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莫求?”

“莫大夫?”

“无定剑是莫大夫!”

暗室之中,突兀一静。

烛火晃动,人影散乱飞舞,场中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诧。

还有那浓浓的不可置信。

“这不可能!”

儒衫男子面色阴沉:

“莫求的医术世所周知,乃是医道之中的顶尖人才,神医之称不假。”

“他这般年纪,精通医术至此,已是十分了得,岂能还是无定剑?”

“天资绝顶!”

黑暗中,有人悠悠开口:

“顶尖的医术、顶尖的修为、顶尖的武艺,只可惜,分心他顾,若不然怕是已成先天。”

“就算是再进一步,踏入道途,寻仙修法,也未尝是没有可能。”

“公子。”花北棠起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躬身,音带恭谨:

“您认为他说的,是真的?”

“为何作假?”那人轻笑,道:

“就算作假,也不必用这等一听就让人怀疑的借口,平白让自己遭受折磨。”

“可……”花北棠犹有疑虑。

“没什么可是的。”对方开口:

“你把此人抓来,千方百计拷问,难道,就不是想从他口中问出消息,报杀子之仇?”

“自然想!”花北棠面色一肃,目泛杀机:

“不论真假,那莫求定然与无定剑关系颇深,把他拿下一问即知。”

“莫要大意。”儒衫男子摇头:

“如果他真是无定剑的话,就算是你我,怕也难以轻易把他拿下。”

“在内城,一有异动,就会惊动陆府,到时候怕是会落得铁胆神侯一样的下场。”

“嗯……”花北棠眼神闪动:

“倒也未必!”

他冷冷一笑,道:

“姓许的也说了,前不久莫求尝试突破,进阶先天,结果未尽全功,自身也受创严重,现今定然实力大损,未必能拦住我等。”

“时间,似乎有些不对。”儒衫男子摸了摸下巴,却也没有深究。

对于他们来说,无定剑强在剑法超凡,实力远远比不上先天。

别说受伤,就是完好无损,只要没有旁人协助,有的是办法拿下。

“况且。”花北棠冷冷一哼:

“也无需在内城动手!”

“你有办法引他出城?”儒衫男子侧首,一脸好奇。

“公子。”花北棠不答,朝着黑暗处躬身:

“我想知道,一人修行了那仙家功法浮屠,是否真的能感知他人心绪?”

“在某些情况下,确实可以。”黑暗中,声音传来,隐隐带有感慨:

“这等人,神念强大,如有太过剧烈的情绪波动,都可清晰感知,不过这种法门受限极大,只要控制住情绪,就不会察觉异样。”

“想不到,有人竟能在后天境界,就修成此法,我倒是对他有些好奇。”

“明白了。”花北棠点头,陡然屈指一弹,把一粒丹药渡入许钺口中:

“别想着逃,把人引出来,你的妻儿自会安全,不然就等着给她们收尸吧!”

…………

莫求从董夕舟那里回返,天色已暗,带回大包小包,面上也露出满意笑容。

看情况,先天丹炼制顺利。

董小婉已经闭关,再次出关,不知到时是否已经成就了先天。

作为屡次帮助的酬劳,剩下的药材,董夕舟尽数都给了莫求。

为了确保丹药功成,他可是备了不少药材。

有的,甚至有三份之多!

现如今,都入了莫求之手。

再加上这些年莫求自己也在筹集丹方上药材,如此倒是集齐了七七八八。

接下来,只要苦修内功,闲暇时收集灵药,届时开炉炼丹就是。

甚至……

从董夕舟手里,他还得了炼丹的诸多感悟,确保开炉的成功率。

“最多三年!”

莫求眼神闪动:

“到时我就能内气大成,服丹进阶,若是一心苦修,两年就已足够。”

两年后,他三十一。

虽然过了三十,但一岁之差,想来应该影响太大。

“吁!”

马车在门前停下,院门闻声打开,已经返回的许钺迎了过来。

“公子。”他的面色有些发白,道:

“四爷,真的死了?”

“不错。”莫求翻身下车:

“收拾东西,咱们离开,这段时间不要露面,先过一阵子再说。”

“这……”许钺张了张口,面露迟疑。

“怎么了?”

“小人,有事要说。”

“说。”莫求一边整理药材,一边随意开口:

“今日怎么回事,这般见外?”

许钺闻言,心头一凝,当即收敛心神,念头不起波澜,垂首道:

“公子,您让我打听的人,有消息了。”

“哦!”莫求手上动作一顿,转身看来:

“那个有着三叶徽章的家族?”

“是!”

“在哪?”

“在城外。”许钺开口:

“这个家族姓曹,自几十年前破败后,就再无起色,现今只是一户富农。”

“因为耕于田野,几乎不曾入城,因而直到现在,小人才找到他们。”

“曹姓。”莫求眉头微皱,这消息来的真不是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当下问道:

“你确定?”

“确定。”许钺点头,从身上取出一片布帛递了过来:

“这是我从曹家得来的东西,似乎与公子您要找的功法有关。”

莫求接过,轻轻摩挲,眼神若有所思。

浮屠!

此物确实属于功法浮屠的绘刻图案,不过与他手中的并不相同。

显然,它来自第三册!

几年前自崔老口中得到讯息,他就一直在寻找,现今终于有了线索。

浮屠功法,与莫求而言极为重要。

此功不仅能提升根骨、增益修为,还能够加速点亮识海星辰。

如若入手第三册的浮屠,当有十足的把握,在两年内内气大成。

不过……

“先不急。”收起布帛,莫求表情不变:

“我们先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等陆四爷的事情结束之后,再出来。”

“功法,不急于一时。”

稳字当先,最近能不露头就不露头。

“呃……”许钺大口张开,一脸诧异,对莫求的决定表示接受不能,顿了顿,才道:

“公子,怕是不行。”

“为何不行?”莫求皱眉。

“公子。”许钺舔了舔嘴角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小说全文

,道:

“去年大旱,曹家同样也没能幸免于难,田亩颗粒无收,再加上流民、瘟疫,曹家就算是富户,也难支撑,已经决定举族迁移。”

“小人怕,再过一段时间,就找不到他们了。”

“这样……”莫求面露迟疑,道:

“现在去曹家,需要多久?”

“现在?”许钺心头一跳,暗叫不妙:

“公子,天已经黑了,用不着如此匆忙,要不然我们明天再去?”

刚才不是还说,不必急于一时?

“不,不。”莫求摇头,一脸严肃:

“要去,就要快,时间不等人。”

“你去牵马,我们现在就走,快去快回,天亮之前把事情解决。”

“对了,紫菱哪?”

“她……”许钺语声一顿,道:

“去安置她弟弟了,过一阵应该就会回来。”

“那就不等她了。”莫求转身,取下马车车轿,只留健马跃上:

“我们走!”

“这就走?”

“当然!”

许钺抬头看天,天际已经暗沉,眼神闪了闪,唯有轻叹一声。

两人出了城,一路疾驰。

“许钺,是这个方向吧?”

“应该是。”许钺左右环顾,音带迟疑:

“天色太暗,我也记不太清楚。”

“你选的路有点绕,走的不是直线,太耽误功夫。”莫求开口:

“这样,你指方向,我来带路。”

“……是。”

许钺点头。

“许钺。”莫求突然侧首看来,问道:

“你心里有事?”

他能感觉的到,对方的心绪起伏,波动极大。

“啊!”许钺心头狂跳,急忙压在杂念,回以苦笑:

“四爷死了,难保我等不受牵连,小人……小人心里自是十分担心。”

“嗯。”莫求不疑有他,道:

“放心,现今陆府正是用人之际,二小姐也非嗜杀之人,当不会牵连太广,若不然灭了符家,其他家族物伤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小说全文

其类,也会心寒。”

“不用太担心!”

说着,轻挥鞭绳。

“驾!”

许钺应是,缓缓点头。

…………

乔庄。

庄中有一富户,姓曹。

夜半时分,村庄早已灯火寂灭,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却直奔曹家而去。

“莫神医?”

曹和虽然没有见过莫求,却听说过他的名字,虽然诧异对方如此晚过来,却也不敢怠慢,急忙招呼家丁打开大门,引入堂房。

“曹家主。”莫求拱手,开门见山道:

“实不相瞒,莫某此行,是为了曹家的一样东西而来。”

“哦!”曹和轻笑,一手捋须,道:

“莫神医这般人物,难得能看上我家的东西,但说无妨,曹某也非吝啬之辈。”

“那我就直说了。”莫求点头,传音道:

“听闻,曹家主上乃是修仙者身边的人,先祖更是曾留下功法三册?莫某想一观修仙之人的想法,还望能够应允,在下愿意付曹家主满意的报酬。”

“嗯!”

曹和闻言表情一僵,左右扫视一圈,起身站起,面上露出肃容:

“莫大夫,我们去后面详谈?”

“也好。”莫求点头。

许钺在身后迟疑了一下,随即停下脚步,没有跟着行向后院。

反倒是目送两人离开后,在前院站定。

时间,一点点流逝。

“唰!”

疾风旋转,三道人影接连出现在场中。

花北棠气息急促,气息上涌,道:

“怎么来的这么快?不是说等明天安排妥当吗?”

“小人也不想的。”

“够了!”儒衫男子挥手:

“去后院。”

片刻后。

几人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曹家主。

“人哪?”

“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

“已经……走了一阵子了。”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