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互换200篇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如同太阳神般的男人从冠军骑士走出,发着光的他和发着光的星舰照耀全场,特别是西诺,不知道是离得太近还是角度问题,被耀得两眼发花。整个广场中只有一块地方没受影响,那就是自带阴影的楚君归。

“你来干什么?”看着这个完美的男人,特别还是开着完美星舰来的,西诺感觉自己一点好心情都没了,连贵族的伪善都难以维持。

埃文斯似乎永远都不会生气,热忱地说:“听说你在这边遇到了无法克服的困难,正在四处求救。所以我就过来了,正好冠军骑士还没有归还,这才勉强赶上。若是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西诺又羞又恼,叫道:“我没有四处求救……”

话说到一半,他看看楚君归和老人们,无奈把后半句吞了回去。但是这样做更激起了他的怒火,没好气地说:“什么叫后果不堪设想?你来和不来能有什么区别!”

埃文斯没理西诺,目光扫过全场,随即落在几位老人身上。他微微一怔,就走了过去,含笑道:“几位老人家怎么也在这里?看着有些眼熟啊,或许我在哪里看到过你们的事迹。”

原本这一听就是客套话,可是独眼巨人和老研究员都微微皱眉,他们看得出埃文斯没有说谎。

独眼老人说:“就算我们做过点什么,那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不重要。”

埃文斯含笑道:“好,那我就不去回想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们本来在安心养老,可是后来被人给赶出来了。现在生活没有着落,得赚点养老钱。正好这小家伙说有些人需要训练,看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有点用,就叫我们过来了。”老研究员道。

埃文斯若有所思,看了眼停在泊位上的破旧飞船,说:“我明白了。如果一会还需要去哪里,我可以用冠军骑士送你们去。它飞得快,不会耽误时间。不过培训这件事,恐怕和我此行的目的有些冲突。”

“嗯?”独眼老人眼中凶光流溢。

埃文斯忙道:“我的意思是,我也得弄几个家伙培训培训,不然的话要被扣工资了。”

独眼老人说:“有几个人我们看中了,等我们挑剩了你随意。”

埃文斯苦笑道:“我也看中了几个,或许我们说的是同一批人。”

老研究员慢吞吞地道:“小子,想虎口夺食?”

“哪有,就是为了完成工作。”

独眼老人不耐烦地道:“那就看谁手快了。”

埃文斯道:“非常感谢,这很公平。”

独眼老人向埃文斯身后的随从们扫了一眼,说:“我们有七个人,你就那二三十号手下,有点不够吧?再加点?”

埃文斯想了想,笑了:“是得加点。”

他回头叫道:“去把一等舱里那些懒虫叫起来,出来干活了!三分钟不到,三天内没肉吃!”

卫兵立刻对着通讯

家族内互换200篇全文在线阅读

频道转达了命令。

西诺本来站在一边,没想到老人们和埃文斯之间本来聊得好好的,忽然之间就剑拔弩张。他心中大急,这两方明明都是自己叫来的援兵,怎么自己人要打起来了?

西诺本来对老人们深有信心,可是埃文斯这家伙是那种在战场上也敢发光的人,要说没几分本事,连西诺都不相信。而且埃文斯本来就带了30多人,现在又回去叫人,而且看样子叫的还是很厉害的家伙,这怎么可以?

西诺赶紧走过来,一手向埃文斯肩上搭去,一边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哎哟!”

西诺本来是想把埃文斯拉来,可是手都搭到他的肩膀了,正要发力,埃文斯却突然消失了!

他一下拉了个空,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是老研究员扶了他一把,这才没栽到地上。

西诺出了个大丑,顿时气急败坏,怒道:“你什么意思?”

埃文斯含笑道:“这是我的工作,是关系到我本季度的考核和奖金的大事。工作是必须完成的,除此之外,我不在工作中交朋友。”

说着,他居然拿出一块雪白方巾,轻轻在肩头擦了几下,把西诺留下的爪印擦掉。

西诺只觉怒气攻心,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楚君归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静观事态发展。这两方人都很古怪,一时让他不明白是敌是友。

这时开天悄悄地问:“主人,那只会发光的珍珠鸡究竟想干什么?”

听到开天的话,再看看高大英俊光芒四射的埃文斯,楚君归强忍笑意,说:“或许也接了培训任务吧。”

“是那些肉质疏松的两足生物吗?那不是我们来的目的吗?那只不会飞的珍珠鸡想抢我们的生意?”

不等楚君归回答,开天已经扫描全场。在楚君归视野中许多舰员头上都多了一个标记,而且数字还不一样,从1到3不等。

“主人,我已经把肉不那么松的给挑出来了,还分了等级。”

“干得不错!”楚君归看着那一个个头顶数字的舰员,感觉顺眼了许多。

得了夸奖,开天顿时释放出一道电磁波,说:“主人身边有我就够了,完全不需要低等生物和珍珠鸡!”

此时埃文斯和老人们之间的气压越来越低,埃文斯身后的战士们都开始戒备,手慢慢移向随身武器。几位老人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只是冷笑,没有丝毫动作

家族内互换200篇全文在线阅读

西诺急了,说:“都这时候了还等什么,先把这小子揍趴下再说吧!”

老研究员慢吞吞地说:“不急,等他叫的人到齐了再说。”

老人们就这么等着,埃文斯也很镇定,丝毫不怕老人们会提前动手。随着三分钟的时限临近,气氛也越来越压抑。

暴雨将至。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来了一嗓子:“你们干什么呢?都特么的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了?跟咱来这一出?”

这一声来得如此突兀,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望向声音来处,就连老人和埃文斯也不例外。声音出自家族舰队那群将军当中,基斯和所有将军也吓了一跳,同时回头,盯住了发声的中校。

中校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将军群里,站在众人身后。刚刚那一嗓子正是他的杰作。

中校也没想到自己瞬间就成了全场焦点,远处有几道目光刺得他全身灼痛,坐立不安。基斯更是双眼喷火,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家伙。

中校总是会点察言观色的,一边慢慢后退,一边赔笑:“那个,不是让我看着喷吗……”

基斯的手已经下意识地握住了枪。

轰,轰,轰,轰……就在这时,地面忽然开始有节律的轻微震动,震动的源头是来自冠军骑士。

这是沉重且整齐的脚步声,一队重装战士出现在舱门处,走上码头。他们的战甲极为厚重,自重足有数吨,胸甲一直提升到鼻子下方,只露出两只眼睛。能够驾驭得了近三米高的战甲,显然里面的战士也是极为高大,身材不比独眼巨人小多少。

重装战士一出现,气势立刻镇压全场,数百名家族舰队的舰员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战战兢兢。这些重装战士就是站在那那让他们,他们也打不动。

片刻之后,整整三十名重装战士站到了埃文斯身后。

老研究员眼中终于出现精光,开始活动双手,捏出噼噼啪啪的骨节声,道:“有点意思!”

眼见就要动手,埃文斯却微笑道:“刚刚不是有人问,我们要来哪一出吗?我忽然觉得,不应该让他多等。”

埃文斯上前一步,逼近了老人们,然后伸手向远处的舰员们一指,下令道:“你们都去抓人!我在这里断后!”

于是在众人愕然目光中,几十名重装战士整齐划一的放下武器,迈开大步,冲向舰员们!

而埃文斯则是拦住了老人们,他所谓的断后针对的是谁,就很清楚了。

旁观的开天叫了起来:“诶诶诶??这珍珠鸡不按套路出牌啊!”

乔良眼神一厉,就要向埃文斯走去,但被老研究员拉住。老研究员的语速稍微快了一点:“这小子不太好对付,别浪费时间。我来盯着他,你们去抓人。”

“也好。”独眼老人大手一挥,一群老人从埃文斯身边路过,走向舰员们。

埃文斯似是有些想动手,但看看平静望着自己的老研究员,又把抬起的手放了下来。

这时开天急了,问:“主人,现在怎么办?”

楚君归终于大手一挥,道:“抢人,越多越好!”

于是来自特种连的几十名教官如猛虎如笼,向着未来的学员们扑去。他们一动,尽显职业军人的肃杀之气,立刻引起全场关注。

“糟糕,我的业绩!”在埃文斯脸色瞬息数变,咬了咬牙,对老研究员认真地说:“这样不行啊,要不我们别内耗了,一起去抢人吧!抢多抢少各凭本事。”

“可以。”老研究员慢吞吞地点头。

广场的另一侧,看着如狼似虎扑来的敌人,基斯的身体微微颤抖,不断自语:“太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他忽然一把扯掉上衣,重重摔在地上,吼道:“兄弟们,跟我冲,咱们跟他们拼了!为了尊严!”

将军们还没反应过来,基斯已经迎头向着楚君归的教官团冲去。这是他眼中最强的敌人,基斯虽然养尊处优多年,但眼光仍在。既然要冲锋,当然要对着最强的敌人去,这样才能留下个好印象。

基斯赤着上身,如最后的骑士,孤独地冲向无尽的敌人。

冲锋路上,清风拂面。

楚君归和他的教官团左右分开,从基斯身边呼啸而过,只把基斯留在原处,完好无损。

风中隐隐回荡着开天的声音:“一只白斩鸡也想阻挡历史的车轮?”

喜欢天阿降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