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夫妻请砂轮当帮手传承老工艺

番茄、毛豆、豆腐……谁是夏日凉菜之王?
2018年10月18日
冻豆腐怎么做才最好吃东北人教你七种冻豆腐最香做法
2018年10月18日

早上6点,天还没有亮透,49岁的王海斌就推着冒着热气的豆腐车出了大门。习惯性地回过头,他看到妻子姜丽娟正站在门外向他招手……23年了,夫妻俩几乎每个早上都是这样告别的。这个位于安波镇中心位置的夫妻豆腐坊,连名字都没有。但作为安波卤水豆腐制作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王海斌,早已拥有了自己的口碑:2.5元一斤的卤水豆腐,100多斤的产量,不出半天就会卖完。

盐卤豆腐的味道是最佳的,因此我一直采用的也是‘卤水点豆腐’的工艺。不过,很多商贩用石膏豆腐冒充盐卤豆腐就让人看不过去了。市民可以从豆腐是否很白、有无豆香味以及水分是否很大鉴别是不是盐卤豆腐。 ” —王海斌

10月29日凌晨3点,跟往常一样,整条街只有王海斌家亮起了灯。夫妻俩正在用电动砂轮将黄豆磨成豆浆,这些产自黑龙江的黄豆已经被泡了15个小时左右。粒粒饱满的黄豆在机器的轰鸣中,一部分成了纯白色的豆浆,另一部分则成了豆渣。

磨豆的房间位于五间房的中间,因此机器的轰鸣声并不会搅了邻居们的美梦。“以前磨豆必须用石磨,磨豆是最遭罪的活儿,磨一晚上也磨不出多少豆浆。 ”王海斌说,“除了采用电动砂轮节省时间外,做豆腐的其余工序与百年来传承下来的制作工艺没有太大区别。 ”

磨完豆后,用纱网过滤,煮浆……一个个步骤顺次下来,记者发现除了眼神间的交流外,王海斌与姜丽娟连句话都没说,大部分时间里姜丽娟都是在给丈夫“打下手”。“都一起干23年了,刚开始做豆腐,还经常吵架,现在相互之间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了。”王海斌说,“另外就是说话容易分神。 ”

果然,正当王海斌说话时,一锅煮沸的豆浆忘了加水,溢出了不少。煮浆对豆腐成品质量的影响也是至关重要的,王海斌使用的是敞口锅煮浆,煮浆要快,时间要短,时间不超过15分钟。锅要三开后将豆浆放出,筛出杂质后,备用。煮浆开锅还应使豆浆“三起三落”,以消除浮沫,因此稍微溜号就有溢出的危险。

凌晨4时,两缸刚煮好的豆浆还冒着热气,王海斌拿出了一个大可乐瓶,里面也放着可乐色的液体。“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盐卤,本来是片状的,要用水化开。”边往豆浆里滴着,王海斌边搅和着里面的豆浆,原本的豆浆随之开始凝固。“这就是老辈人说的‘一物降一物’,我这辈子就被她降住了。 ”干活时,王海斌还不忘拿妻子打趣。

静置20分钟后,打开盖,一缸豆浆凝固成了豆腐脑。再将这些豆腐脑放进豆腐板中,蒙上布压上大石头,再静置30分钟左右,最终块状的豆腐成形。从早上3点开始,到接近6点完成,王海斌和妻子一共忙活了3个小时。但记者发现这豆腐的产量也确实不高,两大缸的豆汁,最终的豆腐也就是在百斤左右。累,加上挣钱不多,所以夫妻二人的意见是不让儿女们做豆腐了。

6点了,王海斌出门卖豆腐了,姜丽娟来到门口,目送着王海斌拐过了街口,才返身回来,这是她长久以来的习惯。

有些口碑和稳定的客源,王海斌的豆腐也并不愁卖,各大酒店送一圈,剩下的一点靠零售就行了,中午之前他就可以赶回家吃饭了。下午还有不少活在等着他们夫妻俩。因为单纯的做豆腐不足以让他们支撑起这个家,为此他们还养了十几头的大肥猪,包了大棚种果树,还有山上本来就有的玉米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