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人妇女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今天的这一章,本来下午4点钟出头的时候就已经写好了的,但不知为何我的手提上不了网,而我刚好还在外面,于是只能匆匆回家用家里的台式来发出今天的这一章orz……

*******

*******

江户,某座不起眼的民宅内——

空气中充满了药味。

在浓郁的药味中入睡,然后再在浓郁的药味中苏醒——绪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这满是药味的空气。

睁开双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已经看习惯了的天花板。

侧过头,便看到了正盘膝坐在他旁边、正忙活着什么东西的阿町。

现在大概是早上的8点多左右,太阳已完全升起。

阿町的背后,恰好是正敞开着的窗户,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照射到阿町的身上,让阿町的身上多出了一层耀眼的金圈,令绪方不得不微微压低眼皮,用睫毛滤过大半的阳光后,才能看清阿町现在的脸。

“啊,你醒啦?”

阿町看向醒来的绪方。

“你醒得正好,药刚给你调配好了。来,我扶你坐起来吧。”

“不用……”绪方掀开身上的被子,然后缓缓地坐起身,“我好像能够自己坐起来了。”

“你能够自己坐起来了啊?”阿町的脸上浮现几分惊讶,“你恢复得好快啊……明明昨天还需要我的帮忙才能起身呢……那你把衣服脱了吧,我帮你换药。”

阿町旁边的榻榻米上放置着一个碾船,碾船上还残留着些许新鲜的药渣。

阿町的怀中抱着一个小木盆,木盆里面装着一大团黑乎乎的、散发着奇怪气味的、由多种药材混合而成的“药浆”。

刚刚阿町就是在调配这“药浆”。

“真不想换药啊……”绪方一边将身上的黑色浴衣脱掉,一边用无奈的口吻说道,“这药抹在伤口上后,伤口会麻麻、痒痒的……”

“忍耐一下吧。”阿町说,“这药已经擦了3天了,你应该也差不多习惯了吧?”

和不知火里的决战——这已经是3天前的事情了。

在成功击溃了不知火里后,伤痕累累的绪方一行人为了避免被后续赶来的幕府官差们给发现,迅速地离开了不知火里的根据地所在的天房山。

除了间宫、源一、阿町3人之外,其余人身上的伤势都颇重。

为了能安心养伤,琳再次找上了“东城屋”的首领——东城大吾,让东城大吾帮忙安排一座偏僻且安静的屋子,让他们暂住一段时间。

除此之外,琳还要求东城大吾安排医术足够高超的医生过来给他们疗伤。

东城大吾身为一个财迷,对于这种如此好赚的生意,自然是不会放过。

在江户安排一间安静、偏僻、适合用来养伤的房子,以及安排医术足够高超的医生——这些事对身为江户地头蛇的东城大吾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于是东城大吾迅速接下了这笔“生意”,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帮绪方等人安排好了房子。

这栋房子位于江户的西南角,共有2层,足以容纳十数人居住,因位于偏僻地带,所以人流量少得可怜,非常地安静,是用来充作疗伤之地的最佳地点。

至于找医生的事,就更简单了。

“东城屋”作为东日本势力最大的雅库扎组织,打打杀杀是他们最常做的事情。

所以“东城屋”平日里养着十余个医术相当精湛的医生,专门负责为这些在打杀中受伤的成员们疗伤。

因为平日里治疗得最多的伤就是刀伤和骨折,所以东城大吾麾下的这些医生都相当擅长治疗外伤,身上所受的伤基本都是刀伤得绪方等人刚好和“东城屋”的这些医生们的专长相当契合,于是东城大吾便将麾下的几名医生借给了绪方他们。

这3天,绪方等人就居住在这座东城大吾安排给他们的房子内疗伤。

顺便一提——除了绪方他们之外,同样也是有伤在身、也在养伤的庆叔也住进了这房子里。

而庆叔的房间,就位于绪方和阿町他们的房间的隔壁——绪方和阿町是住在同一间房的。

倒不是因为房子的房间不够。

之所以住在同一间房,是因为这样比较方便阿町照顾绪方。

绪方身上的伤很多,虽然都不致命,但是也对绪方的生活自理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于是为了方便照顾绪方,阿町和绪方住在同一间房内。这3日都是阿町负责照料绪方的生活起居。

除了照顾绪方之外,阿町也负责照顾住在隔壁房的庆叔。

在绪方脱去身上的衣服后,阿町立即用熟练的手法解着绪方身上的麻布。

将绪方身上的那一片片包扎伤口的麻布除下后,阿町打量了下绪方身上的这些伤口。

“这药的药效果然很厉害耶。”阿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欣喜,“你身上的一些较浅的伤都愈合了。”

“嗯。”绪方点点头,“这药的药效的确不错。”

——但我的伤口之所以能愈合地这么快,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现在的“生命力”高。

绪方默默地在心中补充了这一句。

“生命力”这一属性虽然不能像“力量”、“敏捷”那样直接提高绪方的战斗力,但论实用性并不比任何一种属性要差。

“生命力”的提高不仅能让绪方变得更加健康、不容易生病,还能提高绪方的体力恢复速度、伤势恢复速度。

而绪方的“生命力”目前高达23点,远超普通人。

这远超常人的“生命力”,让绪方的伤势恢复速度极快。

现在距离和不知火里的决战仅过去了3天的时间而已,绪方身上的一些较浅的伤就已经愈合、长出红润的新肉了。

按照这个速度,大概只需半个月的时间,绪方身上的伤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这已经不是阿町第一次给绪方换药了。

在几个月前的京都,也是阿町负责给因进攻了二条城而伤痕累累的绪方换药。

因为之前就有经验的缘故,所以阿町现在也算是驾轻就熟了。

用手指将刚刚碾好的药浆涂抹在绪方上身的这些伤口时,阿町忍不住抬眼去嫖那些仍未完全愈合、看上去仍相当可怕的伤口,以及那些绪方肌肤上的那些陈旧的伤疤。

望着绪方身上的这些新伤旧疤,阿町的眼中浮现出复杂之色。

但这复杂之色刚从眼瞳中冒出,阿町便迅速眨了两下眼,将眼瞳深处的这复杂之色隐藏了下去。

“你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伤感觉还很痛啊?”阿町问。

“嗯……胸口的这道伤,以及左脖颈处的这道伤还有一点痛。”绪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左脖颈。

阿町解下缠在绪方脖颈上的麻布,认真地打量了下绪方左脖颈上的伤。

“嗯……左脖颈上的这道伤的确还没有愈合呢。我多涂一点药吧。”

阿町麻利地给绪方身上的每道伤都上完药,并重新包好了崭新的麻布。

“如何?有没有什么地方绑得太紧或绑得太松了?”

绪方扭动了下双臂:“没有。绑得都很好,没有哪个地方感觉不适。”

绪方转过头看向阿町:“你身上的伤怎么样?”

“嗯。没事。”阿町摸了摸自己的右肩与左腿,“虽然右臂和左腿还不能太使力,但伤口都恢复得不错,再静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恢复如初了。”

在与真太郎的那场战斗中,阿町的右肩与左腿被真太郎投出的苦无射伤,所幸并不是什么严重的大伤。

阿町将摆在绪方床铺旁的碾船和各种药材收拾好后,说:

“我去看看庆叔怎么样了,阿逸你先继续休息吧。”

“嗯。”绪方点了点头。

“你今天起得还蛮早的。”阿町接着说道,“要不要再睡一会?”

“不同了。”绪方微笑道,“我感觉我都睡得有点太多了。我打算在窗边坐一会,吹吹风。”

“那好吧。你自个注意及时休息就好。我去拿早饭给你。”

起身的阿町快步朝房外走去。

阿町刚离开没多久,便端着碗热腾腾的粥回到了房内。

将这碗热腾腾的粥递给绪方后,阿町便再次离开,前往隔壁房照顾庆叔。

目送着再次离开的阿町后,绪方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端着阿町刚才递给他的粥,用屁股在榻榻米上挪动着,一点一点地挪到了正敞开着的窗户边上。

将头探出窗户后,没有掺杂任何难闻药味在内的新鲜空气朝绪方扑面而来。

绪方和阿町他们的房间位于这房子的二楼。

虽然因住得比较高的缘故,所以视野还算不错,但是窗外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景色。

他们目前所住的这房子位于江户的偏僻地带,连行人都没有几个,举目望去,视野范围内都是稀稀落落的低矮民屋。

看了几眼外面的景色后,绪方便收回了他的目光。

一边吹着清新的风,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碗中的粥。

仅三两口,绪方便将碗中的粥吃了个一干二净。

在绪方刚把手中的这个碗吃了个底朝天,便听到房间外响起了熟悉的苍老男声:

“绪方君,是我。方便我现在进来吗?”

是源一的声音。

“请进。”绪方一边将手中的空碗放到一边,一边说道。

哗。

房门被拉开。

源一拎着个不知装着什么的瓶子,缓步走进房内。

“我刚才在走廊上偶遇到了阿町小姐。”源一一边走到绪方的跟前盘膝坐下,一边说道,“他说你已经醒了,所以我就来看看你了。”

源一上下打量了绪方几遍。

“绪方君,你的伤恢复得真的很快啊。现在都能坐着了,明明昨天都还只能躺着。”

“我是那种伤口很容易好的体质。”绪方说了句实话。

“小琳他们肯定很羡慕你这种体质。”源一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小琳他们没2、3个月的时间,肯定是没法完全恢复的了。”

“其他人的伤都恢复得怎么样?”绪方问。

阿町、源一、间宫——他们是唯三的三个身上的伤势并不算太重的人。

伤势较轻的阿町就主要负责照顾绪方和庆叔。

而源一、间宫二人,则分别负责照顾琳、牧村、浅井、岛田4人。

“小琳他们的伤都恢复得不错。”

源一缓缓道。

“牧村他和你一样,是那种伤口恢复得很快的体质。”

“再静养一个来月,牧村应该就能再次活蹦乱跳的了。”

“至于小琳、浅井、岛田,他们3个的伤口恢复速度,就只是普通人的速度。”

“他们3个大概要花上2、3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如初。”

牧村的伤口恢复速度——绪方之前在京都也见识过了。

牧村于几个月前,在京都那也受了不小的伤,但仅花了很短的时间便痊愈了。

简单地介绍了下琳他们现在的状况后,源一将他手中一直拎着的那个瓶子朝绪方递去。

“绪方君,要喝吗?”

绪方瞥了一眼源一手中的这个瓶子。

“……这个该不会是那个‘乌龙茶’吧?”

对于源一的特制烈酒——“乌龙茶”,绪方可是记忆犹新。

表面上看是普通的乌龙茶,但实质上是烈到点火就着的烈酒。

初次见识到源一的“乌龙茶”,还是在前往江户之前、于尾张的葫芦屋总部那里休整的那个时候。

绪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将火苗靠近源一的“乌龙茶”后,“乌龙茶”瞬间腾起火焰的那一幕……

“我怎么可能会让伤患喝我的‘乌龙茶’啊。”源一没好气地说道,“瓶子里面装着的只是普通的温水而已。”

绪方半信半疑地接过源一递来的沉甸甸的瓶子。

将鼻子凑近瓶口后,的确没闻到什么酒味。

但是因为绪方现在不怎么渴的缘故,所以绪方道了声谢后,又将这瓶水还给了源一。

从绪方的手中接回了这瓶水后,源一咧嘴朝绪方笑道:

“绪方君,你今天看上去状态不错,所以我一起聊聊天吧,刚好我现在也很闲。”

“跟我讲讲你当时是怎么打败瞬太郎的吧。”

源一脸上的笑意变得浓郁了些。

“真没想到你竟然又一次进入‘无我境界’了,你果然很有天赋啊。”

“我觉得以你的天赋,达到能够自由进入‘无我’的境界,应该就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论天赋,你说不定还在间宫他之上。”

听到源一的这番话,绪方谦虚地笑了笑:“源一大人,您过奖了。”

如果跟琳、源一他们坦承自己已经能够像源一那样能够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话,那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毕竟绪方学会源之呼吸的总时长,满打满算也才1年多而已。

用1年的时间达到源一花了30年才达到的境界——这实在是有些不太好解释。

而且“能自由进入‘无我境界’”是绪方目前最大的、在紧急时刻说不定能保命的底牌。

因此知晓自己这张底牌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所以对于自己是怎么打败“四天王”之首的瞬太郎,绪方撒了个小慌。

绪方说自己是在跟瞬太郎打着打着时,像当初在京都和幸太郎战斗时一样,在不自觉中再次进入了“无我境界”。

对于绪方的这套说辞,琳、源一他们自然是不会心生什么怀疑,毕竟他们都不觉得绪方有达到自由进入“无我”的境界的可能,只认为绪方是真的天赋异禀。

见源一想让他说说和瞬太郎地那一场战斗,绪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抿了抿嘴唇,然后上下打量了源一几遍。

“源一大人,您现在真的很有空闲吗?”

“嗯?小琳他们现在还在睡觉,所以我现在的确还挺闲的,怎么了吗?”

听到源一的这番话,绪方在心中暗道:

——现在是问源一大人那个神奇的状态到底是什么的好机会呢……

绪方对于在和瞬太郎一战时,自己所进入的那个能够感应周边万物的神奇状态,一直都非常地在意。

他本能地感受到——这状态并不简单。

若说谁最有可能清楚这神奇状态的底细,那毫无疑问是“剑圣”木下源一。

自住进这房子后,绪方就一直寻找着能向源一提问的机会。

但可惜的是,这3天来,绪方一直躺在房间内养伤,而源一也忙着去照顾琳他们,一直找不到机会。

而现在,绪方总算是把机会给等来了。

现在房间内只有源一和绪方二人,而且源一现在尴尬后还有空闲——没有比现在还要好的机会了。

绪方清了清嗓子:

“源一大人,在和瞬太郎战斗时,我曾进入了一种很奇怪的状态……”

绪方将当时在跟瞬太郎战斗时所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知给了源一。

在静静地听完绪方对那场战斗地复述后,源一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兴奋之色。

“绪方君,你是说——你当时能够感应到周边万物的一切?”

“嗯。”绪方点了点头,“不仅能够感应到周边万物,还能感应到自身。”

“能清楚地感应到自己身上的哪块肌肉是受伤的,哪块肌肉是完好的,能自由调动身上每块肌肉的力量。”

如果说身体是一个瓶子,而力量是瓶子里面的水的话,那么在进入那个神奇的状态后,绪方能自由调动瓶子里的水。

想让水集中在哪个位置,就能集中在哪个位置。

当时,绪方就是靠着这能自由调动身体内的力量的能力,在本已伤痕累累的状态下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一击秒杀了惠太郎。

在绪方的话音落下后,原本低头做沉思状的源一缓缓抬起头。

朝绪方投去赞赏中带几分惊讶的目光。

“……绪方君。这是‘通透境界’,你当时进‘通透境界’了。”

“‘通透境界’?”绪方轻声重复了一遍这陌生的名词。

“在进入这种神奇的状态后,看什么都是通透的,所以我将这种状态命名为‘通透境界’。”源一缓缓道。

“通透的……”绪方一遍嘟囔着,一遍仔细回忆了边当时和瞬太郎战斗时的场景。

在仔细回忆过后,绪方发现——“通透境界”这名字取得还挺搭的。

在进了“通透境界”后,能清晰地感应到包括自己在内的周边万物的一切动静。

对手肌肉的运动、周围花草的摇动、风向的改变……这些都能清楚地感应到。

视野范围内的一切生物、死物,真的都像是通透的一般,一切的变化都无所遁形,都逃不过绪方的感知。

“源一大人。”绪方迫不及待地问道,“您既然给这状态命名为‘通透境界’,那你一定也曾进过‘通透境界’吧?”

源一点了点头。

“我的确是进过‘通透境界’。但也仅仅只进过5次而已。”

说到这,源一露出一抹苦笑。

“所以我其实对‘通透境界’也不是很了解。”

“对于‘通透境界’,我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这境界非常地强,远远凌驾在‘无我境界’之上。”

“在进入‘通透境界’后,你的身体将会像跟天地合一了一般。”

“视野范围内,天上的变化,地上的动静,全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就像你一定感知得到一只在你的手臂上爬动的蟑螂一样。”

“你能清楚地感应到对手的肌肉、骨骼现在都在怎么运动,以及之后准备怎么运动,然后根据对手肌肉、骨骼的变化准确预判出对手之后准备出招。”

“所以光是这种强大的感知力,就足以令你立于不败之地。”

“更何况‘通透境界’所带给你的并不只有这强大的感应力而已。”

“‘通透境界’还能让你对自己身体的掌控能力得到跃升。”

“你能自由地调动身上每块肌肉的力量,可以自由地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点。”

“如果说那强大的感应力让你拥有了足以立于不败之地的预判能力的话,那这种能自由调动身体所有力量的能力,就是让你拥有了无坚不摧的爆发力。”

绪方听到这,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当时就是靠着这能自由调动身体所有力量的能力秒杀了惠太郎。

先用那强大的感知力看出了惠太郎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出现了些许松懈。

然后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双脚,迅速近了惠太郎的身,然后再将力量集中在双臂,一刀斩了惠太郎。

“对于‘通透境界’,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源一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无奈,“自我学剑至今,统共也就进过5次‘通透境界’而已,所以对它的了解并不深。”

“我连进入‘通透境界’的契机是什么都不太清楚。”

“不过——我猜测进入‘通透境界’的一大契机,应该就是要先进入‘无我境界’。”

“我仅有的那5次进入‘通透境界’的经历,无一例外都是先先进了‘无我境界’。”

“然后在‘无我境界’下,精神进一步的高度集中。”

“接着就在不知不觉中进了‘通透境界’了。”

“也许还有进入‘通透境界’的契机吧,但我目前所知的契机之一,就是要先进‘无我境界’,然后在‘无我境界’下让精神进一步地高度集中。”

绪方认真地听着。

一边听着,一边回忆着和瞬太郎的战斗。

“……好像还真是如此。”绪方轻声道,“瞬太郎很强,我当时在和瞬太郎战斗时,连大气都不敢喘,精神集中到外界任何的声音都快听不到了……”

“能否成功进入‘通透境界’,可能还跟运气有关。”源一半开玩笑地说道,“总而言之——绪方君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惊喜了啊。”

源一长出了一口气,看向绪方的目光中带着由衷的敬佩。

“绪方君,你今年几岁了?”

“嗯?21。”

“21啊……我第一次进‘通透境界’,是27岁。”

说到这,源一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你比我早上6年进入‘通透境界’。前途不可限量啊……”

“现在看来,绪方君你的天赋应该还在我之上呢。”

源一的话音刚落,绪方连忙说道:

“没有的事,我这次之所以能进‘通透境界’,应该也只是恰好运气够好而已。”

“不用谦虚,绪方君。”源一呵呵笑道,“只可惜我已经老了啊……”

说到这,源一的脸上浮现几分无奈。

“如果我和你是同辈人就好了。”

“如果我和你是同辈人,我一定要好好地和你探讨一下是我的阳神更利,还是你的大释天更快。”

绪方笑了笑。

正打算说些什么,一股强烈的疼痛感突然袭上绪方的大脑。

就像突然有人将一个大钟罩在绪方的头上,然后用力敲击这个大钟一般。

这强烈的痛感让绪方的脸色不由自主地一变,然后下意识地抬起手死死地按住自己的脑袋。

绪方此举,自然是让坐在他身前的源一也不由得一惊。

“绪方君,你怎么了

附近人妇女小说全文

?”

“没事……”

这强烈的疼痛感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渐渐的,这疼痛感缓缓消散,不再感到任何的不适。

“就是刚才脑袋突然感到有些痛而已……”

“痛?现在还感觉痛吗?”

“现在没有了。”

“可能是你太劳累了吧。我们刚才也聊了挺长时间的。”

说罢,源一站起身。

“就先聊到这吧。你先休息一会,我也差不多该去看看小琳他们有没有起床了。”

“嗯。”绪方点了点头,“可能是吧……”

绪方现在的确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累累的。

源一快步离开了房间。

而绪方也重新躺回进被窝之中。

在躺回进被窝中后,绪方忍不住抬手揉捏了下两边的太阳穴。

——难道是最近喝了什么药后所带来的后遗症吗?

——还是说是进了“通透境界”后所带来的后续副作用?

在与瞬太郎、惠太郎的战斗结束,退出“通透境界”后,头不仅痛还很晕。

可能导致他刚才的头痛的原因太多了,绪方在这干想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躺在被窝中,不知不觉之间绪方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

最后在不知什么时候,绪方沉沉睡去……

……

……

“……醒!”

绪方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醒醒!”

似乎是阿町的声音。

“阿逸,醒醒!”

绪方缓缓睁开双眼。

天花板,以及隔在他与天花板之间的阿町的笑颜映在眼帘。

“你真能睡啊。”阿町笑道,“已经中午了哦,改吃午饭以及中午的药了。”

“嗯,好……”

绪方将双手朝榻榻米一撑,正欲起身。

然而在准备起身的这个当下,绪方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发现他使不上力。

注意到绪方的异

附近人妇女小说全文

样的阿町,连忙上前扶住绪方。

“你怎么了?”阿町一边急声闻着,一边抬手去摸绪方的额头。

绪方的额头并不滚烫,是正常体温,并没有发烧。

“我……不知道……”因为使不出力的缘故,所以绪方讲起话来也有气无力的,“就感觉……身上没有力气……然后……感觉身体好重……越来越重了……”

绪方感觉好像有人正不断地往他的身体里倒砝码一般,身体越来越沉、越来越重。

随着身体的不断加重,身体也感觉越来越疲劳。

“你先躺着休息一下!”阿町将绪方按回进被窝中,“我去叫医生过来!”

说罢,阿町“咚咚咚”地朝房外奔去。

此时的绪方已经听不清阿町奔出房间的脚步声了。

不断涌出的强烈疲劳感,让绪方感觉身体的各个感官似乎都变得迟钝了起来。

眼睛睁不开,听不清声音。

意识变成一片混沌。

在这已无法集中精神进行任何思考的的混沌意识中,绪方隐约之间听到脑海中想起一道自己似乎在好久之前听过的系统音。

……

【叮!宿主开始吸收“不死”……】

……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