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一女五男羊上树玩法是啥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吴浩宇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被抓到东莞来,接受警方的审讯,虽然他已经供认不讳,但判刑还得依据法律程序来,找出指证的,有了确凿的证据,才能判刑。

吴美美一行人驱车一千多里地来到东莞,休息一天后,也就是出发的第三天,法院要开庭审理吴浩宇,吴美美、白塔派出所,吴家塔村村委三方成了原告,吴浩宇成了被告。

一到上午九点就开庭审理,法官和陪审团已经就位,听证席上全都是吴美美以前的街坊邻居,以及一些街道办的人员。

没开庭前大家议论纷纷着,说着吴浩宇的不是,当听到法官敲响法锤,大家便哑口无言了。等大家安静后,法官宣布:

“现在我宣布,原告吴美美、白塔派出所、吴家塔村委,被告吴浩宇,盗窃吴美美二十万一案开庭。”然后敲响一计闷锤。

大家站起身来,法官大声说:

“请各位就坐,请!接下来是案情审问时间,请大家保持安静!”

待听证席陪审团等人一一落座后。

法官站起身问被告吴浩宇:

“被告吴浩宇,你盗窃吴美美二十万是否属实,现在请双方展开对话!”

吴浩宇点点头,吴美美一行也点点头。

法官就说:

“现在请原告提问,被告回答!”

这场官司双方都没有请律师,是急急忙忙审理的。

吴美美看着吴浩宇问:

“吴浩宇,你为什么要偷我的钱?你出于什么目的,才使你变得这么没人性?”

吴浩宇答:

“本来我去你家并不是为了偷钱,而是机遇巧合恰巧被我碰上了,我才唾手可得的!我去你家,是因为我老婆田翠英要提出跟我离婚,我是逃避离婚,才不得已去你家的!至于人性问题,我不能正面回答你,因为当时我确实缺钱少粮,无以为继,才选择做这样的事!”

吴美美接着问:

“那卡老爸藏得那么巧,你为什么能轻松的拿到?这是什么原因?”

吴浩宇答:

“当时是这样的,我一到你家,我媳妇就知道我到你家了,接着电话就追了过来,老妈听了我媳妇的话,就对我骂骂咧咧的,说我没用,一个大男人被女人吵着离婚,实在没出息,边说边拿刀砍我,后来被爸把刀抢走了,我就说,我有出息的话,媳妇就不跟我离婚了,你叫我离婚,我自己都靠她养着的,离了婚你叫我喝西北风,还不如你拿刀砍死我的好,结果,结果老妈被气晕了!

当时家里没人就我爸妈三人,老爸见老妈晕倒了就去打求救电话,打完电话就去米缸里找银行卡,找好了,就将剩下的东西重新埋进米里面,就急匆匆的走了!他也不知道后面还有双眼睛在盯着他,等他把妈妈送进医院,我早就将米缸里的那张卡换了出来,就这样轻易得手了!”

这时候东莞警方提出了一个问题:

“既然你得手了,为什么还不走,晚上半夜了还回一趟家,狗

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一女五男羊上树玩法是啥

身上那一针麻药是你打的吧?”

吴浩宇点头承认道:

“不错,是我干的,目的就是要干扰警方的视线,让你们把侦查的方向带偏移了

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一女五男羊上树玩法是啥

!认为这是团伙作案,有作案的专业工具,你就不会怀疑到我头上来了,因为我是单人作案,急急忙忙的赶来,身上哪会带那东西!呵呵,真想不到迷惑了你们两年多,如果不是白塔派出所插手调查,我估计你们还不会怀疑到我身上来,哈哈哈哈哈,我还是有些小聪明的!”他得意忘形的笑着。

白塔派出所白所长就搭腔道:

“就是因为你自以为自己很聪明,所以就肆无忌惮的耍手段,企图要赶走你姐姐,先放火烧掉自己的房子,见没有效果,你姐姐照样留在了吴家塔村,你大为恼火,于是就设计了一场毛毛虫风波,造谣说,你姐姐家被邪神盯上了,企图让你姐姐知难而退,离开吴家塔村,你就是这个意思吗?”

吴浩宇点点头,供认不讳:

“是,白所长,就是这意思,因为我手里有吴美美的二十万块钱,她不走,我心里不踏实!所以我要想尽办法让她离开吴家塔村!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算来算去还是失算了?我真蠢,要是不买镇西那片地花十万块,你们也不会怀疑到我身上,现在我依然安然无恙!这确实是我失算了!”

村长吴一飞禁不住骂道:

“你这个畜生,亏你还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简直不是人,你知不知道,你姐姐带着三个外甥走投无路,无处可走了哇!你还让她离开吴家塔村,你这不是断她后路,让她死吗?怪不得你那么缺德,在外甥女上学的路上设计陷阱,想弄死你外甥女呀?”

吴浩然矢口否认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吓唬吓唬小孩子,让她不敢去上学,只有这样,我设计的计划才会成功,孩子不去上学了,吴美美就会知难而退,我的计划就成功了!”

吴美美一听就发火了:

“什么?你没有想害死我女儿,亏你说得出来,没有那意思,你为什么在坑底放两尺多深的牛粪?这分明想弄死我女儿,这么冷的天,人陷在粪坑里,还是个七岁多的孩子,如果一天没人去找她,她会怎么样?你怎么不把你的儿子丢进去试试?你就是个丧尽天良的杀人犯,我要求法院按照杀人未遂判你的刑!”

吴浩宇听了姐姐一番话,顿时脸色大变,这要是被法院定为杀人未遂,他的刑期可不短,至少也得十年以上,加上盗窃罪,和造谣生事罪,判个十五年也不算多,那他这一辈子就算完了!连忙失声喊道:

“姐,我没有杀人,我不是杀人犯!我只是吓唬吓唬孩子的,那牛粪还是热乎乎的,并不是冷的!不信你问外甥女?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请相信我!”

吴美美冷哼一声,回:

“相信你!我被钱三打住院了,交不起医药费了,爸叫你借点钱给我,当时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没有钱,你他妈的,拿着老子的二十万,怎么就没有钱了呀?你就见死不救!你别叫我姐,我没有你这样的畜生弟弟!当初要不是我给你六万的彩礼,你这个死样子,还懒皮臭蛇的,别说娶媳妇,就算路上的叫花婆也不会跟你,怕你饿死她!

还有,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住了你一天的房子,你知道了,第二天一大早就来赶我走,然后就叫人把房子拆了,还一把火烧个精光!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对得起那六万彩礼钱吗?那六万给你,就算租你的房子住,也得租上几十年吧,你那个破烂不堪的房子,你自己都不想住了,空在那不给我住,硬是烧了!你说说你还是人吗?”

吴浩宇一口一个吴美美,现在想攀亲戚也没用了,他自己做的那些事根本就不是人做的事!为了那二十万竟然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来!他傻了,傻不愣登的站在那,不知道说什么好,拿什么话来搪塞,都觉得苍白无力。

村长吴一飞禁不住问:

“你不是开口一个吴美美,闭口一个吴美美,现在知道叫姐了,叫姐晚了,谁愿意跟你攀亲戚呀!你这缺德冒烟的样儿,就不是个东西!你就等着坐牢,把牢底坐穿吧?你那么喜欢烧房子,从牢里回来了看你住什么?我告诉你,我们村容纳不了你这样的人,不会接济你这个畜生的!自作孽不可活!活该,你!”

法官见吴浩宇脸红脖子粗的,一直说不出话来,就问:

“吴浩宇,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什么要说的,我们就宣判你的罪行了!”

吴浩宇确实也找不出好的理由来辩驳,只好沮丧的低头认罪!轻声回: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认罪!我活该!”

法官大人大声问:

“吴浩宇,你说什么,我们没有听清楚,声音小得跟蚊子在叫,再说一遍!”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认罪,我活该!”吴浩宇放声大哭起来,哭得痛彻心扉!

经过陪审团一致认同,法官进行了综合意见评估,宣判道:

“本席宣判吴浩宇盗窃吴美美二十万案,盗窃罪两年,利用毛毛虫造谣,判刑六个月,暗设陷阱陷害七岁孩童,罪责严重,基于没给当事人王越欣造成伤害,属于杀人未遂,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数罪并罚,判刑十年零六个月,如对此判决不服,可上诉高级人民法院!现在休庭!起立!”

还不等吴浩宇辩驳,法官已经宣判了结果。听证席上所有的人起立,然后一个个的离席而去。

最后是吴美美一行经过吴浩宇身边,个个都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尤其是村长,走到他面前,愤怒的揪住他的衣领想给他两记耳光,却被身旁的警察拦住了!然后被劝退了······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