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兰花花进了屋,蒋四爷提醒说,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家伙虽

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说是个村头,可阴着呢,你要防着点,防备他背地里使绊子。”

兰花花没有想到,蒋四爷一言成真,还真出了事儿。

蒋四爷买砖,由于裂枣的驴子被猴爬树打伤,正在养伤,由此,他没有去送砖。

送砖的还是老一班人马,酒葫芦大胡子任队长,十几辆驴车装好了砖,从兰花花的窑上,一溜烟地驶了出来。

两岸是青山绿水,狭隘的山间小道上,不时地响起鞭子的脆响,还有吆喝的声音,“吁!驾,驾,吁!”

驴蹄得得,腾起一团又一团的烟尘。

大胡子的驴车跑在最前面,他的那头毛驴可不得了,高大健壮,而且,屁股上有团白毛,据他说,这里千里驴的标志。

这种驴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是常事。

事实确实如此,此刻的大胡子正一骑绝尘,把伙伴们的驴车抛的远远的。

大胡子看着奔跑的毛驴就兴奋,他一兴奋就要喝酒,要不,咋叫酒糊涂呢?

他把鞭子插在车帮上,从怀里掏出了一瓶劣质二锅头,就喝了起来。

劣质二锅头上头,明知道是酒精勾兑,可没有办法,好的他买不起,也不舍的买。

大胡子一边喝,一边吆喝着唱山歌,

“妹家房前一块田,一荒荒了十八年,如果不嫌哥哥穷,哥哥过来帮种田………。”

这辆千里驴果然不同凡响,就在大胡子撕心裂肺的歌声里,奋发扬蹄,第一个上了官道。

这官道是沥青路,毛驴们跑起来就轻松多了,车上的大胡子已经醉醺醺的了,依在车帮上似睡非睡。

毛驴车到了山脚下,进入了猴子村的地盘。

“停下,快停下,压着我家的鸡了。”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横在了驴车的前面。

大胡子看那年轻人,好端端的一个大男人,却像女人一样留着披肩长发,而小秋风这么冷,他却光着膀子,露出胳膊上的刺青,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四脚蛇。

乖乖哟,这他娘的可不是善茬,大胡子酒一下子醒了,连忙拽住了僵绳,大喝一声,

“嘘!”

这千里驴果真非同凡响,听到了大胡子的吆喝声,连忙止住了脚步。

千里驴站住了,大胡子连忙下了驴车察看,果然,在车轮下有个血肉模糊的死鸡。

一群人围了上来看热闹。

大胡子看那死鸡,很瘦,一副饿死的样子,腿却很长,而且长了一副尖嘴,一看就是鸡中的狠角色。

“这,这………。”大胡子脑门上沁出了汗珠。

“这什么?赔钱吧!”年轻人小眼一眯,淡淡地说。

秋风凉,这个年轻人的话比秋风还要凉,凉的大胡子哆嗦了一下,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口袋里的钱朝外掏,这更令人心疼。

大胡子想了一下,来了个自我安慰,呐呐地说,

“这么瘦的鸡,除了一层骨头,外面就是一层皮,也用不了几个钱?”

“用不了几个钱?你可看清了,这可是斗鸡,传说中的战斗鸡,特意从米国里坐飞机运来的。”年轻人说。

围观的人群曝发出了一场大笑。

“真是他妈的窑狗子,连斗鸡也没见过。”

“就是呀!以前说井里的蛤蟆,只知道碗口大的天,这家伙估计连蛤蟆也不如。”

“说蛤蟆,那是抬举他了?就是一蛆虫,只知道粪坑这么大的一个小凹凹,窑狗子的人,有好的吗?”

山里人最痛恨烧砖窑的老板,好端端的土地,长着花花草草,长着老苞谷,山药,大豆高粱,芝麻,还有柿树梨树枣树……

有了这些东西,大山才能莽莽苍苍,才能有瓜果粮食的香气,而动物啊,人啊才能活下去,才有了绵绵不息的后代,才有了各种各样的传说。

所以,农村人认为最缺德的就是,烧窑的狗子,扒门的汉,欺负孤寡老人最混蛋。

而这,扒门的汉,指小偷或者是扒寡妇门的骚货,而烧窑,比扒门汉还要可恶,最为人所不齿,这种不给子孙后代留出路的生意,不但折寿,还有辱先人哩?

在窑上干活的人,似乎更是低人一等。

不过,年轻人的话,还是把大胡子吓了一跳,“怎么,这鸡,瘦不拉叽的,除了骨头,就是一层皮,这么贵?”

那年轻人上来,也不再解释,对着大胡子就是一招无影脚,接着又是一记穿心掌。

大胡子身高体胖,又喝了酒,他醉眼朦胧,脚步踉跄,躲过了无影脚,却躲不过穿心掌。

那年轻人是练家子,只见他沉腰收腹,左腿弓,右腿蹬,姿势特别标准,而劲道又猛,一下子把大胡子拍倒在地。

这个时候,后面的驴车队赶了过来,大伙一看大胡子挨了打,连忙停下了驴车。

二癞子有点虎,他跳下了驴车,抓起车上的板砖就冲了上去。

二癞子冲到了跟前,一见对方这么多人,便露了怯,停住了脚。

一个满脸横肉的络腮胡子问,“干甚呢?打架是不?”

二癞子灵机一动,连忙说,“大伙看看这砖咋样?质量过不过关?有要的吱乎一声。”

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那络腮胡夺过砖头,一下子扔到了远处的稻田里,骂了一句,

“我造你娘的,炫耀是不?笑话俺村里的砖窑是不?”

二癞子吓了一跳,正想发作,只见络腮胡一使眼色,几个壮汉便围了上来。

二瘌子吓了一跳,这可是在人家人窝子里,动起手来,非挨打不可。

“干嘛呢,干嘛呢!生意不成仁义在……。”二瘌子边说边扭头就跑。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即然压死了人家的鸡,当然要赔偿。

山猫老汉下了驴车,,“大胡子呀,压死了人家的鸡,咱赔,人过留名,雁过留声,都是五尺多高的汉子,可不能让人戳脊椎骨。”

络腮胡见山猫老汉,一脸皮包子褶皱。胡子也白了,才点了点头说,

“还是这老头说的对,好了,看在小老头的面子上,你赔一千元得了。”

这把大胡子吓了一跳,这不是讹人吗?一头毛驴才七,八百块钱。

而这一个死鸡,却要一千元。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