也不得硬着头皮吞下去。

喜欢定河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