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高:传承查干伊德制作技艺(图

凉粉冻成“化妆棉”并非质量问题 专家:不是所有豆制品都能冻
2018年9月6日
乌兰图雅:酒盅舞筷子舞美丽动人
2018年9月6日

灶内的牛粪火正旺,火舌欢快地舔着锅底。陶高提起奶桶倾斜,洁白的鲜奶如瀑,在锅里泛起涟漪……陶高是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查干伊德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

查干伊德,就是我们常见的奶制品。从牧区到城市,51岁的陶高一直没有丢下从母亲手中学来的查干伊德制作技艺,她在坚守中并期望代代传承……

陶高的姥姥勒琴苏,曾是多伦印务处希热图牧场的萨拉琴。萨拉琴为蒙古语,汉语是“挤奶员”的意思。

至于母亲如何跟随姥姥学习查干伊德制作技艺,陶高并没有过多的了解,因为姥姥早在1932年就离世了。她只是在母亲怀念姥姥时偶尔听到一两句。

陶高的老家在正蓝旗桑根达来苏木阿拉泰嘎查。蒙古族妇女勤劳善良,在陶高的童年记忆里,总少不了母亲做查干伊德的身影。母亲娴熟的制作技艺,给陶高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千百年来的游牧生活中,奶食品成为蒙古民族不可或缺的食品。每当奶季,每个蒙古包都飘逸着乳香……

母亲身体欠佳,17岁的陶高成为母亲做家务的帮手。多年在母亲身边的耳染目濡,陶高也很快成为传统奶食品加工技艺的行家里手。

1990年,陶高在乌苏查干苏木所在地,创办了家庭奶食品加工点。“当年在苏木,我们家还有点儿地,养了些牛羊,牛奶就做成奶豆腐、奶皮子、奶酪等。”家庭奶食品加工点虽然规模小,但她制作的奶食品深受人们的喜爱……

2000年,随着哈斯朝鲁工作调动,陶高来到上都镇,她建立了小型奶食品加工厂,让传统奶食文化步入了市场。

作为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查干伊德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陶高尽力保持制作技艺的传统性,比如延续了传统的牛粪燃火。

房子里晾着条状的奶食品,微黄、坚硬。哈斯朝鲁说,这是草原上的传统奶食品楚拉。哈斯朝鲁邀请记者品尝,酸甜可口。

在另一间房子里,灶内的柴火同样很旺。灶上高大的容器里热气腾腾,一个小管里,有透明液体源源不断地流进塑料桶里。这是奶酒。哈斯朝鲁拿起一个杯子,接了少许,请记者品尝草原佳酿。

“蓝旗奶食甲天下!”早在元朝、清朝时,正蓝旗就是皇室的奶食品供应基地。正蓝旗至今生产奶制品的技法仍然延续元代传统工艺,被国家授予“中国查干伊德奶食文化之乡”“中国查干伊德文化传承基地”。

“蒙古族祖祖辈辈从事畜牧业,开发利用畜产品,创造了具有独特生产生活特点的游牧文化。其中,用牲畜鲜奶制作的多种奶食品,不仅是供应人民日常饮食需求,在漫长的发展中也成为军队的主要饮食品和贡献皇宫的珍品。”陶高说,“察哈尔(今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市部分地区)奶食品新鲜可口、种类多样、营养丰富、加工精细、工艺独特,明显区别于其他地区的奶食品。专家研究论证,奶食品具有促进消化、解毒保健、补充营养作用。”

“由于种种原因,许多牧人忘记了加工制作传统奶食的技艺,具有千年历史的传统奶食文化面临失传危机。近年来,牧民省悟到传统文化的珍贵,也看到了传统奶食品的市场前景。在热爱民族文化的老前辈们的带领下,牧民继承和发扬优秀传统文化,迎来了传统奶食品制作技艺的繁荣。”陶高说。

“女儿是从小看我做奶食品长大的,孩子也愿意学,下班回来就干活。”陶高说。日子一长,乃日苏嘎做奶食品也娴熟起来。

“当年消费观念是填饱肚子就行,许多人有奶食品就吃,没有就不吃了。奶豆腐营养价值高,现在成了高档食品,人们不仅要吃,而且要吃好的。”陶高说,“一到过年,家家户户盘子里都盛放奶食品,汉族同胞也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