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征服下属新婚人妻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韩绍臣市医院的工作人员,对各种物资的储存位置很清楚。

有了他这个内应做帮手,腾北抗日武装搜刮大队收刮医疗物资的速度,立马有了很明显的提升。

一个又一个的储存室被打开,一盒又一盒的药品被打包进袋。

甚至到了后面可以拿的东西太多,封云天还不得不亲自去指导腾北民兵们,把不值钱的东西换成更值钱的。

比如:

把纱布、生理盐水、酒精、夹板等,这些容易找到别的做替代品,既占据大空间价值又不高的物品。

尽可能换成更高的药剂药物,或者需要很高生产工艺的手术工具等等。

至于那些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医疗用具和药品拿的非常少,却找了好几床棉花被背着,还是自认为价值很高,回去可以做好多棉衣棉裤的民兵。

封云天对于这类人的价值观,真的是无力吐槽。

深知对这类人进行科普毫无价值,在他们眼中棉花被就比这些瓶瓶罐罐值钱,他只能继续用他的“土猛之法”。

许诺只要把这些被子换成药品,等顺利回到禅达之后,给他们双倍分量的棉花。

这才让这些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对外界很多物品价值没有概念的中年民兵,心甘情愿的把被子换成了药品。

不再心心念念那几床棉花被,医院后厨那几斤白面粗米。

专心致志的去搜刮药品!

随着腾北抗日武装民兵的各种搜刮,医院里储存室和药房一个接一个被清空,各种药品医疗器械被打包。

转眼间。

40多分钟过去了。

医院大门外支援过来的日伪军,已经从当初的两三名升级到了七八名,还有日军持续在往这边支援。

继续下去最多再过半小时,支援过来的日伪军最少会达到20个以上。

此时医院里的搜刮大队众人,都已经拿满了大包小包的物资,想拿更多东西也是有心无力。

日伪军聚集过来的数量一旦过多,将会影响接下来的撤离。

封云天意识到差不多该撤了。

“老孙头,你快去通知所有人,全部到医院后园里去集合,我们准备开溜了。”

老孙头是腾北抗日武装唯一的军医,做了大半辈子中医土郎中,他对药品的理解比其他人可高多了。

之前指导其他人拿什么东西更值钱,封云天只是说了个大体的趋向,具体到个人都是老孙头在负责。

就老孙头所出的力,绝对称得上是这是搜刮大军中,最核心的主力成员。

听到封云天向他喊话下令,正在整理大布袋往身上背的老孙头,暂时把布袋挪到了大厅边。

“好勒,这

领导征服下属新婚人妻全文在线阅读

就去。”

操着一口腾冲地区的方言,喜笑颜开地回应了封云天一声,然后便大声吆喝着开始召集人。

大约5分钟后!

所有人都集合到了医院后院里,100多个人全都背着大包小包,左右两只手还各提一个袋子。

乍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人形布袋,连脑袋都快找不出来了。

好在医疗药品的重量都很轻,别看他们一个个打包的东西体积那么夸张,实际上重量并不是很沉。

很多药品都是玻璃瓶装的,为了防止运输中破碎,都会用一个大好几倍,还带缓冲的纸盒子储存。

这样一来一个很轻的玻璃瓶,就会占据一个很大的空间。

以封云天个人的保守估计。

哪怕附带拿了一些医疗器械的人,他们身上所有的布袋子加起来,负重也不会超过100斤。

对于世代务农的农民来说。

平时挑担子都是200斤起步,这100把斤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事,一口气走5公里都不带歇气的。

要不是实在分身乏术,没有那么多手来提包袱,身上也实在没地方绑布袋了。

这群农民出生的地方武装民兵,每个人哪怕再拿50斤的东西,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接下来的撤退。

所有人员已经在后院集合,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撤退。

此时门外有好几名日伪军堵着,以封云天的枪法加上其他人的帮助,从正门撤退并没有什么问题。

可谁也没办法保证,这些缩在墙后面的日伪军,会不会悄咪咪的打冷枪。

搜刮大队背着大包小包走路,虽然说不至于影响走路的速度,但是根本没办法进行灵巧的规避和逃跑。

面对这些日伪军打过来的冷枪,几乎没有办法有效规避。

这样一来。

从正门撤退会有很大风险。

为了尽可能保证人员不受伤,争取做到零伤亡完成这一次行动,封云天选择了更加保守更安全的方案。

他亲自带着10来个有枪的去前门,做出一副要冲出去的假象。

吸引医院附近的日军聚集到大门前,和封云天带的人展开对峙,以阻止任何人从大门前出来。

然后阿龙和吴小狼趁这机会,保护已经盆满钵满的“搜刮大队”。

避开日伪军的视线,从医院的后门鱼贯而出,全程绕到道居民屋的后方走,前往吴成

领导征服下属新婚人妻全文在线阅读

才等人据守的北城门。

这个撤退方案事先就已经商议好了,也提前准备了非常熟悉腾冲地形的人。

因此吴小狼和阿龙保护的搜刮大队,很顺利的便悄咪咪地离开了医院,直奔北城门方向而去。

等搜刮大队离开几分钟后,封云天也开始着手准备撤退。

他带着两个人搬来了几箱瓶装酒精,丢在大厅四处砸碎,让瓶里的酒精流满整个大厅的地面。

随后他让与日伪军交战的人撤回,全部退到医院的后院里面去。

封云天作为最后离开的人,用火柴点燃了一块极易燃烧的纱布团,把大厅里的酒精给点燃了。

“噗~”

布满整个大厅的酒精被点燃,蓝色的火焰瞬间升腾蔓延开去。

点燃的窗帘、点燃了木椅、点燃了一切能够点燃的物质,熊熊的火焰将整个大厅全部吞噬其中。

“??????”

大门外的日伪军一脸懵圈,搞不清里面为什么会突然起火。

难道是自焚?

封云天可不管日伪军会怎么想,趁着门口的日伪军发愣的时机,加点燃医院制造的火焰隔离带帮助。

带着准备带回禅达韩绍臣,和十来名腾北抗日武装的民兵。

同样从后门离开,直奔北城门。

“长官,能请您帮个忙吗?虽然我知道这要求很无理,但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只能请求您的帮助。”

刚离开医院后门没多远,一直诚惶诚恐的韩绍臣,突然主动寻求封云天的帮助。

封云天本来并不想搭理这怂货,要不是看在他是大哥的亲弟弟,加上自己的学校确实需要一个军医做老师教学。

别说是把他带着返回禅达,恐怕当时就把他当成汉奸给毙了。

可看到韩绍臣神色中的担忧和祈盼,让封云天感觉其中有故事,于是边走边随口问道:“先说什么事。”

“我母亲和侄儿都被小鬼子给抓了,现在被关在县城的监狱里,小鬼子一直用这个逼着我帮他们做事,我求求你去把他们救出来吧,只要你能帮这个忙,你就算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韩绍臣眼泪婆说的说完之后,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封云天面前。

“这……”

听完韩绍功这诚恳的一番话,封云天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原来自己猜错了!

韩绍臣虽然没有他大哥的勇猛之气,在个人魄力上面更是完全无法比拟,但是不乏孝敬父母的中华传统美德,其本质也并不是想做汉奸。

他之所以心甘情愿替小鬼子做军医,一方面应该是受制于胆子小。

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保全家人,不得不专心致志地替日军做事,给家人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用家人威胁中国人帮着做事,这是日军的一贯套路。

而中国的古训自古百善孝为先,采用父母家人来做威胁的方式,往往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让很多本有骨气的中国人,最后不得不沦为汉奸二狗。

“赶紧起来吧,大男人膝下有黄金,一生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向我下跪,你也不怕丢了你老韩家的脸?”

看在韩绍臣这么有孝心的份上,封云天对他的态度有了一丝好转,单手一提将他提起来。

好奇问道:“你刚才说还有个侄儿,亲的还是表的?”

“他是我大哥韩绍功的儿子,一年多前小鬼子的飞机跑过边境轰炸腾冲县城,我大嫂不幸遇难,若不是玉姝姐帮忙,我们一家早就不在了,看在我侄儿幼年丧母的份上,还请长官一定要帮这个忙。”

韩绍臣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哭得像个娘们一样请求。

“大哥竟然已经有儿子了?而且还被关在县衙门里,大哥远在印度积极备战,恐怕不知道这件事,我和大哥乃结拜兄弟,这件事看来是要管定了。”

封云天在脑海中快速做出决断,当场掏出腰间的手枪,毫不犹豫的一枪打在韩绍臣的右腿上。

“啊——”

韩绍臣一声惨叫应声倒地,抱着大腿惊恐的看着封云天。

满眼都是疑惑和恐惧!

封云天这一个突然做出的动作,也把跟着一起撤退的10来名腾北武装民兵,给当场看傻了。

上一秒还说的好好的,下一秒却掏枪就是干,属实是让人无法看明白。

好在,答案很快揭晓了。

“韩绍臣,我虽然非常想帮你这个忙,但是这一次不行,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够了,如果这个时候再转道去县衙门救人,日军的大部队会赶到,将我们给堵死在城里。

你如果现在跟着我们离开,你的母亲和侄儿失去了利用价值,很可能会被小鬼子给残忍杀害。

为了保证你的母亲和侄儿的安全,在如今医院被毁的前提下,不至于怀疑你的忠诚度问题。

我现在只能把把你打伤,你到时候直接说是为了保护医院受伤,肯定能够瞒过小鬼子不会再怀疑你,包括你和母亲在内,都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你在这里安心等上最多一个月时间,我会再想办法带人进城,到时候再把你们一起救出去。

我和你大哥韩绍功是结拜兄弟,在战场上有过命的生死交情,我说过的话你可以完全放心。

你如果真想带着母亲和侄儿,逃离小鬼子魔爪,从现在开始你就当不认识我,也别透露我的身份,安心在城里等着就行。”

封云天用极快的语速说完,最后盯着韩绍臣的眼睛,用严厉的表情慎重问道:“我说的你听明白了吗?”

听封云天说是自家大哥的结拜兄弟,以及封云天的这一番解释,刚才被一枪干懵了的韩绍臣,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韩绍臣的胆子虽然小了点,但是他的脑瓜子还是很聪明的。

于是强忍着右腿的疼痛,很是兴奋的连连点头说道:“明白了,放心吧,我韩家虽然属我最没没用,但我不会丢韩家的脸,我绝对守口如瓶,等你再过来救我们。”

“很好,那你自己保重,你是医生,止血什么的我就不帮你了。”

“其他人跟我一起走。”

封云天从韩绍臣的白大褂上面,撕下一大条布块放到他的手中,起身招呼其他人干脆利落的转身便走。

“有救了,终于有救,母亲、小桐,你们再坚持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一家人就能够团聚了。”

韩绍臣心里充满了从所未过的希望,腿上的疼痛仿佛在这一刻都消失了,任由鲜血顺着裤腿把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喜欢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